《诗经》34 匏有苦叶


女子在济水畔等待情人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  
深则厉, 浅则揭。   

有瀰济盈,有鷕雉鸣。  
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雍雍鸣雁,旭日始旦。  
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  
不涉卬否,卬须我友。  
葫芦瓜有苦味叶,济水边有深渡口。
深就垂衣缓缓过,浅就提裙快快走。

济水茫茫涨得满,岸丛野雉叫得欢。
水涨车轴浸不到,野雉求偶鸣声传。

又听嗈嗈大雁鸣,天刚黎明露晨曦。
男子如果要娶妻,趁河未冰行婚礼。

船夫挥手频招呼,别人渡河我不争。
别人渡河我不争,我将恋人静静等。

1、匏(páo):葫芦。涉水的人佩带葫芦以防沉溺。苦:同“枯”。叶枯则匏干可用。   2、济:水名。深涉:步行过河叫做“涉”,涉水渡口也叫做“涉”。渡处本来是较浅的地段,现在水涨,也有水深的渡处了。   3、厉:连衣下水渡河。一说厉是带在腰间。   4、揭(器qì):揽起衣裳。一说揭是挑在肩头。   5、有瀰(米mǐ):犹“瀰瀰”,水大时茫茫一片的景象。有:发语词。   6、有鷕(窈yáo):犹“鷕鷕”,雉鸣声。   7、濡:湿。轨(古读如九):车轴的两端。这句是说济水虽满也不过半个车轮子那么高。那时人常乘车渡水,所以用车轴做标准来记水位。   8、牡:雄。   9、雝雝(yōng):群雁鸣声。   10、旭日:初出的太阳。旦:明。   11、归妻:即娶妻。   12、迨:见《摽有梅》。泮(叛pàn):同“胖”,合。以上两句是说男人如来迎娶,要赶在河冰未合以前。古人以春秋两季为嫁娶正时,这时正是秋季。   13、招招:摇摆,一说号召之貌。舟子:船夫。   14、卬(áng):我。女性第一人称代名词。否(古读如痞pǐ):不。   15、须:等待。末章说舟子摇船送大家渡河,人家都过去了,我独自留着,我本是来等朋友的啊。

期盼的爱情充满了喜悦,而爱情的等待,却又令人焦躁。这首诗所歌咏的,正是一位年轻女子对情人的又喜悦、又焦躁的等候。

这等侯发生在济水渡口。从下文交代可知,我们的女主人公大抵一清早就已来了。诗以“匏有苦叶”起兴,即暗示了这等候与婚姻有关。因为古代的婚嫁,正是用剖开的匏瓜,做“合巹”喝的酒器的。匏瓜的叶儿已枯,则正当秋令嫁娶之时。女主人公等侯的渡口,却水深难涉了,因此她深情地叮咛着:“深则厉,浅则揭”。那无非是在心中催促着心上人,水浅则提衣过来,水深就垂衣来会,你又何必犹豫呢!催对方垂衣涉济,正透露出她这边等侯已急。

现在天已渐渐大亮,通红的旭日升起在济水之上,空中已有雁行掠过,那“雝雝”鸣叫显得有多欢快。但对于等侯中的女主人公来说,心中的焦躁非但未被化解,似乎更还深了几分。要知道雁儿南飞,预告着冬日将要降临。当济水结冰的时候,按古代的规矩便得停办嫁娶之事了。所谓“霜降而妇功成,嫁娶者行焉;冰泮而农业起,昏(婚)礼杀(止)于此”(《孔子家语》),说的就是这一种古俗。明白乎此,就能懂得女主人公何以对“雝雝鸣雁”特别关注了:连那雁儿都似在催促着姑娘,她又怎么能不为之着急?于是“士如归妻,迨冰未泮(合)”二句,读来正如发自姑娘心底的呼唤,显得有多热切!

诗之末章终于等来了摆渡船,那定是从对岸驶来载客的罢?船夫大约早就体察了女主人公的焦躁不安,所以关切地连声招唤:“快上船吧!”他又哪能知道,这姑娘急的并不是过河,恰是在驶来的船上没见到心上人!“人涉卬否”二句之重复,重复得可谓妙极:那似乎是女主人公怀着羞涩,对船夫所作的窘急解释——“不是我要急着渡河,……不是的,我是在等我的……朋友哪……”以“卬须我友”的答语作结,结得情韵袅袅。船夫的会意微笑,姑娘那脸庞飞红的窘态,以及将情人换作“朋友”的掩饰之辞,所传达的似怨还爱的徽妙心理,均留在了诗外,任读者自己去体味。

据毛诗旧序称,此诗为“刺”卫宣公与夫人“并为淫乱”之作;连颇不尊序的清人姚际恒《诗经通论》,亦以为“其说可从”。这真不知从何说起?拂去旧说之附会,此诗实在就是一首等候“未婚夫”“赶快过来迎娶”(余冠英《诗经选》)的绝妙情诗。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