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39 泉水


出嫁的卫国女子思念故国父母而不能回去,十分苦闷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有怀于卫,靡日不思。 
娈彼诸姬,聊与之谋。 

出宿于泲,饮饯于祢。 
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
问我诸姑,遂及伯姊。 

出宿于干,饮饯于言。 
载脂载辖,还车言迈。 
遄臻于卫,不瑕有害? 

我思肥泉,兹之永叹。 
思须与漕,我心悠悠。 
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泉水汩汩向前流,流于滔滔淇水中。
心怀故乡是卫国,没有一刻不思归。
众家姊妹皆美貌,细诉心曲来共谋。

我想泲地可住宿,祢水之滨饮美酒。
可叹出嫁已数年,远离父母和诸兄。
问候我的亲姐妹,转问表姐众亲友。

回国再经干地宿,言地饯客饮美酒。
把我车轴涂满油,重坐嫁车往回走。
车马迅疾赴卫都,路途不远何不可?

我思肥泉在故国,为此长叹不能休。
思念须城与漕邑,别绪悠悠情意稠。
驾驶马车快出城,借此排除心中忧。

1、毖(bì):泉水流貌。   2、娈(luán):美好。姬:未嫁之女。   3、泲(jǐ):水名。泲水,即济水,发源河北赞皇县西南,东流经高邑县南,至宁晋县南,注入泜(zhì)水。   4、祢(mí旧读nǐ):水名。   5、有行:出嫁。   6、诸姑:一些未嫁姐妹。   7、舝(xiá):车轴两头的金属键。   8、遄(chuán):迅疾。臻(zhēn):至。   9、瑕:同“遐”,远。   10、写(xiè):通“泻”,宣泄。

《泉水》一诗,《毛诗序》、方玉润《诗经原始》、范家相《诗渖》等以为是卫女思归之作,而何楷《诗经世本古义》、龚橙《诗本谊》、魏源《诗古微》、高亨《诗经今注》等以为是许穆公夫人所作,黄中松《诗疑辨证》则怀疑是宋桓夫人或邢侯夫人所作。案此诗作者序传均无明文,史料亦不可稽征,似统言卫女思归为宜。

诗歌第一章“毖彼泉水,亦流于淇”两句,用泉水流入淇水起兴,委婉道出自己归宁的念头。这两句与《邶风·柏舟》首二句“泛彼柏舟,亦泛其流”同用“彼”、“亦”两字起调,文情凄惋悱侧而不突兀,由此点出诗题——“有怀于卫,靡日不思。”自己魂牵梦绕着卫国,但如今故国人事有所变故,自己想亲往探视而根据礼仪却不能返卫,深感无限委曲,内心焦急难奈。作为一个女性,在这样的情况下,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姐妹,由此引出“娈彼诸姬,聊与之谋”两句。主人公想找她们倾诉苦衷,希望她们能够为自己出个主意,想条妙计,即便无济于事,也能够稍解胸中的郁闷,聊以自慰。

第二章和第三章均承接第一章而来,用赋法铺写虚景,表达自己对卫国真挚深切的怀念。第二章写作者欲归不得,却去设想当初出嫁适卫之时与家人饮饯诀别的情景。如今物换星移,寒暑数易,家人近况无由获知,颇令自己牵挂,归宁的念头更加坚定笃实。第三章好像与第二章重复,但却是幻境中再生幻境,设想归宁路途上的场景,车速之快疾与主人公心情之迫切相互映发衬托。速去速回,合情合理,但最终仍不能成行,“不瑕有害”一句含蓄蕴藉。这两章全是凭空杜撰,出有入无,诗歌因此曲折起伏,婉妙沉绝。

第四章写思归不成,欲罢不能,只好考虑出游销忧,但是思卫地而伤情,愁更转愁。“我思肥泉,兹之永叹”,再写愁怀,回肠荡气;“思须与漕,我心悠悠”,情怀郁郁,文气更曲一层。

陈震《读诗识小录》评曰:“全诗皆以冥想幻出奇文,谋与问皆非实有其事。”陈继揆《读诗臆补》也说:“全诗皆虚景也。因想成幻,构出许多问答,许多路途,又想到出游写忧,其实未出中门半步也。东野《征妇怨》‘渔阳千里道,近如中门限。中门逾有时,渔阳常在眼’,即此意。犹杜工部所谓‘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也。”对此诗以幻写真,通过虚无缥缈的描写衬托主人公真切深沉的思念的艺术手法赞赏备至。确实此诗“波澜横生,峰峦叠出,可谓千古奇观”(戴君恩《读诗臆评》)。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