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41 北风


情人相爱,愿在大风雪中同归去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
惠而好我,携手同行。
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北风其喈,雨雪其霏。
惠而好我,携手同归。
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乌。
惠而好我,携手同车。
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透骨寒北风阵阵,扑天地大雪纷纷。
让我和亲爱的朋友,手拉手他乡投奔。
还能再磨蹭吗?情况急得很啦!

寒流逼北风猖狂,满眼里白雪茫茫。
让我和亲爱的朋友,手拉手投奔他乡。
还能再磨蹭吗?情况急得很啦!

红不过那只骚狐,黑不过那只老乌。
让我和亲爱的朋友,手拉手上车赶路。
还能再磨蹭吗?情况急得很啦!

1、雨(芋yù):动词,“雨雪”就是“落雪”。雱(滂pāng):雪盛貌。第一、第二两章的开端两句以风雪的寒威比虐政的猛烈。   2、惠:爱。这两句是说凡与我友好的人都离开这里一齐走罢。下二章“同归”、“同车”都是偕行的意思。   3、其虚其邪:等于说还能够犹豫吗?“邪(xú)”是“徐”的同音假借。“虚徐”或训“舒徐”,或训“狐疑”,在这里都可以通。   4、既亟只且:等于说已经很急了啊。“既”训“已”。“亟”同“急”。只、且(疽jū):语尾助词。   5、喈:湝(皆jiē)的借字,寒。   6、霏:犹“霏霏”,雪密貌。   7、匪:读为“彼”(《诗经》此例甚多)。“莫赤匪狐”、“莫黑匪乌”就是说没有比那个狐更赤,比那个乌更黑的了。狐毛以赤为特色,乌羽以黑为特色。狐、乌比执政者。

《毛诗序》说:“《北风》,刺虐也。卫国并为威虐,百姓不亲,莫不相携持而去焉。”从诗中“同车”来看,百姓是泛指当时一般贵族。方玉润认为是贤人预见危机而作(《诗经原始》),王先谦认为是“贤者相约避地之词”(《诗三家义集疏》)。其实,《诗序》所说诗旨不误,当是一首反映贵族逃亡的诗。

诗共三章,前两章内容基本相同,只改了三个字。把“北风其凉”改为“北风其喈”,意在反覆强调北风的寒凉。而改“雨雪其雱”为“雨雪其霏”,无非是极力渲染雪势的盛大密集。把“携手同行”改为“携手同归”,也是强调逃离的意向。复沓的运用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诗各章末二句相同。“其虚其邪”,虚邪,即舒徐,为叠韵词,加上二“其”字。语气更加宽缓,形象地表现同行者委蛇退让、徘徊不前之状。“既亟只且”,“只且”为语助词,语气较为急促,加强了局势的紧迫感。语言富于变化,而形象更加生动。

北风与雨雪,是兴体为主,兼有比体。它不只是逃亡时的恶劣环境的简单描写,还是用来比喻当时的虐政。后面赤狐、黑乌则是以比体为主,兼有兴体。它不仅仅是比喻执政者为恶如一,还可以看作逃亡所见之景。这种比兴手法的运用,使诗句意蕴丰富,耐人玩味。

朱熹《诗集传》说此诗“气象愁惨”,指出了其基本风格。诗三章展示了这样的逃亡情景:在风紧雪盛的时节,一群贵族相呼同伴乘车去逃亡。局势的紧急(“既亟只且”),环境的凄凉(赤狐狂奔,黑乌乱飞)跃然纸上。让人悚然心惊。

古乐府中的《北风行》诗题即效本篇,鲍照拟作中直接采用《北风》原文:“北风凉,雨雪雱。”《古诗十九诗》(“凛凛岁云暮”篇)中“良人惟古欢,枉驾惠前绥。愿得常巧笑,携手同车归”数句,盖亦本于此诗。唐代李白有《北风行》,也明显受到《北风》的启发。由此可见《北风》一诗对后世的深远影响。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