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诗经》46 墙有茨


讽刺卫国统治者荒淫无耻
墙有茨,不可扫也。 
中冓之言,不可道也。
所可道也,言之丑也。

墙有茨,不可襄也。 
中冓之言,不可详也。
所可详也,言之长也。

墙有茨,不可束也。 
中冓之言,不可读也。
所可读也,言之辱也。
墙上长蒺藜,无法扫干净。
宫中淫乱事,不能道分明。
若要道分明,污秽不可听。

墙上长蒺藜,无法除干净。
宫中淫乱事,无法细细讲。
若要细细讲,说来话可长。

墙上长蒺藜,无法来约束。
宫中淫乱事,不能乱开口。
若要说出去,言语使人羞。

1、茨(cí):蒺藜。   2、中冓(gòu):宫中淫乱之事。   3、襄:除掉。   4、读:说。

这首诗内容与《新台》相承接,《毛诗序)渭“《墙有茨》,卫人刺其上,公子顽通乎君母,国人疾之,而不可道也”。公子顽,即昭伯,是卫宣公之子,《史记·卫康叔世家》说是伋之弟。君母,即卫宣公所强娶伋之未婚妻齐女,也就是卫宣姜,是当时惠公之母,故称“君母”。公子顽私通君母宣姜事,《左传·闵公二年》有记载。因为惠公即位时年幼,齐国人为了巩固惠公君位,保持齐、卫之间亲密的婚姻关系,便强迫昭伯与后母乱伦。尽管这是受外力胁迫促成的,但究竟是下辈与上辈淫乱,是最不齿于人的丑闻,确如朱熹所言“其汙甚矣”。卫国人民对这种败坏人伦的秽行,当然深恶痛绝,特作此诗以“疾之”。

本诗三章重叠,头两句起兴含有比意,以巴紧宫墙的蒺藜清扫不掉,暗示宫闱中淫乱的丑事是掩盖不住、抹煞不了的。接着诗人便故弄玄虚,大卖关子,宣称宫中的秘闻“不可道”!至于为何不可道呢?诗人绝对保密,却又微露口风,以便吊读者口味。丑、长、辱三字妙在藏头露尾,欲言还止,的确起到了欲盖而弥彰的特殊效果。本来,当时卫国宫闱丑闻是妇孺皆知的,用不着明说,诗人特意点到为止,以不言为言,调侃中露讥刺,幽默中见辛辣,比直露叙说更有情趣。全诗皆为俗言俚语,六十九个字中居然有十二个“也”字,相当今语“呀”,读来节奏绵延舒缓,意味俏皮而不油滑,与诗的内容相统一。三章诗排列整齐,韵脚都在“也”字前一个字,且每章四、五句韵脚同字,这种押韵形式在《诗经》中少见,译诗力求保留这一韵味。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