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47 君子偕老


委婉地讽刺卫宣姜品德不好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
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
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
鬒发如云,不屑髢也。
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扬且之晳也。
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
蒙彼绉絺,是绁袢也。
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
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你是君子身边人,满头珠光宝气生。
雍容自得好举止,如山如河不可侵,华服鲜艳正合身。
可叹没有好品德,只靠华贵怎能行?

锦衣彩纹艳如花,绣上山鸡似云霞。
黑发如盖已风流,不屑假发戴上头。
双耳坠子尽珠玉,象牙劈为别发针,前额白皙确动人。
怎似神女从天降?莫非天仙下凡尘?

艳丽服装美如花,一层外衣值百千。
细葛绉纱内里穿,添上夏日白内衫。
双眸清秀眉飞扬,额角方广容颜靓。
世间此女真难寻,倾国倾城美娇娘。

1、副:覆,又称步摇,一种头饰。笄(jī):簪。珈(jiā):饰玉。   2、委委佗佗(tuó):形容走路姿态之美。   3、象服:古代贵妇所穿礼服,绘有图形彩饰。宜:合身。   4、玼(cǐ):花纹绚丽。下文“瑳(cuō)” 意同。   5、翟(dí):山鸡。   6、鬒(zhǎn):密而长的黑发。   7、髢(dí):假发。   8、瑱(zhèn):耳坠。   9、揥(tì):剔发针。   10、扬:额角。晳:白嫩光泽。   11、展、绉絺(chī)、绁袢(xiè bàn):分指上衣,中衣,内衣。   12、展:即“亶(dǎn)”,诚然,真正的。

《君子偕老》一诗的主旨,除清魏源《诗古微》以为是哀夷姜之诗外,古今各家多从《诗序》之说,以为是刺宣姜之作。不过,《毛诗序》云:“《君子偕老》,刺卫夫人也。夫人淫乱,失事君子之道,故陈人君之德,服饰之盛,宜与君子偕老也。”孔疏云:“毛以为由夫人失事君子之道,故陈别有小君内有贞顺之德,外有服饰之盛,德称其服宜与君子偕老者,刺今夫人有淫泆之行,不能与君子偕老。”他们显然认为此诗所写的服饰仪容之美属于理想的“小君”(国君之妻)。而朱熹《诗集传》则说:“言夫人当与君子偕老,故其服饰之盛如此,而雍容自得,安重宽广,又有以宜其象服。今宣姜之不善乃如此,虽有是服,亦将如之何哉!言不称也。”他以为服饰仪容之美乃是反衬宣姜人品行为之丑。在这点上今之学者又多从朱熹之说。

全诗三章,首章七句,次章九句,末章八句,错落有致。首章揭出通篇纲领,章法巧妙。宣姜本是卫宣公之子伋的未婚妻,不幸被宣公霸占,后来又与庶子顽私通,劣迹斑斑。“君子偕老”一句基此而来,起调突兀如当头棒喝,寓意深婉,褒贬自明。“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四句造语奇特,叙服饰与叙仪容相交叉,词藻工美,极力渲染宣姜来嫁时服饰的鲜艳绚丽,仪容的雍容华贵。末二句“子之不淑,云如之何”,逗露讥刺,全诗惟此二句是刺意,其他均是赞叹称美之辞,但此二句与“君子偕老”一句遥相呼应,暗自缀合,含蓄蕴藉,藏而不露。

次章与末章用赋法反覆咏叹宣姜服饰、容貌之美。次章起始“玼兮玼兮”六句与末章起始“瑳兮瑳兮”四句复说服饰之盛,次章“扬且之皙也”三句与末章“子之清扬”四句是复说容貌之美。“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二句神光离合,仿佛天仙帝女降临尘寰,无怪乎姚际恒《诗经通论》称此诗为宋玉《神女赋》、曹植《洛神赋》之滥觞,并谓“‘山河’、‘天帝’,广揽遐观,惊心动魄,有非言辞可释之妙”。“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二句巧于措辞,深意愈出,余音袅袅,意味无穷。这两章造句齐整,意象迷离,所以陈继揆《读风臆补》说:“后两章逸艳绝伦,若除去‘也’字,都作七字读,即为七言之祖。”

全诗反覆铺陈咏叹宣姜服饰容貌之盛美,是为了反衬其内心世界的丑恶与行为的污秽,铺陈处用力多,反衬处立意妙,对比鲜明,辛辣幽默,具有强烈的讽刺效果。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