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幼学琼林》卷一·文臣


【原文】 帝王有出震向离之象,大臣有补天浴日之功。 三公(02)上应三台(01),郎官(03)上应列宿。 宰相位居(04)(05),吏部职掌铨衡(06)。 吏部天官大冢宰(07),户部地官大司徒(07),礼都春官大宗伯(07),兵部夏官大司马(07),刑部秋官大司寇(07),工部冬官大司空(07)。

【注释】 (01)三台:三台星。 (02)三公:一般指太师、太保、太傅。 (03)郎官:帝王的侍从官。 (04)台:指三台星。 (05)铉:举鼎用的器具。 (06)铨衡:度量工具。 (07)《周礼》中官职称为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

【译文】 圣明天子有出震向离的形象,喻治理天下日渐兴旺之意,大臣辅佐帝王,补益规过,有扶天捧日的功勋三公对应天上的三台星,各部郎官相当于天上的三台星,各部郎官相当于天上的众星宿。 宰相协助君王治理国家,地位极重要比喻为鼎铉。史部掌管天下官吏,选拔衡量人材。 吏部古名天官,长官称大豚宰;户部古名地官,长官称大司徒;礼部古名春官,长官称大宗伯;兵部古名夏官,长官称大司马;刑部古名秋官,长官称大司寇;工部古名冬官,长官称大司空。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是六部寮寀的总称;豚宰、司徒、宗伯、司马、司寇、司官是尚书侍郎的总号。

【原文】 都宪中丞,都御史(08)之号;内勤学士,翰林院(09)之称。 天使,誉称行人(10);司成,尊称祭酒(11)。 称都堂曰大抚台(12),称巡按曰大柱史(13)。 方伯、藩侯,左右布政(14)之号;宪台、廉宪,提刑按察(15)之称。 宗师称为大文衡(16),副使称为大宪副(17)。 郡侯、邦伯,知府名尊;郡丞、贰侯,同知(19)誉美。 郡宰、别驾,乃称通判(20);司理、廌史,赞美推官(21)。 刺史(18)、州牧,乃知州之两号;廌史、台谏,即知县之以称。

【注释】 (08)都御史:明代监察机构御史台的长官。 (09)翰林院:翰林学士是负责为皇帝起草文书的官员。 (10)行人:古代传达皇帝诏令的官员。 (11)祭酒:代管理国了监学府的官员。 (12)大抚台:明代巡抚兼任都察院副都御史,故称大抚台。 (13)大柱史:称巡抚为大柱史,又称侍御、总马、执法大夫、绣衣使者。 (14)布政:掌管一省户政赋役的行政长官。 (15)按察:掌管一省的刑法事务。 (16)文衡:掌管一省教育的官。 (17)宪副:是监察史的副手。 (18)秦灭诸侯,设置郡,郡设郡守,辖地相当于方伯诸侯。唐代改郡为州,改太守为刺使。 (19)同知:是一府的副长官。 (20)通判:即督粮长官。通判跟随刺史巡视,另乘一辆车,故称别驾。 (21)推官:是府中理刑办案的官员。

【译文】 柏府、鸟台都是尊崇都御史的称呼,凤池薇省是誉美翰林院的名目;皇华诗是颂出使的行人,司成是对主管教育的国子监祭酒的尊称。 京官有六科给事和各道御史,总称叫做柱后惠文;外官有巡抚和总督,并称为中丞开府。 方伯、藩侯都是左、右布政使的尊称,臬司、廉宪是对提刑按察使的尊称,学台听掌文学故号文术。运使总持监务故称鹾宪。 邵侯刺史是太守的名号,极为尊贵;别驾、治中是知府的寮属,声望也很隆重。州牧邑长就是知州知县的别号;贰尹、少府乃是县丞县慰的古称。

【原文】 乡宦曰乡绅,农官曰田畯。 钧座、台座,皆称仕宦;帐下(22)、麾下(23),并美武官。 秩官既分九品,命妇(24)亦有七阶。 一品曰夫人,二品亦夫人,三品曰淑人,四品曰恭人,五品曰宜人,六品曰安人,七品曰孺人。 妇人受封曰金花诰(25),状元报捷曰紫泥封(25)。 唐玄宗以金瓯覆宰相之名,宋真宗以美珠箝谏臣之口(26)。 金马玉堂(27),羡翰林之声价;朱幡皂盖(27),仰郡守之威仪。

【注释】 (22)大将行军,设置帷帐居住,故称为帐下。 (23)麾:旗帜。士卒进退,以麾指挥,故称麾下。 (24)命妇:受诰命之妇。凡担任官职的人,他的母亲和妻子都可以接受诰命。 (25)唐玄宗诰封群夫人,用金花罗纸书写,称为金花诰。唐代进士及第,用泥金帖书写报告喜讯,称为紫泥封。 (26)唐玄宗将要任命宰相,写好名字用金盆盖住,正好太子进来,玄宗问太子:“你认为谁能担任宰相呢?”太子回答:“难道不是崔琳、卢从愿吗?”原来他们二人很有声望,所以太子能猜中。宋真宗想到泰山封禅,担心大臣王旦反对,就赐给王旦一尊酒,说“回家与妻儿共同享用。”王回家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珍珠,知道是皇上叫他不要反对封禅的事,于是再不敢提出异议了。 (27)汉代宫门称为金马门,玉堂是翰林院的别名。汉代郡守的仪仗有红色的旗幡和黑色的伞盖。

【译文】 乡官叫做乡绅,管农业的官又名田畯。钧座、台座都是对文官的敬称,宪辕、虎幄都是誉美品级尊荣的大僚。 初做官叫筮仕,初到任叫下车;故官任满叫及瓜,辞官归乡叫解组。 有爵秩的官府共分为九品,受诰命的妇人,也分为七等;一品称夫人,二品也称为夫人,三品叫淑人,四品名恭人,五品为宜人,六品为安人,七品称孺人。妇人受国家的封典,奉的是金花诰,状元捷报受朝廷诰勅用的是紫泥封。 唐玄宗用金瓯盖住写好的宰相名,以试太子之才;宋真宗用美珠堵住了谏臣的口,使他不再评议朝政。金马门玉堂署都是称羡翰林的清贵和价值。朱色轴、皀色盖都是郡守出行时炫赫的威义。

【原文】 台(28)曰紫阁名公,知府曰黄堂(28)太守。 府尹(29)之禄二千石,太守之马五花骢(30)。 代天巡狩,赞称巡按;指日高升,预贺官僚。 初到任曰下车,告致仕(31)曰解(32)。 藩垣屏翰,方伯犹古诸侯之国;墨绶(33)铜章(34),令尹(35)即古子男之邦。 太监掌阉门之禁令,故曰阉宦;朝臣皆搢(37)于绅间,故曰搢(38)。

【注释】 (28)辅:指三公,又称为紫禁、紫阁。古代太守的正堂用雌黄涂墙,所以称为黄堂。 (29)府尹:即京府之尹。 (30)五花骢:汉代太守乘坐五匹马拉的车。骢:青白色的马。 (31)致仕:官员退休。 (32)组:系印的绳子。 (33)墨绶:黑色的系印的带子。 (34)铜章:铜铸的官印。 (35)令尹:即县官,管理的地方相当于古代的子国和男国。 (36)朝廷的大臣都把笏插在衣带中间。 (37)笏:大臣上朝时拿的用于记事的版子。 (38)绅:衣带。

【译文】 官居八座,台辅又称紫阁明公;知府也称黄堂太守,太守的车可使用五花马。代天巡狩是称赞巡按的话,代替皇帝巡行天下。指日高升是预祝官员即将升迁的贺辞。 藩垣、屏翰称镇守一方的长官,如同方伯是古代诸侯国的长官一样;墨色的绶、铜铸的章就是县令所用的,县令的辖境类似古代子爵、男爵的小邦。太监掌管内廷出入的禁令,所以叫做阉宦;朝廷的大臣都把笏插在腰间的大带上,因此称作晋绅。

【原文】 萧曹(39)相汉高,曾为刀笔吏;汲黯(40)相汉武,真是社稷臣。 召伯(41)布文王之政,尝舍甘棠之下,后人思其遗爱,不忍伐其树;孔明有王佐之才,尝隐草庐之中,先主慕其令名,乃三顾其庐。 鱼头(42)参政,鲁宗道秉性骨鲠;伴食宰相,卢怀慎(42)居位无能。 王德用(43),人称黑王相公;赵清献(43),世号铁面御史。 汉刘宽(44)责民,蒲鞭示辱;项仲山(45)洁己,饮马投钱。

【注释】 (39)萧曹:萧何、曹参,先后任汉高祖的丞相。 (40)汲黯:汉武帝时大臣,常当面指出别人的过失。 (41)召伯:召公奭,被封于召,尝居甘棠树下。后人记念他,写下《甘棠赋》 (42)鲁字为“鱼”头,卢怀慎:唐时与姚崇同时作宰相,他认为自己才能不如姚崇,故事务都推给姚崇处理。 (43)王德用:宋人,治军有方。赵清献:即赵汴,谥号“清献”,宋神宗是作御史,弹劾不避权贵。 (44)刘宽:汉人,担任南阳太守,为人宽容,民有过错,只用蒲草鞭子处罚,以示耻辱。 (45)项中山:《世说新语》载,项是安徽人,非常廉洁,每次在河边饮马,都要投钱三文。

【译文】 萧何、曹参当汉高祖的丞相之前,也曾经是普通的执笔写方案的小吏,汲黯是汉武帝的丞相,是国家社稷的重臣。 召伯展布周文王的德政,曾在甘棠树下休息,后人感念他的恩德,不忍心砍伐这棵树,召伯的教化遍行南国,墓碑名叫坠泪,羊佑的德泽被及里阳;鲁宗道秉性耿直、刚正不阿,任参政时人称鱼头参政;卢怀慎生性谦虚,当宰相时每事推让,人称伴食宰相。 王德用善于治军而面黑,辽人称为黑王相公,汉朝刘宽待人宽厚,吏民有过错仅用蒲鞭象征性地责罚;羊续洁身自爱,衙中又不受馈献,将府丞赠送的生鱼悬于庭中。

【原文】 李善感(46)直言不讳,竞称鸣凤朝阳;汉张纲(47)弹劾无私,直斥豺狼当道。 民爱邓侯(48)之政,挽之不留;人言谢令之贫,推之不去。 廉范(49)守蜀郡,民歌五袴;张堪(50)守渔阳,麦穗两歧。 鲁恭为中牟令,桑下有驯雉之异(51);郭伋为并州守,儿童有竹马之迎(52)。

【注释】 (46)李善感:唐朝时任监察御史,皇帝想封五岳,他力谏阴止。人们认为他的劝谏是鸣叫的凤凰朝向太阳。 (47)张纲:汉御史,皇帝派其到外地巡视,张埋掉车轮,说:“现在是豺狼当道,去抓什么狐狸。”于是上朝弹劾大将军梁冀兄弟的不法行为。 (48)邓侯:指邓攸,晋代时任吴郡太守,离任时百姓挽留不让离去。其前任谢太守非常贪财,人们于是作歌曰:“邓侯留不住,谢令推不去” (49)廉范:汉蜀郡太守,鼓励百姓劳动致富,百姓唱“过去没有衣穿,现在有五条裤子。” (50)张堪:汉朝人,作渔阳太守,百姓做歌曰“桑树上没有多余的枝条,麦子上长出个穗” (51)汉代鲁恭任中牟令时,桑树下的雉鸡都很驯服,连小孩都知道要抚养幼雉而不去捕捉它们。 (52)汉郭伋作并州太守时,广布恩德,其出行时,数百儿童骑竹马在道旁欢迎。

【译文】 李善感力谏皇帝直言不讳,时人竞相称道,誉为鸣凤朝阳;汉代张纲公正无私,弹劾权贵直斥为豺狼当道。 百姓爱戴郑侯的清廉,苦苦挽留而留不住;民众憎恨谢令的贪婪,不愿他在位却推也推不去。廉范任蜀郡太守政令便民,百姓因而唱五袴之歌;张堪为渔阳太守劝农耕稼,使麦子都长出两穗。 鲁恭任中牟令时行仁政,桑树下的雉鸟见他都不躲;郭伋当并州太守时有贤德,儿童们骑着竹马欢迎他。

【原文】 鲜于子骏(53),宁非一路福星;司马温公(54),真是万家生佛。 鸾凤不栖枳棘,羡仇香(55)之为主簿;河阳遍种桃花,乃潘岳之为县官。 刘昆(57)宰江陵,昔日反风灭火;龚遂(58)守渤海,令民卖刀买牛。 此皆德政可歌,是以令名(59)著。

【注释】 (53)鲜于子骏:宋人,担任京中转运使,司马光赞扬他是“一路福星”。 (54)司马光:宋宰相,被封为温国公,恩德遍布,被誉为“万家生佛”。 (55)仇香:汉代某县主簿,县令王涣说:“鸾凤不应落在枳棘丛中”,送他入太学,后仇香声名大振。 (56)潘越:晋代人,任河阳尹,百姓负债还不上,即命其种桃树,官府代其还债。其离任时,县里种满了桃树,开满桃花,被誉为“花县” (57)刘昆:汉人,任江陵令时,发生火灾,其对火叩头,风转过头来将火扑灭。 (58)龚遂:汉代人,任渤海郡守,适时饥荒四起,龚传令不要追捕盗贼,于是盗贼都带着刀剑来迎接他,他乘机劝他们卖刀买牛,全力耕作。 (59)攸:长远之意。

【译文】 鲜于子骏去赈灭,的确是一位造福百姓的好官;司马光德惠及人,真是万家的活菩萨。鸾凤是一种吉祥鸟,不应只栖息在枳棘树上。佷羡慕仇香在任主簿时,有个好上司送他去深造;河阳县遍植桃花,这是潘岳当县令时的德政。 刘昆任江陵知事时遇火灭,他向风叩头使风转向而灭了火;龚遂当渤海知州时,劝喻盗贼买刀买牛,使他们改恶为善。以上这些都是值得歌颂的官员的德政,因此他们的名声政绩卓著世代传扬。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幼学琼林作者:(明)程登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