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学琼林》卷一·武职


【原文】 韩柳欧苏(01),固文人之最著;起翦颇牧(02),乃武将之多奇。 范仲淹(03)胸中具数万甲兵,楚项羽(04)江东有八千子弟。 孙膑(05)吴起(06),将略堪夸;穰苴(07)尉缭(08),兵机莫测。 姜太公有《六韬》(09),黄石公有《三略》(10)。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毛遂讥众、碌碌无奇。

【注释】 (01)韩柳欧苏:唐代文学家韩愈、柳宗元,宋代文学家欧阳修、苏轼。 (02)起翦颇牧:指秦国大将白起、王翦,赵国大将廉颇、李牧。 (03)范仲淹:北宋时任延州知州防御西夏,治军严整,西夏人谓其:“胸中有百万甲兵”。 (04)项羽:于秦末年起兵,率江东八千子弟渡江作战。 (05)孙膑:战国时齐国军事家,著《孙膑兵法》。《孙膑兵法》内容可参考劝学网兵法部分 (06)吴起:战国时魏国军事家,善于带兵,著有《吴子兵法》。《吴子兵法》内容可参考劝学网兵法部分 (07)穰苴(ráng jū):田穰苴(生卒不详),又称司马田穰苴,春秋末期齐国人,战国时齐国军事家,著有《司马法》。《司马法》内容可参考劝学网兵法部分 (08)尉缭:战国是魏国军事家,著有《尉缭子》.内容可参考劝学网兵法部分。 (09)六韬:兵书,有文、武、龙、虎、豹、犬五部分。相传为姜太公所著。内容可参考劝学网兵法部分 (10)三略:兵书,相传亦为姜尚所著,汉代黄石公加以完善,传与张良。内容可参考劝学网兵法部分

【译文】 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轼是文人中最著名的人,白起、王翦、廉颇、李牧是武将中的多奇智的人。 范仲淹能文能武,胸中有数万甲兵;项羽渡江作战时,带过来八千江东子弟。孙膑和吴起,用兵的谋略值得人们夸赞;穰苴和尉缭,用兵的计谋敌人难以猜测。 姜太公曾经写过《六韬》,黄石公曾经写过《三略》。韩信领兵打仗,兵越多越好,没有限制;毛遂助平原君说服楚王后,讽刺同去的其他人碌碌无奇。

【原文】 大将曰(11)(12),武士曰武弁(13)。 都督称为大镇国,总兵称为大总戎。 都(14)即是都司,参戎即是参将。 千户有户侯之仰,百户有百宰之称。 以车为户曰辕门(15),显揭战功曰露布(16)。 下杀上谓之弑,上伐下谓之征。 交锋为对垒,求和曰求成。

【注释】 (11)干:盾牌。 (12)城:城墙。 (13)武弁:弁(biàn),头巾。武士是士卒中的头目,犹如巾是戴在头上的衣服一样。 (14)阃:[kǔn],本意郭门,借指领兵在外的将帅或外任的大臣。 (15)辕:用车围出的营门。古代君王出行扎营时,用两车车辕相对作门,称为辕门。 (16)露布:后魏时,每次做战胜利,就在旗上写下战功,名为露布。

【译文】 大将保卫国家叫“干城”,武士头戴武冠,称作“武弁”。都督又可以称作“大镇国”,总兵又可以称作“大总戎”。“都阃”即是都司的别称,“参戎”即是参将的别称。统领千户的将领叫做“户侯”,统领百户的长官叫做“百宰”。用相向的车辕交接成半圆形的门称作“辕门”,展示战功的捷报称作“露布”。臣下刺杀君王,就叫做“弑”;君王讨伐臣下,就叫做“征”。交锋又叫“对垒”,求和又叫“求成”。

【原文】 战胜而回,谓之凯旋;战败而走,谓之奔北。 为君泄恨,曰敌(17);为国救难,曰勤王。 胆破心寒,比敌人慑服(18)之状;风声鹤唳(19),惊士卒败北之魂。 汉冯异(20)当论功,独立大树下,不夸己绩;汉文帝尝劳军,亲幸细柳营(21),按辔徐行。

【注释】 (17)忾:愤恨。 (18)慑服:因畏惧而屈服。淝水之战中前秦的军队被打败,逃跑途中,听到风声与鹤的叫声,都以为是晋兵追杀。 (19)风声鹤唳:前秦苻坚率兵进攻东晋,大败而逃,溃退中听到“风声鹤唳”,都以为是追兵赶来了。 (20)冯异:东汉光武帝刘秀手下的大将。大将们都坐在一起评论功劳,唯独冯异立在大树下,因此被称为大树将军。 (21)细柳营:《史记·绦侯周勃世家》:文帝之后六年,以周亚夫为将军,军细柳。’。汉文帝时,刘礼驻守灞上,徐厉驻守棘门,周亚夫驻守细柳。文帝去各军慰劳,到灞上和棘门军营,都可直驰而入,但去细柳军营,守营兵士却不让他入内。兵士通报周亚夫之后,放文帝一行进营,并叮嘱他们不可在军营中驾马快跑,于是文帝只好按辔徐行。周亚夫军纪严明,防守谨慎,文帝称其为“真将军”,灞上、棘门军不过是儿戏。见《汉书·周亚夫传》。后以“细柳营”称誉纪律严明的军营。

【译文】 打了胜仗归来,就叫“凯旋”;打了败仗逃走,就叫“奔北”。替君王抵抗所愤恨的敌人,叫“敌忾”;救社稷于危难之中,叫“勤王”。“胆破心寒”,是形容敌人惊恐畏惧的样子;“风声鹤唳”,是形容士卒溃败逃跑时疑神疑鬼的样子。 东汉的冯异在别的将领论功时,总是独自站在大树下,不夸耀自己的战绩;汉文帝亲自去慰劳军兵时,细柳营军纪严明,他只好牵着马的缰绳慢慢前行。

【原文】 苻坚自夸(22)将广,投鞭可以断流;毛遂自荐才奇,处囊便当脱颖(23)。 羞与哙等位(24),韩信降作淮阴;无面见江东(25),项羽羞归故里。 韩信受胯下之辱(26),张良有进履(27)之谦。 卫青为牧猪之奴,樊哙为屠狗之辈。 求士莫求全,毋以二卵弃干城之将(28);用人如用木,毋以寸朽弃速抱之材。 总之君子之身,可大可小;丈夫之志,能屈能伸。 自古英雄,难以枚举;欲详将略,须读武经(29)。

【注释】 (22)苻坚自夸:前秦苻坚出兵东晋前,号称自己兵力有百万之众,投鞭于江,足以断流。结果为东晋所败。 (23)脱颖:赵平原君要带二十人去楚国当说客,找了十九人,还差一人,于是毛遂自荐,平原君说:“贤士处世,就像是锥子放在布袋中,末尖马上可以看见,而先生在我这里三年,还没有听说你做了什么事情。”毛遂说:“那现在请让臣处于布袋中吧。如果早让臣处于布袋中,早就脱颖而出了。”颖,本义指禾穗的末尖,这里指锥子的末尖。 (24)羞与哙等伍:汉朝建立后,韩信被封为楚王。刘邦忌惮其势盛,找借口降其为淮阴侯。一次韩信到樊哙那里,樊哙自称臣子,并用王的礼节迎送他。韩信出门,笑曰:“生乃与哙等为伍!” (25)无面见江东:项羽曾率八千江东子弟渡江作战,后来兵败乌江,乌江亭长请他渡江,项羽不肯,说无颜面见江东父老,于是拔剑自刎。 (26)胯下之辱:韩信少年时喜欢佩剑,淮阴有个年轻的无赖屠夫当众侮辱他说:“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韩信看了他很久,就从胯下钻过,众人都笑韩信怯懦。 (27)进履:指张良为黄石公穿鞋而得书之事。 (28)求士莫求全:战国时,子思曾向卫侯推荐苟变为将,说他可以指挥五百辆战车。卫侯认为苟变为吏时曾吃过百姓两枚鸡蛋,不可重用。子思就说:“圣人官人,如大匠之用木,取所长,弃其短。君以二卵弃干城之将乎?”卫侯听取了子思的意思,任苟变为将。卵:鸡蛋。 (29)武经:古代兵书总经。即《武经七书》,北宋朝廷官方颁行的兵法丛书,是中国古代第一部军事教科书。它由《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六韬》《司马法》《三略》《尉缭子》《李卫公问对》七部著名兵书汇编而成。

【译文】 苻坚自夸兵多将广,把马鞭投入长江就可以让江水断流;毛遂推荐自己有过人的才能,像锥子一样处在布袋中,锥尖一定会露出来。 韩信被贬为淮阴侯以后,对与樊哙等人为伍感到羞耻;项羽兵败之后,觉得无颜见江东父老,所以不肯渡过乌江。 韩信曾经受过胯下之辱,张良曾经谦恭有礼地给黄石公拾起鞋子并帮他穿上。卫青曾经做过牧猪的奴隶,樊哙曾经以屠狗为业。 君王选拔人才不要太苛求,不要因为两个鸡蛋的小事而放弃能护卫国家的大将;君王任用人才要像木匠使用木头一样,不要因为一丁点的腐烂就放弃栋梁之材。 总之,一个人想做君子的话,要能做大事,也能做小事;一个人想做大丈夫的话,一定要做到能屈能伸。自古以来的英雄才俊真是数不胜数,要想详细知道作战的谋略,必须熟读《武经七书》。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幼学琼林作者:(明)程登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