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学琼林》卷二·夫妇


【原文】 孤阴则不生,独阳则不长,故天地配以阴阳;男以女为(01),女以男为(01),故人生偶以夫妇。 阴阳和而后雨泽降,夫妇和而后家道成。 夫谓妻曰拙荆(02),又曰内子(02);妻称夫曰藁砧[gǎo zhēn](03),又曰良人(03)。 贺人娶妻,曰荣偕伉俪(04);留物与妻,曰归遗细君(26)。 受室即是娶妻,纳宠谓人娶妾。

【注释】 (01)室:妻室。家:家庭。 (02)拙荆、内子:古时丈夫对自己妻子的谦称。 (03)藁砧[gǎo zhēn]、良人:古时妻子对自己丈夫的称谓。 (04)伉俪:指夫妇。 (26)细君:对妻子的谦称。

【译文】 只有阴不能创造生命,只有阳也不能养育万物,所以天地阴阳须调和而后才会降下雨露;男子娶了女子才能组合成家庭,女子嫁给了男子才有了自己的家,夫妇和睦协调,家道方算有成。丈夫对人称自己的妻子为内子又称拙荆,妻子称丈夫为良人。 祝贺别人娶妻说偕伉俪;留物给妻子叫遗细君。受室是说自己娶妻,纳宠是说人家买妾。

【原文】 正妻谓之(23),众妾谓之庶。 称人妻曰尊夫人,称人妾曰如夫人。 结发系是初婚,续弦(24)乃是再娶。 妇人重婚曰再(25),男子无偶曰鳏居。 如鼓瑟琴,夫妻好合之谓;琴瑟不调,夫妇反目之词。

【注释】 (23)嫡:古指正妻或正妻所生的儿子。 (24)续弦:古代用断弦比喻丧妻,续弦指再娶。 (25)醮[jiào]:古代举行婚礼时酌酒给人的一种仪式,后来指女子嫁人。

【译文】 称人家正室为尊夫人;称人家的纳妾叫如夫人。 结发是指初次结婚,续弦是妻死再娶的别称。妇人再嫁称做再醮;男子丧偶称为鳏居。 如鼓瑟琴比喻夫妇感情和谐;琴瑟不调是说夫妇反目不和。

【原文】 牝[pìn]鸡司晨(05),比妇人之主事;河东狮吼(06),讥男子之畏妻。 杀妻求将(07),吴起何其忍心;蒸梨出妻(08),曾子善全孝道。 张敞为妻画眉(09),媚态可哂;董氏为夫封发(10),贞节堪夸。 冀郤[xì]缺(11)夫妻,相敬如宾;陈仲子(12)夫妇,灌园食力。 不弃槽糠(13),宋弘回光武之语;举案齐眉(14),梁鸿配孟光之贤。

【注释】 (05)牝[pìn]鸡司晨:母鸡打鸣报晓,常用来比喻妇女掌握朝政。《尚书·牧誓》:“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 (06)河东狮吼:北宋人陈季常,自称龙丘先生,喜好宾客,蓄纳声妓。但他的妻子柳氏非常凶妒,所以,他的好友苏东坡给陈季常写了首打油诗:“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见宋洪迈《容斋三笔·陈季常》。后以“河东狮吼”来形容妻子凶悍。 (07)杀妻求将:战国时齐国攻打鲁国,鲁国想起用吴起为将,但又担心吴起的妻子是齐国人,于是吴起杀掉自己的妻子,取得了鲁国的信任。 (08)蒸梨出妻:相传曾参对后母非常孝顺,一次他的妻子给后母吃的梨没有蒸熟,曾参就把妻子休了。 (09)张敞为妻画眉:汉宣帝时的京兆尹张敞与妻子恩爱情笃,每天都为他的妻子画眉毛,而且技艺十分娴熟。有人认为张敞轻佻不雅,有失体统,抓住这点弹劾他。宣帝询问张敞,他说:“自古夫妇之间有甚于画眉者。”于是宣帝不再追究,并将他们树为夫妻恩爱的典范。 (10)董氏为夫封发:唐朝人贾直言被贬岭南,生死难料,他劝妻子改嫁,妻子执意为他守节,并将头发用帛封起来。二十年后贾直言回家,董氏的头发依然封包如故。 (11)郤[xì]缺:郤缺之父郤芮在晋惠公时为大夫,因反对晋文公归国而被杀。晋文公即位后,郤缺因是罪臣之子,不得入仕,于是跟妻子躬耕于冀野。一次,晋文公的大臣胥臣路经冀野,看见郤缺在田里锄草,其妻送饭到田间,二人相敬如宾,很受感动。胥臣回去以后,向晋文公推荐郤缺,说他是有德君子,可以治民,于是晋文公任命郤缺为下军大夫。 (12)陈仲子:名定,也叫陈仲,田仲,於陵中子等,是战国时的著名贤士,他不愿做官,为人灌园,自食其力。 (13)不弃糟糠:光武帝刘秀想把自己的姐姐嫁给宋弘,让宋弘休了他的妻子,宋弘回答说:“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婉言谢绝了光武帝的“美意”。 (14)举案齐眉:东汉初年的隐士梁鸿,其妻孟光非常贤惠,她给梁鸿端饭时把托盘举得跟眉毛一样高,显示对丈夫的尊重。后用来形容夫妻互相尊敬。

【译文】 牝鸡司晨是说妇人掌权干预外事;河东狮吼讥讽丈夫畏惧妻子。 蒸梨不熟便离弃妻子,曾子能善全孝道;杀了妻子以求将位,吴起怎么狠得下心肠。 张敞为妻子画眉,儿女的情态真是可笑;董氏当着丈夫的面,把头发封住,其贞节实在值得夸耀。 冀邑郤缺夫妇在田间耕作,仍能相敬如宾;陈仲子夫妇替别人灌园谋生,自食其力不仰赖其兄。 同吃糟糠的妻子,不可抛弃,宋弘真是一位有节义的丈夫;每次送食举起的案总和眉齐高,梁鸿喜得互相尊敬的贤妇。

【原文】 苏蕙织回文(15),乐昌分破镜(16),是夫妇之生离;张瞻炊臼[jiù]梦(17),庄子鼓盆歌(18),是夫妇之死别。 鲍宣之妻(19),提瓮出汲,雅得顺从之道;齐御之妻(20),窥御激夫,可称内助之贤。 可怪者买臣之妻,因贫求去,不思覆水难收(21);可丑者相如之妻,夤[yín]夜私奔,但识丝桐有意(22)。 要知身修而后家齐,夫义自然妇顺。

【注释】 (15)苏蕙织回文:十六国时前秦刺史窦滔因罪被戍流沙,其妻苏蕙织《回文璇图诗》赠给他。 (16)乐昌分破镜:南朝陈灭亡时,乐昌公主与丈夫徐德言将铜镜一分为二,各执一半,作为将来相认的信物。后来他们果然破镜重圆。 (17)张瞻炊臼[jiù]梦:商人张瞻在外,梦见在舂米的臼中煮饭,就找王生解梦。王生说,臼中无釜,是“无妇”的意思,他的妻子可能已经亡故了。张瞻回家一看,果然如此。 (18)庄子鼓盆歌:庄子的妻子死后,他不仅不悲伤,而且敲着盆唱歌。 (19)鲍宣之妻:东汉鲍宣清苦好学,他的老师把女儿许配给他,妆奁甚盛。鲍宣对妻子说:“吾实贫贱,不敢当札。”他的妻子就换上粗布衣裳,跟他一起推车回家。回家拜见公婆后,他的妻子就提着瓦罐出去打水。 (20)齐御之妻:齐国丞相晏子的车夫的妻子,一次见到丈夫为晏子驾车,洋洋自得,就对他说:“晏子不过六尺高,就做了齐国丞相,你身高八尺,做驾车的奴仆,是安于贫贱罢了。”于是车夫注意修身,谦虚向学,后来晏子推荐他做了大夫。 (21)覆水难收:汉会稽太守朱买臣,未入仕时穷困不堪,靠卖柴度日。相传他的妻子嫌他穷困离他而去,在买臣为官之后,以前的妻子又来找他,希望重归于好。买臣以泼出去的水不可能再收回来为由拒绝了她。 (22)丝桐有意:西汉时临邛大户卓王孙邀请临邛令、司马相如等宴饮。当时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新寡在家,司马相如佯装应临邛令之请,用丝桐做的琴弹奏《凤求凰》以暗示卓文君。文君听后动情,就连夜与司马私奔,去了成都。见《史记·司马相如列传》。

【译文】 乐昌公主分破镜,苏蕙织锦回文,这些都是说夫妇生离的悲怅。张瞻梦见在臼中做饭,庄子鼓盆而歌,说的都是夫妇的死别。 鲍宣的妻子出身富家,仍亲自提瓮汲水,这样顺从的内助自可称贤。齐国丞相晏子的车夫的妻子激励他虚心向学,可称得上是贤内助。 朱买臣的妻子当受责备,贫困时求去,富贵后又要回来,却不想想泼出去的水是很难再收回来的;司马相如的妻子真丢人,听见琴声挑逗,竟在半夜里私奔而去,因为听到的琴音很是有意。要知道提高自身品德的修养,而后才能治理好家庭;丈夫对待妻子有礼仪情谊,妻子自然会顺从谦恭。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幼学琼林作者:(明)程登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