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学琼林》卷二·外戚


【原文】 帝女乃公侯(01)主婚,故有公主之称;帝婿非正驾之车,乃是驸马(24)之职。 郡主(02)县君(03),皆宗女之谓;仪宾国宾(04),皆宗婿之称。 旧好曰通家(05),好亲曰懿戚(06)。 冰清玉润(07),丈人女婿同荣;泰水泰山(08),岳母岳父两号。

【注释】 (01)公侯:皇帝的同宗。 (24)驸马:原是官名,管理副驾之车,东晋以后专指皇帝之婿。 (02)郡主:唐宋太子诸王之女称郡主。明清亲王之女称郡主。 (03)县君:古代妇女封号。唐五品官妻子封县君,明清只有宗室女仍称县君。 (04)仪宾、国宾:指与天子同姓诸侯的女婿,取其作王府宾客的意思。 (05)通家:世代交好。 (06)懿戚:懿,美好。指皇室的宗亲和外戚。 (07)冰清玉润:晋代乐广和他的女婿卫玠都很有名声,被人们分别称赞为冰清、玉润。 (08)泰山泰水:因泰山上有丈人峰,而泰水又依山而流,所以称岳父、岳母为泰山、泰水。

【译文】 皇帝的女儿出嫁是由公侯主婚,所以皇帝的女儿称“公主”;皇帝的女婿不能在中央驾车,所以称为“驸马”。 “郡主”和“县君”是皇帝同宗女儿的称谓;“仪宾”、“国宾”是对同宗女婿的称谓。 世代交好叫“通家”;皇室宗亲称“懿戚”。“冰清玉润”是说丈人和女婿同享殊荣;“泰山”、“泰水”是称呼岳父、岳母。

【原文】 新婿曰娇客(09),贵婿日乘龙(10)。 赘婚(11)曰馆甥(25),贤婿曰快婿(12)。 凡属东床(13),俱称半子(14)。 女子号门楣(15),唐贵妃有光于父母;外甥称宅相(16),晋魏舒(17)期报于母家。

【注释】 (09)娇客:对女婿的爱称。 (10)乘龙:东汉时,孙亻隽与李膺都娶了太尉桓焉的女儿为妻,因孙与李是当时英伟出众的人物,人们羡慕地说桓家二女都嫁得佳婿,有如乘龙。后用“乘龙佳婿”赞美女婿,也用做誉称别人的女婿。 (11)赘婿:就婚于女家的男子。 (25)馆甥:《孟子·万章下》:“舜尚见帝,帝馆于贰室。”赵岐注:“谓妻父曰外舅,谓我舅者吾谓之甥。尧以女妻舜,故谓舜甥。”后以“馆甥”指赘婿的住处或女婿家。 (12)快婿:称心如意的女婿。 (13)东床:晋代郗鉴让门生到王导家去求亲,王导让他到东厢遍观王家子弟,门生回去报告说:“王家的子弟都不错,只是有一个人躺在东床上,露着肚子,吃胡饼,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郗鉴说:“这个人就是我的女婿。”去一问,原来东边床上的那个人就是王羲之。后用东床代指女婿。 (14)半子:指女婿。 (15)门楣:门框上的横木,门面的意思。 (16)宅相:住宅有好风水。 (17)魏舒:晋代魏舒被外公宁氏抚养,人们称宁家住宅要出宝贵的外甥。

【译文】 新婚的女婿称作“娇客”;称心的佳婿叫“乘龙”。入赘的女婿叫做“馆甥”;有贤德的女婿叫“快婿”。 凡是女婿都是半个儿子。女子被称为“门楣”,杨贵妃使父母得到了荣耀;外甥称为“宅相”,晋代魏舒期望以显贵来报答母家。

【原文】 共叙旧姻,曰原有瓜葛(18)之亲;自谦劣戚,曰(19)在霞莩之末。 大乔小乔(20),皆姨夫之号;连襟连袂(21),亦姨夫之称。 蒹葭依玉树(22),自谦借戚属之光;茑[niǎo]萝施乔松(23),自幸得依附之所。

【注释】 (18)瓜葛:瓜藤。比喻辗转相连的亲戚关系。 (19)忝:荣幸,自谦之词。 (20)大乔小乔:三国时乔公的两个女儿,嫁孙策者称大乔,嫁周瑜者称小乔。 (21)连襟连袂:姊妹丈夫的互称或合称。 (22)蒹葭依玉树:三国时期,黄门侍郎夏侯玄一表人才,有玉人之称。他自视甚高,很有傲气。驸马都尉毛曾相貌丑陋,令人生厌,魏明帝叫他们坐在一起,夏侯玄感到耻辱,毛曾则喜形于色。时人称之为蒹葭依玉树。后以“蒹葭依玉树”喻高攀,也用作借别人的光的客套话。 (23)茑萝施乔松:茑草与女萝依附于松树上,茑、萝,寄生草。

【译文】 共叙旧时姻亲,便说原有瓜葛之亲;自谦是无所作为的亲戚,说处在葭莩之末。 “大乔”、“小乔”指代姐妹的丈夫;“连襟”、“连袂”是对姐妹丈夫的称呼。蒹葭傍依玉树,是自谦借了亲戚的荣光;茑萝依附在松树上,是比喻自己有了依托。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幼学琼林作者:(明)程登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