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学琼林》卷三·人事


【原文】 《大学》首重夫明新,小于莫先于应对。 其容固宜有度,出言尤贵有章。 智欲圆而行欲方,胆欲大而心欲小。 阁下、足下,并称人之辞;不佞、鲰生,皆自谦之语。 恕罪曰原宥,惶恐曰主臣。 大春元、大殿选、大会状,举人之称不一;大秋元、大经元、大三元,士人之誉多殊。 大掾史,推美吏员;大柱石,尊称乡宦。

【注释】 (001)明新:明德与新民,引申为做人的美德。 (002)小子:古人八岁时入小学,学习洒扫、应对等日常的礼节。十五岁时入大学,学习做人的道理。小子指小学弟子。 (003)容:仪表。 (004)度:法度。 (005)章:章法。 (006)不佞:不才,没有才能。 (007)鲰生:无知小人。 (008)主臣:本谓君臣,后用来表示恭敬惶恐之辞。 (009)大春元:科举考试取得第一名者都称“元”,大春元为春天会试第一名。 (010)大殿选:殿试一甲第一名。 (011)大会状:会元、状元兼得。 (012)大秋元:秋季乡试第一名。 (013)大经元:五经贡生第一名。 (014)大三元:解元、会元、状元,三元连中。 (015)掾史:汉代以后职权较重的长官有署吏,分曹治事,通称掾史。 (016)柱石:支梁的柱子和承柱子的基石。

【译文】 大学之道最重要的是明明德、日日新,小孩子学礼仪,首先要学应对的话语和礼节。人的仪容举止固然要适宜合度,说话言语尤应有条理合文法。 智能要圆通品行要端正,胆量要大而心却要细。 执事和足下都是对人的尊称;不佞、鲰生都是称自己的谦词。 请求别人原谅说宽宥,自己惶悚恐惧叫主臣。大殿选、大会状、大春元都是对举人的不同美称;大秋元、大经元、大三元,对士人的赞美也是不同。 大掾史是对属官吏员的美称,大柱石是对重臣乡宦的尊称。

【原文】 贺入学曰云程发轫,贺新冠曰元服加荣。 贺人荣归,谓之锦旋;作商得财,谓之稇载。 谦送礼曰献芹,不受馈曰反璧。 谢人厚礼曰厚贶,自谦利薄曰菲仪。 送行之礼,谓之赆仪;拜见之赀,名曰贽敬。 贺寿仪曰祝敬,吊死礼曰奠仪。 请人远归曰洗尘,携酒送行曰祖饯。 犒仆夫,谓之旅使;演戏文,谓之俳优。

【注释】 (017)云程发轫:比喻官运亨通,远大前程开始起步。 (018)稛载:稛,用绳索捆束。指满载。 (019)献芹:《列子·杨朱》:“宋国有田夫……谓其妻曰:‘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将有重赏。’里之富告之曰:‘昔人有美戎菽、甘臬茎芹萍子者,对乡豪称之。乡豪取而尝之,蜇于口,惨于腹,众哂而怨之,其人大惭。’”后遂以“献芹”谦言自己赠品菲薄或建议浅陋。 (020)贶:赐,赠。 (021)菲仪:薄礼。 (022)赆仪:送给远行者的路费或礼物。 (023)赀:钱财。 (024)贽敬:初次拜见时所送的礼物。 (025)祖饯:古时出门远行要祭祀的路神称祖,后称设宴送行为“祖饯”,即饯行。 (026)旌:表彰。 (027)俳优:指古代以乐舞谐戏为业的艺人。

【译文】 祝贺别人入学读书说云程发轫,祝贺别人升官说是元服初荣。 祝贺别人荣耀归来谓之锦旋。祝贺别人经商发财称之稛载。 送人礼物自谦为献芹;不接受礼物的婉辞则说反璧。感谢别人赠予厚礼说厚贶;自谦所送之礼微薄言菲仪。 赠送给人的路费叫赆仪;初次求见人时的礼物名贽敬。 贺寿的礼称祝敬,吊丧的礼称奠仪。接风的酒叫洗尘,送行的酒叫做祖饯。 犒赏仆役、随从叫做旌使;请酒兼带演戏叫做俳优。

【原文】 谢人寄书,曰辱承华翰;谢人致问,曰多蒙寄声。 望人寄信,曰早赐玉音;谢人许物,曰已蒙金诺。 具名帖,曰投刺;发书函,曰开缄。 思慕久曰极切瞻韩,想望殷曰久怀慕蔺。 相识未真,曰半面之识;不期而会,曰邂逅之缘。 登龙门,得参名士;瞻山斗,仰望高贤。 一日三秋,言思慕之甚切;渴尘万斛,言想望之久殷。 睽违教命,乃云鄙吝复萌;来往无凭,则曰萍踪靡定。 虞舜慕唐尧,见尧于羹,见尧于墙。 门人学孔圣,孔步亦步,孔趋亦趋。

【注释】 (028)华翰:对他人来信的美称。翰,毛笔。 (029)寄声:口头传达问候。 (030)名帖:拜谒时的名片。 (031)投刺:古时没有纸,字是刻刺在木片上的,所以叫投刺。 (032)瞻韩:唐李白《与韩荆州书》:“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唐韩朝宗曾作荆州长史,喜拔用后进,为时人所重。后因以“瞻韩”为初见面的敬辞,意谓久欲相识。 (033)慕蔺:《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其亲名之曰犬子……既学慕蔺相如之为人更名相如。”后因称慕贤为“慕蔺”。 (034)登龙门:比喻得到有名望、有权势者的援引而身价大增。《后汉书·李膺传》:“膺独特风裁,以声名自高,士有被其容接者,名为登龙门。” (035)山斗:指泰山、北斗,比喻德高望重而为人所敬仰。 (036)一日三秋:三秋,三个季度。意思是一天不见面,就像过了三个季度。比喻分别时间虽短,却觉得很长。形容思念殷切。《诗经·王风·采莲》:“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037)渴尘万斛:形容十分想念。唐代卢仝《访含曦上人》:“三入寺,曦未来,辘轳无人井百尺,渴心归去生尘埃。” (038)暌违:违背。 (039)鄙吝复萌:鄙吝,庸俗。萌,发生。庸俗的念头又发生了。《后汉书·黄宪传》:“时月之间,不见黄生,则鄙吝之萌复存于心。” (040)萍踪靡定:萍生于水中,漂泊不定,所以把没有固定的行踪称做“萍踪”。 (041)虞舜慕唐尧:《后汉书·李固传》:“昔尧殂之后,舜仰慕三年。坐则见尧于墙,食则睹尧于羹。”表示对死去前辈的追念。 (042)颜渊:孔子弟子。 (043)步:慢走。 (044)趋:快走。

【译文】 感谢别人寄来书信说辱承华翰;对别人转致的问候表示谢意说多蒙寄声。盼望对方寄信来说早赐玉音;感谢人家许诺的事或物说已蒙金诺。 备帖拜访他人称为投刺。拆阅信函称为开缄。自己对他人思念长久,素同李白的瞻韩之切;想望很是殷勤,早像长卿的慕蔺之怀。 相识不深,了解并不真切,称为才有半面的认识;道途上不期然而相遇,真可算是邂逅的因缘。 拜谒名人得其援引以增声誉谓之登龙门;倾慕仰望高士贤人,称为瞻山斗、仰高贤。思念之殷切,一日如隔三秋;访友不遇而空回,渴心归去生尘埃积了万斛。 离别已经很长久,使人鄙吝的私见,难免复萌;都是离别数日的自谦而尊人之语;在外奔波来往没有依凭,好像漂荡的乱蓬,没有固定的地方。 虞舜仰慕唐尧,尧去世三年后,饮食起居仍然处处想到他,颜渊效法孔子,亦步亦趋,事事仿效。

【原文】 曾经会晤,曰向获承颜接辞;谢人指教,曰深蒙耳提面命。 求人涵容,曰望包荒;求人吹嘘,曰望汲引。 求人荐引,曰幸为先容;求人改文,曰望赐郢斫。 借重鼎言,是托人言事;望移玉趾,是凂人亲行。 多蒙推毂,谢人引荐之辞;望作领袖,托人倡首之说。 言辞不爽,谓之金石语;乡党公论,谓之月旦评。 逢人说项斯,表扬善行;名下无虚士,果是贤人。 党恶为非,曰朋奸;尽财赌博,曰孤注。 徒了事,曰但求塞责。 戒明察,曰不可苛求。

【注释】 (045)承颜接辞:有幸见面交谈。 (046)耳提面命:附在耳旁指教,当面命令教诲。 (047)包荒:包含荒秽。谓度量宽大。《易·泰》:“包荒,用冯河,不遐遗。” (048)王弼注:“能包含荒秽,受纳冯河者也。”一说“包容广大”。 (049)吹嘘:说好话。 (050)汲引:提拔,引荐。 (051)先容:先加以修饰,引申为事先介绍。 (052)郢斫:楚国郢都有一个巧匠,能运斧成风,比喻技艺高超。 (053)鼎言:像鼎一样重的语言,形容说话的作用很大。 (054)玉趾:脚,敬称。 (055)浼:请求。 (056)推毂:毂,车轮中心可插轴的圆木,推毂即推车前进,比喻引荐人才。 (057)领袖:衣服的领和袖,借指为人表率的人。 (058)爽:差错。 (059)金石语:说的话像金石一样坚硬,不可更改。 (060)月旦:每月初一。 (061)评:品评人物。月旦评是东汉许劭始创的一种评论人物的风俗。 (062)项斯:唐代人,以诗稿拜谒杨敬之,希望提携。 (063)党恶:与恶人结党。 (064)朋奸:互相勾结作恶。 (065)孤注:倾其所有作赌注。 (066)塞责:抵塞罪责,指做事不认真负责。

【译文】 曾经与人会面,说是向己承奉颜色,接受言辞。感谢他人指教,则说幸蒙提耳亲箴,面命亲切。 求人为己吹嘘称为望汲引,请人包容原谅为包荒。求人推荐事情,说是请你代为先容,请人删改文章则说恳请郢斫。 借重鼎言是请托有声望者为自己说一些好话,使事情容易办成,乞移玉趾是请求别人亲自前来。多蒙推毂这句话是说感谢别人引荐,望为领袖,请别人出来领导当首领。 品评乡党的人物推称月旦,结交良善的朋友,有若金兰。逢人必说项斯,志在表扬人家的好处;名下定无虚士则感叹钦佩对方果然有才能。 与恶人结成党派,做非法的事,称做朋比为奸;尽所有钱财拿去赌博,名为孤注一掷。只想马虎敷衍地结束一件事则说但求塞责;劝阻别人细究深察事情的根底则说不必苛求。

【原文】 方命是逆人之言,执拗是执己之性。 曰觊觎、曰睥睨,总是私心之窥望;曰倥偬、曰旁午,皆言人事之纷纭。 小过必察,谓之吹毛求疵;乘患相攻,谓之落井下石。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望开茅塞,是求人之教导;多蒙药石,是谢人之箴规。 劳规芳躅,皆善行之可慕;格言至言,悉嘉言之可听。 无言曰缄默,息怒曰霁威。

【注释】 (067)方命:违命。 (068)觊觎:非分的希望。 (069)睥睨:侧眼窥察。 (070)倥偬:事多而急迫。 (071)旁午:交错,纷繁。 (072)吹毛求疵:疵,指小毛病。吹开皮上的毛而故意挑剔毛病。 (073)患:灾难。 (074)厌:满足。 (075)溪壑:溪谷河沟,用填不满的溪壑比喻贪得无厌。 (076)漏卮:漏的盛酒器,比喻权力外溢。 (077)茅塞:被茅草堵住,比喻思路闭塞,愚昧不懂事。 (078)药石:治病的药物和砭石,比喻规劝进言。 (079)箴规:劝告规谏。 (080)芳规芳躅:贤人的准则和正直的行径。 (081)至言:恳切的言论。 (082)霁威:怒气消散。

【译文】 违命是不听从别人的话,执拗是坚持己见。觊觎、睥睨都是说非分的企图或窥视;倥偬、旁午皆言事多不暇,交错纷繁很匆忙的样子。 不肯谅解细小的过失,甚至刻意挑剔,好比吹去皮毛寻找疵病。别人有急难不仅不救,反而乘机陷害,叫做落井下石。欲望难以满足如同河流深谷难以填平;财物容易流失,如同用有漏洞的酒器盛酒。 请求别人教导,忽然间领悟,称为茅塞顿开;感谢别人规劝说多蒙药石。清修和芳躅都是懿美的品行,可作为效法、仰慕的对象;确论和美谈都是值得听取牢记的嘉言,值得称扬。 默默无语称为缄默;顿时平息怒气就叫霁威。

【原文】 包拯寡色笑,人比其笑为黄河清;商鞅最凶残,常见论囚而渭水赤。 仇深曰切齿,人笑曰解颐。 人微笑曰莞尔,掩口笑曰胡卢。 大笑曰绝倒,众笑曰哄堂。 留位待贤,谓之虚左;官僚共署,谓之同寅。 人失信曰爽约,又曰食言;人忘誓曰寒盟,又曰反汗。 铭心镂骨,感德难忘;结草衔环,知恩必报。 自惹其灾,谓之解衣抱火;幸离其害,真如脱网就渊。 两不相入,谓之枘凿;两不相投,谓之冰炭。 彼此不合曰龃龉,欲进不前曰趑趄。 落落不合之词,区区自谦之语。

【注释】 (083)解颐:颐,面颊。指大笑,欢笑。 (084)莞尔:微笑的样子。 (085)胡卢:喉间的笑声。 (086)绝倒:大笑而不能自持。 (087)虚左:古时以左为尊,空着左边的位置等待宾客。 (088)同寅:寅,恭敬。后称同僚为同寅。 (089)寒盟:忘却盟约。 (090)反汗:《汉书·刘向传》:“《易》曰:‘涣汗其大号。’言号令如汗,汗出而不反者也。今出善令,未能逾时而反,是反汗也。”以汗出而不能反喻令出不能收。后因以“反汗”指反悔食言或收回成命。 (091)结草衔环:《左传·宣公十五年》载,秋七月,秦桓公伐晋,次于辅氏。壬午,晋侯治兵于稷以略狄土,立黎侯而还。及洛,魏颗败秦师于辅氏。获杜回,秦之力人也。初,魏武子有嬖妾,无子。武子疾,命颗曰:“必嫁是。”疾病,则曰:“必以为殉。”及卒,颗嫁之,曰:“疾病则乱,吾从其治也。”及辅氏之役,颗见老人结草以亢杜回,杜回踬而颠,故获之。夜梦之曰:“余,而所嫁妇人之父也。尔用先人之治命,余是以报。”《后汉书·杨震传》续齐谐记曰:“宝年九岁时,至华阴山北,见一黄雀为鸱枭所搏,坠于树下,为蝼蚁所困。宝取之以归,置巾箱中,唯食黄花,百余日毛羽成,乃飞去。其夜有黄衣童子向宝再拜日:‘我西王母使者,君仁爱救拯,实感成济。’以白环四枚与宝:‘令君子孙洁白,位登三事,当如此环矣。’”后比喻感恩报德,至死不忘。 (092)解衣抱火:脱下衣服将火抱在身上。 (093)脱网就渊:鱼逃脱渔网,游进水深的地方。 (094)枘凿:枘,榫头。凿,榫眼。 (095)龃龉:上下齿不互相配合。 (096)趑趄:犹豫不前。 (097)落落:形容孤独的样子。 (098)区区:形容细小的样子。

【译文】 包公难得有笑容,世人将他的笑容比作黄河清;商鞅最凶残,曾在渭水边处决囚犯七百多人,河水都被染红了。 仇恨到了极点称为切齿,开怀欢笑称为解颐。微露笑容称为莞尔;掩住了口也忍不住叫做胡卢。抚着掌笑得前仰后倾叫做闻言绝倒,哄堂是所有的人同时大笑。 留着首席等待上宾叫做虚左;同在一处做官叫做同寅。爽约、食言都是失掉信用的意思;违背誓言叫做寒盟或反汗。感恩戴德永世不忘称为铭心镂骨;牢记恩德,必当图报称为结草衔环。自己招惹来的灾殃,好像脱去了衣服在很旺的炉火上;侥幸免去了祸患,如同脱离了渔网,逃到很深的渊中。 双方不能配合相通,叫做枘凿;双方意气不能相投,互不兼容称为冰炭。彼此不能通融叫做龃龉,欲进而不前谓趑趄。落落是孤独难以相合的意思,区区是谦称自己卑小微贱的意思。

【原文】 竣者作事已毕之谓,醵者敛财饮食之名。 赞襄其事,谓之玉成;分裂难完,谓之瓦解。 事有低昂曰轩轾,力相上下曰颉颃。 凭空起事曰作俑,仍前踵弊曰效尤。 手口共作曰拮据,不暇修容曰鞅掌。 手足并行曰匍匐,俯首而思曰低徊。 明珠投暗,大屈才能;入室操戈,自相鱼肉。 求教于愚人,是问道于盲;枉道以干主,是炫玉求售。 智谋之士,所见略同;仁人之言,其利甚溥。 班门弄斧,不知分量;岑楼齐末,不识高卑。 势延莫遏,谓之滋蔓难图;包藏祸心,谓之人心叵测。 作舍道旁,议论多而难成;一国三公,权柄分而不一。

【注释】 (099)竣:退立,后引申为完毕。 (100)醵:凑钱饮酒。 (101)赞襄:协助,辅佐之意。 (102)轩轾:车子前高后低叫轩,前低后高叫轾。 (103)颉颃:形容鸟上下飞翔的样子。 (104)作俑:为殉葬而制作木偶或陶人。孔子曾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105)踵弊:踵,脚后跟。弊,弊病。跟着犯错误。 (106)效尤:尤,错误。效法坏的东西。 (107)拮据:原指辛勤劳作,后引申为经济状况紧张。 (108)鞅掌:劳苦而容貌不整的样子。 (109)入室操戈:《后汉书·郑玄传》载,何休好《公羊传》而恶《左传》《穀梁传》,郑玄乃著论以驳之,休见而叹曰:“康成(玄之字)入吾室,操吾矛,以伐我乎!” (110)枉道:歪道。 (111)干:求。 (112)岑楼:又高又尖的楼。孟子曾说,如果不顾楼的下面,只拿寸木去与楼尖相比,可以让方寸之木比岑楼还高。形容不知高低。 (113)势延莫遏:延,伸展。任其顺势发展,不予遏制。 (114)包藏祸心:心里藏着害人的主意。 (115)作舍道旁:汉代有谚语“在道路旁修房子,三年不成”,喻人们议论纷纷,意见不一,难以成事。一国三公:《左传·僖公五年》:“一国三公,吾谁适从?”比喻政出多门。权力不统一,使人无所适从。

【译文】 竣字就是所做的事情已经完毕的意思。醵饮就是大家凑了钱,去买酒来聚会饮酒。帮他人的忙,使他做事能成,好像琢玉成器,所以叫做玉成。众人的心已经四分五裂,难以整合所以叫做瓦解。一样的事情,偏要分出轻重就叫做轩轾。力量不相上下叫做颉颃。 首开恶例叫做作俑,沿袭前人的弊端称做效尤。做事艰难辛苦,手口共作称为拮据;劳碌繁忙无暇修饰仪容称为鞅掌。手脚一齐着地,慢慢向前移行称为匍匐。低头沉思恋恋难舍称为低徊。 明珠投在暗处,觉得委屈了一个人的才能,入室操戈伤了一家的和气,是指自相鱼肉残杀。向愚人请教,如同向瞎子问路一样,势必一无所获。背弃道义而求用,好比炫玉求售既虚假又浅薄。 有智慧的人,见解大略相同,仁德之人,一句话能使百姓普遍获利。班门弄斧是说人无自知之明,在行家的面前卖弄。岑楼齐末则谓人见识浅薄,只求高楼的屋顶齐他的尖顶,是不识事物的高低根本。 祸患一旦蔓延难以遏止,好比滋生的蔓草很难剪除。外表善良胸中怀着险恶祸患他人,说他是奸诈的心思不可测度。在路旁建造房子,而议论的人太多,则事情难以成功;一国三公谓事权不能统一,让人难以适从。

【原文】 事有奇缘,曰三生有幸;事皆拂意,曰一事无成。 酒色是酖,如以双斧代孤树,力量不胜,如以寸胶澄黄河。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此魏征之对太宗;众怒难犯,专欲难成,此子产之讽子孔。 欲逞所长,谓之心烦技痒;绝无情欲,谓之槁木死灰。 座上有江南,语言须谨;往来无白丁,交接皆贤。 将近好处,曰渐入佳境;无端倨傲,曰旁若无人。 借事宽役曰告假,将钱嘱托曰夤缘。 事有大利,曰奇货可居;事宜鉴前,曰覆车当戒。

【注释】 (116)三生:佛教语,指人托生三次,过去、现在、未来三世。 (117)拂意:不如意。 (118)耽:沉溺。双斧伐孤树:《元史·阿沙不花传》:“而惟曲蘖是耽,妃姬是好,是犹双斧伐孤树,未有不颠仆者。”意思是人贪酒色,身体就会像用双斧砍伐的树木一样垮下去。 (119)寸胶澄黄河:极少的胶无法使黄河澄清。 (120)众怒难犯,专欲难成:郑国子孔当政,发布一项命令受到大臣们反对,子孔要杀掉反对的人。子产说:“众怒难犯,专欲难成。”劝子孔收回成命,子孔于是烧掉了命令。 (121)心烦技痒:一遇到机会就急于表现自己擅长的技艺。 (122)情欲:指人的欲望。 (123)座上有江南:古诗有“座中若有江南客,莫向春风唱《鹧鸪》”。《鹧鸪》是一首江南的曲子。江南游子听了就容易引起乡思。 (124)渐入佳境:晋代顾恺之吃甘蔗从尾部吃到根部,说这样吃渐入佳境。 (125)宽役:暂停工作。 (126)夤:攀附上升。 (127)奇货可居:吕不韦曾认为在赵国做人质的秦国王子异人奇货可居,就帮助他逃回了秦国,后来异人做了庄襄王,生下儿子嬴政。

【译文】 会合有奇缘说三生都有幸福;办事皆与本意相违,没有一事会成功。贪恋酒色,好比拿两把利斧砍一棵树,没有不毁坏的。无才又无力,像取一寸胶质,想去澄清黄河的水,力量上必定不能胜任。 听取众人所说的话,就会明白,只听信一个人的私语,就会糊涂了,这是魏征对唐太宗所说的话。众人都生气了就犯他不得,一个人私心所要的不容易做成功,这是子产讽劝子孔的话。有人擅长或爱好某种技艺,一有机会就想要表现自己的才能,如同身痒心烦不能自忍。没有任何的嗜好或欲望,如同已枯死的树木及已熄的灰烬,没有半点生气。 江南人听了鹧鸪曲会思乡欲归,所以席间如有江南客,说话唱曲要谨慎。往来无白丁,即言所交的朋友皆为有名望的贤人。境况逐步好转,兴味渐渐浓厚可说渐入佳境。言行举止傲慢不恭,谓之旁若无人。因事请免工作叫做告假,送钱给权贵求他引荐称为夤缘。 挟持某物作为资本,以博取功名利禄名为奇货可居。以往事为教训叫做覆车当戒。

【原文】 外彼为此,曰左袒;处事而可,曰模棱。 敌甚易摧,曰发蒙振落;志在必胜,曰破釜沉舟。 曲突徙薪无恩泽,不念豫防之力大;焦头烂额为上客,徒知救急之功宏。 贼人曰梁上君子,强梗曰化外顽民。 木屑竹头,皆为有用之物;牛溲马渤,可备药石之资。 五经扫地,祝钦明自亵斯文;一木撑天,晋王敦未可擅动。 题凤题午,讥友讥亲之隐词;破麦破裂,见夫见子之奇梦。 毛遂片言九鼎,人重其言;季布一诺千金,人服其信。 岳飞背涅精忠报国,杨震惟以清白传家。 下强上弱,曰尾大不掉;上权下夺,曰太阿倒持。

【注释】 (128)外彼:见外、疏远。 (129)发蒙振落:揭去蒙盖物,摇落树叶,形容威猛,办事轻而易举。 (130)曲突徙薪:有一个客人见主人家的烟囱直短而旁边有薪柴,建议将烟囱弯曲薪柴移开,以防失火,但没有被采纳。后来果然发生火灾,主人将救火被烧得焦头烂额的人奉为上宾,却忘记了提建议的人。比喻对提出的预防意见不重视。 (131)强梗:指蛮横无理的人。 (132)化外顽民:没有受过教化的愚顽的百姓。 (133)竹头木屑:晋代陶侃担任荆襄都督,把造船用剩的木屑竹头收藏留下,人们笑他迂,后来下雪初晴,就用木屑铺地,到桓温伐蜀时,又用竹头作钉装船,人们才知其用。 (134)牛溲马勃:牛溲,牛尿。马勃,一种草,均可入药。 (135)五经:《诗》《书》《礼》《易》《春秋》五部儒家经典。 (136)祝钦明:唐睿宗时大臣,很有学问,长得很胖,在宴会上自请跳八风舞,丑态百出,斯文扫地。 (137)斯文:指文人或儒者。 (138)王敦:晋代王敦谋反,梦见一木撑天,请吴猛解梦,猛言“一木撑天为未,不可妄动。”后比喻时机还没有成熟。 (139)题凤:三国魏吕安和嵇康是好朋友,虽远隔千里,每当相思,便驾车相访。一次,吕安来访,嵇康出门未归,遇见其兄嵇喜,吕安讨厌嵇喜凡俗,在门上题写一个“凤”字而去。繁体“凤”字乃“凡鸟”二字组成,意含讥讽。 (140)题午:古时有个人去访问朋友,没有遇到,便在朋友家的门上写了“午”字走了。指讥讽朋友如“牛”不出头的意思。 (141)破麦:有一妇人兵乱中与夫及子分离,一天梦见磨麦,莲花落尽,一尼姑解梦说:“磨麦见夫,莲花落而莲子出。”后来妇人果然见到丈夫和儿子。 (142)破梨:传说杨进贤担任南阳刺史时,一天登舟遇风,失掉了儿子。夫妇思念儿子心切,有一天梦见与儿子剖梨。第二天请友人圆梦,友人说剖开梨就见到了子,果然十天后就找到了儿子。 (143)片言九鼎:战国时,秦围赵都邯郸,赵使平原君赵胜赴楚求救。毛遂自荐同往,他向楚王晓以利害,使之同意救赵。赵胜赞扬毛遂“一至楚而使赵重于九鼎大吕”。 (144)一诺千金:汉代曹丘称赞季布,说楚人有谚语:“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后人用“一诺千金”形容一个人很讲信用,说话算数。 (145)涅:可以用来做黑色染料的一种矿石。 (146)杨震:汉代人,不为后代置地产,人称清白传家。 (147)尾大不掉:比喻部属势力强大,不服从指挥调度。 (148)太阿:宝剑名。将太阿剑倒着拿在手上,意即将剑柄给别人。

【译文】 一事分出彼此的轻重即偏袒一方称为左袒,处理事情含糊其辞不置可否叫做模棱。轻而易举地摧毁敌人,如同去掉灭尘,摇落败叶一样的容易。下定决心志在必胜称为破釜沉舟。劝他弯曲烟囱移开茅草,没有给他一些恩泽,他便意识不到事先预防火灾的重要。发生了火灾,参与救火的人都搞得焦头烂额,主人将这些来救火的人当做上客对待,只知道他们参与救火的功劳;谓祸患已起,只知救急才算功大,而没有想到防患于未然的重要性。偷窃别人财物的人称为梁上君子;强硬顽固不从教化称为化外顽民。 竹头、木屑都是有用之物,牛尿、马勃也可备作治病的药物。祝钦明熟读经书,却在宴会上出尽洋相,自侮斯文,世人讥为五经扫地。晋朝王敦谋反前曾梦见一木撑天,圆梦者告诫不可擅动,以消除他的反意。 题凤、书午都是讥讽亲友的隐词;梦中破麦、梦中分梨,都是预兆要与丈夫、儿子相见的奇梦。毛遂的几句话强于百万的兵马,人们看重他的话,比作片言九鼎。季布的诺言必然兑现,人们佩服他的信用,称做一诺千金。岳飞背上刺有精忠报国的字样,大儒杨震把清白廉洁传给子孙。臣下强盛,君上懦弱如同尾巴太大了,转不过身来称为尾大不掉。下属夺了上司的权柄,或以权柄授人,谓太阿倒持。

【原文】 当今之世,不但君择臣,臣亦择君;受命之主,不独创业难,守成亦不易。 生平所为皆可对人言,司马光之自信;运用之妙惟存乎一心,岳武穆之论兵。 不修边幅,谓人不饰仪容;不立崖岸,谓人天性和乐。 蕞尔、幺么,言其甚小;卤莽、灭裂,言其不精。 误处皆缘不学,强作乃成自然。 求事速成曰躐等,过于礼貌曰足恭。 假忠厚者谓之乡愿,出人群者谓之巨擘。 孟浪由于轻浮,精详出于暇豫。 为善则流芳百世,为恶则遗臭万年。 过多曰稔恶,罪满曰贯盈。 尝见冶容诲淫,须知慢藏诲盗。 管中窥豹,所见不多;坐井观天,知识不广。 无势可乘,英雄无用武之地。 有道则见,君子有展采之思。

【注释】 (149)边幅:布的边缘,借指衣饰。 (150)立崖岸:站在山崖、岸边,指倨傲不合群。 (151)蕞尔:很小的样子。 (152)幺麽:细小。灭裂:轻率。 (153)误处皆缘不学:汉高祖刘邦平生犯错误的地方很多,后来有个名叫唐仲友的人评价说:“误处皆缘不学,改处皆由敏悟。” (154)强作:强行作出。 (155)躐:逾越。 (156)足恭:巧言令色,过于恭敬。 (157)乡愿:德行不好。 (158)巨擘:大拇指,比喻杰出的人物。 (159)孟浪:轻率。 (160)暇豫:从容考虑。 (161)稔恶:积恶太多。 (162)贯盈:如穿钱的线,已经贯满,后指罪恶。 (163)诲淫、诲盗:《易经》云:“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意思是藏物不谨慎,如同教人为盗,修饰仪容,是教人为淫乱。 (164)管中窥豹:东晋的大书法家王献之年轻时聪明过人,有一次看其父王羲之的门生们樗蒲(一种博戏),见到胜负将分,不禁叫道:“南风不竞。”诸门生轻视他是小孩子,说道:“这小鬼头管中窥豹,只看到一个斑点。”后以“管中窥豹”等比喻眼光狭小,所见有限,或用做谦词。 (165)英雄无用武之地:曹操率大军南征荆州,刘琮投降曹操,刘备只好去东吴联合孙权。诸葛亮在柴桑劝说孙权,说刘备考虑同刘表的关系才落得英雄无用武之地。他希望孙权能够与刘备联合起来共同对付曹操。后用以比喻有才能却没地方或机会施展。 (166)见:同“现”。 (167)展:舒展。采:事业。

【译文】 当今之世,不单是君王选择臣子,臣子也选择君王;不仅创业艰难,守业也不容易。 司马光自信光明正大,生平所做的事都可以对人说得,这是温公自信的言语。岳飞论兵法,认为运用兵法的奥妙诀窍,全在于凭智慧随机应变。人不修饰仪表容颜,是说人平坦率直。不立崖岸是说人的性格随和。 蕞尔、幺麼都是微少之意;鲁莽灭裂则是指轻率莽撞做事不精细。人会做错事,都是因为没有好好地学习。勉强自己努力去做,久而久之习惯便成自然。 做事太讲求速成,不循次序叫做躐等。对待人过分的谦恭礼貌称为足恭。貌似忠厚伪善欺世者谓之乡愿,才华事功超出常人者称做巨擘。孟浪是粗疏鲁莽之意,大都由轻率浮薄里得来。精细周详则出于从容闲静,深思熟虑。 做善事自然流芳百世;为非作歹者便要遗臭万年。过错太多叫做稔恶;罪恶累累谓之贯盈。 容貌装扮得太妖冶,便会招惹别人产生yín乱的意图。财物收藏不谨慎,等于怂恿盗贼来行窃。从竹管中窥看野豹,所看到的范围并不多,也不是全部;坐在井内观看天空,则眼界狭小见识不广。 没有适当的环境时机,英雄豪杰空有才能也无处施展。天下有道,君子才会出来为国家成就一番事业,才能大展才能。

【原文】 求名利达,曰捷足先得;慰士迟滞,曰大器晚成。 不知通变,曰徒读父书;自作聪明,曰徒执己见。 浅见曰肤见,俗言曰俚言。 识时务者为俊杰,昧先见者非明哲。 村夫不识一丁,愚者岂无一得。 拔去一丁,谓除一害;又生一秦,是增一仇。 戒轻言,曰恐属垣有耳;戒轻敌,曰无谓秦无人。 同恶相帮,谓之助桀为虐;贪心无厌,谓之得陇望蜀。 当知器满则倾,须知物极必反。 喜嬉戏名为好弄,好笑谑谓之诙谐。 谗口交加,市中可信有虎;众奸鼓衅,聚蚊可以成雷。 萋斐成锦,谓谮人之酿祸;含沙射影,言鬼域之害人。 针砭所以治病,鸩毒必至杀人。

【注释】 (168)捷足先得:汉代蒯通说:“秦国失其鹿,天下人共同追逐它,才能高、跑得快的人先得它。” (169)慰士:安慰士人。 (170)迟滞:成就得晚。 (171)徒读父书:赵王任用奢之子赵括统兵,死守教条而不知道变通。蔺相如说:“赵括徒读父书,不知通变。” (172)肤见:肤,这里指皮肤的表层。肤见比喻见解浅薄。 (173)昧:不明白。 (174)几:细微的变化。 (175)一丁:指丁谓。宋朝丁谓擅权,京城中歌谣云:“欲得天下宁,拔去眼前丁。” (176)又生一秦:秦末陈胜派武臣安抚赵地,武臣自立为王,陈胜想攻打他,相国房君说:“秦未亡而攻打武臣,是又生出一个秦朝。”意即又增加一个敌人。 (177)属垣有耳:属垣,指墙。附墙窃听人言。 (178)勿谓秦无人:秦王赶走有才能的士会后,绕朝对士会说:“不要说秦国无人,只是我的计策得不到采纳罢了。” (179)助桀为虐:桀,夏朝最后一个君主,为暴君。虐,残暴,干坏事。 (180)得陇望蜀:曹操在得到汉中后有“人苦无足,既得陇,复望蜀”之言。得到了陇地,还希望得到蜀地,比喻贪得无厌。 (181)器满则倾:器物装满了就会倾覆。 (182)物极必反:事物达到了极限,就会向相反的方面转化。 (183)好弄:爱好游戏。 (184)谑:开玩笑。 (185)诙谐:谈话富于风趣。 (186)交加:兼施齐下的意思。 (187)鼓衅:挑起事端。 (188)萋斐成锦:《诗经》中有“萋兮菲兮,成是贝锦,彼谮人者,亦已太甚”的句子,意思是说花纹交错,织成像贝一样的锦,那些谮人说坏话,已经太过了。 (189)含沙射影:传说中有一种叫蜮的动物,能含沙射人的影子,让人得病。 (190)针砭:古代治病用的银针和砭石。 (191)鸩毒:毒药、毒酒。

【译文】 称赞人家遇事顺利,手脚快的人,很早便功成名就。安慰士人得名迟滞,便说大器晚成。 凡事死守教条不知变通,徒然死读父亲的兵书。凡事自以为聪明,固守成见。见识浅显称做肤见;世俗常说的话叫做俚言。既是明智的有识之士,就不会看不出事物细微变化的先兆。既然是英雄豪杰,就能洞识当前时势并作出正确的决定。 愚笨的人提出一千条的意见,总有一条是可取的。乡民村夫等武夫,连一个丁字都不曾识得。拔去一丁意思是说除去一个大害,又生一秦是说又添了一个仇人。 告诫人们不要轻敌,就说不要以为秦国没有人。提醒大家说话谨慎,则说可能有人在墙外偷听。 帮助恶人做坏事则说助桀为虐,通同作恶互相成就;既得了陇又想得到蜀,是说贪求财利,从来不懂知足。要晓得容器装满了水,一定会倾覆出来。事物到了极端必然会转向反面。 喜欢嬉戏玩乐叫做好弄。好说笑话言语风趣谓之诙谐。谣言诽谤在市井中到处流传,假的事也会变成真的,使人相言闹市中竟会有老虎。众多奸邪摇唇鼓舌所造成的声势,就像一大群蚊子聚集在一起,声音如同雷声一样的大。 萋斐成锦是说进谗言者罗织别人细小的过失,以致酿成大罪。含沙射影则是说恶人暗中攻击或陷害他人。针、砭都是古代的医疗用具,用它可以替人治病;鸩羽有毒放在酒里,足以致人于死命。

【原文】 李义府阴柔害物,人谓之笑里藏刀;李林甫奸诡谄人,世谓之口蜜腹剑。 代人作事,曰代庖;与人设谋,曰借箸。 见事极真,曰明若观火;对敌易胜,曰势若摧枯。 汉武内多欲而外施仁义,廉颇先国难而后私仇。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宋太祖之语;一统之世,真是胡越一家,唐太宗之时。 至若暴秦以吕易嬴,是嬴亡于庄襄之手;弱晋以牛易马,是马灭于怀愍之时。 中宗亲为点筹于韦后,秽播千秋;明皇赐洗儿钱于贵妃,丑遗万代。 非类相从,不如鹑鹊;父子同牝,谓之聚麀。 以下淫上谓之烝,野合奸伦谓之乱。 从来淑慝殊途,惟在后人法戒;斯世清浊异品,全赖吾辈激扬。

【注释】 (192)李义府、李林甫:均唐朝宰相,狡险忌刻之人。唐高宗时,李义府升任中书侍郎参知政事,成为掌握朝政大权的高级官员。他表面上待人和蔼谦恭,和人说话脸上总是带着微笑,但心底里却偏狭阴险,冒犯过他或不顺从他的人,都会遭到他的迫害。因此大家称李义府“笑里藏刀”。 (193)代庖:指代人做事。《庄子》:“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194)借箸:借筷子,指代人筹划。张良在刘邦吃饭时,向刘献计曰:“请借前箸,为大王筹之。” (195)明若观火:比喻观察事物明白透彻。 (196)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南唐后主李煜派徐铉向宋求缓师,保全南唐。宋太祖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197)胡越一家:唐太宗在未央宫设宴,高祖命突厥可汗起舞、南蛮冯智载咏诗,笑着说:“胡越一家,自古未有也。” (198)以吕易嬴:以吕家的儿子换得嬴家的天下。吕不韦把一个怀了自己儿子的女子献给秦庄襄王生下嬴政,即后来的秦始皇。 (199)以牛易马:晋代琅玡王妃与小吏牛金私通生下司马睿,就是晋元帝,虽然姓司马,实际是姓牛,故曰以牛易马。 (200)秽播千秋:丑闻传至千年之后,指唐中宗的皇后韦后与武三思私通,韦后与武三思赌钱,中宗亲自为她点筹码。 (201)明皇赐洗儿钱于贵妃:指唐明皇的妃子杨玉环认与自己私通的安禄山为干儿子,并于第三天在内宫为他举行洗儿礼,唐明皇竟赏赐贵妃洗儿钱。 (202)鹑鹊:即鹌鹑和喜鹊,鹌鹑雌雄紧紧相随,喜鹊群飞都互相追随。 (203)牝:雌兽。 (204)麀:牝鹿。 (205)烝:古代指以下淫上,与母辈发生性关系。 (206)野合:指不合礼仪的婚配。 (207)淑:善。 (208)慝:恶。 (209)法戒:效法、警戒。

【译文】 阴阳柔和最能害人,李义府外表温和内心阴险,人人都说他笑里藏刀。奸诡谲诈暗地害人,就像李林甫一样嘴上说得好听,一肚子害人的诡计,世人称为口蜜腹剑。 暂时代替他人去办事叫做代庖。帮助他人筹划叫做借箸。事理看得真切明亮,就好像观看火光。对付敌兵很容易战胜,这种情势有若摧毁枯木。 汉武帝内在欲望很大,外面却讲大仁大义;廉颇为国家大义考虑把私人恩怨抛在脑后。 自己的床铺边,怎能让别人呼呼睡大觉?这是宋太祖的话。天下一统,四海一家,这是唐高祖之时。吕不韦把一个怀了自己儿子的女子献给秦庄襄王生下嬴政,以吕家的儿子换得嬴家的天下。晋代琅琊王妃与小吏牛金私通生下后来的晋元帝。 中宗为韦后点筹码,丑闻传至千年之后。杨玉环认安禄山为干儿子,唐明皇竟赏赐她洗儿钱。非类相从,不如鹌鹑和喜鹊;父子同牝叫聚麀。以下淫上叫烝,不合礼仪的婚配叫乱。 自古以来人的为善为恶,并非只有一种途径,只在于后世的人一则以效法一则以警戒。现今的时代,世人的品行有清也有浊,也并非一致,全在吾辈的身上,把他激励把他表扬。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幼学琼林作者:(明)程登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