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学琼林》卷四·文事


【原文】 多才之士,才储八斗;博学之德,学富五车。 三坟五典,乃三皇五帝之书;八索九丘,是八泽九州之志。 《书经》载上古唐虞三代之事,故曰《尚书》;《易经》乃姬周文王周公所系,故曰《周易》。 二戴曾删《礼记》,故曰《戴礼》;二毛曾注《诗经》,故曰《毛诗》。 孔子作《春秋》,因获麟而绝笔,故曰麟经。 荣于华衮,乃《春秋》一字之褒;严于斧铖,乃《春秋》一字之贬。 缣缃黄卷,总谓经书;雁帛鸾笺,通称简札。

【译文】 才华横溢的士人才储八斗,学识广博的儒士学富五车。 三坟五典是记载三皇五帝事迹的历史书;八索九丘是描写八泽九州的地理志。 尚书上记载的是上古时期尧、舜和夏、商周三代的政事;周易由周文王、周公所编纂,是伏羲、文王、周公、孔子四圣的精心杰作。 戴德、戴圣删减礼记,所以礼记叫做载礼;毛亨、毛苌曾经注解诗经,故而诗经又名毛诗。 孔子修春秋,至鲁哀公十四年因捕获麒麟而停笔,因此春秋别名麒经。太公谈论韬略都是借着虎豹来命那篇章之名。 《春秋》上一个字的褒扬,如同华衮的荣耀;《春秋》上一个字的贬斥,如同斧钺的严厉。 缣缃和黄卷都是经书的总称。雁帛和鸾笺皆为书信的别名。

【原文】 锦心绣口,李太白之文章;铁画银钩,王羲之之字法。 雕虫小技,自谦文学之卑;倚马可待,羡人作文之速。 称人近来进德,曰士别三曰,当刮目相看;羡人学业精通,曰面壁九年,始有此神悟。 五凤楼手,称文字之精奇;七步奇才,羡天才之敏捷。 誉才高,曰今之班马;羡诗工,曰压倒元白。 汉晁错多智,景帝号为智囊;高仁裕多诗,时人谓之诗窖。 骚客即是诗人,誉髦乃称美士。 自古诗称李杜,至今字仰钟王。

【译文】 锦心绣口是用来形容李白的诗文,词藻华丽文思优美,画银钩用来比喻王羲之的书法笔力刚健,生动圆润。 像雕虫般的小技自谦艺学的太卑;有倚马一样的大才,是称羡别人写作神速。 赞扬别人进步神速就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称赞别人学业精通,谓面壁九年才能有这样的神悟。 造五凤楼是赞他文字的精奇,七步成章是颂扬他才思敏捷七步成诗。 称誉人家才学高尚,便说是当代的班固、司马迁;称羡别人善于写诗,说可以压倒元稹、白居易。 汉代晁错很有智慧,汉景帝称他为智囊,王仁裕着诗万篇,时人称他为诗窖。 骚客,就是诗人,誉髦,是俊士的美名。 自古以来论诗者推崇李白、杜甫;迄今为止书法界最敬仰的是钟繇、王羲之。

【原文】 白雪阳春,是难和难赓之韵;青钱万选,乃屡试屡中之文。 惊神泣鬼,皆言词赋之雄豪;遏云绕梁,原是歌音之嘹亮。 涉猎不精,是多学之弊;咿唔呫毕,皆读书之声。 连篇累牍,总说多文;寸楮尺素,通称简札。 以物求文,谓之润笔之资;因文得钱,乃曰稽古之力。 文章全美,曰文不加点;文章奇异,曰机杼一家。 应试无文,谓之曳白;书成镌梓,谓之杀青。 袜线之才,自谦才短;记问之学,自愧学肤。 裁诗曰推敲,旷学曰作辍。

【译文】 阳春白雪的曲调都是最难以和唱的,也最难以接续的高雅之曲;万选青钱的高才,是形容屡试屡中的好文章。 诗文词赋雄健豪放,鬼神也为之震惊;歌声优美嘹亮使人难忘,连天上的云都停驻聆听。 涉猎广泛不求精深是学习者的弊病,终日咿唔不肯休息,是勤苦诵读的工夫。 一篇接一篇的书牍一大堆,是形容多文的样子;一寸宽的纸,一尺长的素,都是说的信札。 请人作诗文书画的酬劳称为润笔。因为教书而得到粮食称之为舌耕。 文思敏捷一气呵成,无须修改谓之文不加点,这样的文章新奇,有自己的特色风格称为机杼一家。字句没有空设,要使命意遣词,能够扫尽虚浮都从百炼。 自谦才华不足谓之袜线线之才,自惭学浅,只有书本知识而无见解称记问之学。 参加考试的人,做不出文章而交白卷,叫做曳白;著作完成之后,镌刻在梓木上,叫做杀青。 斟酌字句反复考虑叫做推敲,剪裁诗章的苦处,费心于文字的推敲。荒废学业的弊病,是在于不时作辍。

【原文】 文章浮薄,何殊月露风云;典籍储藏,皆在兰台石室。 秦始皇无道,焚书坑儒;唐太宗好文,开科取士。 花样不同,乃谓文章之异;潦草塞责,不求辞语之精。 邪说曰异端,又曰左道;读书曰肄业,又曰藏修。 作文曰染翰操觚,从师曰执经问难。 求作文,曰乞挥如椽笔;羡高文,曰才是大方家。 竞尚佳章,曰洛阳纸贵;不嫌问难,曰明镜不疲。 称人书架曰邺架,称人嗜学曰书淫。

【译文】 文章浮浅言之无物,如同月露风云;古代典籍图书的储藏,都在兰台石室。 秦始皇暴虐无道,焚烧书籍,活埋书生。唐太宗网罗人才开科取士。 依着旧样画出葫芦,是说人作文章只知抄袭不会创作。草率马虎语辞不求精详。 奸邪的论说,叫做异端,又叫旁门左道;读书学习,叫做肄业,又叫藏修。 古代没有纸,就在四棱木板上写字,所以作文称为染翰操觚;拜师学习,是求教学问,所以叫做执经问难。 请人写文章说乞挥如椽笔,称赞别人文章高妙说这才是大方家。 文章得到大家推崇广泛流传称为洛阳纸贵。有学问的人不嫌别人请教多称为明镜不疲。 唐代李泌封邺侯藏书丰富,后来称赞他人书多便说邺架,嗜书成癖好学不倦的人便称为书淫。

【原文】 白居易生七月,便识之无二字;唐李贺才七岁,作高轩过一篇。 开卷有益,宋太宗之要语;不学无术,汉霍光之为人。 汉刘向校书于天禄,太乙燃藜;赵匡胤代位于后周,陶谷出诏。 江淹梦笔生花,文思大进;扬雄梦吐白凤,词赋愈奇。 李守素通姓氏之学,敬宗名为人物志;虞世南晰古今之理,太宗号为行秘书。 茹古含今,皆言学博;咀英嚼华,总曰文新。 文望尊隆,韩退之若泰山北斗;涵养纯粹,程明道如良玉精金。 李白才高,咳唾随风生珠玉;孙绰词丽,诗赋掷地作金声。

【译文】 白居易出生才七个月,便认识了之、无这两个字;李贺七岁就有文名,作了高轩过这一篇文章。 只要开卷就有益处,是宋太宗身体力行的话,不知学习没有道术,是班固对霍光的评语。 汉代的刘向,在天禄阁校正五经,元宵这一天,遇见一位老人,自称是太乙星精,手执青藜杖,为他点燃明亮的火焰;赵匡胤代替后周做皇帝,是在陈桥兵变时,有个翰林学士陶谷,代替后周皇帝拟成禅位诏书。从袖里捧出。 南朝梁代的江淹梦见笔上生出五彩缤纷的花朵,以后作文,构思谋篇,如行云流水,大有进步;汉代扬雄梦见自己口里吐出白凤来,再作词赋,遣词造句,如有神助,更加新奇。 李守素精通姓氏之学,许敬宗戏称之为人物志。虞世南明悉古今之理,唐太宗称其为行秘书。 说人茹古含今,是对学问渊博、通晓古今的称赞;说人口咀精英,齿嚼华美,都是赞许文章的新奇,不同流俗。 韩愈文章声望尊隆,世人景仰他如泰山北斗。程颢涵养纯粹,世人比之为良玉精金。 李白诗才极高,脱口而出便是珠玉之句,孙绰博学善文,包今统古,为文词赋华丽,掷地有金石之声。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幼学琼林作者:(明)程登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