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产后病治法试探


妇人娩出胎儿至产褥期,谓之产后,于此时期发生与分娩有关之疾病为产后病。妇人临产之时气血骤伤,产后百节空虚,若于此时患病,处治之得当与否至关重要,不仅关乎疾病之预后,且对孕妇之体质产生重大影响。

临床所见产后病,大抵为胞衣不下、产后血晕、产后发痉、腹痛、排尿异常、产后大便难、产后发热、恶露不绝或不下,缺乳或乳汁自出、产后盗汗及身痛等症,其治法仍不离于辨证论治之总法则,但产后有气血大伤及瘀血易于留滞之特殊病理,成为治疗产后病必须考虑之重要因素。对此前贤之意见未尽一致,但主要分歧在于温补与逐瘀两法。如《胎产秘书》“产后总论”云:“凡病起于血气之衰,脾胃之虚,况产妇气血脾胃之虚弱,有甚焉者。是以丹溪论产后必当以大补气血为主,虽有他症,以本治之。此二语也,已括尽医产后大旨矣。”作者赞同丹溪之意见,主张产后温补气血。而《女科证治约旨》“产后门”则曰:“昔朱丹溪曰:产后当大补气血为主,虽有他证,以本治之。此言未可偏执也。夫妇人受孕之后,经血停行,其精华随时吸入胞中以养胎,待胎足月而产,于是所有不纯之血,由血海随胎而下,下而未尽,停滞经络,或停留少腹,即所谓恶露瘀血,最是致病之根,故产后惟以逐瘀为第一义。”严氏于此则主瘀血停滞,恶露不尽说,主张逐瘀为先。而《三指禅》却于上述两说兼收并蓄,但于恶露一症不用行瘀之法,而以姜桂温运为治。如《三指禅》曰:“百脉空虚、瘀血留滞两语,足以括尽产后诸病。其用药也,补则足以填虚空,温则足以散瘀滞,温补二字在产后极为稳当。”且进而又强调曰:“余家始传月科一卷,……其于症之虚寒者,固不外肉桂、干姜。即症之大热者,亦不离肉桂、干姜,百试百验。”“传之于余,参究脉理,思欲突过前人,乃凭脉罔效,凭书辄验,而后知产后凭脉,其理犹浅,不凭脉其理方深。”梦觉仙翁此说,已将产后病之治法印定眼目,不容斟酌探讨矣。

上述意见究竟以何者为是?何取何舍?欲加抉择,则先须明了产后病发生之机理。形成产后病之原因约可归纳如下三种:一者因血去过多损伤冲任而致病;二者瘀滞内阻,败血妄行使然;三者因于外感六淫或饮食房室所伤。据此则知妇人于产后有虚实两种病理:虚为气血津液之虚,此为正虚。实为恶露未尽,瘀血阻滞,此为邪实。至于外感及饮食损伤,乃临时见症,非产后固有之本病,再看前论,《胎产秘法》与《女科证治约旨》各执一端,《三指禅》虽调和于两者之间,而专以姜桂温热之药以行瘀血,对此徐灵胎早加针砭,徐氏曰:“世之庸医,误信产后宜温之说,不论病症,皆以辛热之药戕其阴,而益其火,无不立毙。”

胡念庵评《医家心法》“妇人产后”篇曰:“产后固然气血多虚,然禀气大旺者,全然不见虚状,即或身体虚弱,而所犯者确是实证,斯皆不可一例而论也。张景岳全书云:尝读丹溪书,谓产后当大补气血,即有杂证,以本治之。一切病多是血虚,皆不可发表。此其谓血气随胎而去,必属大虚,故无论诸证,皆当以大补为先,其他皆属可缓。余于初年佩服其说,及执而用之,则每为所困,经历数次,始悟其言虽有理,而未免言之过也。盖产后气血俱去,诚为虚证,然有虚者,有不虚者,有全实者,凡此三者,但当随证随人,辨其虚实,以常法治疗,不得执有成心,概行大补,以致助邪。”又口:“学人苟能参观而分别用之,悉因其人其证,而或清或补,各得其宜,庶几可以两全,而无偏失之患哉。”胡氏此论,极为中肯,实为产后证治之要领。然产后必竟以气血虚弱为其根本,故“选方用药,须时时照顾患者之气血,开郁无过耗散,消导必兼扶脾,寒不宜过用温燥,热不宜过用寒凉。应根据辨证,灵活掌握。”(《中医妇科学》)

下附 临证治验数则。

例一 余内人于1973年产后发热,住某产院治疗一周,热不少退。不得已自为诊治,诊知脉弦细数,舌质绛红,苔薄净。审其脉证,当是临产流血过多,阴血伤而内热炽,乃以养血诸品加青蒿鳖甲投之。不意首次药汁下咽不到十分钟,旋觉浑身发冷,复被犹寒,自觉寒从骨髓中出也。以体温表测之,寒热丝毫未减。再诊之,舌质已由红绛变为淡白,脉象微弱,真寒之象毕露矣。余甚惶恐,立止前方,急投归脾汤少佐炮姜,一服寒冷止,再服热尽退,是以知梦觉仙翁之说,由实践经验而得,并非虚语,乃至言也。然产后虚证虽多,实证亦复不少,还宜临证斟酌,不可固执成见。至于大辛大热之品,气味悍烈非王道之物,有是证方投是药,务须谨慎,不可孟浪施为也。

例二 某青年教师之妻,1972年秋分娩后患小便不通,产院已对症处理两日,仍不能恢复排尿,虽非大症,而患者身为年轻女子,初入红门,心中唐突不安,速其夫迓余诊治。余见其面目虚浮,形体倦怠,脉大无力,舌淡苔薄,知为产后气虚津亏,“中州清阳之气下陷,反致膀胱窒塞不通。”即采《沈氏女科辑要》之方:以补气而兼升性之黄芪五钱(15g)为君,清水上源之麦冬一钱五分(4.5g)为臣,下达利尿之通草八分(2.4g)为佐。撮得药后,加水煎服,直如书中所言,一剂而小便如注,其症解矣。

例三 郑氏年方三十,产后乳汁不足,不得不加用牛乳喂养其儿,虽尚未满月,急请友人迎余为治。余诊见患者康复较好,恶露已净,除胃纳稍差、自感体倦乏力外,别无他症。脉形虚小,舌淡苔白。郑欲用通草、猪蹄增乳方。余谓产后缺乳而胃纳不开者,首当调理脾胃。盖乳汁由气血化生,气血来自后天脾胃,必得脾胃强健,饮食畅进,气血旺盛,而后始能乳汁充沛,源源不断也。是以为今之计,当健脾开胃,调养气血,不通其乳而乳自增。如若不然,进以猪蹄油腻之物,复碍脾胃运化,欲增其乳而乳益少矣。郑首肯之,余即为书一方。

黄芪30g 党参20g 炒白术10g 茯苓10g炙草3g 当归10g 枸杞子30g 炒白芍10g 桂圆肉10g 丝瓜络6g 路路通4.5g 生姜一片大枣7枚

服三剂,胃纳大开,倦怠消失而乳汁满溢矣。

例四 女青年王某,产后恶露不尽,少腹隐隐作痛,属其夫问治于余。余疏益母草膏一瓶,服后恶露即尽,小腹痛消。益母草极治妇人产后瘀血留滞之病,乃专药也。其功用不仅能行瘀血,通经络而逐瘀止痛,且能敛子宫、养新血,使瘀去新生而门户自固,故于产后功有独擅,名曰:“益母”,最为得体。余乡之习俗,妇人产后,家人必采新鲜之益母草(或早为准备晒干备用者),加赤砂糖煎汤与服,或自熬“益母膏”,原不问产妇恶露之尽与不尽,有与无有。盖乡人误认“益母”之名,为有益于母体者,非气血大虚者,服之亦无大碍。可见益母草乃产妇之功臣,且药性平和,为至善之品。今制就膏剂或冲剂,服用更加方便,而益母草将为产妇之康复更建功勋矣。

按:妇人产后百脉空虚,不仅病邪易侵,且体质亦易虚易实,对此,张山雷笺正《沈氏女科辑要》于产后发热条感慨系之,云:“在脱血之后,变幻最多。固非心粗气浮、率尔操觚者,所能措置裕如矣。”盖产后发热见证多端,临证之时务宜细心体认,方不误事。如张氏对产后发热证之见解,亦与《三指禅》不同:“新产发热,血虚而阳浮于外者居多。亦有头痛,此是虚阳升腾,不可误谓冒寒,妄投发散,以煽其焰。此惟潜阳摄纳则气火平而热自已。”

《三指禅》所说及余内子之证,乃阴血骤伤、气随血脱、真阳受损而虚热外浮者。阳损日久,虚热自然散失而现虚寒之象,当此初病之时,病起较速,在内之真阳已随气血脱失而伤损,但在外之浮阳尚未波及,故可见发热、脉数、舌质红绛等假热之象。脉弦细乃气血两虚之候。此时投以养血滋阴,内在之元气与真阳复伤,而在外之浮阳迅即消散,内外一片虚寒,故即时便见寒颤,舌淡苔白,脉象微弱等真寒之征。复投归脾姜炭,补益气血迅扫阴霾。犹如《易经》震下坤上之卦,一阳来复则生机勃发。投剂既当,效即立见。


分类:中医典籍书名:邹孟城三十年临证经验集作者:邹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