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邹孟城三十年临证经验集》气功治病实验谈


气功之兴于中国,由来尚矣。其于保健强身及防病治病,功亦伟矣。尔今则大气功师人才辈出,应运而生。能发气于千里之外,疼痛立蠲;善加功于杯水之内,危疴饮除。一席之谈娓娓,满座受其感应,以跳踉叫号而得益;两掌之运徐徐,患者被其机锋,以透视遥测而知病。由是人成惊之,人咸奇之,人咸神之,人咸目之。然社会之上,学术界中,议论纷纷,褒贬不一。余稍涉气功之门,未窥堂奥,不足以论其短长,仅就亲身经历,略弁数端,以志其事。

(一)

余于1994年初夏之某日,因诊室取凉过甚,忽感头胀、鼻塞、恶寒而肢体不适。知是初感寒凉,邪尚在表,若能祛邪外出,则感冒可免。正巧气功教育与实践行家束先生来临,随即请其为余调治。束翁深谙治病功法。遂为余立一行功方案而发功焉。先对大杼、风门、肺俞穴处,施以“神仙一把抓”,以抓去病气;数十抓后,复以剑指上下直劈,以驱散残留之邪。又数十次后,即以两掌搓极热,按于肺俞、风门之上,谓之“魔掌疗法”。整个行功过程,达二十分钟。行功既毕,束翁满头是汗,而余则表解气畅矣。

(二)

一日,余下班刚及家门,邻居张某大声疾呼,速余往视。余甫进其家,见其长子跪仆于地,声声唤痛。询知自当日午饭后.腹痛阵作,渐渐加重,如绞如割。即往劳保医院诊治,给予药水一瓶,药片数包,俱是止痛之品,半日间药已服去大半,痛势不减。蜷卧伏地,倒可使疼痛稍缓。张氏子年将尔立,身材魁梧,若非痛剧,必不若此。余嘱其仰卧于床,为作检查后,考虑为左下腹肠痉挛,以气功试治之。先施以“神仙一把抓”,行功五分钟,患者呻吟之声渐消,自觉之痛已缓。复以剑指驱散病气,最后用掌心悬照以养其气血。前后治疗十分钟,患者已不甚觉痛,于是收功。数小时后,腹痛尽解。

(三)

女教帅方氏,精明干练,退休后于某机关二产任经理,直如伏枥老骥,暮年烈士,积极倍常,成绩雯然。可惜踌躇满志之时,病魔亦已暗渡陈仓。及至发现,竟是胃癌晚期。咽中梗阻,饮食难进,化疗不效,即在肠中插管,流汁饮食由是灌入,胃脘胀满痞痛,呕吐频频,所吐尽是痰涎、胃液。形体消瘦,神情淡漠萎顿。屡访名医,终乏金丹。不得已,商治于余。谓但得减轻痛苦,延续生命,则愿足矣。余见患者元气已戕,病邪嚣张,略无回天之可能。本不应援手授药,无奈其求生之心炽烈.哀恳之态可悯。于是勉以旋覆代赭汤加减化裁,幸得服后呕吐渐止,梗阻渐开,流汁可进,大便可通。由是精神日旺,生意日盛。当此时也,自一气功师来沪,方夫以上宾之礼求之,以上宾之礼待之,遂为发功治病。首次行功甫毕,患者顿觉食管胃脘之间气机流动,逐次降入腹中。上脘得以宽舒,立可平卧。诚可谓手到病退,其技神矣。于是制订方案,每日发功两次,须连续十日,并令停服一切药物。当时惟服余药,自然在禁之列。行功至第四日,患者自觉不支,僵卧于床,不再配合。十日功毕,方氏奄奄一息,仅剩游气,其夫速余往视。余见状而骇之,患者元气已漓,大势去矣,何用药为!余直告其夫曰:病者已在弥留之际,不日当行,后三四日即逝矣。

按:此气功师所发之功,确有行气开郁、散结降逆之力。然患者已病入膏肓,元气漓散,邪气方张,处治之道务须胆大心细,智圆行方,随机应变,谨慎从事。术者之功成垂败者,未谙此旨之故也。是以知气功确有一定之治病能力,无如施术者恒多缺乏良好之医学素养,每每由此弄巧成拙,本欲生之,反速其死。是以有志于为人司命者,练功之余,务必熟读医书,深识医理之为宜也。


分类:中医典籍书名:邹孟城三十年临证经验集作者:邹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