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传》 1章 征山戎 伐孤竹


1.震聋发聩

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在齐桓公的支持下,管仲呕心沥血,精心策划,大胆改革,改革内政、改革军政、相地衰征、官山海、盐铁专卖、通工商、边关开放等等,一系列重大政策的落实,使齐国大治,政治清明,百姓各得其所,安居乐业,齐国一跃而成为东方大国,具有任何其他诸侯国不可抗衡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管仲的尊天子而令诸侯,称霸不用兵车的霸业大计,也使各诸侯国心悦诚服。自公元前六八五年,齐与宋、陈、蔡、邾五国于北杏会盟之后,又于公元前六八一年,齐、鲁在柯地会盟;公元前六八○年,齐、郑、宋、卫于鄄地会盟;公元前六七八年,齐、鲁、宋、卫、郑、许于幽地会盟;公元前六七一年,齐、鲁再次于扈地会盟;公元前六六七年冬天,齐、鲁、宋、郑、陈于幽地会盟,周惠王派王室卿士召伯廖赴会,赐命齐桓公为侯伯,确定了齐国的霸主地位。从幽地回到临淄,齐桓公神采飞扬,雄风勃勃,第二天就大宴群臣宣布喜讯。

齐桓公踌躇满志,得意洋洋地端起一爵酒道:“此次幽地会盟,周天子派王室卿士召伯廖,赐命寡人为侯伯,确认了寡人为诸侯国的领袖地位。这是寡人的光荣,是齐国的光荣,也是仲父和诸位大夫的光荣。为此,寡人今日设宴庆贺。来,诸位爱卿,为了感谢周天子的恩赐,大家干!”说罢,一饮而尽。

“谢谢主公!”大家一饮而尽。

桓公又端起酒爵对管仲道:“侯伯来之不易,没有仲父的治国方略,就没有齐国的强盛;没有仲父的霸策,也就没有侯伯。仲父之言,百不失一;仲父之功,可盖天地。为此,寡人决定,于小谷(今山东东阿)筑城,作为仲父采邑之地。来,寡人向仲父敬酒一爵!”

管仲忙道:“主公过誉了,主公对臣如此厚爱,臣不胜感激,齐国强盛,上有主公英明,下有众大夫齐心协力,主公为臣封小谷之邑,臣不敢接受!”

众大夫齐声说:“仲父为齐国立下齐天大功,应该得封!”

桓公笑道:“仲父不必推辞,寡人主意已定,来,大家一齐干了!”

桓公与众大夫一口喝干,管仲也只得干了。

桓公又举起酒爵,对鲍叔牙道:“寡人能有今天,首先要感谢寡人的师傅。这些年,亚相为振兴齐国呕心沥血,不胜操劳。这几个月又游历诸侯各国,阅尽天下大事,亚相辛苦,来,美酒一爵,寡人恭敬!”

鲍叔牙举爵道:“臣周游列国,浪迹天涯,所到之处,无不对大齐有口皆碑。主公仁至义尽,亲盟诸侯,扶贫济倾,匡正王道,乃先贤所为。天下臣民,交口称赞,颂歌盈耳。”

齐桓公听得心花怒放。

鲍叔牙又道:“臣这次离开齐国不到半年,可回来一看,只觉耳目一新,但见车水马龙,摩肩接踵,五行八作,百废俱兴,大齐之地,无乱鸟飞禽,而有凤凰献仪;无旱魃水魅,而有五谷丰登。此乃主公恩德点化,得天意,顺民心。”

桓公更加高兴,高高举起手中的酒爵,喜笑颜开,道:“亚相周游列国,走遍天涯,经多见广,敢对齐国如此溢美之词,寡人殊感荣幸,此乃天赐大齐洪福。寡人蒙仲父教诲,亚相点拨,受群臣协力,才得以如今之势。来,借此良机,寡人再敬诸位!”

群臣豪饮。

饮酒间,宁戚站起,来到鲍叔牙跟前笑道:“久闻亚相乃大齐勋臣,名播青史,特敬亚相,聊表寸心。”

鲍叔牙认真地端详宁戚,赞许地说:“宁戚大夫乃齐之栋梁,主公得之辅佑,是齐国幸运。前几天老夫路过牛山,还听到牧童、农夫们赞美大夫的山歌。”

桓公一听,十分感兴趣地笑道:“是吗,亚相何不唱来听听。”

鲍叔牙满意地看了宁戚一眼,笑道:“那好,老臣就唱唱。”

他清了清嗓子,唱道:

宁戚贩牛在峱山,
举火授爵大司田,
本是布衣桑麻客,
一曲唱尽换朱颜。

桓公听罢,连声道:“好,唱得好!来,为亚相献歌大家喝酒!”

隰朋站起来,对鲍叔牙道:“久违亚相,隰朋特敬亚相美酒一爵!”

王子成父、宾须无、公孙湫、竖貂、开方等臣同起身,端爵道:“敬亚相!”

鲍叔牙激动地望着隰朋等人,道:“今日登上大殿,真令人激动不已。有主公这样的明君,仲父这样的贤相,众大夫如此同心同德,大齐天下无敌!来,为了齐国雄风常驻,干!”

桓公与群臣一齐喝干。

桓公大声道:“今日意气风发,当有鼓瑟相和歌舞相庆,来人——”

管仲起身打断桓公的话道:“主公!”

桓公看着管仲问道:“仲父何事?”

管仲道:“亚相行程万里,造访过名山大川,见识过芸芸众生,不妨让亚相尽兴而谈些奇闻趣事。主公与臣等且伴美酒,足不出户便可神游八方,岂不乐哉?”

桓公点头道:“仲父所言甚是,那就请亚相讲讲见闻吧!”

鲍叔牙起身道:“老夫今日登堂,见四壁辉煌灿烂,君臣喜笑颜开,无方寸之乱,无丝缕之忧。老臣非分,想说点弦外之音。常听人言,物极必反。如今齐国外盛内强,主公切不可高枕无忧,众臣切不可沉湎于美梦佳景。纵观六合,尚有东夷窥视大齐,戎狄觊觎中原,更有南方蛮楚,依仗汉江天堑,与我大齐匹敌。中原诸侯,虽也有北杏之会,鄄、幽之盟,可究其内心,却各怀芥蒂。和盟诸侯,仁义感化,不在一朝一夕。贵在以恒,贵在始终如一。齐国既施仁义,却又纳诸侯贡品,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礼节之数,有来无往。久而久之,必得诸侯反戈,望主公深思。虽说齐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天行无常,如遇淫风荡雨,颗粒不收,国内无备,秋贮耗尽,齐国岂不重蹈穷途?昨日老夫见市井臣民,挥金如土,不事节俭,趾高气扬,一味炫耀。日久天长,必成骄纵淫奢,一败国风,二伤国力。由是观之,老臣斗胆妄言,臣愿主公不忘出奔莒国,兵败长勺;愿仲父不忘槛囚之客,荣辱柱上曾有生死较量;愿宁戚不忘贩牛山下,朱颜华贵不忘衣衫褴褛;愿众大臣不忘盔甲在身,却难抵曹沫手剑相劫……河满则溢,月盈则亏,齐国骄傲,霸业必毁一旦。老夫谵语妄言,主公宽恕,众臣体恤。”

大殿上一片静寂……

桓公若有所思的脸上盘桓着淡淡的不快。

群臣互使眼色,表情各异。隰朋、宾须无、宁戚以为然。

竖貂、开方等嗤之。

桓公略显尴尬地举了举手中的酒爵,道:“大家同饮,同饮!”

管仲抓住时机,道:“主公,鲍叔之言发自肺腑,难得一片真诚。今日君臣聚会,一醉方休,何不用韶乐虞舞,以享时光?”

桓公一拍即合,道:“对!起舞!起舞!”

随着乐声响起,舞女们上殿翩翩起舞。桓公脸上复现了笑容。

2.战略调整

退朝之后,桓公把管仲召到内殿。

桓公心中不快,劈头问管仲道:“亚相今日是怎么了?”管仲道:“亚相的脾气,主公还不了解?他就是这么个人,心直口快,心里怎么想,口里就怎么说,前些日子他患病时,把臣也骂了一顿。”

“怎么,他还骂你?”桓公似乎不太相信。

管仲笑道:“是骂了我一顿,骂我生活太奢侈,骂我家里有照壁,骂我堂上有反坫!不过,他越骂我越高兴,我太了解他了,他骂我就是爱我,骂得越痛,爱得越切。”

桓公笑道:“真难得管鲍之交啊!”

管仲正色道:“不过,亚相在大殿上的一番言语,确实发自肺腑,出自一片真诚。臣心中早就耽心一件大事,需要主公认真考虑。”

桓公忙问:“什么大事?”

管仲道:“现在,主公是天下公认的侯伯,中原诸侯各国甚本安定,但却不稳固,尤其是中原四周并不很安宁。东夷还稍好一些,离齐国近,不会出大乱子。可西方的山戎,北方的赤狄,南方的荆蛮,不断地侵扰中原各国。如果不对夷戎狄蛮的侵扰予以打击,那中原各国就不会安宁,主公的侯伯地位也不能牢固。”

桓公赞许道:“仲父所言极是,寡人的方略是应该作出重大调整了。”

管仲道:“过去,中原各国互相争斗,没有统一的意志,现在情况不同了。主公身为诸侯领袖,就不能不管不问了。好在齐国兵强马壮,完全有力量对付狄蛮。”

桓公击掌道:“寡人把尊王称霸调整为尊王攘夷,仲父以为如何?”

管仲想了想,道:“好,主公英明,尊王攘夷,太好了,要高高举起这面旗帜!”

桓公拍案而起,道:“仲父所言甚合寡人之意,依仲父之见,尊王攘夷的第一步该从何开刀?”

管件不假思索地说:“山戎入侵燕国十分火急,昨晚燕侯派使者来齐告急。”

桓公思索了一会儿,道:“燕庄公盛气凌人,与我大齐素不往来……”

管仲道:“燕使求救,这不是不请自来了吗!齐国一出兵,一可让燕庄公感恩于齐,从盟于我,重修昔日召康公之政,尊周室,敬天子;二可长驱直入,一举歼灭山戎,免我中原骚扰。主公既为盟主,此举责无旁贷。”

桓公下了决心,道:“仲父选定吉日良辰,出兵燕国,消灭山戎!”

3.救燕

公元前六六四年冬天。

浩浩荡荡的齐国大军,威风凛凛,斗志昂扬地开进燕国。

一面杏黄色的大幡赫然醒目:“侯伯”,另一面上绣着“尊王攘夷”。齐桓公与管仲身披铠甲同乘一车。

没等齐军到来,山戎已闻风而逃。留下的是燃烧不息的烟火,狼藉的土地,残破不堪的燕国城墙,以及城墙上那烧黑的歪斜的残缺不全的燕军旗帜,一片被洗动后的残败景象。桓公叹道:“山戎蛮横,让我中原遭此劫难,令人心痛!”

管仲道:“燕国城墙不可谓不厚,城门不可谓不坚,可一旦山戎燃起烽火,擂响鼙鼓,燕国便溃不成军,毫无招架之力,令人深思啊!”

桓公问道:“仲父所言,道理何在?”

管仲笑道:“燕侯不施仁政,骄横无道,人心涣散,纵有金戈铁马,也只能落到这般下场。”

古城门外,失魂落魄的燕庄公率领朝中大臣、众百姓,箪食壶浆,翘首以待齐军到来。昔日威风十足,以傲慢出名的燕庄公,如今再也端不住那不可一世的架子,一见齐桓公到来,当即跑倒在地,群臣、众百姓也一齐跪倒。

“无颜罪君,叩见齐侯。”

齐桓公急忙下车,搀扶起庄公道:“燕侯请起。”

燕庄公仍长跪不起,道:“寡人有罪,不敢。”

齐桓公看着燕庄公,心头掠过一丝得意的喜悦,问道:

“燕侯何罪之有?”

燕庄公羞愧满面地说:“身为一国之君,不能抵御外敌入侵,使生灵涂炭,此罪一;身为中原诸侯,不受天命,不从盟于大齐侯伯,此罪二;燕国有难,有劳侯伯亲率兵车千乘,不远千里,跋山涉水,此罪三。”

齐桓公面露喜色,心里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双手搀扶起燕庄公,道:“寡人受王室之命,扶危济倾,保卫中原,此乃天职。燕国有难,也是大齐危急,此所谓唇亡齿寒。

燕侯请起。”

燕庄公起身。

齐桓公对跪在地上的群臣、百姓道:“诸位免礼,请起!”

众人齐声道:“谢齐侯!”

桓公问庄公道:“戎人现在何处?”

燕庄公答道:“戎人在燕烧杀抢掠已有数日,闻听侯伯驾到,昨日已闻风而逃。”

桓公志得意满地笑道:“不战而逃,戎人乃鼠辈。”

燕庄公奉承道:“侯伯声名显赫,戎人闻之丧胆。寡人令国人箪食壶浆,杀牲烹畜,犒劳侯伯和众将士鞍马劳顿。”

管仲问燕庄公:“山戎国距燕国多远?”

燕庄公不认识管仲,看了齐桓公一眼,答道:“山戎距燕有二百四十里。”

齐桓公春风满面,颇自豪地介绍管仲道:“此乃相国管仲,寡人拜称仲父。”

管仲拱手道:“拜见燕侯!”

燕庄公上下打量着管仲,道:“啊呀呀,久闻管相国乃匡世之才,今日得以相见,寡人不胜荣幸!”

管仲微微一笑道:“燕侯过奖。”又对桓公道:“主公,山戎得意而去,狼子野心未泯。穷寇不追,必然后患无穷。依臣之见,兵马可稍事休整,然后长驱直入,直捣山戎老巢。”

桓公道:“不灭山戎,中原不得安宁,寡人也于心不安。

只是这山戎之国,山高路险……”

不等桓公说完,燕庄公忙道:“侯伯欲伐山戎,为中原除害,寡人愿率本国兵马为先锋,冲锋陷阵,万死不辞!”

桓公道:“燕国已兵马困顿,寡人怎忍心让燕侯为先锋!

燕侯愿为中原立功,可随后军,为寡人增壮声势。”

管仲献计道:“山戎国地形险要,有一计可使,离燕东去八十里,有一小国名叫无终,虽也是戎人,却屡受山戎侵害,可令隰朋大夫前去游说,说服无终国主为我军向导。”

桓公点头道:“好,就按仲父之计施行。”

燕庄公惊喜地看着管仲道:“管相国初来乍到,怎么对这方地理国事如此熟悉,寡人佩服!”

桓公自诩地说:“仲父神机妙算,可夺天工。”

管仲自谦道:“管仲不敢。”然后向王子成父道:“传隰朋大夫!”

4.进军令支

北戎是一些少数民族部落。山戎乃是北戎的一个大部落,中心设在令支。山戎西边紧靠燕国,东南与齐鲁为邻。令支界于燕、齐、鲁三国之间。国主名叫密卢,此人生性横蛮,身材伟岸,英勇无敌。他依仗人强马壮,凭借山高地险,为所欲为,经常向周边中原诸侯国侵扰,所到之处抢劫财物,掳掠妇女,烧毁房屋。燕国离它最近,屡受其害。密卢不仅骚扰中原,连他近邻的小部落也不放过,他以老大自居,不时向小部落要钱要物,稍不服从便以武力威胁。小部落也只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这无终国就深受其害。因此,隰朋带着一万两黄金去劝其国主无终子共同剿灭山戎,无终于立即表示同意。并派大将虎儿斑率领骑兵二千,听凭齐桓公调遣。

齐桓公大喜,重赏虎儿斑,令其为开路先锋。号令全军,向山戎纵深进军。前进了近二百里,只见山路越来越狭窄,地势越来越险要,便问燕庄公:“燕侯,这是什么地方?”

燕庄公与齐桓公、管仲同乘一辆战车,随时介绍情况,道:“此地名叫葵兹,是戎人出入的必经之路。”

桓公对管仲道:“仲父,山高路险,粮草、辎重行进不便,寡人欲将辎重分出一半,屯聚在葵兹。”

管仲道:“主公英明高见,可在葵兹休整三天,令士兵伐木筑土为关,令鲍叔牙把守,随时准备调运。病号、伤员留下,只选精壮人马,这样,无后顾之忧。”

桓公道:“就这么定了,仲父速去安排。”

5.剿灭山戎

山戎主密卢早就听说齐桓公威名。所以,不等齐军到蓟门关,他就下令撤退。他认真地作了分析,齐军虽兵精马壮,但在山区却施展不开,且地形不熟,便成了盲兵瞎马。如果这次打败齐军,那他就会名震中原了。

探子来报:“国主,齐军已到葵兹,正伐木筑关,屯聚粮草。”

密卢倒吸一口冷气:“这齐侯果然厉害,他把葵兹堵死,咱就无出路了!”

大将速买献计道:“国主,齐军远来,兵困马乏,乘其安营未定,立足未稳,咱们突然袭击,他必然措手不及。”

此计正合密卢之意,他在速买肩上猛击一掌,道:“好!

将军可带三千骑兵,杀他个人仰马翻!”

速买得令,带领三千人马,来到离葵兹三十里处,选了一个山谷作为战场,这山谷是齐军必经之路。山谷四周埋伏好人马,专等齐军进入山谷。

虎儿斑带着人马,来到山谷。只见四周青山黑黢黢的,怪石嶙峋,地形险恶,便鸣锣号令停止前进。

速买心中着急,便带百名骑兵,杀向虎儿斑,引诱他进谷。虎儿斑不知是计,以为遇上了小股山戎兵马,便击鼓与之厮杀。虎儿斑手持一柄长把铁瓜锤,舞得流星一般,呼呼生风,对着速买迎头便打。速买挺着一杆大杆刀,对着虎儿斑砍来。两人你来我往,杀得难分难解。打了十个回合,速买虚晃一刀,领兵便退。虎儿斑率兵追击,刚到山谷中间,只听一声唿哨,四下里立即鼙鼓声,呐喊声响成一片。只见四面山上冲下几千人马,将虎儿斑前锋兵马中间截断,使其首尾不能相顾。虎儿斑率领无终国二千兵马,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与山戎在山谷里杀成一团。虎儿斑虽身陷重围,但他知道后面大队人马即刻就到,所以心不慌,神不乱,手舞铁瓜锤,逢人便打,越战越勇。速买舞刀与其厮杀,两人锤来刀往,杀得天昏地暗。速买也知道,后面有大队齐军,因此不敢恋战,他卖个破绽,故意亮出空当,虎儿斑一见暗喜,举起铁锤狠狠朝速买的坐骑砸去。这一锤太狠太猛,速买一勒马缰绳,马头一闪,虎儿斑砸了个空,差点儿闪下马来,速买就势一刀,将虎儿斑坐骑的肚子划了一道二尺长的口子,那马的五脏六腑流了出来,倒在地上。速买指挥人马将虎儿斑捆绑起来。

正这时,齐军大队人马赶到。齐军冲进谷中,与山戎兵厮杀。那山戎兵哪是训练有素的齐军的对手。齐军五人一组,五十人一队,一层层推进,大将王子成父煞是英勇,箭射戈挑,戎人纷纷落马。速买见寡不敌众,唿哨一声,急忙撤退,也顾不上虎儿斑了。三千兵马,死伤了大半。

虎儿斑一见桓公,忙跪倒请罪:“罪将虎儿斑不慎中计,请齐侯处置!”

桓公亲手扶起虎儿斑,安慰道:“将军虽身陷重围,仍能奋勇作战,壮志可嘉。胜负乃兵家常事,将军不必自责。”

虎儿斑复叩头道:“谢齐侯宽恕!”

桓公道:“将军真虎将也。虎将没有良马不行,来人,将寡人那匹追风马赐给虎儿斑将军。”

这追风马乃蒙古纯种马,又高又大,体肥膘壮,浑身赤红,闪闪发光。虎儿斑一见爱不释手,又叩头道:“齐侯如此开明大度,末将定带罪立功,万死不辞!”

齐桓公举起鼓锤,在战鼓上敲了一下。

王子成父拚命擂鼓,咚咚的鼓声震得山摇地动。

桓公采纳管仲的计策,步步为营,层层推进,保证后方牢固,联系畅通,前后照应。大约前进三十里,来到伏龙山。

这伏龙山是山戎进退的咽喉之地,山势险要。一条小河缠绕,是个屯兵的好地方。桓公下令在伏龙山上安营扎寨。王子成父、宾须无分别在山下安营,战车摆成一字长蛇阵。

密卢亲自带领速买,引着骑兵万余,来到伏龙山前。只见战车排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城墙,好象一道屏障,不觉一阵心慌。他已被逼到尽头,再往后已无退路。看来,只有决一死战了。他派速买带着人马到齐营前挑战,可齐军按兵不动,戎兵不等靠近战车,就被乱箭射回。他知道齐军不接战是休整兵马,作战斗准备。他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进攻勇如猛虎,坚守稳如大山。他想从后方偷袭,可齐军的后方坚如磐石。他无计可施,在帐篷里搔首顿足,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一计。

管仲在山上观察,见戎兵突然有了变化,兵马渐渐稀少,戎兵或躺或卧,口中高声叫骂。管仲冷笑一声,心中骂道:好个密卢小儿,敢在我面前耍诡计。索性来个将计就计,回头喊道:“虎儿斑将军!”

虎儿斑应声来到。

管仲指着山下乱七八糟的戎兵,对虎儿斑道:“将军不是要带罪立功吗?雪耻的机会来了,你可带一千人马,消灭这些戎兵!”

虎儿斑大声道:“末将遵命!”

虎儿斑回营,点起本国兵马,车城一开,飞奔杀出。

隰朋颇有点儿担心,对管仲道:“仲父,不要中了戎人的诡计。”

管仲笑道:“这是将计就计,隰朋将军,传令王子成父将军率兵从左边包抄,宾须无将军率兵从右边包抄,专杀伏兵。”

隰朋明白了,急忙传令下去。

密卢惯用之计就是设埋伏。他安排伏兵于两侧,只留少数人马在齐军阵前叫骂,以诱引齐兵。见虎儿斑领兵杀出,密卢十分高兴,自以为得计,一声唿哨,伏兵呐喊着从山上冲下来,不料正遇上王子成父和宾须无的人马,一阵大杀大砍。戎兵措手不及,被杀得七零八落,大败而回。齐军未伤一兵一卒,而戎军却死伤了上千人马。

密卢黔驴技穷,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帐篷里团团转。

速买想出了一个计策,对密卢道:“国主不必惊慌,臣有一计,可破齐军。”

密卢急不可待地问:“有啥好计,快快说来!”

速买道:“齐军再往前进,必然经过黄台山谷,这黄台山谷又窄又高,国主可派人用木头和石头将山谷横堵起来,外面挖一条深沟,使其寸步难行,加上重兵把守,齐军就是有一百万人,也难越黄台山谷一步。

密卢大喜,连称:“好计,好计!”

速买又道:“臣还有一计,现在齐军重兵屯于伏龙山。伏龙山没有山泉,吃水全靠濡水,国主可填土筑坝,将濡水截断。齐军的粮草再充足,可无水喝,肯定撑不过十天半月。无水,军心必乱。国主可派人去孤竹国求救兵,这样可稳操胜券。”

密卢悬着的一颗心似乎落了地,忍不住眉开眼笑,道:“好你个速买小子,不但有勇,而且有谋呀!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这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马上派人堵谷截流,让齐军乖乖地给我滚回去!”

管仲见戎兵被打退后,一连几天不见了动静,心下怀疑,便派探子前去打听,获知黄台山路已被堵塞,且有重兵把守,急忙向桓公报告。

桓公立即召集众大将商讨破敌之计。

管仲问虎儿斑:“虎儿斑将军,从伏龙山到令支,只有黄台山谷一条路吗?”

虎儿斑道:“从伏龙山到黄台山不过十五里路,这黄台山是令支的最后的一道关卡,一过黄台山就可以直捣令支老巢。如果再寻别的途径,就得绕道西南,到芝麻岭,再从芝麻岭奔青山口,然后再向东转数十里,才能到达令支,这就远多了。而且,一路山高路险,车马不能通行。”

管仲道:“看来,只有闯黄台山谷这一条路了。”

正商量着,牙将连挚跑来报告:“回禀主公,大事不好,戎人密卢派人在濡水上游筑坝断截水流,且派重兵把守,军中已无水了!”

桓公大惊,几万人马如果没有水,后果不堪设想。

隰朋道:“主公不必着急,臣见伏龙山青松翠柏,山势极旺,定有山泉。臣听说蚂蚁都选下方有水处建穴,可找到蚁穴处往下深挖。”

桓公传令道:“立即选取蚁穴,凿山取水,先得水者重赏!”

隰朋又道:“蚂蚁冬天怕冷,往往在山南坡建穴;夏天怕热,在山北坡建穴。现在是冬天,可到山南坡寻找。”

军士们按照隰朋的话,在南山坡果然找到了蚁穴,下挖不到五尺,便见清澈的山泉。桓公急忙前去察看,但见山泉喷涌,水势极旺,清凉甘甜,说不出有多高兴,对隰朋道:

“隰朋可真是圣人啊!”

管仲笑道:“主公,为念隰朋寻水之功,臣建议此泉命名圣泉。”

桓公连连称道:“好,好!就叫圣泉,在泉旁刻石,昭示隰朋之功!这山名也一并改了,就叫龙泉山!”

管仲道:“圣泉一出,密卢必定心慌,可趁机一鼓歼灭之!”

说着,附在桓公耳边说了一通。

桓公听了,连声叫好:“仲父所言,百不失一,依计行事!”

按照管仲的计策,由宾须无率一支人马,明着说是回葵兹取粮草,其实是由虎儿斑带路,轻装向芝麻岭进发,六天时间到达营台山后边,从后突袭。由牙将连挚率二千人马到黄台山谷挑战,作出强攻的姿态,使密卢不生疑心。

密卢从听了速买之计,填沟断流以为高枕无忧,与速买等整日饮酒作乐。听说齐军凿山而得圣泉,大惊失色:“齐侯难道有天神相助吗?”

速买道:“齐军虽然有水,然长途跋涉而来,粮草必然跟不上,只要咱们死死守住黄山谷口,坚守不战,不出一个月,齐军自然退去。”

密卢也无良策,下令守关戎兵,坚守阵地,不准出战。

第六天一早,齐军大举进攻。只见齐军将士,人人背一草袋,冲到阵前将草袋填入壕沟,眨眼之间,壕沟已被填平。齐军呐喊着,直扑谷口,将堵塞山谷的木石拆除搬走。密卢急忙亲自指挥戎兵坚守阵地,拚死抵抗,不料身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宾须无率军杀来。

密卢腹背受敌,吓得魂飞魄丧,知大势已去,不敢恋战,令支也不敢回了,弃了老巢,向东南方向夺路而逃。

宾须无率军追杀十余里,终因山路崎岖,戎兵熟悉地形跑得快,实在追不上了,才鸣锣收兵。

齐军开进令支。但见马匹军械、牛羊帐篷不计其数,全部充实齐军。被戎兵掳来的无数燕国妇女,哭哭啼啼奔向燕庄公,里边不少燕军士兵家属,相见抱头痛哭。

桓公下令:“不许滥杀戎人百姓,不许抢劫财物,不许强奸戎人妇女,违令者斩!”

戎人百姓见齐军威武,纪律严明,以为是天降神兵,纷纷杀牛宰羊,犒劳齐军。

管仲问一老者:“密卢逃奔东南,投奔哪国?”

老者答道:“肯定是去投孤竹国。孤竹国是东南大国,国主名叫答里呵,与密卢关系甚密,前几天密卢曾派人去孤竹国请求救兵,不想大军来得这么快。”

桓公问:“孤竹国离这儿有多远?”

老者答道:“大概有一百里路。从这往东南七十里,有一条卑耳河,过了河就是孤竹国了。但路很难走,全是山路。”管仲对桓公道:“主公,孤竹国助纣为虐,应当进剿全歼!”

桓公下令:“大军休整三天,进兵孤竹国!”

6.答里呵凭险抵抗

再说密卢带着残兵败将,来到孤竹国,一见答里呵,便哭倒在地:“国主,令支国完了!”齐军依仗兵多将强,占我国土,掠我财宝,我与齐军誓不两立,不共戴天!望国主帮我一把,借我精兵五千,此仇不报,我密卢誓不为人!”

答里呵道:“国主不必伤心难过。前几天你来求救兵,我正想发兵,不料国主已兵败黄台山。国主放心,孤竹不是令支,单凭这条卑耳河,就叫齐军插翅难过。齐军过不了河,纵有天大的本领,也无济于事。等到齐军退兵之后,我和国主率兵追杀,把被齐军抢去的国土再夺回来还你好了!”

大将黄花元帅道:“这齐军中确实有能人,伏龙山能凿出清泉,天险黄台山能一举突破,确实非同凡响。”

密卢说:“听说有个叫管仲的,此人善能呼风唤雨,神机妙算。”

黄花点头道:“是了。早听说齐国出了这么一个人,要不,齐侯也当不上侯伯。国主要小心才是,不要重蹈令支国的复辙!”

答里呵哈哈大笑道:“元帅过虑了。俺才不管他管仲有多大能耐,不论是谁,只要到了孤竹,俺就叫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密卢奉迎道:“国主气盖山河,是咱北戎的首领,何惧中原小儿!”

黄花元帅看了密卢一眼,冷笑道:“令支国上万人马,不是转眼间化为灰烬?”

密卢狠狠瞪了黄花一眼,噎得说不出话来,憋了好大一阵子,才说:“那是我一时大意,让齐军抄了后路,不然……”

黄花元帅毫不留情地说:“不然,也不会变成丧家之犬,跑到俺孤竹国来!”

“你,你……”密卢气得手直哆嗦,倒不上气来。

答里呵朝黄花元帅一挥手,道:“好了!大敌当前,不要再瞎吵吵了!”

黄花道:“国主,卑耳河虽深,但乘筏就可以渡过,咱们—”答里呵打断黄花元帅的话:“俺已派兵把所有的船、筏全部集中起来,齐军连个筏也见不着!”

黄花道:“齐军能在山上挖出水,也能造出筏来,依臣之见,要派重兵把守河口,昼夜巡逻监视,不可一时大意。”

答里呵满不在乎地说:“齐军造筏,咱哪能不知道。多派点兵把守河口,注意点就是了。”

7.巧渡卑耳河

从令支到孤竹不足百里路程,要是在平原上,按齐军的行军速度,一天就可以到达,可在这里,真是寸步难行。只见山险路窄,怪石林立,草木丛生,一条盘山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别说是车辆,就是单人也很难通过。管仲叫军士取硫黄来撒到树上、草上,然后放火烧荒。一时间大火燃起,青翠的树木也烧得噼噼啪啦炸响,火光映天,烟冲牛斗。转眼间,树木皆为灰烬。火熄之后,管仲令军士凿山开道。即使这样,因山坡太陡,装粮草辎重的车辆单靠马拉根本上不去,每辆车要十多名兵士前拉后推,十分费力。行军速度如蜗牛爬行。

管仲用了一夜时间,写了两首歌,教军士们唱。

上山歌:

山巍巍呀路盘盘,
树挡路呀石为栏。
行贼寇呀保中原,
我驱车呀登高山。
山再高呀全不怕,
踏破青山我当先。

下山歌:

上山险呀下山难,
车难移呀轮如磐。
克令支呀灭孤竹,
不险不难非儿男。
踏平北戎呀天下太平,
功德无量呀世留英名!

这两首歌不出两天时间,全体将士都会唱了。军士们唱着歌行军,顿觉脚步轻盈,劲头十足。踏着铿锵的节拍,军士分外精神,速度大增。特别是那些推车的军士,边推边唱,你唱我合,同心齐力,轮转如飞。

桓公高兴地道:“寡人今天才懂得,一支歌竟有这么大的力量!”

管仲笑道:“当年臣从鲁国返回齐国时,臣料定鲁侯会听施伯之言,非杀臣不可,便作鸿鹄之歌鼓舞军士,军士们越唱越带劲,忘记了酷暑,忘记了疲劳,才使臣顺利回到临淄。

否则,臣恐怕早在鲁国变成泥土了。”

桓公不解地问:“为什么人一唱歌就会忘记疲劳呢?”

管仲答道:“人是由躯体和精神组合而成。躯体劳累不是真劳累,精神劳累才是真劳累。如果躯体劳累了,而精神愉悦,那么人就会忘其劳累了。”

桓公赞同地点头。

燕庄公佩服道:“管相国真乃神人,通天通地更通人呀!”

大军翻过了一山又一山,行进到一座岭上,只见前面人马车辆拥挤不前。齐桓公、燕庄公、管仲一齐前往察看,只见两边石壁刀削一样直立,中间一条小路只能通过一人一马,车辆根本无法通过。幸好山戎未曾在此设防,管仲擦把冷汗道:“天助我也!如果戎人在此埋伏,对我可就大为不利了!”

燕庄公道:“过了这道岭就是卑耳河了。”

管仲对齐桓公道:“主公,反正车不能渡河,何不就屯军山上,使人探明水势,然后进兵。”

桓公下令:“兵屯山上待命,探明水势后轻装过河。”

虎儿斑带领人马前去探水,回来禀报:“主公,下山不到五里,就是卑耳河,河水宽而且深,竹筏全部被戎主抢走。河下游三里处水面虽然宽,但水深不过膝。”

燕庄公惊疑道:“探得可准?寡人从未听说卑耳河有浅处可过,都是乘筏而渡。”

虎儿斑道:“末将亲自下河试过,水底好象一道宽墙,一次可通过十人。”

管仲问道:“河对岸可有重兵把守?”

虎儿斑道:“有兵把守,但人不多。”

桓公又问:“这里离孤竹城还有多少路程?”

燕庄公答道:“过河往东走,先到团子山,再到马鞭山,再到双子山,大约三十里。过了山,再走二十五里,便是无棣城,就是孤竹国的都城!”

虎儿斑请命道:“主公,末将愿率本部兵马充当过河先锋!”

桓公道:“好,寡人命虎儿斑将军为渡河先锋!”

管仲道:“渡河要快,单从一个地方渡,如果戎人重兵设防,那就被动了。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军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随虎儿斑涉水过河,另一部分马上伐竹造筏,乘筏过河。”

桓公对隰朋道:“传寡人令,王子成父将军、高黑将军率军造筏,从上游渡河;宾须无将军同虎儿斑将军率兵从下游涉水过河。过河后在团子山汇师。”

8.踏平孤竹

答里呵在无棣城中,以为有卑耳河天然屏障,齐军过不来,时间一长就不战自退。因此,悠哉乐哉,不以为然。这天,他正与嫔妃在宫中戏耍,忽然探子来报,说卑耳河中到处都是竹筏,还有一队军马从河下游涉水而过。答里呵一听,慌了手脚,急忙命黄花元帅率兵去河边拒敌。

密卢在一旁道:“国主,俺愿自告奋勇为前部,报仇雪耻!”

黄花元帅冷笑道:“败军之将,还能言勇?俺不要败将为先锋!”说完,跨出帐外领兵去了。

密卢气得七窍生烟,又不好发作,只好忍气吞声。

答里呵看在眼里,对密卢道:“国主报仇心切,可率兵去团子山。这团子山是敌军必经之地,相烦国主严加把守,以便接应黄花将军。俺这里随后就到,看来这场恶仗是非打不可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密卢口里应着,但心里又气又烦,对黄花恨之入骨。

黄花率领兵马赶到河口,正遇上刚渡过河来的齐军先锋高黑。黄花既不通名,也不报姓,轮起斧头就砍,高黑挺枪来迎。黄花一斧头砍来,高黑举枪一架,只听“当”一声响,火花直冒,高黑双手虎口震裂,肩膀震得发麻,喊声:“好家伙!”黄花又一斧横着砍来,高黑急忙一个蹬里藏身,斧头带着风声,“唿”一声掠过。高黑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幸亏王子成父杀了过来。黄花撇了高黑,扑向王子成父。王子成父不愧为沙场老将,手中的戟舞得风车一样。黄花左一斧,右一斧,上一斧,下一斧,怎么也砍不着,急得哇哇直叫。王子成父左躲右闪,避开黄花的大斧,瞅准机会就刺上一戟。两个人大战五十回合,胜负难分。齐军全部渡过河来,宾须无、虎儿斑一齐前来助战。黄花自知寡不敌众,弃军而逃。五千人马,被齐军杀伤大半,其余全部投降。

黄花元帅单人独马冲杀出来,直奔团子山口,只见旌旗如林,绣着“侯伯”、“齐”、“燕”、“无终”的一面面战旗迎风猎猎;一座座帐篷,宛如一夜春雨后冒出的满山遍野的蘑菇。成千上万的齐军,秩序井然。不好,团子山已被齐军占领,他不敢上山了。便丢弃了心爱的战马,脱下战袍,连同大斧藏在一个山洞里。他到附近一家人家去借了个破褂子,打扮成樵夫模样,从小路攀悬崖,爬过团子山,一口气跑到马鞭山,直奔大营,迎面遇到了密卢。原来,密卢奉答里呵之命据守团子山,人马刚到马鞭山,从团子山溃退下来的军士口中得知,团子山已被齐军所占,只得在马鞭山驻扎下来。

密卢一见黄花那副狼狈模样,就知道是吃了败仗,心头掠过报复的喜悦,阴阳怪气地问道:“元帅乃常胜将军,名震北戎,今日怎么如此狼狈?”

黄花见密卢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怒火中烧,可又不便发作,且饿得肚皮贴到脊梁骨上了,便道:“敌众我寡,吃了败仗。”

密卢故作惊讶之状,道:“怎么,黄花元帅还能吃败仗?

那五千人马呢,就回来元帅一个人吗?”

黄花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声道:“不要问了!俺见了国主自然会禀报的,快给俺酒饭,简直饿坏了!啊,还得备一匹马,吃完饭俺去见国主!”

密卢对手下人道:“黄花元帅饿了,还不伺候!”说完,到帐外去了。

一会儿,一名军士端着一罐水,一碗炒面进来,说:“元帅请用饭。”

黄花大怒,这不是打发叫花子吗?朝军士吼道:“酒呢?

菜呢?”

军士充耳不闻,退出帐篷。

黄花这个气呀,不打一处冒。这个密卢,分明是在报复他。他活了三十多岁,还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可军情危急,也顾不得体面了。他吃一口炒面,喝一口水,眨眼功夫,面光水尽,走出帐篷见一军士牵着一匹马,二话没说,将身一纵,跃上马背,向前奔去。不料竟是匹腿有病的老马。他也顾不得这些了,一个劲地狠夹马肚,可怜那匹残马,一瘸一拐地往前奔。

黄花元帅回到无棣城,见到答里呵,急忙叩首请罪:“罪臣黄花叩见国主!”

答里呵大惊,忙扶起黄花道:“元帅何出此言?”

黄花道:“齐军扎筏已全部渡过卑耳河,罪臣赶到河口,与齐军交战,无奈寡不敌众。请国主再给罪臣一万人马,不打败齐军,黄花死不瞑目!”

答里呵长叹一声:“唉,想不到齐军如此神速!”

黄花又道:“现在,团子山已失守,齐军正向马鞭山挺进。国主,军情危急啊!”

答里呵又长叹一声:“唉,俺当初不听元帅之言,吃了大亏,现在齐军大兵压境,如何是好?”

黄花献计道:“齐侯所恨,在于令支。国主可斩密卢君臣之首,献给齐侯,作为讲和的见面礼,齐军可不战自退。”答里呵摇摇头,道:“密卢国破而来投俺,怎么忍心杀他!

再说,齐侯如果不答应讲和怎么办?”

宰相兀律古道:“国主,臣有一计,保教齐军全部覆没。”

答里呵忙问:“何计?快说!”

兀律古道:“咱们孤竹国北边有个地方叫旱海,当地百姓叫它迷谷,沙漠一望无际,水草不生。凡是进这旱海的,没听说有活着出来的。那地方经常狂风大作,刮风时,人马都被刮跑。一刮风便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特别是陌生人,如误入迷谷后,便只有进去的路,没有回来的路了,那道九曲十八弯,还有毒蛇猛兽。如果咱们派人诈降,诱齐军进迷谷,不用厮杀,国主可高枕无忧!”

答里呵道:“计是好计,可怎么能让齐军进入迷谷呢?”

兀律古道:“国主可带宫眷到阳山躲避,令城中百姓都到山谷中藏匿,无棣就成了一座空城。然后派人诈降,告知齐侯,就说国主闻听齐军到来,恐不敌齐军,弃城逃往砂碛国借兵去了。齐侯必定下令追赶,只要把齐军领进迷谷,便大功告成!”

答里呵连声称妙,道:“此计甚妙,只是这诈降之人……”

黄花元帅大声道:“臣与齐军不共戴天,臣愿前往齐军诈降!”

答里呵道:“黄元帅能前往,俺就放心了。为了让齐侯不疑,你可带骑兵千人同去。”

黄花道:“国主放心,臣不把齐军领进迷谷,再无颜面见国主!”

兀律古道:“事不宜迟,速速依计行事!”

黄花元帅点起一千骑兵,向马鞭山疾驰而来。在路上他突然想到,我就这样去见齐侯,虽然带了一千人马,恐怕也被见疑。齐侯最恨密卢,如果把密卢首级献上,肯定见而不疑。不过,国主答里呵不会同意杀密卢,自己擅自这么做,肯定会被怪罪。可只要消灭了齐军,国主也会体谅的。他下了决心。

密卢见黄花元帅带兵而来,以为是答里呵派来了援兵,十分高兴地前来迎接,见黄花元帅连马也不下,心里十分生气。

这黄花,连点礼道都不懂。

黄花来到密卢跟前,一句话也没说,照准密卢,劈头就是一斧。可怜密卢还不知怎么回事,身首已经分了家。黄花吩咐手下人取了密卢首级。

速买见密卢被杀,大惊。急忙骑上战马,绰刀冲到黄花跟前,骂道:“大胆黄花,敢杀吾主,我与你誓不两立。”黄花也不含糊,举斧就砍。俩人你来我往,杀得难分难解。两家军兵各助其主,互相厮杀起来。战了三十回合,速买力不能支,料难取胜,便单刀独马投奔齐军。

大将虎儿斑一见速买,想起自己差点儿被他杀死,怒火满面。立即吩咐军士将速买捆绑起来。

速买大叫:“俺是来投降的。”

虎儿斑厉声道:“你是来诈降的!推出去斩了!”

速买连声喊冤枉,虎儿斑哪肯听。军士们将速买拖出帐篷,咔嚓一刀,将速买的脑袋砍下来。速买没有了头,身子却不倒,鲜血象泉水般从脖腔喷出,溅了虎儿斑一脸。

黄花元帅提着密卢首级,来到齐军大营,向桓公献上密卢首级。燕庄公、无终子仔细辨认,向桓公点了点头。

桓公问黄花道:“孤竹国主答里呵哪里去了?”

黄花道:“答里呵见齐军势大,吓得魂飞胆丧,自知不能敌,便逃往砂碛国去借兵,以图东山再起。臣劝国主不要与齐军作对,只要向齐侯称臣,齐侯会宽大为怀的。可好说歹说他就是不听,还大骂齐侯,话很难听,臣不敢说。”

桓公大怒道:“大胆贼子,不识时务,不杀答里呵,难消寡人之恨!”

黄花连忙道:“臣闻听齐侯仁义,各国诸侯无不敬仰,臣仰慕已久。今日杀密卢作为进见之礼,臣愿投于主公帐下,情愿率本部兵马为向导,追赶答里呵,如果杀了答里呵,主公可委任臣治理孤竹国,臣保证年年向齐侯进贡,再不冒犯中原。”

桓公大喜,即令黄花为前部,引大军开进无棣。只见人去城空,更对黄花之言坚信不疑。桓公担心答里呵走远了追不上,便令燕庄公守城。大队人马,连夜追击。管仲恐黄花有诈,派大将高黑跟随其身边。

大军开进迷谷,只见一阵狂风吹来,天昏地暗。狂风过后,不见了黄花,只见月光下白茫茫一片沙漠。管仲忙寻高黑,连个人影也不见。又一阵风吹来。只把齐军人马吹得东倒西歪,东西南北,茫然不辨。

桓公不由得心慌,幸亏管仲还在身边,他定了定神,对管仲道:“仲父,这是什么鬼地方?”

管仲也紧张起来,说道:“臣很早以前听说北方有个地方叫旱海,是个要人命的去处,恐怕就是这地方。主公,赶快下令,停止前进!”

桓公急忙鸣锣,大军就地停下安营。

管仲下令:“敲锣、击鼓,不要停!”

顿时,整个迷谷,锣声锵锵,鼓声咚咚,所有军士,闻听锣鼓声向桓公靠近。

这迷谷也确实怪,寒气逼人,沙石翻腾,连火也点不着。

齐桓公又悔又恼:“都是寡人不好,不辨真伪,上了黄花贼子的当!”

管仲劝道:“主公不必自责,待天亮臣千方百计寻找出路。

天当无绝人之路,这旱海还能走不出去?”

管仲派出三路兵马,以锣为号,四处探寻进谷的道路,可探来寻去,不是转回来,就是死路,犹如进入迷宫一般。

管仲下令道:“就地休息,等待天明,不许睡觉,可以唱歌,敲锣、击破、跳跃。”

这一夜,旱海从来没有这么热闹,锣声、鼓声、歌声,彻夜不断。

齐桓公紧锁双眉,长吁短叹,不住地问管仲:“仲父,这可怎么好?”

管仲冥思苦想,忽然眼睛一亮,说道:“主公,臣有办法了!”

桓公急不可待地问:“仲父,有什么好办法?”

管仲道:“臣闻老马识途,无终国的马对这一带地形熟悉,可选老马数头带路,即可走出迷谷。”

天刚亮,管仲立即令虎儿斑选取十几匹老马,放开缰绳,任其在前面走,大队人马紧跟其后。

这一招儿果然灵验,老马左转右拐,带着齐军,不出两个时辰,便出了谷口。全军上下,欢声雷动……

桓公向老马拜了三拜。对管仲道:“仲父真神仙也!没有仲父,寡人与三军将葬身沙海之中了。”

管仲回头望着迷谷,忧心忡忡地说:“高黑将军怕是凶多吉少了!”

高黑到底怎么了?

原来,高黑奉了管仲之命,紧跟黄花元帅,不离左右,如果发现黄花搞阴谋,可先斩后奏。进入迷谷之后,天昏地暗,风沙刮得睁不开眼,高黑全然不顾,瞪大眼睛死盯着黄花。回头一看,齐军人马不见了,忙大声道:“黄花元帅,停止前进!

等等后面的大军!”

黄花道:“大军马上就到,咱得快追,要不,就追不上答里呵了!”

高黑怒喝道:“听我命令,立即停止前进!”

正这时,又一阵狂风吹来,高黑的坐骑几乎被刮倒,黄花趁机挥动大斧,将高黑打下马来,众军士七手八脚,把高黑绑了起来。

高黑高声大骂,黄花指挥军士将高黑绑在马上,抄了一条小道绕回阳山,来见答里呵:“国主,臣诈降成功,齐军全部领进旱海!”

答里呵大喜,道:“苍天助我,齐军完蛋啦!哈哈哈哈……”

黄花道:“密卢在马鞭山抵挡不住齐军,已被乱军所杀。”

答里呵兔死狐悲,道:“可怜密卢国主一代英雄,遭此劫难!”

黄花令人将高黑推进大帐道:“臣遵照国主命令,将齐军引进旱海,并生擒齐军大将高黑,听凭国主发落。”

答里呵见高黑魁伟英俊,眉清目秀,心中暗暗叫好,对高黑和颜悦色地说:“高黑将军,齐军已在旱海全军覆没,你如果肯投降,俺一定重用,怎么样?”

高黑圆睁两目,大骂道:“无耻贼寇,你不会得逞的,高黑乃齐国大将,怎能与你等犬羊之辈为伍?”

黄花冷笑道:“好一个不识时务的忠臣!”

高黑啐了黄花一口,骂道:“黄花贼子听着,我高黑一身为国,死不足惜,可我主公大军来到,必铲平孤竹。你等国亡身死,只在早晚之间,那时,你等后悔也来不及了!”

黄花大怒,不等答里呵说话,拨出长剑一挥,高黑的人头便落在地上。

答里呵叹息道:“可惜一员好将。”

黄花道:“高黑顽固不化,留下必有后患,国主现在当务之急,是立即夺回无棣城!”

答里呵道:“好,传俺的令,兵回无棣城。”

答里呵率兵来到无棣城,将城团团包围起来。

守城的燕庄公指挥将士坚守到天黑,自知寡不敌众,令人四面放火,乘乱率军杀出重围,退回团子山安营。

再说齐桓公大军出了迷谷,顺原道返回无棣城。一路上见百姓扶老携幼,纷纷赶向无棣城,管仲派人去问一老者,那老者答道:“国主把燕军赶出了无棣城,已回城中。俺躲避兵难逃进山谷,已有十多天了,急着回家呢!”

管仲一听,计上心头,对桓公道:“主公,臣有一计,今晚即可攻破无棣城。”他俯身在桓公耳边嘀咕了一阵。

桓公击掌道:“好!攻破无棣城,寡人要亲手将答里呵、黄花贼子斩首,以消心头之恨!”

管仲道:“虎儿斑将军听令!”

虎儿斑在马上欠身施礼:“末将在。”

管仲道:“将军可选心腹军士五十名,扮作百姓,混进城中,等到夜半时分放火烧城,趁乱打开城门。”

虎儿斑得令,立即选了五十名军士,穿上百姓衣服,混进人群之中。

管仲道:“竖貂将军攻打城南门,连挚将军攻打西门,开方将军攻打东门!”

三将得令而去。

管仲又道:“隰朋、王子成父二位将军,各率一支人马,埋伏于城北门外,只等答里呵出城,务要生擒!”

二将得令而去。

管仲与齐桓公离城十里,安营扎寨。

答里呵回到无棣城,只见到处是火,急忙命令军士灭火,一直忙活到傍晚,才把火扑灭。刚要吃饭,忽听城外鼓号声惊天动地。顿时慌了手脚,赶到城墙上一看,只见齐军已到城下,立即整顿兵马,准备厮杀。不料齐军并不攻城。答里呵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四处察看,只见南门、西门、东门被齐军围得铁桶一般,只有北门未发现齐军。他一刹儿不敢松懈,连饭也顾不得吃,忙得焦头烂额。站在城头,寒风刺骨,军士们难耐饥寒,冻得浑身哆嗦。见国主亲临督战,只好强打精神。

半夜时分,突然城中火起,一处接一处。熊熊大火照亮了半边天。答里呵大惊,急忙派黄花元帅带兵搜索放火之人。这时,城下齐军众鼓齐鸣,军士们搭起云梯,开始攻城。答里呵飞身跑上城墙,亲自指挥守城。

虎儿斑带着五十名亲兵,直奔南门,杀散守门敌军,打开城门。竖貂率军冲进城来。

答里呵手足无措,慌得说不出话来,“黄……黄花……元帅,这……这……可如何是好?”

黄花忙道:“臣愿一死,保国主杀出北门!”

黄花护着答里呵、兀律古来到北门,只有这里没有动静。

答里呵暗自庆幸,说道:“苍天有眼。”

这时,竖貂、虎儿斑、开方等已攻破城门,直扑北门而来。黄花挥动大斧截住齐军,喊道:“国主快出北门!”

黄花再勇也敌不过齐军三员大将,战了几个回合,被虎儿斑一刀砍落马下。

答里呵、兀律古跑出北门,不到二里路,突然间一通鼓响,火把映天,喊声如雷。王子成父和隰朋各带一支人马杀出。兀律古被齐兵乱矛穿死,答里呵被王子成父活捉。

天亮了。齐桓公与管仲入城,立即命令军士扑灭大火,安抚百姓。

王子成父押着答里呵,来见桓公。

王子成父叩首道:“主公,臣生擒孤竹国主答里呵,请主公发落。”

齐桓公一见答里呵,顿时火冒三丈。这个答里呵,差点儿使齐军遭灭顶之灾。他“嗖”地拔出长剑,怒吼道:“答里呵,你知罪吗?”

答里呵“扑通”跪在地上,一连磕了三个响头,道:“俺知罪。只要齐侯留俺一条命,俺一定年年进贡,再不敢进犯中原了。”

桓公冷笑一声道:“答里呵,你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死有余辜,寡人如果饶你,天地不容。”说完,挥剑砍去,答里呵人头落地。

桓公将剑扔在地上,道:“将答里呵首级悬于北门之上,示众!”

燕庄公率兵从团子山赶来,见到桓公,无比激动地说:

“侯伯之举,为中原剪除了隐患,此功名重千秋!”桓公笑道:“寡人带兵跋涉千里,剿灭北戎,令支,孤竹,一举扫平。这方圆五百里,就归属燕国吧。”

燕庄公忙道:“寡人不敢受。寡人借侯伯之兵,能保住燕国宗庙社稷,已感激不尽了,哪还敢受这五百里土地。这里是齐国的土地了。”

桓公道:“燕侯不必推辞。这里乃中原北部边陲,不能再让戎人统治,否则,他们必然还会反叛。望燕侯好好管辖,别忘了每年向周天子进贡,寡人就心满意足了。”

燕庄公连声称谢道:“侯伯如此大义,寡人终生难忘!今后定当尊敬周室,年年进贡,不辜负侯伯的信任。”桓公道:“无终国助战有功,以圣泉山为界,归属无终。”虎儿斑道:“谢齐侯赏赐,臣立即返回无终,向国主禀报。”

齐桓公道:“传寡人令,全军人马在无棣休息五日,对参战将士,寡人将论功行赏!”

五天过后,齐军班师凯旋,乘竹筏过卑耳河。王子成父,隰朋指挥军士从石壁上将战车整顿好,雄纠纠,气昂昂,踏上归途。

齐桓公与燕庄公同乘一车缓缓而行,只见一路荒山野岭,荒无人烟,感叹道:“如此大好河山,一片破败凄凉,真叫人心疼!”

燕庄公道:“山戎寇贼,只知到中原烧杀掳掠,不懂治理国家。”

齐桓公看了燕庄公一眼道:“是呀,山戎主治国无道,爱民无方,才导致国破人亡。作为一国之主,不把国家富强,百姓安居乐业放在心上,就不会有好下场。”

燕庄公听了,不觉汗颜道:“侯伯教诲,乃至理名言,寡人将牢记心上。”

鲍叔牙率领人马,从葵兹出来迎接。君臣一见,分外亲热。

桓公道:“这次征令支,伐孤竹,大军长途跋涉,粮草充足,全靠亚相,亚相当居头功。”

鲍叔牙笑道:“臣不过在后方送吃送用而已,主公辛苦,亲率大军征讨,功劳可盖天地!”

燕庄公见桓公与鲍叔牙如此亲密无间,眼里闪烁出羡慕的目光。

桓公忙介绍道:“燕侯,这位就是亚相,寡人的师傅鲍叔牙!”

燕庄公急忙施礼道:“久闻大名,今日有幸得见亚相,三生有幸。管鲍之交,天下有名,侯伯有如此左膀右臂,真让寡人嫉妒啊!”

鲍叔牙道:“燕侯过奖了。齐国之所以有今天,全靠主公英明,善于用人!”

燕庄公向桓公拱手道:“这次跟侯伯征讨山戎,使寡人大开眼界,学到了许多东西,懂得了许多治国的道理。”

桓公笑道:“但愿燕国在燕侯治理下,尽快富强起来,燕国强大了,中原诸侯国的北方便可稳定,不再受北戎侵扰之苦。”

燕庄公感激地说:“寡人一定发奋,照齐国的样子干。蒙侯伯恩赐,使燕国又扩展了五百里疆土,寡人如果再不把燕国治好,上对不起天地,下对不住祖宗,也对不起侯伯。请侯伯在燕多住些日子,寡人好多听些教诲。”

齐桓公笑道:“国有大小,国情也各自不同,燕侯不可盲目效法。如齐国兴渔盐之利,燕不临海,就不可能办到。燕国多山,可靠山吃山嘛!”

燕庄公忙道:“侯伯所言极是。寡人将与群臣认真商讨治国之计。”

俩人谈得投机,白天在战车上谈,晚上在帐篷里谈,不知不觉,大军已入齐境。管仲提醒齐桓公:“主公,自古诸侯相送不出国境,现在已进齐境五十里了。”

桓公忙道:“燕侯,就此告别,感谢燕侯一片真诚。既然诸侯相送不出国境,那寡人不可无礼于诸侯。”他把马鞭子在空中一划,道:“这五十里从此之后,归属燕国!”

燕庄公忙道:“不可,不可!寡人说什么也不敢接受!”

桓公道:“燕侯如果不接受这五十里土地,就是看不起寡人,寡人决不背无礼无义之罪名。”

燕庄公道:“侯伯亲率大军,拯救了燕国,灭了山戎,救了燕国百姓,也使中原各国受益。寡人感激不尽,怎能再受齐国土地!寡人将告知天下,这次过错罪在寡人,与侯伯无丝毫关系。是寡人执意过境相送,以表感激之情。”桓公道:“寡人既然作出了决定,燕侯就不必再推辞了!”

燕庄公涕泪直流,向齐桓公深深一拜,道:“既然侯伯如此厚爱燕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寡人将在此筑城,定名为燕留,让子孙永远记住侯伯的大恩大德。”

桓公道:“燕国西北增地五百里,东面增地五十里,已成北方大国,今后,就看燕侯的作为了。好了,咱们就此告别。”

战车启动,滚滚向前。燕庄公站在那里,高高扬起手臂,依依告别,直到看不见齐桓公的身影。

齐桓公大军来到鲁国济水,鲁庄公率群臣迎接。

鲁庄公道:“闻大军凯旋,寡人在此已恭侯半日了。祝贺齐侯伐山戎得胜,定孤竹成功。齐侯辛苦了。”

桓公道:“戎人尽管狡猾、横蛮,终究是山林寇贼,不堪一击。剿灭北戎,中原各国从此消除了北方威胁,为此,寡人深感快慰。”

鲁庄公道:“寡人已做好了充分准备,兵马粮草一律待命,单等齐侯一声令下。不料却没派上用场。”

桓公笑道:“寡人不会忘记,征讨北戎路过这里,鲁侯当时就要参战,寡人曾说过一句话,鲁侯还记得吗?”

鲁庄公道:“记得。因为北戎屡屡侵扰,鲁国深受其害,寡人欲随同齐侯一起征讨,齐侯没有答应,说‘此次北伐戎寇,如若建功,也有鲁侯一份。’寡人兵马未动,何言功劳?”

桓公哈哈大笑道:“寡人一言既出,驯马难追。”回头吩咐管仲道:“仲父,可将战利品分一半赠送鲁国。”

鲁庄公吃了一惊,他似乎不大相信,道:“齐侯,这……

无功而获,恐怕……”

管仲道:“这次讨伐北戎,没有鲁国为后盾,将士们不会如此奋勇。如果战局不顺利,鲁军肯定会奔赴疆场。主公就不必推让了。”

鲁庄公感激不尽,道:“齐侯如此深明大义,寡人感佩至深。齐侯恩德,寡人没齿不忘!请齐侯在鲁国多住几天,休整休整。”

桓公道:“寡人离开齐国时间不短了,就不进城了。就此告别!”

鲁庄公依依不舍,亲送齐军到齐鲁分界处。他知道管仲的采邑在小谷,就在齐鲁交界的地方。便悄悄派人到小谷,为管仲的采邑筑城,以表他对桓公和管仲的感激之情。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管子传 作者:高连欣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