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相李斯》自序


李斯这个人物,让我着迷已经很久了。20岁时,第一次在《史记》中读到他的列传,便有一种悚然的感觉。后来多读了几遍,想见其为人,那中间隔着的两千年的时光竟渐渐融解消失了,觉得他好像还活着,在我们中间。

我知道这里面有着一个好故事,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能力把它写出来。《留学美国》出版后,受到不少读者的欢迎和朋友的鼓励,以至于自己有时真的把写作冲动当作写作才能了。于是,在谋生的百忙当中,偷闲发愤,历时两中,写成此书。只是年纪渐大,阅历渐多,做起事来却越来越少了正经,写作中间,常常严肃不起来了,不存寓教之心,只有自娱之意。

说是自娱,也为娱人。作品写出,是希望读者花钱来买,作家们的“奉献”之说,多少有些虚情假意。读者花了钱,要求一点阅读快感,实不为过。至于笑过哭过之后,有些感慨,多点醒悟,固然是好,没有似也无妨。教人育人,毕竟是圣人的事情;娱己娱人,方是文学的本意。

鲁迅先生在《故事新编》的序中说:“油滑是创作的大敌,”但又说:“因为自己的对于古人,不及对于今人的诚敬,所以仍不免时有油滑之处。”读《奔月》,发现远古射日英雄羿回家,竟是“在垃圾堆边懒懒地下了马”;而《出关》里,又看到老子留下的两串木札的《道德经》,被函谷关的关长“放在堆着充公的盐、胡麻、布、大豆、饽饽等类的架子上”,不禁莞尔,对先生更加崇敬。

若有读者,在节假闲暇之日或夜深入静之时,随意翻开此书,读到某章某节某段某句,也能会心一笑,作者就算是有了知音。

1999.8.8.北京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秦相李斯 作者:钱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