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相李斯》第08章


秦太后赵姬早上一觉醒来,发现身旁睡的不是相国吕不韦,而是一个不认识的精壮汉子,这才模模糊糊想起昨天晚上的许多情景。整整一夜,他们在床上颠鸾倒风,翻云覆雨。她几次被弄得要死要活的,重新体验到了很久以来没能有过的那种欢快淋漓和通体舒畅的感觉。

身边躺着的这精壮汉子,她记不起他叫什么了,只记得他的阳物硕大无比,坚挺起来,双手都把握不住。

“你是……?”她问,隐约记得他有着一个古里古怪的名字。

“缪毒。”那汉子小心翼翼地回答说,嗓音轻柔,带点河南口音。他赤身跪伏在宽大的卧榻上,俯首低眉,显得温良驯服,“敢问太后,小人的服务是否到位?”“不错,很不错……”赵姬有些神经质地笑了起来,又注意到了他那两腿间像个大丝瓜似悬垂着的宝贝家伙。看到一个高大顿健的男人如此恭顺地低头撅屁股趴在自己面前,她不禁起了一丝怜爱。昨夜,他曾在床上极尽能事地来取悦自己,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忙个不停,既细腻轻柔又勇猛狂野,招式百出,花样无穷,且久战方酣,从不疲软,令见识过不少男人的她惊喜万分。说真的,像这种一心一意为女性欢娱而忘我服务的男性,在当时还是很稀少的,自己也是第一次碰到。有这样的男人日夜在床畔伺候,她蓦然生出“做女人真好”的感觉。

想到做女人,她不免有些感伤起来,感到自己的命真是像水中的浮萍,自己无法把握。当然,她也不该抱怨什么,几十年来,漂来漂去,不想越漂越好,30多岁,居然漂成了秦国的太后。

自己一生的机缘,无论是好是坏,她知道,总和一个男人纠缠着。他就是相国吕不韦。

当年初识吕不韦时,她还是18岁的花季少女,因家贫,在邯郸“花玉楼”楼下大餐厅门前抛头露面,当礼仪小姐。那时,虽也偶尔做些“三陪”之事,却从来是卖笑不卖身。

那年,30岁的吕不韦为了庆祝自己跨入家财千金的大户行列,在“花玉楼”包了整整一层,摆下“君王宴”,招了一群美艳的歌楼妓馆的女子,玩什么选妃评嫔的游戏。她也被唤了上去,充在候选之列。不知道吕不韦是什么时候或因为什么看上了自己,反正,她过了嫔级评比,又过了妃级选拔,最后被糊里糊涂地封为“王后”。这让一群邯郸名妓好一阵不服,在背后说什么:“她有什么呀?整个一个乡下妹子。”“就她那个丑模样,还能当‘王后’?!”那些闲话后来连她也听到了,可见闲话并非都是在背后说的。

成了人家的“王后”,她就自然而然地跟着人家过了,这里也就不存在什么“卖身不卖身”的问题。她知道吕不韦在家乡濮阳还有妻儿,但一时半会儿不会过来,自己这边好日子先过着就是了。每天食有鸡鸭鱼肉,穿有绫罗绸缎,呼婢唤童,遣仆叫差,倒也自在。再看看当年的小姐妹们,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仍站在“花五楼”门前,似风中之烛,如雨里梨花,穿着劣质红裙,肩上斜挂着白色绸幅,为来客开门,还要鞠躬,她心里也就满足了。

她本是准备一心一意地跟着良人吕不韦的,不说能不能白头借老,至少会从一而终。

可命不由人呵!

一天晚上,吕不韦从酒宴上回来,醉醺醺地和她缠绵了许久。缠绵过后,就说要把她送给秦国公子异人。她一听便哭得泪人一般,死活不肯。那异人她是见过的,傻粗的样子,衣着邀遏,浑身常有股异味,几步远就能闻到。吕不韦却说她有“王后之命”,而异人是秦国王孙,绝对般配。说完,哈哈大笑;笑完,呼呼睡去,留她自己一夜垂泪到天明。

当然,事情倒也不像她最初想得那么坏。

过户过去,她发现异人猛地阔了起来,人也像换了一个似的,衣着讲究了,气宇也轩昂起来,只是身上的异味还在。他们搬进一所高屋,日日盛宴,生活水平与过去相比,只高不低。惟一遗憾的是,异人在床上竟是毫无意趣之人,虽然勇武,但只图自己一时痛快,远不像吕不韦那样善解人意。

跟了异人没多久,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她发现自己怀了孕。担惊受怕了十个多月,死去活来地产下一男孩。说实在的,她自己也说不清这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要说是吕不韦吧,孕期好像长了点,产日整整拖后了一个多月;要说是异人吧,日后跟他多年,几乎夜夜云雨一番,却再也无一子半女。好在那孩子出生后,吕不韦爱之如子,异人视如己出,她也就不为孩子的出处多费心思了。

孩子生下来后,异人竟和她办了结婚手续,让她喜出望外,不但感到有面子了,也以为终身有靠了。结婚后,下人们都改口称她为“夫人”,不再“姑娘”、“姑娘”地乱叫了。

正高兴时,风云突变,战争爆发。十万秦军将邯郸城像铁桶似地团团围住,一围就是半年多。邯郸城内,因大难临头,生死难卜,弄得人心慌慌,谣言四起,物价飞涨,到处在抢购粮食,拍卖物品。虽然人人都在准备逃生,可大家全被编进了敢死队。

一个大雨倾盆之夜,吕不韦突然跑来,把异人拉了出去,说是和一帮朋友喝酒去。不想,两人这一去,竟从此失踪,再也没有回来。

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猜想他们八成是被赵国警察抓去了,便托人四处打听两人的下落。第二天晚上,突然来了一队士兵,把家里里外外抄了一遍,然后将她们娘儿俩撵出了住处。这时她才知道,那没良心的异人,和诡诈的吕不韦一起,抛下她们孤儿寡母,一起偷偷逃回秦国去了。

那后面的日子可真是没法过了。她们母子俩一度流落街头,四处乞讨。为了养娃,她是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洗衣,帮佣,后来还重回“花玉楼”。当然,礼仪小姐当不成了,只能在厨房里洗碗。尽管她拼命地干,她的政儿还是营养不良,长了一个矮个儿,还落下一个鸡胸。生活困苦还好说,最难忍受的是政治歧视。政儿六岁都不许读书,还常受邻里的野孩子欺辱,动不动就被当作“秦国小崽子”挨一顿痛打。

许多年以后,她在宫中向宫女们回忆起这些伤心事,总说:“我是什么苦都吃过的。当年在邯郸时……”因为说的次数太多了,宫女们一听,都掩口偷偷地笑。

不知何时,秦赵突然又友好起来。异人总算还记着她们,将她们母子接回了秦国。后面的日子就如梦如幻了。她糊里糊涂地进了宫,先作了太子纪,又变成王后,后来,不过30多岁,居然当上了太后。

当上太后,倒没什么可抱怨的,可守寡的日子不容易。深宫寂寞,长夜漫漫,自己又正是在如狼似虎的年纪……

这时,吕不韦又一次闯进了她的生活。旧情人重逢,自然是爱如潮水,汹涌澎湃。于是,趁着异人已去,秦王尚小,两人也顾不得宫闱清规,便在太后的寝宫里尽情地欢娱起来。几番淋漓酣畅,将那十多年的损失都夺了回来。而且,旧梦重温也使当年的“割爱”之痛稍稍得以舒解。

正在她如饥似渴之际,却感到吕不韦对床帏之事渐渐显出了厌倦之态。昨天夜里,吕不韦将缪毒以宦者的名义领到她面前,告诉她说,此人是他门下的一个舍人,自幼研习《黄帝房中术》,在床上有特异功能。

她明白他想抽身了,感到受了伤害。她是有感情的人,不是光有性爱就能满足的。

当然,这都是昨夜里的想法。一夜之间,她的想法已改变了许多,但她不会就此原谅吕不韦。

“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她说,慵倦地望着仍然光着身子趴在床角落的缪毒,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小的是靠不住。小的现在要靠太后呢。”缪毒赶紧说。

她笑了,发现完全控制一个男人和被一个男人完全控制同样有趣。

“要是床上的事情也能论功行赏的话,我看你是可以封侯的。”她说。

“太后莫要戏言,小的可要当真了。”

“你真的可以封侯的……”她又笑了起来。

突然间,她想到,她完全可以做出些事情来,给吕不韦看看。

谁让他又一次把自己给甩了呢。仅仅想到这一点,她心里就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除了她的政儿。她不知道谁是政儿的父亲,但政儿是她的骨肉。让她隐隐有些不安的是,13岁的政儿,自即位以来,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了。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秦相李斯 作者:钱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