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秦相李斯》第11章


赵高几个月来一直在为秦王的雍城之行做准备。前年,秦王赢政20岁时,本就该返雍举行冠礼了,只因那年有颗硕大的彗星见于东方,又摇曳于西方,相国吕不韦以为不祥,长信侯缪毒也以为绝非吉兆,都建议典礼暂缓举行。结果,秦王就一直戴不上那顶成人的帽子。后来,那颗彗星时隐时显,事情也就一拖再拖。冠礼不举行,秦王一不能佩剑,二不能结婚,三不能亲政。到了秦王22岁时,事情无法再拖下去了,冠礼决定仍按惯例在那年的四月举行,地点在故都雍城先祖惠公所建的蕲年宫。那年天上虽然还有彗星出没,大家也都视而不见,闭口不提了。届时,秦王将率文武百官,由咸阳浩浩荡荡赴雍,而为秦王挥鞭赶车的就是赵高。

赢政幼时,常和他一起嬉玩,拿他当作马骑。即位后,封他为中车府令,专门负责宫中车驾出行,也算是让他的工作有一个延续性。

他生来就是秦王的奴仆。自记事以来,他只知有秦王,不知有父母;只知有秦宫,不知有家。对年少自己近十岁的秦王,他一直怀有一种本能的恐惧。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更了解秦王了,可他也不知道秦王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只知道秦王多疑中,心狠,因此为秦王办事,一向尽心尽力,谨慎小心。

这次秦王出行的车驾队伍宏伟壮观,规模空前。前面以锣鼓角号开道,紧随着六百举矛执盾的御前卫卒;后面是六百人的旗队,一片黑色旗播,遮天蔽日;接着是奉常带领的百官队伍,从相国、尚书到御史、司马、大夫,依官衔排列,高高矮矮共六百人;再后,是前后各六百人的宫廷禁卫队,一律黑盔黑甲,长朝短刀;宫禁卫队中间,是六十人抬举的秦王驾辇,黑色的冠盖如龙戏云水,粼粼闪闪;再后,跟着嫔妃宫女、宦者侍从;殿后的是六百人的铁甲宫骑。

赵高将车驾安排呈报上去,秦王没多说什么,只是要求将殿后的铁甲宫骑由六百人增至六千人。这样一来,本来绵延十里的队伍又长出去二十多里。赵高不敢问原因,秦王交办的事情,他一向严格照办,一丝不苟。

一切安排就绪,就等四月初六日出时分起驾。

不想,那天出了一件大事。

凌晨时分,出行的大队人马早早便在宫门外集合完毕,黑鸦鸦地站满了一片。大家静无声息,除了偶有几下咳嗽和吐痰声外,只听得猎猎的旗声和一两声马嘶。

日出东方,先是泛起一片红霞,接着便是四射的万道金光。众人早已站累,只待秦王的起驾命令。

秦王此时懒洋洋地斜倚在宽大的王座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大殿前的香炉出神,若有所思,只是不发令起驾。

众人在外面等得纳闷,不知里面怎么回事。早先冷风里站着,现在又日头上晒着。几个上了年纪的老臣,有些顶不住了,小腿齐颤;一些嫔妃也有些晒化了,满脸脂粉都露出了汗渍。

赵高站在殿门外,几次探头探脑,却不敢上前去问。

眼看着日头快要到头顶上了,忽见一行满身盔甲的将士从东门飞也似地奔来。跑近一看,领头的是御前郎将蒙武。只见他疾步跑上庭阶,在大殿门外单膝跪下,双手抱拳,低声禀报道:

“回报大王:贼臣缪毒已被缉拿,其余党卫尉竭、内史肆、佐弋竭等也一并擒获。”

赵高听了吓了一跳,满腹惊疑地望着秦王。秦王声色不动,挥了挥手,让蒙武退下,然后起身吩咐道:“起驾!”

大队人马终于欢天喜地地出发了。

一到雍地,秦王未进蕲年宫,先命蒙武率六千铁甲宫骑将太后所居的大郑宫团团围住。到了傍晚时分,蒙武又回来向秦王复命,说是太后已被迁往负阳宫,两个小逆崽也被装入麻袋,乱棒打死。

那一夜,秦王通宵不睡,在寝宫里不停地走来走去。赵高不敢懈怠,一直心惊胆颤地在门外候命。宫里整夜灯火通明,禁中将士出出进进,个个都杀气满脸,衣袍带血。

五更时分,秦王唤赵高进去,命他立即草拟一份文告,将缪毒叛逆之事昭告天下。

赵高领旨,战战兢兢退下,早已汗流侠背。这事让他犯了大难。安排车驾、指挥交通,他是把好手,可他毕竟不是科班出身,平时虽也能运笔成风,但笔下常常文不成句,编些学习体会还行,草拟檄文还是有些费劲。更何况,此次事起突然,内情迷离,他毫无思想准备,一时不知如何下笔。

情急之中,他想起了李斯。

那天李斯在秦王面前只提相国吕不韦而没有提自己的举荐,让他心中颇为不快,以为李斯不记朋友之恩,分明是过河拆桥之人。后来,秦王突然发了雷霆之怒,让他大为吃惊,转而又暗自庆幸,亏得李斯没在秦王面前提及自己,不然秦王多疑,必会把他给牵连进去。因此,心中也就释然了许多。

赵高把李斯从床上揪起来时,李斯正在做梦。他迷迷糊糊地听完事情原委,马上清醒过来,指点说:

“缪毒被诛,必有该杀之罪。文告需细细列出其谋逆之罪状,至少要八条,最好十条,方能使天下信服。一是蓄意谋反,暗结死党;二是矫造御玺,私刻公章;二是调动士卒,发动暴乱;四是枉称“假父”,恶毒攻击;五是生活腐化,挥霍浪费;下面再想出几条就行了……”

赵高一旁听了,连连点头,心悦诚服。

“至于太后之事,事关秦王形象和朝政机密,虽不能不涉及,下笔却不可不慎重。”李斯继续说,“缪毒罪该万死,只罪在‘蛊惑太后’,外面‘秽乱宫阉’之谣传断不可信。文告之类的东西,都要存档,必须对历史负责。虽说秦王盛怒之下,说什么‘敢以太后事谏者,戮而杀之!’我想,他们母子早晚会和好如初。血毕竟浓于水嘛。”

赵高本是聪明人,一经点拨,茅塞顿开。

两人连夜挑灯奋战,天明便将文告草拟出来。赵高离开时,觉得李斯是自己一生最好的朋友。

文告草稿呈上去后,秦王看了极为满意,稍稍改了几个字,便以调令发出,级级传达下去。

冠礼大典如期举行。

赵高后来仔细研究了一下秦王在文告上的改动。他发现在“贼臣缪毒为乱,发兵欲攻蕲年宫弑王。王命文信侯、昌平君、昌文君发卒平乱”一句里,秦王将文信侯用黑笔勾掉了。这文信侯不是别人,是相国吕不韦。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秦相李斯 作者:钱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