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孙膑》 02节


在山口与孙伯灵相遇的这位彪形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后来任魏国大将军的庞涓。庞涓,自幼出生在官吏家中,几辈人等均多为官吏。然而,数尽族中亲疏,皆无一人位居高官。因此,在战国时代这一多事之秋他父亲、叔叔、伯伯见他自小就有聪慧灵气和豪侠胆略,便竭尽全力培养他识字习武,研法明礼。从少年时代,他就开姓四方拜师学艺,走过不少名山大川,拜过许多名师高手。但是,一心想成就大事业的庞涓,在详细分析了几个强国的国情形势后,觉悟自己要有大成就就必拜懂得兵法打仗的人为师。于是,经过四方拜访,终于打探到鬼谷山中鬼谷先生的大名。

庞涓急匆匆攀上山,见一个山洞前有几个书生模样人,便向他们打听鬼谷先生,几个书生说他们正焦急等待鬼谷先生回来呐!正巧,另几个外出寻找的书生回来了,都说没找到鬼谷先生。

庞涓问:“先生干什么去了?”

众书生答:“砍柴去了。”

庞涓吓了一跳,心里说声“坏事”,拔腿又冲进雨中,向来路跑去。可跑了不足十步,他又站住了。他问众书生:“先生有多大岁数?”

一个书生说:“一百多岁吧!”

庞涓回到山洞中,庆幸自己没有贸然去认刚才路遇的那个砍柴人。他脱下衣服坐在火堆前烤着,耐心等待鬼谷先生。

鬼谷先生此时正盘腿坐在风雨之中,双目紧追山林之下的新徒弟孙伯灵。

孙伯灵的一举一动均在鬼谷子的视线之内。遇暴雨而不惊,逢狭路而不躁,被人弃而不沮,此乃成就大事业的必备品德。鬼谷子在心里称赞着孙伯灵,为自己逢遇孙武后人孙伯灵而欣喜万分。

经过不懈的努力,孙伯灵终于将柴捆一级级、一步步地弄上山去,并循路背进山洞。走进洞中,见叫庞涓的正在烤衣服,便想上前招呼,忽然身边人冲洞外喊“先生”,孙伯灵忙回身,见风雨中款款走来鬼谷先生。他这才意识到,先生扔下柴刀翩然下山其实是给他出的第一道难题;砍了柴火后如何上山是第二道难题。

再看满脸微笑的老先生,孙伯灵知道,先生对他做的这两道题都非常满意。

果然,鬼谷先生换了干爽衣服后即召孙伯灵和庞涓。

他对孙伯灵说:“今天为师为你出了三道题,你都做得很好,我很满意。只是今后记住,坚强不怕邪恶固然重要,却不可太心善。今天那捆柴扔山下等天睛了再去取也是可以的。”

孙伯灵当然想过将柴扔山下,等雨停或天睛后再弄上山,但当时顾虑先生等他着急,又耽心山上没有柴烧,因此才坚决把柴弄上山。听到先生教诲,他点了点头。只是,先生说的三道题中的第三道题不知指什么。正要问个明白,只听鬼谷先生对庞涓说:“你叫什么?也是来学艺的吧!”

孙伯灵见庞涓很恭敬地跪地拜道:“徒儿姓庞名涓,恳请先生收晚辈为徒学艺!”

鬼谷先生没有马上说话,背着双手在洞中踱了几个来回,转回身说:“庞涓,为师今天只为你出了一道题,可是,你的回答为师不甚满意。不过,毕竟今天是头回见面,咱们来日方长,望你今后多学习孙伯灵,做成小事才成大器。”见庞涓有点不高兴,鬼谷先生换了个话题说:“今后你俩多学习别人,用心学艺,有朝一日下山为官,无论为哪一国栋梁,都不可辱没鬼谷山的荣誉,不可辱没为师教你们学习本领的一片心意。”

庞涓、孙伯灵纷纷跪拜道:“先生放心,学生谨记教诲!”孙伯灵这时才突然明白,鬼谷先生所指的第三道题是指他在庞涓弃他而去之后所采取的怎样的行动。

离开鬼谷先生,庞涓叫上孙伯灵走出山洞。

洞外,雨歇风停,天空一片晴蓝,山林一派寂静,树梢间只有几只燕雀叽啾跳跃。

庞涓很真诚地说:“孙兄初来便得到鬼谷先生称赞,可见孙兄比我才高一筹。如若不嫌,我想与孙兄拜为兄弟,以后无论在山上学艺,还是下山仕官,都好彼此照应,不知孙兄意下如何?”

孙伯灵喜出望外。他万没想到,在失去父亲、母亲及两上哥哥,离开妻子爱子之后,竟遇上庞涓这一豪侠之士愿与他结拜为兄弟!

庞涓说:“咱们到天黑后,择一好去处即结拜盟誓,你看可好?”

孙伯灵激动地点头应承下来。

入夜,两个年轻人躲过其他人的视线,悄悄来到山背阴处。庞涓白天早已侦察好,见这里有草有花,且背人耳目,山石一旁还有条小溪清澈透明流向山腰。

走到一片草坡前,庞涓说:“就在这儿吧!”他先用土堆起三捧土,然后将三根树棍插在土堆上,并说:“这就代表咱们燃起的三柱香。”

两个人虔诚地跪在“三柱香”前。

孙伯灵说:“可惜没有酒。”

庞涓眼一亮,说:“没有酒,有泉水;咱们以泉代酒别有滋味。”

庞涓话没说完已抽刀在手,说:“孙兄,我庞涓与兄拜为兄弟可是真情实意。后又听说孙兄就是吴国大将军孙武的后代,小弟我更觉三生在幸!我与孙兄拜为兄弟后,我庞涓的名字和孙兄的大名就连在了一起。今天我歃血盟誓,让孙兄见识我的真情厚义。”说完,把刀放在手腕处,只一划,伯灵看见庞涓手腕处有血流出来。孙伯灵非常感动,正欲表示什么,又听庞涓说:“皇天在上,请受我庞涓一拜!我庞涓今天与孙兄结拜兄弟,今后就是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也绝不辜负孙兄!如若悖誓,皇天有眼,叫我庞涓死于乱箭之下、乱刀之中!”

孙伯灵热血沸腾,眼含热泪捧起滴有庞涓鲜血的泉水一口喝下。

他接过庞涓手中刀,也在自己手腕处轻轻一靠,感觉热乎乎的鲜血已流淌下来,他说:“皇天在上,也受我孙伯灵一拜!我与庞涓结为兄弟,今后就亲如手足,亲同骨肉。手足不相欺,骨肉不相凌,我如悖弃天理,皇天严惩!”

两个人又喝下滴有孙伯灵鲜血的泉水。

庄严的时刻过去后,庞涓仍不想歇息,他介绍自己的身世,又详细了解孙伯灵的家世。很为孙兄难过了一阵后,他说:“今天的日子我将没齿不忘,望今后仁兄在鬼谷先生面前多为我美言,不至于让先生失望,也好在先生这里学到更多的真本事。”

孙伯灵说:“贤弟放心,今后咱俩既是同学,更是兄弟,何况我比你大,哪有不帮贤弟之理。只是我才疏学浅,有求教于贤弟之时,还望不吝赐教!”

夜深了,两个年轻人还不想散去,他们从魏国说起,说到齐国,说到楚国,说到秦国,说到赵国、燕国、越国,说完了七个强国,又说宋、鲁、郑、卫、宫、邹、周、杞、蔡、郯等小国。小国因为国力薄弱,经济不发达,因此都难逃被大国吞吃兼并的厄运。大荔国(今陕西省大荔县东)早在公元前461 年即被秦国吞并;蔡国(今安徽省寿县北部)于公元前447 年被楚国兼并,后二年楚又灭了杞国(今山东省安邱县东北),又十五年后,楚国又灭了莒国(今山东安邱、诸城、沂水、营,日照等县);越国于公元前414 年灭亡腾国(今山东省腾县西南),第二年,又灭了郯国(今山东省郯城县西南);齐国不断侵略鲁、卫两国(鲁,今山东省东南部;卫,今河南省、山东省之间的北部一部分);魏于公元前406 年越过赵国攻占了中山国(今河北省宁晋、柏乡、临城、徐水、满城、顺平、唐等县间)。……你侵我夺的战争数不胜数,朝秦暮楚的敌友阵营变化无常,被兼并吞没的小国无力回天……争地,则尸横遍野;争城,则尸垒城高。这就是战争,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

孙伯灵不胜感叹地说:“战争这东西可不是好玩的。战不胜,就危害国家,就要割让土地,百姓就要遭灾。因此说,打仗是国家大事,是一个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不能掉以轻心。”

庞涓赞同道:“仁兄说得极好,只是战争不是由我们来掌握的。打与不打,什么时候打,在哪里打,怎么打,恐怕都不是你我能说了算数的。”

孙伯灵想起自己被逃离战火的人群挟裹着从大路涌上小路,从小路涌向田野,想到死去的亲人,想到不知是否已回到鄄邑故乡的妻儿和不知死活的大哥,他叹道:“贤弟说得也很对。可我觉得,我们既来拜鬼谷先生为师学习兵法,学习战争之道,就要学会把握战争的本领。打与不打,怎么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打,怎么打,都要力求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置敌于死地,才能预见战争的胜利,从而扼制不义战争,使家乡一方人民安居乐业。”

庞涓为孙伯灵有如此宏大志向而感动,赞叹之余,又深感自己远远不如眼前这位初识的孙兄。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膑 作者: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