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孙膑》 05节


孙伯灵此时才知鬼谷先生对于他寄托了怎样的重望!先生对他所采取的态度和处置的方法给他的重创将让他铭记终生。他深知,假如换了别人,先生也可能只责训几句,或者只告诫不许再有类似事情发生。可唯独对他却不能依饶。今天之所以要被迫提前结束学业,下山谋生,如若说是由于他幼稚不实,而图一时虚荣造成的,不如说是鬼谷先生智慧超人、胆略超人,而为他单独上的一大课。

孙伯灵理解了先生后便抹去脸上的泪水收拾好进山时带的蓝布包袱,看看父亲留下的老爷爷兵书残简还在,背上包袱出了山洞。

天色已近黄昏,也许不等下山,天就要黑透,可是,先生已经有话,让他立即下山,并说不愿再见到他。他不想违背先生的愿望,决定就是天黑了也要下山。走出洞外,孙伯灵看见众兄弟们都在洞外等着给他送行,他们已经站立很久了,见孙伯灵不得不走,便忌恨鬼谷先生傲癖,不免也憎恨庞涓无信少义。

孙伯灵与众人拱手施礼,一再说:“别送、别送!”

一个叫悟生的同学捧上一件长衫和一些碎银子,眼含热泪地说:“这是我们几个人凑的几文钱,你收下路上作盘缠。这件衣衫旧些,但好歹能做个替换之用。无论仁兄将来到哪里谋官,我们都以为你一定是个将帅之材;论文,你有卿相的德才,论武,你有将军的谋略。仁兄,你万不可自我轻贱,自我懈怠。我们都望仁兄早日出头,早日衣锦还乡!”

孙伯灵接过长衫和碎银子,对悟生和众同学说:“我牢记下众人的好意,牢记下鬼谷先生对我的教诲。单看先生和众位师兄对我的恩情,我孙伯灵也不敢有半点自我轻贱和懈怠。我没有可以回报大家的东西,我给众位兄弟行个大礼算作我孙伯灵的回报吧!”说完,孙伯灵向众兄弟深深鞠躬,又双手伏地,头紧挨地面向众人行礼。

悟生等众位同学也纷纷向孙伯灵回礼。

孙伯灵告别众兄弟就去拜别鬼谷先生。先生洞口守着一位才进山学艺不久的孩童。孩童没让孙伯灵进去,只递给他一卷竹简书说:“鬼谷先生让我把书交给你。先生说不愿再见到你,让你今后好自为之。”

孙伯灵接过竹简,在鬼谷先生石洞前拜了又拜。他对孩童说:“你不知道,我怎么能连先生最后一面都不见就下山呢?你看我两手空空,好像什么也没拿就这样下山了,实在是,我肚子里的知识,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统兵打仗,为官参政……这些都是在先生这里学到的。我怎么能连先生最后一面都不见就这样傲慢地下山呢?”

孩童被孙伯灵说得哭起来。但是,他仍然守住门口不动,只说:“孙大哥,你还是走吧,否则先生会怪我的。”

孙伯灵怀揣着那本竹简书和祖辈留下来的兵书残简,与同学们挥手告别后,迈着沉重的步子朝山外走去。

孙伯灵走到了山石隘处,忽然想起他和庞涓初识就在这里。他和庞涓相逢在大雨瓢泼之下,初遇在山岗乱石之前,虽同拜鬼谷门下学艺,然而总伴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事虽都不大、不重,其结果却叫他战栗。这次被先生愤怒撵往山外,不正也是由于庞涓骄横无礼被逼而造成的吗?难道说,与庞涓的相遇是他命中注定的一次灾难吗?难道说,与庞涓结拜兄弟是他人生道路上不可挽救的一大失误吗?

望着熟悉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抚摸着他不知攀登过多少次的石壁、土坎,他叹息道:“这也许就是古人所说的命运吧!”

孙伯灵心里正怨恨庞涓没有送他,却忽然看见山石下面,庞涓四肢伏地跪哭不已。

孙伯灵连忙滑下山坡,抱住庞涓,两个人哭成一团。

庞涓哭诉说:“仁兄呵,是我害了你,是我见先生格外喜欢你,而有意疏远冷淡我,我就向先生炫耀我胸中的才学,让先生也垂青于我,也像待你一样说话不觉累,教诲到天明也不觉困乏。可是,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是今天的结果,设想到先生他竟是个少情寡义的人。他平时所教诲我们去做的,其实他自己也做不到!可我敢保证:先生他最喜欢的就是你,只有你,才能实现先生的宏图大愿!你不要忌恨先生,不要忌恨于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你相信我吗?仁兄,你说句话!”

孙伯灵刚才想到庞涓没来送他,心里还忿恨不平,此时见庞涓涕泪横流,言辞真切,反觉自己心胸狭隘,不容人过。他抱紧庞涓劝慰道:“庞涓贤弟,这不是你的过,是为兄我处事不冷静,才德还没有达到先生所希望的那样。

一句话,是我自己的过错,不怪你,更不怨先生。只是,我深感自己学识浅薄,就这样出去又会有多大作为呢?我实在不愿离开先生,不愿离开贤弟,不愿离开鬼谷山啊!“

庞涓紧紧握住孙伯灵的手不愿松开。他说:“仁兄,你尽管放心下山,像仁兄如此才学之人,各国家君主一旦认识都会委以重任。退一步讲,假如仁兄仕途不顺,有朝一日,我谋一官半职,定用性命保举仁兄,我庞涓虽粗俗鲁莽,却懂得仁义道德。我永远不会忘记鬼谷山上曾经有一位叫孙伯灵的仁兄!”

孙伯灵感激万分,对庞涓的相送谢了又谢。无法拒绝庞涓的诚意,只好让庞涓送了一程又一程。终于天将黑透,孙伯灵朦朦胧胧见一处山林格外熟悉,便劝回庞涓,见庞涓一步三回头地消失在暗夜中,孙伯灵扭过身,朝山坡上那一片熟悉的林子攀登而去。

是的,正是这片树林。在这里,孙伯灵第一次见到鬼谷先生;在这里,鬼谷先生收他为弟子;在这里,孙伯灵圆满回答了鬼谷先生出的第一道题。

“请问长辈,鬼谷先生住在山里吗?”

“仰望高山可以看到山顶,测量深渊可以测到渊底。然而,要知道一个人心里的企图却是不容易的。”

“敢问长辈,您可就是鬼谷先生?”

“眼睛最重要的就是明亮,耳朵最重要的就是灵敏,心神最重要的就是聪明。”

“先生在上……”

孙伯灵仰望高山,隐约可见群峰连绵,远远近近苍茫一片。山还是进山时的山,林仍然是进山时的林,可唯独不见鬼谷先生。孙伯灵在林里立了许久,望着难以忘怀的一草一林,他浮想连翩,更感慨万分。

孙伯灵思念鬼谷先生,却不知鬼谷先生此时是否在想他。他沮丧无助地坐在山道一旁的草地上,心里迷茫不知自己下山该去往何处,困意渐渐袭来。

他想,就在此歇息一夜。只要不被猛兽掳去,也许就会有师兄弟奉鬼谷先生之命前来请他回去。也许,明天一早,先生后悔便派人来追……

第二天,天大亮了,孙伯灵猛地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既没被猛兽吃了,也没见先生派人追来,只好悻悻地收拾了包袱,朝着山下的路真真切切一步三回头地走去。

拐过最后一道弯,再回头就只能看见浑然一体的群山峻岭了,甚至连上山的道也模糊不见了,孙伯灵在心里哭了,鬼谷先生,再见了!

猛一抬头,孙伯灵突然见鬼谷先生手拄木拐石头一般立在山外的大道上。他的衣衫被夜露湿透,就连白发银须上也沾满了珍珠一般的晨露。孙伯灵只一夜未见先生,却发现先生苍老了许多。且他从没见鬼谷先生拄过拐杖,然而此时,先生却拄一拐立在道口等候他下山。

孙伯灵知道完生已经原谅了他,先生哪会忍心让他离去,先生对他是寄托着山一样的情、海一样的谊呵!先生是一夜未归在此等候他而接他回山的呵!

孙伯灵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激和愧悔,喊一声:“先生!”就扑在了鬼谷先生的足前。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膑 作者: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