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孙膑》 06节


“公孙鞅跑了。”墨翟对鬼谷子说。

鬼谷子问:“公孙鞅是谁?”

墨翟说:“魏国国相公叔痤家的中庶子(即家臣)。”

鬼谷子又问:“怎么,这个人很有本事吗?”

墨翟笑了笑,没回答。

孙伯灵殷勤地为墨翟端水洗脸,搬凳子让坐,又为老先生沏了一杯茶递上。他看到,这须发皆白的老先生至少有一百岁,然而却精神矍烁,面膛红润。老先生身穿葛布衣衫,脚登草鞋,腰间束一条葛藤,一副超凡脱俗,云游四海的模样。

墨翟见身旁青年人一脸英气,双目间闪烁出智慧和勇武,便问孙伯灵:“你叫什么名字?”

孙伯灵见老先生注意自己,忙谦恭地说:“学生姓孙名伯灵。”

鬼谷先生高兴地说:“怎么,你也相中了我这个学生?我可不让他跟你去四处流浪。”

墨翟先生“嘿嘿”笑着说:“我可不是跟你抢学生的。”说完又对一旁的孙伯灵说:“我们俩一起在云梦山采药修道,后来,我率弟子云游天下,你的老师就寻进这鬼谷山中作起隐身君子了。”

孙伯灵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说起鬼谷先生的过去。

墨翟先生说:“你可是找到了好老师。我最了解他,他通天彻地,腹中存好几家学问,我墨翟是远远不及呵!”

鬼谷子欲打断墨翟的话,然而,墨翟挥手制止他,继续对孙伯灵说:“你的老师可是个出世奇才啊!他所崇尚的学问高深隐匿、阴道阳取、纵横捭阖、揣摩臆测;他所研究的对象有天、地、阴、阳、日、月、鬼、神无所不包。

他腹中的学问第一是数学,日月星晨天象经纬无不在他手中,占候卜筮,每言心验;第二是兵学,姜太公《六韬》、黄石公《三略》无不藏于心中,布阵行兵,更是变化无穷,鬼神莫测;三是游说,鬼谷先生多闻广记,明理审势,出口吐辩,万口莫当。他给你们授课一定说过:想要讲话反先沉默,想要敞开反而收敛,想要升高反而下降,想要获取反而给与。“

孙伯灵认真地点点头,并崇敬地看了鬼谷先生一眼。

墨翟先生又说:“他的第四门学问可谓出世学,修真养性,服食引导,祛病延年,长寿不老。”

鬼谷先生对孙伯灵说:“墨翟先生言重了。伯灵呵,这位墨翟先生才是出道高人、旷世奇才呐!”

墨翟先生羞愧万分说:“我自以为我造的木鹰会飞、会落,国中再无高手了。可听弟子告诉我说有个叫偃师的人造了个会说、会跳、会唱、会笑的木头人,把周王都给迷住了,甚至还会冲周王的宫女们飞眼传情,气得周王要不是木头人就要治它的罪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不敢谈论技艺,只有拿着工具埋头苦练了。如今,在您鬼谷先生面前,我何谈什么出道高人、旷世奇才?您老先生隐居深山,养身修道,云心月性,不乐仕途,不求闻达,我墨翟怎敢与先生相比!”

鬼谷子“哈哈”大笑了几声后说:“我王栩怎么能与你墨子先生相比?”

接着,他向孙伯灵说起很多年前的一件事。楚国公输班(即鲁班)为楚国制造了攻城的云梯,准备进攻宋国。这个消息传到墨子耳中后,墨子步行千里,脚上走出了老茧,从未国赶到楚国国都郢(今湖北江陵县)去见公输班。墨子说:“我在宋国就听说过您的大名。我想借你的手去杀人。”公输班说:“我本来就讲究仁义,不杀人。”墨子说:“听说您制造了云梯,将要用它去攻打宋国。宋国有什么罪过?讲仁义不杀人却帮助进攻别国,这是不杀少而杀多。请问进攻宋国有什么仁义?”公输班信服了,墨子请求公输班为自己引见楚王。墨子见到楚王说:“现在有这样一个人在这里,舍弃自己雕饰精美的车子,邻居有破车却想偷窃;舍弃自己锦绣的衣服,邻居有粗布短衣却想偷窃;舍弃自己的米肉,邻居有糟糠却想偷窃。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楚王说:“这人一定有病,一定有偷窃病。”墨子说:“楚国土地方圆五千里,宋国方圆五百里,这如同装饰精美的车和破车;楚国有云梦泽(今湖北省境内长江、汉江流域),犀牛、野牛、麋鹿充满泽中,荆江(今长江)、汉水(今汉江)出产鱼鳖、大鼋和鳄鱼,是天下出产最多的地方,而宋国是人们所说的没有野鸡、兔子和鲫鱼的地方,这如同米肉和糟糠;楚国有高大的松树、有漂亮的梓树、楩树、豫樟树,宋国却没有高大的树林,这如同锦绣衣服和粗布短衣。因此臣下认为大王让你的官吏进攻宋国与此同类。”楚王说:“说得很对!请相信我们不会进攻宋国。”

墨翟说:“好啦!别提那些陈年烂谷子了,还是说说眼前的事吧!”

鬼谷子说:“好吧。你说说公孙鞅是谁,怎么一回事?”

墨翟说:“我这也是听说的。魏相公叔痤死前,魏惠王去看他,见病得很重,就说:”万一你的病治不好,你认为谁接替你的职务合适?‘国相说:“我有个御庶子,叫公孙鞅,年纪虽轻,却有奇才,大王可以任他为国相。’魏惠王没往心上放。国相见魏王不打算用公孙鞅,又说‘大王如果不用鞅,就一定要把他杀掉,千万不可放他出魏国,万一他被别国所用,将来一定是魏国的祸害。’魏王应着走了。公叔痤让人把公孙鞅叫到床头,说:”刚才大王问我谁可以任国相,我推荐了你,看大王的神情不会同意我的建议。我身为臣先忠于君,因此建议大王如不用你就把你杀了。大王答应了我的请求。

你快逃走吧,否则大王的人马上就来擒你了。‘公孙鞅说:“大王既然不能听你的话任我为国相,又怎能听你的话杀了我呢?’果然,公孙鞅听人说魏惠王看完了公孙痤即对随侍的人说:”公叔痤的病看样子不可医救了。他想要把国政全部交给公孙鞅掌管,这难道不是糊涂吗?‘“

鬼谷子又问:“这公孙鞅到底有什么才能?”

墨翟说:“听说公孙鞅是卫国国君疏远的宗族旁支子弟。他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刑名法术,在公叔痤身边时,公叔痤每当大事、要事必与鞅商磋。

公孙鞅胸怀大志、深谋远虑,为公叔痤出谋划策,深得公叔痤喜爱。公叔痤来不及荐举他就病倒了。“鬼谷子说:”你前头说公孙鞅跑了,让我猜猜他跑哪国去了。“墨翟先生不语,只含笑看看孙伯灵,又看着鬼谷子。

孙伯灵想:“既没公孙鞅的生辰八字,也没有公孙鞅跑的时间、方向等,先生依据什么来算呢?”

鬼谷先生含目掐指、煞有介事。屋里一片沉寂,墨翟先生含笑不语。

忽然,庞涓喊着跑进山洞:“先生、先生,天上升起一颗慧星!”墨翟和孙伯灵闻声出屋。

慧星早就落了。天空月朗星稀,山上林深草密。墨翟先生问庞涓:“有几颗?”

庞涓道:“只有一颗。”

墨翟又问:“在哪个方向?”

庞涓用手指划了一下。孙伯灵辨出是西方天空。

“算出来了,算出来了!”鬼谷先生高兴地走出山洞来到众人面前。

墨翟问:“去哪儿了?”

鬼谷先生说:“去秦国了。”

墨翟说:“正是奔秦了。刚才有颗彗星出现在西边天空。”

鬼谷先生突然收敛起刚才的兴奋,小心问:“西边?没有看错吧?”

庞涓证实道:“先生,是西边,好亮好亮的!”

鬼谷子说:“难道说,秦国将称霸中原,魏国、齐国均不在它上面?”

墨翟问:“何以见得?”

孙伯灵和庞涓如饥似渴地聆听着。

鬼谷先生问墨翟:“秦国国君可是颁了招贤纳士的文告?”

墨翟说:“听说颁发了文告。文告上说:对于能进献奇策使秦国强盛的人,给高官,并封地。”

鬼谷子又问:“公孙鞅可是听说了文告奔秦国而去的?”

墨翟说:“正是!”

鬼谷先生突然猛击一掌,坚定地说:“唯秦国图霸业、成王业了!”

墨翟不明白,谦逊地说:“还请先生明示。”

鬼谷先生问:“你可记得十几年前(指周烈王二年,即公元前374 年)

周公太史儋曾对秦献公说:周、秦本是合为一体的,后来秦分出去五百年,现在又合为一体。今后十七年,将出现一个统霸天下的人。“

墨翟笑了:“我看这是讹传,太史儋恐怕看不这么远。”

鬼谷子又说:“秦国与魏国的石门大战恐怕没有忘记吧?”

孙伯灵知道这次大战,三年前(即公元前364 年)秦国军队攻取魏国,在魏国石门(今陕西省三原县)把魏国军队打得大败,斩首六万多人,最后,由于赵国出兵救魏,秦国才退兵。

鬼谷先生又说:“这是秦国第一次取得战争的大胜利。周天子听说了,给秦国公颁赐了绣有花纹的礼服。”

墨翟说:“献公已死,现在即位的是秦孝公。”

鬼谷先生说:“正因为是秦孝公,年轻力盛,久被视为夷狄之邦,东方又存六大强国,他才会发愤整饬,以图霸业。”

墨翟沉默不语。

孙伯灵和庞涓暗暗钦佩鬼谷先生博学多智。庞涓想:哪一国用鬼谷先生为国相,那才能够真正成就霸业呐!

天有些凉了,鬼谷先生和墨翟先生回去歇息了,庞涓叫住孙伯灵打听墨翟先生说了些什么。

孙伯灵把公孙鞅离魏去秦的事说一遍。

庞涓无比羡慕地说:“公孙鞅果然有气魄,换成我恐怕唯唯诺诺不愿离开魏国呐!”

自孙伯灵差点被鬼谷先生撵下山的事发生后,孙伯灵更加勤奋学习,诚信待人。庞涓对先生,对师兄更是恭敬感佩,委心贴耳。

庞涓又说:“仁兄,你可曾想过下山去?现在七国争雄,都需用人才,仁兄你己具备成就将才的本领,为何不像公孙鞅一样,去寻找一个大国施展才智,发展事业呢?”

孙伯灵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感觉自己学识浅薄,还不具备干事业的才智。他说:“我越是跟随先生学艺,越是觉得自己才疏德薄、无勇少谋,就越想跟先生多学几年。”

孙伯灵突然明白庞涓问此话的目的,于是问庞涓:“怎么,你想此时下山?”

庞涓否认说:“没这事,我只随便问问。你都觉自己才疏学浅,无勇无谋,我更要磨砻砥砺、只争朝夕了。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膑 作者: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