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孙膑》 02节


王团领着庞涓走进大梁(今河南省开封市)后,无论是守城门的兵甲还是路上的富豪人士看见王团都非常恭敬地点头招呼,庞涓心里奇怪也不便问,只是跟随而行。行至城中一幢高门楼的深宅大院前,王团径直就往里走,庞涓有些心虚,拽住王团衣袖问:“这是哪位高官家?”王团没理他又要进,庞涓指着一侧矮门说:“应当走这个门吧?”王团仍没理他率先跨进门槛,守门人恭敬地目送他进了大门,却并不阻拦。庞涓疑惑,心中害怕不敢举步,又不见王团人影,更不敢在门外滞留,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见一位发髻高束,身着绸衫的翩翩少年仁立门口冲他招手。

庞涓定神看清正是换了衣衫的王团,刚才的惊恐变成了惊喜,三步并作两步飞速跑进门去,进了门纳头就拜磕在王团脚下。

王团不是别人,正是魏惠王国相王错的小儿子。庞涓得知详情后直庆幸初离鬼谷就遇上了贵人。先生的教诲早忘了一半,然而先生看天相说他此次下山凶多吉少的话他却记住没忘。庞涓自忖:初下山就已进入国相宅院,且与公子交好,非旦无灾,却均为吉兆。有国相帮助,前途岂不光明无量?

果然如庞涓希望的那样。他在王团家住了一段时间后由王团引荐给国相王错,又由王错推荐给魏王,受到惠王召见。

首次见惠王,庞涓为惠王隆准丰颐、美如冠玉的英俊面貌而仰慕。惠王则久慕鬼谷先生学识,一见庞涓体魄粗犷是块行武材料,又听庞涓说话声如钟响,心中便喜欢了三分。君臣坐定后,惠王问起用兵打仗之事。庞涓拜鬼谷三年,又常从孙伯灵那学到许多知识,因此,旁引博征,向惠王阐述他对用兵打仗及诸侯称霸的见解,从周文王、周武王用太公姜、周公旦联合诸候而灭商纣,说到齐桓公二次被鲁国打败而重用管仲国富兵强称霸一时,又说到吴王夫差用孙武、伍子胥,越王勾践用范蠡、文种而先后称霸中原。庞涓所知有限,但谈吐气势非凡,每说到诸候称霸一时时,他就热血沸腾、声如洪钟。惠王被他的谈吐气势所感染,加上国内人才尤其是统兵打仗的将帅之才奇缺,惠王求将若渴,听完庞涓的一番议论,心中有意要拜他为大将军,于是又说:“我国东有齐国、南有楚国、西有秦国、北有赵、韩、燕,军力不相上下,我国常处于不利形势。可恨赵国夺我中山(魏于公元前406 年灭中山国),此仇至今未报,先生不知有什么良策妙计?”庞涓说:“大王不用微臣便罢,如用微臣,我敢说战必胜、攻必克、称霸六国而兼并天下,何惧一个中山之仇不得报呢?”惠王说:“大话好说,恐怕实际做起来不容易。”

庞涓发誓说:“臣是倚自我之才而说此番话,如果大王给我十万精兵,我保证打遍六国无敌手,若辜负王命,有厚国威,我甘愿伏车裂腰斩的死罪!”

魏惠王心悦诚服,当即决定委任庞涓为魏国元帅并兼军师之职。

一夜之间,庞涓从一介草民、一个拜深山鬼谷的隐士学艺的学生变成一个统帅万乘兵车、拥有百万大军的国军之帅,几近一个叫花子一跃而成为达官显贵,志得意满之情自不必说。他首先把媳妇、孩子接进帅府,又派人搜寻美女数十名养入后宫,并将三亲六戚安排在自己身边任将当官,之后,便整顿军队,先侵东面的卫国、宋国,后侵南面的郑国。卫、宋、郑均为小国,都敌不住魏国强大的军队势力,纷纷臣服求和,庞涓可谓屡战屡胜,深得惠王欢心赏识,一时骄气横生、孤高兀傲起来。

之后不久,齐国军队攻打魏国边邑,庞涓率军抵御将齐军打退。庞涓回到大梁便更加居功自傲。在朝堂上不把众大臣包括王错放在眼中,回到帅府更是向身边的亲族夸耀自诩。

可是,每当静下心来时,庞涓则显出一副烦躁、郁闷之色。

一天,庞涓的侄子、在庞涓军中任将的庞茅问:“五叔,侄儿见你常背人叹息,这是因为什么?”

庞涓在庞茅的再三追问下才道出真情,他说出了鬼谷山中的孙伯灵。

庞茅不知庞涓心中所忧,就说:“这个有什么担心,传过话去请他来大梁辅佐五叔就是了。”

庞涓说:“你有所不知,这个孙伯灵是吴国大将孙武的后代,统兵打仗无师自通,鬼谷子又于黑夜多教他许多,才智都在我之上,别说一个庞涓,就是十个恐怕也不及他一人。他一旦来魏,我恐怕要失去元帅之职,魏王一定欣赏于他而冷落我。”

庞茅说:“那就别管他,他爱去哪儿去哪儿,只要不来魏不就没有危险吗?”

庞涓说:“你不了解此人,他一旦下山,投奔他国,无论在哪国求职均能够得到将帅之职,到那时,如果战场上与他决战,恐怕就更不是他的对手。”

庞茅这才感到问题严重,“如此说来,孙伯灵这个人,五叔是非除不可了!”

庞涓长叹一声道:“我与他已结拜为兄弟,在鬼谷又得到他许多关怀,有一次,为了我他差点被鬼谷子赶下山。临分手,我一再保证将来一旦荣华富贵,一定不忘仁兄。我怎么可以自食其言而加害他呢?”

庞茅想了一下说:“听五叔说到孙伯灵的能耐,我认为并不可怕,因为他还没有威胁到五叔的地位。可听五叔刚才这番话,我才真正感到可怕,五叔自知处境危险却不知道怎样去消除这危险,这不是眼看灾难降临而束手无策吗?”

庞涓更加恐惧不安:“你说怎么办?五叔听你的。”

庞茅在庞涓军中担任副军师之职,凡事都给庞涓出谋划策,几经合作,庞涓便另眼相看这个侄子。此时听庞茅一番计策,心中才稍稍平和一些。但他仍然心有疑惑:“万一孙伯灵不信任我,而不上我的圈套怎么办?”

庞茅说:“五叔与他是歃血盟誓的结拜兄弟,五叔又曾有愧于他,下山前又曾与他相约,现在五叔是魏国军队的大元帅,更主要的是,听五叔说孙伯灵这人待人敦厚温良,凭着这五点,孙伯灵就一定会来,即来就只有一条路等着他,那就是——死!”

庞涓叔侄俩精心谋划后的一天黄昏,叔侄俩正在后堂看歌女跳舞,忽听有人报:“鬼谷山孙伯灵求见大元帅!”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膑 作者: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