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孙膑》 08节


第二天,一切都如往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征兆。

孙怕灵注意看蛾儿,蛾儿还与往常一样对他黑着脸阴着气。

到了中午,快吃饭了,他痛苦无助,昏沉沉欲睡,半卧在几上,眼泪却止不住打湿了竹简上的字。

蛾儿端来饭菜,盆里有菜有肉骨头,上面漂着一层白花花的油。

孙伯灵想起昨晚上说话的那个女人,就想问她,但又有人进来,便止住了。

当有女奴端上饭食。蛾儿弯腰收拾碗筷,当那女奴转身之际,孙伯灵端起那盆汤,欲往蛾儿身上浇。蛾儿看见,急忙闪躲而逃。孙伯灵就势连盆带汤全扣在桌几上,然后哭喊嚎叫不止。孙伯灵不等蛾儿有所反应,就掀翻桌几,折断竹简,将墨涂满全身,又追打另一女奴。

两个女奴嚎哭着抱头鼠窜,不一刻,全元帅府就都知道孙伯灵疯了!

庞涓带着庞聪、庞茅赶来,见孙伯灵满身污浊、口吐白沫,眼往一侧翻,心中仍将信将疑。

庞聪扑了过去,“先生、先生”地一遍遍呼唤。

孙伯灵从昏沉中醒来,一见庞涓,凄惨疾呼一句:“鬼谷先生”就爬到庞涓脚前,忽儿抱住庞涓双腿,忽儿连磕数头,磕得地面“咚咚”直响,嘴里不住地说:“鬼谷先生,救我一命!鬼谷先生,救我一命!我可是你的好学生,你不能见死不救!我的小命就仰仗你了!先生,别抛弃我!别抛弃我!”

庞涓让侍从强掰开孙怕灵的手才脱开他的纠缠。

庞涓把几个女奴叫来详问,却见蛾儿脸上挂满惊恐的泪水正呻吟着抽泣,就喝斥道:“不好好伺候孙先生,竟让孙先生疯了,你们几个死罪难逃!”

女奴早吓得浑身哆嗦。

蛾儿说:“回禀元帅,我们几个尽心伺候,谁知他不知好歹,突然就端汤浇我,实不是我们侍候不周。”

另两个女奴连连称是附合,庞涓再看孙怕灵,孙伯灵躺在屋角已经鼾声如雷了。

庞涓对庞茅说:“把他弄马圈去!”

庞茅会意叫几个人抬上孙伯灵将他扔进马圈。庞聪问庞涓:“五叔,怎么可以把孙先生扔进马圈?先生他虽疯了,马圈怎可以容身呢?”

庞涓说:“我倒看他真疯还是假疯。你不用管这事,你去收拾那些残筒,看能整理出多少。从今天起,你就不要与他见面了。”

庞聪还想说什么,庞涓挥挥手让他离开。庞聪不敢抗命,只得离开。

庞涓走到马圈附近,找了个地方隐蔽起来。远远的,他能看见孙伯灵,孙伯灵却看不见他。

孙伯灵又哭又笑地被几个人扯拽着扔到了马圈里,不一刻,他的全身就爬满了马粪和马尿,苍蝇在他的头上盘旋,蚊虫在他的身边飞绕,他既不赶也不轰,边笑边抓起马粪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着,还对扔下他的人说:“谢谢、谢谢!够了!太多了,我吃饱了!”

庞茅把看到的情况报告庞涓。庞涓见孙伯灵吃够了又躺马肚子下睡觉去了,就长叹一声:“唉,他是疯了!疯了!”

庞涓仍不死心,派人昼夜监视孙伯灵,庞茅向他报告:孙伯灵不是吃马粪就是偷马料,一会哭一会笑,见了人就喊鬼谷先生,有一次抱住一匹小马大哭不止,说那马是他的儿子。还有一次被一匹马踢破了头,血流了一脸,他反倒笑着对喂马的说:“你看我从战场上回来,头上还挂了花,魏王要给我晋级嘉奖!”有一回看见黑奴蛾儿就扑上喊娘,把蛾儿吓得跑出去老远。

他见别人笑他,他比谁都乐得厉害。

庞涓至此才确信,孙伯灵是真的疯了。

孙伯灵吃睡在马圈,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马圈的臭酸味自不必说,他心中的仇恨和苦痛却是皮肉、双腿所有相加都不能敌过的。他最信赖依靠的朋友、却是真正害他性命的人!他是真的昧了心瞎了眼吗?

鬼谷山上鬼谷先生多次提醒他庞涓生性残忍狠毒、不可深交,他不信。

鬼谷先生择徒授艺,高深绝妙的精到技艺不授庞涓,连孙子兵法提都不向庞涓提,他对鬼谷还有看法,多次为庞涓争取学习的机会。可倒好,到头来,自己却要惨死在他施以恩惠、布以仁德之人手中,这岂不让天下人笑话!

孙伯灵混混噩噩,盼太阳盼月亮,一日日耗损着生命。

忽一日,他在偷马料吃时摸到两个还温热的鸡蛋。他见四周无人,草草剥去皮壳,一把就塞进嘴里。

这种人吃的食物,他有很久没吃到了。

又一日,他哭闹累了,就搂住一根马桩睡了。醒来时,他手上却搂着一包吃的。他见包袱皮是丝绢质的,马上清醒,这食物定来自帅府。他把吃的东西或分给了马,或扔进马粪中,嘴里喃喃地说:“吃吧、吃吧!我的儿你快快长大,长大了白白胖胖生个娃娃。”

果然,没过多久,他看见庞聪在远处抹泪。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膑 作者: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