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孙膑》 01节


魏国军队全军覆灭于马陵的消息于三天后传进大梁魏王宫。魏惠王听说太子申被擒、庞涓被杀、十万兵马无几个生还,当下就光着脚从龙床上跳下,跑出寝宫见了侍卫就喊“快传令,停止进攻齐国!快传令,集结的部队解散!

快传令……“左右匆忙跑着去传达魏王的命令,可传令兵还未跑出宫门,惠王一口鲜血喷向天空,人即刻不省世事。

魏惠王醒来后对国相惠施说:“齐国是寡人的仇敌。齐王是寡人的死敌。

他灭我太子、灭我将军、灭我十万大军,我与齐王不共戴天!我定要报此深仇大恨。我打算派勇士前往齐国刺杀齐王,国相认为如何?“

惠施说:“大王,您是大国的国君,却用老百姓使用的方法去报仇,实在是下策。”

魏惠王又说:“此仇怨我至死也不会忘记。魏国虽小,可我要调动全部兵力去讨伐齐国,国相该不会反对吧?”惠施说:“大王,臣下反对。臣下以为不可以这么做。臣下听说,为王者要适合法度,称霸者要懂得计谋。现在大王告诉臣下的,离法度和计谋太远了。大王先同赵国结下仇怨,又去攻打了韩国,现在与齐国作战,没有打胜,国家没有守卫作战的后备,大王又要调全部兵力进攻齐国,这不是臣下主张的做法。”魏惠王气愤地说:“按照你的意思,寡人的仇就不报了?”惠施说:“大王息怒!臣下不是这个意思。臣下是说要运用智慧去战胜齐国。臣下想:大王如果想报复齐国,不如就更换君主的服装屈己为下人去朝拜齐国,楚王一定会发怒。大王派人到齐、楚两国游说,促成它们争斗,那么楚国一定会进攻齐国。以强大的楚国去进攻疲敞的齐国,齐国就一定会被楚国击败,这就是大王用楚国来毁掉齐国。”

于是,魏惠王派使臣出使齐国报告,说魏王愿朝拜天子一样拜齐威王,向齐威王称臣并运送大量贡品。

使臣还未上路,魏惠王又派惠施出使楚国,替他拜会楚威王。

齐军在马陵之战中的胜利捷报才传到齐都临淄,邹忌就惊恐不安,谎称有病从朝堂上告假回府,把公孙阅叫到身边:“先生,快替我想个办法,听说田忌又打了胜仗。这一回国相之位恐怕是真的难以保住了!”

公孙阅也听说孙膑和田忌杀了庞涓,擒了太子申,灭了魏军十万人,齐威王又欲摆国宴迎接二位有功之臣,他说:“国相这一次是非除田、孙二人不可了!”

公孙阅拿了二百金来到城中一家卜卦馆前,见四下无人便走了进去。算卦的老头见来人一双眼睛聪慧明亮,就问:“先生为何事卜吉凶?”

公孙阅把二百金放到桌上亮给算卦的老头,倒先把老头吓了一跳:“先生欲卜何事吉凶?何事的凶与吉值如此多的金子?”

公孙阅沉着脸色说:“如果卜得准、算得清,比这多得多的金银都等待着先生您呐!”

老头眨巴着小眼不知何事,催促道:“先生给什么人卜前程吗?快请报上生辰八字。”

公孙阅见老头已十分急切地要开始算命了,就郑重而神秘地说:“我是田忌元帅派来的。我们屡战屡胜,赫赫战功盖世,声名威震天下。田忌元帅欲谋建立国家的大事,请先生算算是否吉祥?”老头还没听完公孙阅的话,吓得脸就变了颜色。他把金推给公孙阅说:“此事非小民能算得出的,望先生收起钱快些离开。否则,小民将会受到牵连而小命难保!”

公孙阅不急于走,耐心开导老头说:“田忌将军有孙军师辅佐,大智大勇,又掌握齐国兵权,一旦谋大事成功,还可奖赏于你,你害怕什么?”

老头吓得浑身哆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求饶,再三催促公孙阅离开。

公孙阅收起金临出门又叮嘱老头道:“记住了,万一有人问你我是谁,万不可说我是田忌派来的!”趁卜卦人不备,他把二百金扔在了桌子底下。

公孙阅才离去,邹忌派人包围了卜卦人的卦馆,并搜出二百金。卜卦人在铁证面前,只得招供田忌派人卜算起事吉凶一事。邹忌手里拎着公孙阅扔下的二百金,身后绑着卜卦人,来到齐威王宫廷前。

齐威王正日夜盼着马陵胜战的将帅们班师回京,一连兴奋数日,扳动指头数算着几个大国、几个小国屈服于强齐。他踌躇满志、雄心勃勃,强立于七国的局势已定,他称霸中原的局势已定,他可以轻松过几年太平日子了。

他曾独自算过:赵国为了报答派兵救邯郸一事至今感恩戴德、念念不敢相忘;韩国也将如赵一样报答他救国大恩;魏国这一回是彻底垮了,魏惠王的霸主地位也将随着这一大仗的惨败而顷刻倒塌;南方楚国、北方燕国、西方秦国不会不听说马陵大战的情况,不会不为齐军灭魏军十万人、捕杀魏军将帅这一显赫胜利而胆怯心惊,周围几个小国就更不在话下,齐国将随着这一大仗的全胜而雄居于七国之首,他——齐国国君将随着这一大仗的全胜而雄居于七国君主之首。这也就是孙膑军师常说的“战胜而强立”吧!

齐威王正窃窃自喜的时候,邹忌求见。

邹忌说:“听说大王要摆盛大的宴会迎接田忌、孙膑胜利回师?”

齐威王说:“是呵!怎么,国相认为不合适吗?”

邹忌说:“大王可曾听说过燕人养虎的故事?”

威王说:“不曾。国相说于寡人听听!”

邹忌说:“从前有个燕国人得到一只老虎。当时老虎尚年幼,燕国人待它无比周到,吃喝行住从不敢违背老虎的意愿。后来燕国人觉得这只虎很能干,就把家里的鸡、狗、羊、猪、马统统交给他看管,这只虎倒也真能干,把主人吩咐的事样样干得都很好。时间长了,主人就忘记了它毕竟是只老虎,它咬人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终于,这只老虎大了,身体立起来像山石一样坚硬,张开大嘴就露出了凶残的本性。有一天,老虎觉得自己应当做这个家里的主人了,就把所有它看管的牲畜全吃光后,又要吃主人。主人说:”我是你的主人啊!‘老虎说:“咱俩个换换位置,我就是你的主人!’于是……”

齐威王不等邹忌把故事讲完,已明白邹忌的用意,只是,他不知道这个要与他换“位置”的老虎是谁。他暴怒地吼道:“你别绕弯子了!快告寡人谁想谋本王王位?”

邹忌把二百金放到齐威王面前,又让人推上卜卦人。人证、物证俱全。

齐威王坐在王位上盯住邹忌怔怔地愣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膑 作者: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