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孙子大传》第19章


将楚国令尹囊瓦和大夫史皇的两支军队,引诱“调遣”到柏举战场的这个黄昏, 两个大王阖闾,先后来到了孙武的军帐。

一个“阖闾”的“扮演者”是夫概,是阖闾的同胞兄弟。

另一个阖闾,是阖闾自己,身先士卒。

暂时称作“阖闾”的夫概回营,脸上挂着矜持,沉稳,高深莫测的微笑;

本来就是阖闾的阖闾,视察唐蔡来会的军队营帐之后,又看了战地,回营时, 一路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哈哈大笑。

人们很难辨别得出孰真孰假,一是两人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因为血缘的关系, 生得很相象;二是因为人们哪敢定睛地端详大王的模样儿?大半是老远地见到华贵 耀眼的大王的冕服和威仪赫赫的车队,就赶忙作揖叩首了。

夫概先行回营。

那装璜着日月星旌旗的王者之尊的战车驰入吴军驻地时,士卒不由地纷纷跪伏 在地。先一步来到柏举待战的唐、蔡二国诸侯,也分不清真假,毕恭毕敬地作着长 揖。孙武当然是分辨得清的——陪伴夫概的是王子夫差,侍卫阖闾的,是太子终累。

夫概对于人们的顶礼膜拜不置可否。

他下了车,唐、蔡二国君侯忙道:

“大王辛苦了。”

“大王亲临险地,身先士卒,楚国岂有不破之理!”

夫概微微一笑。

夫差迅速地瞟了夫概一眼。

孙武赶紧点明了夫概身分:“夫概将军,一身的风尘,还是赶紧去更衣歇息吧。”

夫概说:“孙将军,夫概如此装扮,有几分威严么?”

夫概有几分得意?他在过一时的君王之瘾?

一阵风刮过似的,随着一声声哈哈大笑,真正的大王阖闾回来了。

众人忙施以君臣之礼。

夫概也不例外。

真假阖闾面面相觑。

阖闾还是哈哈大笑,夫概却拿出一脸的谦恭,不笑了。

夫概:“噢——我这是刚刚回营交令,王兄,待我换了衣裳再来说话。”

阖闾:“稍候片刻。夫概将军王袍加身,俨然也是王者之尊嘛,啊?夫概将军, 是不是?”

夫概一惊,忙道:“哪里,天无二日,大王就是大王,将军就是将军。”

蔡昭侯插了一句:“不过,刚刚我还真是辨不出真假了呢,夫概将军气象不凡。”

是吹捧?是挑拨?是故意这样说?还是无意一句插话?不得而知。这话却首先 在吴王与胞弟心里同时掀起了波澜。当然,孙武的诱敌误敌之计,是征得阖闾认可 才得以实施的;夫概假扮大王,完成最后将楚军调到柏举战场之计,首先是阖闾提 起的。不然,谁敢如此冒犯君王的尊严?诱敌之计,顺畅地完成了。可是,当阖闾 看见夫概一身君王的装束的时候,心中倏然间掠过了一丝不快,甚至还莫名地产生 了一些忧虑。他忽然就想起了他的堂兄吴王僚之死,他设计刺杀王僚夺得王位之前, 不是也在王僚面前装得唯唯诺诺,诚惶诚恐,滴水不漏么?他不仅不能容忍这等历 史的悲剧故伎重演,也绝对容不得任何人冒犯他的天颜。他努力想在夫概这一身冕 后面,看到些什么,体察些什么,预感些什么,可是什么也得不到。夫概是一位韬 晦很深、城府很深的王室之胄。于是,他顺手打出了一手棋,突然发问,以观察夫 概的神色。

夫概深深地施了一礼:“夫概还得恭请王兄赦免我冒充大王之罪。”

夫概低着头。

阖闾又干笑起来,拉了夫概的手,说:“将军这是什么话?将军何罪之有?孙 将军诱楚误楚之大计,若无胞弟夫概将军身临险境,如何得以实现?胞弟今日做此 装扮,实在是替寡人去历险,去死过一回了啊,夫概将军不必多虑,卿是有功的, 卿之功勋寡人铭刻在心!”

就算是雪释冰消了。

孙武看着这场“百戏”,脸上毫无表情。

他实在不耐烦这样儿“斗法”。

“大王,楚军已从六百里之外的汉水南岸调到柏举,我军也已长途跋涉,两军 相持,决战必不可免,只是时间的问题了。速令各营快快歇息,养精蓄锐,明日起 早整饬兵马,列阵决战,也请大王和夫概将军稍事休息如何?”

“就依将军。请夫概将军换了衣裳吧。”

还是看着夫概一身冕不顺心。

夫概道:“大王,楚国令尹囊瓦骄横残暴,贪婪成性,为政不爱民,治军不爱 兵,他的部下甲士徒卒离心离德,早已不堪一击,我军明晨立即就抢先进攻,即可 将囊瓦所部彻底击败,夫概请求以部下五个整军为大王打此头阵!”

“你……刚刚回营,身体疲惫,先行休息吧。”

夫概还欲争执:“大王……”

阖闾:“寡人辗转作战,刚刚回营,实在有些累了。”

孙武道:“大王,臣以为夫概将军所言,极有道理,不妨……”

阖闾忽然莫名地动了气:“行了行了!现在吴唐蔡三国军兵尽数在此,面对的 六万楚兵也非不知战斗之辈,岂可不周密筹谋,列成堂堂之阵,而去匆促冲打?”

阖闾究竟为何动怒?

是大战之前临阵犹疑?抑或是不愿夫概再一次建立功勋,要钳制他收敛一些?

阖闾拂袖而去。

阖闾并未去更衣,也未进膳,连一脸的风尘也没有洗,又在各营中巡看了一番, 便又登上了高处,望着远处楚军方位,显得焦灼不安。

夫概在阖闾去后,独自在孙武营中逗留了少顷。

夫概道:“孙将军,依我之见,切切不可失掉战机,楚军立足未稳,方城援军 尚无消息,不战将会痛失良机!”

“将军勿急,待我再去说服大王。”

“请孙将军一定让夫概率先冲杀。孙将军不会不放心吧?夫概麾下虽然只有五 千士卒,却个个勇猛过人,一以当十,这话绝非狂傲自诩,不瞒孙将军,夫概部下 士卒,个个都是童男子,夫概之卒,在家中唯一接续子嗣的独生子不要,娶了妻有 挂牵的不要,两军阵前踟蹰犹疑的不要,儿女情长的不要。我之士卒,学孙将军阵 法,训练时亦曾刃加于肩上,习惯了流血。我之军旅行两,凡是率兵之长,个个读 过将军的兵法。经此一战,孙将军当会知道,夫概麾下乃天下第一军旅!”

孙武听得瞠目结舌。也许,直到这会儿,他才看到了吴王同父异母兄弟的另一 面。这人平日总是一派和气,微微含笑,内心却是高深莫测,虎气雄风!

夫概收住话头,忽而将少有的严峻和狂妄收回,重新换回和蔼与微笑:“啊孙 将军——我言过了,言过了。”

“夫概将军真是雄心勃勃!”

孙武冒出这样一语。

夫概又像往日那样,亲热地捉了孙武的手,揉搓摩挲,道:“如若有孙将军与 夫概携手,定然纵横天下。孙将军兵法中有这样的意思:将军临机决策只以国家与 君王的利益为上,不必等待君王之命。不知夫概的理解是否正确?”

孙武说:“孙武已经明白了。”

夫概:“夫概告辞。”

送走了夫概,孙武独自思忖:夫概明日无论吴王阖闾是否颁布攻击命令,都要 挥军一战了。

战机当然是不可贻误的。

夫概是不好钳制的。他的羽翼已经日渐一日地丰满,不仅城府极深,而且善于 把握战机临机决断。论战法他自然高过大王一筹。大王是治国的,夫概是治军的; 大王是治人的,夫概是治战的,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夫概建功心切,万一有了问题,怎么办?

阖闾对夫概到底存什么心思?

阖闾如若一定禁止夫概用兵,并由此推导出不准明日出击,又怎么办?

将军决战不仅在鲜血淋淋的沙场,首先是在自己的庙堂和营帐,这番感慨,不 止一次注上孙武心头。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受,当然是治军之道,然而,君在军 中,将又何如?

孙武兀自淡淡一笑,挥去这些烦扰,走出了营寨。

天很黑。

营中士卒都已睡熟了。

巡夜的甲徒来回走动,压低了声音咳嗽。

明日,这些安然入睡的士卒,谁个血溅柏举,成了异国之鬼,谁个侥幸生还?

决战是不可回避的。

明晨决战是最佳的时机。

夫概的决断,便是他的决断。他不准备再去找阖闾费话了,夜长梦多,不必让 君王干扰他的决策和挫磨夫概的锐气了。

夫概被大战之前的激情搅扰着,雄心勃勃地回到自己的营帐。

大王驾到。

夫概听到帐外的呼号,心里一动。

阖闾匆匆而来,所为何事?

他不能再有片刻的时间欣赏那穿着服的自我了,虽然这一身披挂是如此地令人 心醉神迷,志得意满。他知道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便急急慌慌脱去了王袍,尚未 来得及换上自己的衣裳,大王阖闾和侍从已经走进了营帐。

夫概忙行大礼:“夫概不知大王驾到,请大王恕不敬之罪。”

“夫概何出此言?自家同胞兄弟,营帐中不必拘于俗礼的。”

“谢王兄宽宏。”

阖闾尽量地亲切着,扫了一眼夫概刚刚脱下的服,在极其不经意的眼神儿中, 藏着几分赞许,因为心中放下了一件事,表情自然起来。

“寡人深夜来此,只是为了夫概胞弟今日去诱敌迎敌,扮成寡人的模样,实在 是替寡人去经磨历险。寡人心中很是感动。你的功劳寡人记下了。”

夫概忙说:“这算不了什么。为了王兄,可以去死的。夫概一定为王兄再建功 勋的,请王兄让我明日——”

阖闾:“天色已晚,明日再议。寡人在此军旅之中,实在不知如何表彰你的功 劳——你看,哈哈,寡人赏赐了你什么物件?”

阖闾一挥手。

走进一个美貌绝色的女人。

营帐为之一亮。

原来是阖闾入楚边境之后选的妃子阿婧。

楚女多情,正是。阿婧那含睇等待什么的样子,楚楚动人。

可是,她是王妃之尊呢!

夫概聪明得很,世故得很,干练得很。他想,大王阖闾今日深夜突然进得营帐, 是来看他的动静和反应的。倘若他身上还穿着王袍沾沾自喜,便要种下杀身的祸根。 这一点他没有看错。他迅速地脱下了那一身尊贵的、难得的、然而又在此时此刻十 分地不祥的王袍,完全是让大王宽心。他要告诉阖闾,他对于君王之尊没有半点儿 非分之想。他当然也知道,大王阖闾极好女色,曾经称他的眉皿二妃为衣上的带子, 袍上的领子,夜里的席子,乘凉的扇子。没有女人阖闾活不下去,即使在匆匆的行 军作战之中,尚且耐不得寂寞,命伯为之选了些个随营的嫔妃,营帐之中亦少不得 佳丽相伴。对于大王阖闾来说,赏赐给臣属的最好东西,除了官爵,就是女人,这 世间最奇妙最可人的尤物,乃是金玉宝器无法比拟的。今晚,阖闾又给了他夫概最 高的奖赏。这番赏赐,难道仅仅是大王在刚刚表现的不快之后的省悟?或者是让他 去征战,去建功立业,去死的一番鼓励?抑或是某种抚慰?某种赞赏?是亲密无间、 手足之情的另一种说法?也许,这些猜测都没有猜对,夫概思忖着。他想他刚刚披 了一身原本不属于他的王袍,如今再痛痛快快地接纳了也不属于他的王妃,这个祸 可是闯大了。阖闾为人十分地精细狡诈,可以从草木之末,判明泰山风吼,可以从 南风之微细,体察到雨雷之骤。什么赞许,什么赏赐,什么手足之情,什么同胞之 爱?王僚不是阖闾的同胞手足么?早已是他的刀下之鬼了。王僚死于非命的时候, 却正是在他,大王阖闾,制造的一片佳肴浓香之中啊!

夫概觉得浑身发冷。

夫概咕嗵一声跪倒。

“大王,夫概纵然有天大的胆子,怎么敢将尊贵的王妃收入营帐?这是万万使 不得的。大王折杀我了。”

阖闾一笑:“寡人赏赐,你尽可享用便是。”

“使不得使不得。”

阖闾亲自去扶夫概起身,拉住夫概的手,说:“有何不可?你我不是同胞兄弟 么?”

不说这话则已,越说兄弟二字,越让夫概不寒而栗。

阖闾:“夫概将军,寡人的社稷,便是将军的社稷,寡人的天下,便是将军的 天下。分而享之乃是寡人的愿望。不必推辞寡人所赐。待到来日破了楚国的郢都, 寡人将颁布命令,让寡人之王侯可以随意享用楚国王侯的女人;寡人的大夫可以随 意享用楚国大夫的女人;寡人的将军可以随意享用楚国将军的女人,哈哈。这等佳 期指日可待了啊!”

说着,阖闾哈哈大笑。

夫概依旧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夫概还是不敢擅越君臣之分。夫概只能将王 妃在营中毕恭毕敬地奉养。”

“哈哈,”阖闾狡黠地挤了挤眼睛,“那可就听将军之便了,哈哈?阿婧是你 的人了。”

阖闾推了阿婧一把,走了。

夫概满腹狐疑地送大王出帐,回来之后,见阿婧还立在帐中。

何等地美艳动人!

夫概仍不敢造次:“王妃请到后帐歇息吧。”

无言。

“请王妃到后帐歇息。”

还是无言。

“王妃。”夫概又唤。

“哪个是王妃?”

随着红唇开合,雪白的牙齿一亮,阿婧反问道。

“妾已经是将军的人了。”

这一语又是十分地轻柔,带着几分做作的羞涩。

夫概的心一动。

夫概:“会有这等好事么?”

“妾听命于将军的吩咐。”

这是一语暗示,也是一种召唤。夫概神经质地向四外一望,见守营士卒在探头 探脑,便抬手一挥,斥士卒走开。

“夫概可以斗胆随便吩咐么?”夫概走近了问,嗅到一阵浓香,感到心醉,险 些忘乎所以。

“不可以。”阿婧反而拿捏起来。

夫概去拉阿婧那双柔嫩白皙的手。

阿婧把手躲到了背后:“不。”

夫概去捉那手的当儿,别有用心地用臂围住了阿婧的纤腰。感觉上,那纤纤细 腰热烘烘的,柔软得要命,他身上的汗毛全立了起来,去触摸。

阿婧还在躲,一切都是故意的挑逗。

细腰款款的,左右摇摆,如蛇,如柳,忽如壁虎一般贴了上来。夫概上了火, 心头突突跳,热血沸腾起来,下意识地“啊”了一声。他这时的勇,这时的力,不 亚于两军阵前的拼搏。他不容分说地将阿婧举了起来,扛到了肩上。阿婧立即瘫软 出汗,微微发抖,整个人身体蜷起来,盘在了夫概的脖子上。夫概扛着阿婧向后帐 而去,边走边叫“看夫概如何吩咐你这王妃”,阿婧在夫概耳边一边娇喘吁吁,一 边说:“阿婧只曾担过王妃之名而已,早已被冷落了啊!”

夫概听着,越发地解除了心头的防线。他将阿婧扛到后面,竟然如扔一件什么 东西一样,掷在床上。阿婧“哎哟”了一声,“你摔疼了我了!”

“我要叫你真疼,我的——王妃!”这夫概,冲上去七手八脚地胡乱撕扯剥掉 了阿婧的裙裾,浑身发抖地欣赏了王妃的每一处光滑肌肤之后,激情越发不可抑制, 哈哈大笑,忽然疯狂地回身拿了墙上挂着的佩剑。

阿婧目瞪口呆。

夫概抽了剑扔在地上,当啷一声金属的声音,让阿婧吓得一抖。

夫概握了剑鞘,脸上是变了形的抽搐。

阿婧拉了衣裳,躲到墙角。

夫概轻而易举地把阿婧拉到身边,一只手按住了阿婧赤裸的背,另一只手举起 剑鞘,抽打阿婧雪白臀上的两块肉。啪唧,啪唧的声音中,是阿婧求将军饶命的哀 声,还有夫概配合剑鞘的挥动发出的咬牙切齿的吼声。此时的夫概,以他的方式享 用着“王妃”的玉体。他喜欢听“王妃”的哀叫和呻吟,每一声呻吟,都使他飘飘 欲仙。他连声问着“王妃,疼不疼?”“你疼不疼,尊贵的王妃?”

阿婧不停地呻吟,越是呻吟,夫概越是狂野,鲜艳的女人赤裸的肉体上,留下 了一道道红,红白鲜明。

阿婧无力反抗,只受着,痉挛,痛苦,“呜呜”地哭,呻吟变成了惨叫。

这到底是为什么?夫概无缘无故地殴打,虐待,折磨这样一个曾经是王妃的女 人,是本能的变态,还是要得到平日想也不敢想的虐待大王后妃的这种野性的满足? 或者是对阖闾的愤怒寻求到了一种倾泻?

夫概终于扔了剑鞘,站在那里。

缩成一团儿,抖成一团儿,怕成一团儿的女人还在哭泣。

哭。

夫概看着裸体的阿婧,努力在想这一切是如何发生如何开始的?他心里升起一 阵怜香惜玉之情。我这是干了些什么?他自己也不明白。这件好事情本不应该是这 样子开始的,可是开始了。阿婧丰满的肉体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红的伤痕。这是一 个成熟的女人,那裸体无伤处闪着柔和的光泽。那些美妙的曲线,从隆起的饱满的 双乳那儿升起来,凹下去,在细腰和臀部那儿起伏如浪。夫慨看得仔细,太阳穴一 直在突突地跳,就是他在虐待阿婧的时候,也没有停止观赏。占有一个女人,对于 他不算什么事情,可是随便虐待和蹂躏一个王妃,却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他在抽 打阿婧之后,只喘息了片刻,便近似疯狂地扯掉了自己的衣衫,赤裸了他强健的锋 棱突起的胸腹之后,又想起了什么,暂且撇下女人,又折回前帐,去披了白日曾经 穿过的王者的服。赤裸着,只披这一件王袍,他此刻独一无二的愿望,便是穿着王 袍去随便“吩咐”从前的王妃。

“王妃你转过身来!”

阿婧只有听命。

女人的前面没有伤,只有耀眼的美丽,只有起伏的温柔和诱惑。

夫概扯着阿婧的腿,把女人扯到床边,“侍候本将军,不许你哭!哭个鬼!”

阿婧吓坏了,只好咽了泪,闭上了两只好看的眼睛。

夫概疯狂地行起事来,一面行事一面欣赏着女人美艳绝伦的成熟的胴体的起伏 摇荡,和阿婧的颤抖和呻吟,一面还在叫嚷:“啊噢我的王妃!我叫你你答应!— —我的王妃!王妃王妃王妃!”

痛苦的王妃任将军摆布,一直到昏死了过去。夫概倾泻了积郁之后,整了衣衫, 出帐看看天色,已近三更。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子大传 作者:韩静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