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孙子大传》第38章


夫差从来没这般快活过,快活得神散形也散了。先是趁着傍晚饮宴在太湖之上, 歌舞琴瑟,鹿脍鱼羹,也没什么不得了的。及至一说到他要亲率三军北上伐齐,西 施就来了个泪眼凝噎,说不尽的娇媚。那双美丽得惊人的眼睛里横着太湖之波,执 着他的手,说“大王可真舍得抛了臣妾而去”,说“早去早回呀”,又说“请大王 恕臣妾放肆,臣妾今宵要学村姑侍候夫君那样子侍候大王,叫大王明日千里之外惦 着臣妾。”夫差依了西施,看她弄出什么花样儿来。西施便退下,去准备了。天黑 了之后,西施沐浴了兰草香汤,薄施粉黛,穿着渔女的粗布衣裳,一副冰清玉洁的 样子,出现在吴王面前,竟然说是“请夫君上船”。

夫差觉得新鲜,哈哈大笑,便弃了王船上了西施的兰舟。舟不算大,只有一老翁摇 橹,美女郑旦扮作侍女打扇。西施在前舱纱灯之下,亲自弄了几样小菜置于案头, 把盏敬酒给夫差喝。小菜都是会稽山的荠菜嫩笋,反而稀罕,酒呢,说是姑苏红, 却是越国送来的金戈不倒之药酒。西施敬给夫差的每一盏酒都先自喝了一半儿,是 残酒。

五七盏下去,酒劲就上来了。夫差乜斜着醉眼看西施,西施正醉得如带露的栀子花, 一手托着欲坠的云鬟,一手掩那松了的衣襟,样子娇羞可人。有道是三十如狼,四 十如虎,四十出头的夫差本来就狼虎得很,更难禁那酒劲比虎狼更凶猛!一时心里 闹得紧,便叫道:“爱妃还不来侍候寡人,还等什么?”西施说“不”。夫差说: “爱妃还要玩什么花样?”西施道:“今晚臣妾不是君王之妃,大王也不是大王。” 夫差笑:“你是何人?寡人是何人?”西施:“妾本是越国的浣纱女,你么……就 是渔公子。”

夫差觉得好玩儿,哈哈大笑,连道:“哈哈,渔公子这便要食你这美鱼!渔公子这 便要食美鱼!”说着,来捉西施,西施格格艳笑腾闪,一时翻了几案,洒了醇酒, 一直撩拨得夫差跳着脚,西施才羞怯怯地让他上手……在这只小舟之上,郑旦剔亮 了红的纱灯,船底铺了锦被,西施百般柔媚,船下水声汩汩,不远处,虽有王船, 护卫船灯光流溢,但总的说来,这一切,都是夫差没有体验过的野趣。情在浓时, 夫差说:“浣纱女如此销魂,渔公子情愿终生守此渔舟!”西施嗔着道:“大王这 样说,妾只有投湖了,大王志在北上灭了齐国,成就霸业,这也是臣妾所盼望的啊!” 夫差“唉”地叹了一口气。西施又说:“大王宽赦了越国,去攻打齐国,臣妾恨不 得今辈把身子给大王,来生依旧给大王做牛做马啊!妾在姑苏,将天天北望,为大 王祈福,等大王凯旋!”

夫差听了感动,便要西施梅开二度,把个西施揉得如一团软面,又大动 作起来,弄得船也摇荡不止。夫差笑:“爱妃你叫我沾在你身上不想下来了。寡人 不明白,勾践怎么舍得把你给我?是不是他那戈不中用?”西施说:“臣妾如何知 道?”夫差笑:“勾践一定是不中用的,不中用!”西施:“勾践可是连结发妻子 都舍得送来侍奉大王的啊!”“哪个要他的丑妻?寡人只要你西施!西施乃寡人半 壁江山!”说着,又来劲。两人一直忙到三更过了,夫差方睡。五更时分,夫差听 得隔船伯来叫,这才想起曾召孙武与伍子胥上朝,满心的不高兴,可又想到今日必 得点兵,明日必得率军出发,也只好披衣起身。见西施睡得叫不醒,就由郑旦扶他 上岸,乘车回城。

这时候,孙武和伍子胥已经在姑苏台下等候多时了。 伍子胥是由两个家仆搀着来的。他身上的棒伤,在这样短的时日里不可能愈合, 心上的“伤”更是无药可医。肝火在四肢的骨缝间乱窜,窜到天灵盖,脸涨成了酱 紫,站起来就天旋地转,不得不由家仆搀着,来见吴王。

已经是五更天了,天还是磨磨唧唧地不肯亮起来。高高的吴王台,和天上的乌 云粘连在一起,阴森森的,看上去让人透不过气来。抱着戟守在台上台下的士卒懒 得动,一个个如陶俑。孙武在台子下面半倚半靠,和老大的吴王台比起来,人显得 很小,如一只甲虫。

伍子胥哈哈一笑:“孙将军,在此睡得可舒服?吴王台下一寐,该是有好梦的 吧?”

他不知道,孙武已经不能说话了。

“呵呵,当年那位叱咤风云的孙武,于今安在?——喂,说话么,你想闷死伍 子胥?起来起来,早晨地上湿,坐久了,你孙将军便要拉稀的,伍子胥听见你的腹 中已经在擂动鼙鼓了!哈哈,真不愧是名噪一时的将军哩!”

这位皮开肉绽的伍大夫,还在自己找乐子,孙武想。他有一肚子话,可以机智 地反唇相讥,可是现在真个是有口难言了。

他心里一阵阵怆然。

伍子胥也想坐,一坐,那伤就疼,只好让两个家仆搀着立着。

孙武幸灾乐祸地一笑。

“笑什么?笑我伍子胥这般伤心惨目的模样?稍后,孙将军若能只受一番伍子 胥之苦,那便是你孙武的造化,祖上的阴德!”

孙武叹了口气。

伍子胥也长叹一声,呆呆地望着吴王台,不再开玩笑,也没心思开玩笑了。他 喃喃自语:“完了,完了,这吴王台快完了。先王何在?先王何不辅佐吴国社稷, 吴国忠烈?先王你看哪,市井小儿都知道吴王宫里醉西施,大王连早朝都不朝了啊 ……”说着,转身对着孙武:“孙将军,倘若先王尚在,你我老臣何至于有此下场, 落到这般田地!将军你说是不是,你说话呀!孙武!你装什么哑巴?”

伍子胥愤怒。

孙武用手指了指自己张开的嘴巴,沙哑地“啊”了两声。

田狄说:“伍大夫!孙将军不能说话了!”

伍子胥惊呆了:“什么?”

田狄:“孙将军……咬断了舌头!”

伍子胥一下子半跪在孙武面前,也顾不得身上的棒伤了,他借着天光,这才看 见孙武的嘴里空落落的,只有半截血团。他使劲地摇着孙武的双肩:“你这是干什 么?你这是干什么?何必这样啊!”

伍子胥泪如泉涌。

孙武摆摆手,推开伍子胥。

伍子胥流着泪,苦笑:“也许……这样好,也许你……是对的。”

伍子胥一回身,与伯面面相觑。

伯在一旁看了一阵了。他也觉得触目惊心,不知说什么好,与伍子胥一照面, 忙抽身向吴王台上走,说声:

“大王驾到了。”

浩浩荡荡的车驾已来。

浩浩荡荡的兵马在吴王台下集结,戈戟如林,兵甲闪着寒光。

天色大亮。

吴王夫差在美女、侍卫和文武官员的簇拥之下,下车走上吴王台。伍子胥和孙 武忙大礼跪拜,伍子胥代替孙武大叫:

“大王!伍子胥和孙武在此恭迎王驾!”

吴王眼珠儿也没向他转一下,头也不回。

成心冷落他们。

两个受伤的老臣,孙武和伍子胥,在高高的吴王台下,等待着吴王夫差的召见。 吴王夫差在点北上伐齐之将:将军胥门曹统率上军,展如率下军,王子姑曹率中军, 范牧率右军……各路军马,明日三更造饭,五更拔营,北上会同鲁国军队,攻伐齐 国。一切事情吩咐已毕,该轮到召见孙武和伍子胥了,上面才传下话来,叫上去。 两位老兵,一个五十开外,一个六十有余;一个棒伤未愈,一个舌刚咬断;一个由 家仆搀着,另一个,孙武却背了一捆带刺的柴,怪模怪样登上了吴王台,求见君王。 不知大王夫差是否是故意的——他见美妃郑旦一直不高兴,便问“爱妃为何闷闷不 乐?是不是寡人冷落了爱妃?”夫差不问则己,如此一问,郑旦就扑嗒扑嗒落了泪, 显得更是楚楚动人了。夫差忙道:“寡人哪里有意冷落爱妃,你没见我这里忙吗? ——啊?!好好,不要哭,不要哭了好不好?岂能用眼泪来为寡人送行?这是不吉 利的啊。好了,好了,寡人为你捉蛐蛐儿好不好?”郑旦这才止了泪,说道:“谢 大王怜爱。可是,大王真肯为臣妾捉蛐蛐儿?不过是玩笑而已。”夫差说:“寡人 贵为一国之君,岂能哄骗爱妃?——听着,谁也不许喧哗!”

周围静下来了。

蛐蛐儿,真就开始了鸣叫。的叫声,起初总是很胆怯的,是在试探着,呼唤着 什么。

郑旦高兴地小声说:“啊,真有了!有了!在大王绣团下面!”

蛐蛐快活地歌唱起来。

郑旦指引着,夫差便蹲下来,到绣团之下去找。

伍子胥大声叫道:“臣拜见大王!”

蛐蛐的叫声吓断了。

郑旦说:“唉,完了。”

夫差没有起身,喝斥:“什么人敢大声喧哗?”

伯走到伍子胥面前,用一根手指立在唇上示意:“嘘——伍大夫请稍候。”

伍子胥气得直摇头。

孙武只有苦笑。

蛐蛐儿又叫了起来,这一次,听上去,似乎在成心同吴国君王嬉戏,捉迷藏。 郑旦去捉,夫差也去捉。夫差低下身子捉蛐蛐之前甚至还回头瞥了一眼伍子胥。郑 旦说:“大王,大王,是一个铜头铁金刚啊,将军模样呢!快,快点。”

伍子胥又叫:“臣伍子胥,孙武,奉大王之召,拜见大王!”

夫差这才不耐烦地立起身来。

郑旦气恼地站在一旁。

夫差道:“伍大夫有话快说。”

伍子胥:“下臣奉大王召见,不知何事。”

夫差:“伍大夫不知寡人将亲征齐国么?”

伍子胥:“下臣知道。大王,臣愿大王放弃伐齐,先征越国。想那勾践,在吴 国三年,贿赂重臣,进献美女,口尝大王粪便博取信任,卧薪尝胆以求卷土重来。 如今回到越国,不吃荤腥,不穿绸缎,鼓励生育,训练甲兵,大王现在不下令征伐, 恐怕吴国社稷危在旦夕了!”

夫差不但没听伍子胥嗦,却去与郑旦耳语什么,郑旦嫣然一笑。

伍子胥忍着棒伤,膝行至吴王面前,喊道:“大王,大王啊!从前,上天把越 国赐给吴国,大王不要。大王可知斗会转,星会移,天命会往复逆行么?今齐鲁之 地,犹如身上的疥癣,不足为虑;齐鲁怎能涉过淮河长江前来争地?越国才是心腹 之患哪!”

夫差不言。

伯上前道:“大王,今越王勾践派人送来的先祖所藏之宝器,护身坚甲二十套 以及屈卢的长矛,步光的宝剑,已经送到了。越王表示愿率境内全部兵士三千,亲 自披甲执戈为大王前锋,为大王效犬马之劳!”

夫差:“越王助寡人伐齐,其诚可鉴,将礼物呈上,寡人过目!”

伍子胥的话,全白费了。

越国数十位美丽的女子举着贡品礼物,缕缕行行从吴王台上走过。

伍子胥痛心疾首,连叫:“大王!”

孙武口不能言,也跪在了夫差面前。

伍子胥:“大王!老臣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哪!老臣忠心日月可鉴!”

夫差:“既然如此,寡人命你随军北上,寡人给你尽忠的机会!”

伍子胥说:“大王!倘大王征伐越国,可将伍子胥抬到两军阵前,臣愿第一个 承挡越人箭石;可是,看来大王是决意贪小利而伐齐了,伍子胥只有躺在地上,让 万马千军从臣身上踏过去!来吧!”

伍子胥忽然直挺挺地躺下了。

夫差大怒:“伍子胥!尔不愿随本王伐齐是不是?”

“伍子胥已经皮开肉绽,伐齐,实难从命。”

夫差阴森森地笑起来:“尔今日倚老卖老,口出污言秽语,今日寡人兵马未动, 杀了你,恐于征战不吉不利。你既然是身上有伤,伯太宰,叫人好生侍候这位伍大 夫养病,若有闪失,拿你治罪。待寡人来日凯旋回朝,再作理论!”

伯应“是”,来到伍子胥面前,“伍大夫,请恕我不恭了,请,来人,请!— —”

立即有士卒前来抬伍子胥下去。

孙武“呵,呵”地叫着,随着抬伍子胥的徒卒跑,向伍子胥拱手,无限心事, 可惜无法言传。

夫差叫:“孙将军!”

伍子胥一边胡乱挣扎,一边叫:“饶了孙武吧——他的舌头断成两截了啊!”

夫差:“什么?”

孙武一直无奈地目送伍子胥被弄走,才转回身来,跪拜夫差。

夫差:“孙将军果然是哑巴了吗?”

孙武点点头。

“不会是装哑巴?”

孙武摇摇头。

夫差:“伯太宰,你看他是真哑巴,还是故意装哑巴。”

伯:“大王,臣已看过,是真。”

夫差:“便是说,你孙武不愿与寡人共谋天下?”

孙武又摇头,不知是表示“不愿共谋”,还是“不能共谋”?

夫差冷笑:“孙将军失掉了一个重新建功立业的良机。寡人本来是要将军随师 北行,重用将军的。”

孙武再摇摇头。

夫差沉吟片刻,道:“你倒简便,寡人问话,一概摇头。寡人要叫你点头!寡 人问你,吴国军队明日三更北上,直抵淮水,再渡泗水,与鲁国军队会合,首战齐 国博邑,决战大约是在齐国艾陵附近,伯太宰与华登将军等爱卿为寡人如此运筹, 孙将军以为如何?”

孙武站起来了。

他把五更天随身带来的一捆棘篱,从吴王脚下一直铺到吴王台的下台阶之处。

谁也不懂他玩的什么花样儿。

孙武脱了鞋和袜子。

这就更让人摸不着边际了。

孙武向吴王作了个揖,算是准备完毕,正式开始。

吴王夫差,太宰伯,美妃郑旦以及在吴王台上的所有的将军谋士,谁也没有料 到断了舌头的孙武会用一双“赤脚”说话!他两脚一踏上自带的精心选择的带刺的 树枝,立即见了血珠。早晨露水湿过的荆棘,尖利的刺儿全显得精神无比,全都尖 挺着,不由分说地扎在孙武的脚掌脚心之上。这可不是江湖异人在演示轻身之术! 那双捂得发白的赤脚,才走几步,就滴哒起殷红来了,一些刺木被他的脚带起来, 又落下去,一路发出咔咔的断裂声。

夫差问:“孙武这是什么把戏?”

伯聪明伶俐,说:“大王!孙武是在说,说大王前面的路一路荆棘,举步维艰 哪!”

“可恶!”

郑旦说:“大王,叫他止住吧。”

夫差咬牙切齿:“叫他走!走!走下去!来来回回地走!”

孙武踩着那荆棘,每一步,都有尖刺扎上来,痛得连心,每一步,他都横了心 向下踏脚,踏得狠了,尖刺扎进去出不来,留在肉里成为核儿。脚心已经烂了,全 是血。他的心和脚是一样地痛,一路荆棘,对他自己来说,也是恰如其分的,真是 三十载荆棘,别无选择。最后到了口不能言,心不愿言,苦不堪言的绝境!对于好 战的野心勃勃的夫差来说,孙武想,夫差应当懂得这是什么意思了——北上伐齐, 一路的荆棘,绝非正道,前途可忧!不消多久,这吴王台,还有吴王宫,到处将生 满荆棘,一派残垣断壁野兔出没的亡国之象!

孙武又走到头了。

夫差冷冷地笑着:“走得好,原路再走回来!”

孙武赤脚在荆棘上又走了一遍。

站在夫差面前,站在荆棘上,孙武的脚上全是刺和血。

夫差说:“寡人知道将军孙武聪明过人了。你咬断了自已的舌头,成了哑巴, 却又能够让浑身是嘴,和寡人过不去,胆子实在不小。伍子胥老儿挺僵尸,你在寡 人面前走荆棘,二位可是有约在先?”

孙武无法回答。

夫差:“回寡人的话!”

“……”

“唔,你是个哑巴,可是你哑而不聋!听着,那伍子胥一边阻止寡人攻打齐国, 一边将儿子偷偷地送到了齐国,为此,休想叫寡人轻饶了他!寡人问你,孙将军, 你和你的夫人好像也与齐国有些缘分吧?”

伯插话道:“大王,孙将军乃齐国贵胄田书之后,出于名门哪!将军的叔叔乃 齐国将军司马禳苴,将军的夫人帛女,唔,是——生于艾陵的呢!”

孙武知道不好。

夫差哈哈笑起来:“这样一说,寡人便有了妥善的处置办法了。孙将军,你不 愿随寡人去率兵打仗,如今又自己咬断了舌头,自己废了自己。一个哑巴,随营而 去,也没有什么用处。寡人宽厚仁慈,有意宽赦你的欺君抗君之罪!可是,你须得 向寡人证实你与敌国无涉,你须证实你的忠诚与可靠,明日五更之前复命!”

咣啷一声,夫差把宝剑扔到了孙武面前。

孙武大惊失色,忙跪在了荆棘之上。

孙武捧起了剑,哇哇地向夫差“陈述”着什么。他知道,吴王夫差是叫他杀了 妻子帛女以示忠诚。他如何对结发妻子下得了毒手啊?大王这样的处置,比杀掉他 自己更加残酷。他要说“不,不能这样!”可谁能听得懂呢?

夫差拂袖而去。

伯太宰过来,说:“孙将军,以尊夫人一条性命,换得全家老小无恙,这已经 是大王的仁慈了,将军三思!”

伯也走了。

高高的吴王台上,只剩下孙武跪在荆棘之上,仰天长啸。

……

孙将军府上,帛女和漪罗自孙武去后,就如热釜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她们惦 记着孙武的安危,漪罗想走出院门去看个究竟,被守卫在门口的士卒用戈一横拦住 :

“请夫人和少夫人留步。”

帛女:“尔等受何人指派?”

“小人受大王之命,不敢疏忽,请夫人和少夫人鉴谅。”

士卒将门关上了。

帛女“唉”地叹息着,只好坐在房中静等。

漪罗也没有办法可想。再去拉门,门已经拉不开了。她用拳去擂门,也没有反 应,抬头茫然地看看,只见天光渐渐地亮了……

孙武走了两个多时辰才回来。

是田狄背回来的,孙武被荆棘扎烂了的脚,已经不能走路了。

漪罗和帛女都惊呆了。

帛女一叠声地问:“将军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漪罗只有哭的份儿了, 连话也说不出来。帛女问:“这受的是什么罪啊,蛇蝎心肠的君王,他用的是什么 刑罚啊!”

孙武不能说话,只能用苦涩的微笑和摇头,暂时安慰两个女人。田狄一边把孙 武放在榻上,一边拭泪道:“哪里是大王用的刑罚啊,大王问将军对伐齐是如何看 法,将军自己铺了荆棘,赤脚走给大王看哪!”帛女问孙武:“便是对大王讽喻说 ——吴王台上将荆棘丛生?吴国灭亡之日不远?”

孙武颌首。帛女:“大王怎么说,大王没有动怒,没有要动大刑么?”田狄说 :“大刑虽然没动,可是大王说——”孙武赶紧哇哇地叫着,摆手不叫田狄说。

他怎么忍心叫田狄说出那句可怕的话?怎么能忍心看到杀死帛女的血淋淋的情 景?更何况狠毒的吴王夫差让他亲手执剑,亲自动手,他只要想象到帛女倒在血泊 之中的样子就受不了,心就打抖。

帛女还在追问:“田狄,大王到底说了什么?”

田狄:“我……”

“不要吞吞吐吐!”

“我——说不出口哇,求求你了,夫人,你别逼我了。”

孙武也拉住帛女衣袖,不停地摇头。

“田狄,你是孙氏门中的老仆人了,跟随将军多年,你一向是最诚实,最可靠 的,帛女从来都拿你以长辈事之。今天你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可以对我说?莫非 我是外人么?”

田狄一跺脚:“好,我说——”

忽然,孙武起身,横眉立目,一把将田狄推了个趔趄。

田狄“唉唉”地叹息,跑出了内室,在院子里无可奈何地站着。

漪罗重新搀扶孙武躺下,抱起了那双脚,看着,道:“夫人,将军满脚心都是 刺,拿针把刺挑出来吧!”帛女说对,就拿了针给漪罗,自己举着灯照着。那双脚! 脚心密密麻麻扎着小刺,没有刺的地方,都豁烂了,血肉模糊。漪罗举着针,抱着 孙武的脚,呜地一声又哭了:“不行,不行,我下不了手哇!”帛女也泪眼模糊: “我来吧!”把灯交给了漪罗,自己去为孙武挑刺。一边挑着刺,一边给孙武解脱 :“也许我们到吴国来,就注定要受些罪和苦的。征战之苦受了,颠沛流离之苦受 了,哦忍着点——好了。断头台将军也去过了,就是死,将军也死过了,世间还有 什么难忍之罪与苦呢?忍着——嗯。虽说是长卿你今天又受了这些个罪,总算放你 生还了,总算没有斩杀了我们姐妹,忍着些,这儿的肉全烂了。真是不幸中之大幸 啊!帛女真要感谢大王宽宥,感谢大王念及老臣有功,给大王叩头呢?”

“别说了!夫人!”田狄在窗外喊着。

“到底怎么回事?”帛女又问。

孙武死闭了眼睛。

针在肉上拨着,找着,剜着,荆棘刺儿一个个被挑出来,落入盘子里,数不清 是多少。

帛女叹口气,又道:“这回帛女和漪罗可以陪将军远走高飞了!我和漪罗在将 军左右,好生侍奉将军……”

孙武听不下去了。

帛女哪里知道吴王夫差命她明晨五更以前去死!

孙武抽回了自己的脚,不再管那些什么刺不刺的了。他挥手叫漪罗和帛女出去。 漪罗和帛女不解其意,连声问“怎么啦”,孙武无奈,起身把两个女人推了出去, 关了门。

他要安静一会儿。

他一个人在房中,要宣泄喉咙口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的愤怒。他将那些陶罐, 烛台乱摔乱掼一气,将几案上依琴的七弦,也用剑挑断了。

稀哩哗啦一通,他扔了剑,立在屋子当中。

漪罗和帛女料定是出了大事了。

漪罗把田狄叫到了自己房中。

田狄说:“少夫人你唤我何事?今日晨起吴王台上的事,你千万别逼我,你逼 我,老仆也不能说!”

漪罗:“田狄,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出了大事了。”

田狄:“天大的事啊!”

漪罗:“将军有口不能说,你知道实情又不肯说。田狄,来日倘若大祸临头, 你一个人担待得起吗?”

田狄:“少夫人,我……”

漪罗:“什么事情,说出来,才好商议对策呵!”

田狄:“少夫人,谁也不会料到昏庸的大王如此行事的,太出人意料了。”

漪罗:“什么话快说!”

“将军今日又惹恼了大王,大王便以夫人是齐国艾陵人为借口,说是若要赦免 全家,就得在明晨五更之前,要将军他——杀妻以示忠诚!”

“什么什么?”

“大王命将军杀妻!”

青铜盘子落地的声音,棘篱刺儿洒了一地!

帛女在门外听见了。

帛女在孙武到吴王台去见夫差之后,设想过种种悲惨的结局,当然也包括“死”。 全家死在一块的结局不是不可能,可那情形总是大家彼此有个撑持。她万万没有想 到,吴王夫差竟会命令孙武,她的丈夫,亲手杀死她!

她一下子晕倒了。

漪罗扑过去,抱住了帛女,“姐姐”“姐姐”地叫,把帛女抱入房中,少顷, 帛女醒了:“啊,漪罗,我失态了么?”漪罗不知说什么好,“没有,没有,姐姐, 会有办法的。我们来想办法。我们去和将军商量。”田狄说:“夫人,喝一口水罢。” 帛女喝了水,说:“好多了,漪罗,你看姐姐不是好多了么?”漪罗还是说:“会 有办法的。”帛女忍住了泪,甚至显得很平静,甚至还微笑了一下,说:“漪罗, 你叫了我许多声姐姐,我还从来没叫你一声‘妹妹’啊,实在是对你不起,我是前 世修来的福哇,你是个好妹妹,我的——亲妹妹!”

漪罗紧紧地抱住了帛女,泣不成声。

帛女像爱抚小孩子那样,拍拍漪罗的背:“好妹妹,别哭。听姐姐说,将军如 今口不能言,也就你一个人知道他心里的苦了。好生侍奉将军,答应我,好生侍奉。 三个孩子都已从军,日后团聚总有日子。只是,妹妹你还没给将军生个儿子,给将 军……生个儿子吧,膝下免得寂寞。”

漪罗拼命摇头:“不不!别说这些,有办法的!我们想办法。如若没有办法, 漪罗替你去死!”

帛女看着漪罗:“说什么傻话?不许说那个死字!姐姐也不说……你看,没事 儿啦,没事儿啦!我有办法的。”

帛女替漪罗拭了泪。

帛女站起来,说:“先不要说我知道这件事啊,不要让将军难过。”

漪罗起身要去找孙武:“不,这怎么行!”

帛女:“你看你,不惑之年了,还像个毛丫头!姐姐即便就是死,也还不到时 辰哪!静下来,你想一想,我想一想,让将军也想一想,会想出好的——结果的!”

帛女离开了漪罗的房子。

田狄随在帛女后面。

漪罗呆呆地坐着,前前后后地想办法。

帛女洗了手,弄了两样小菜,烫了酒,送到孙武的房中。

田狄在门外候着。

孙武见了酒菜,一愣。

孙武指指帛女,指指自己的耳朵,又摊开了两手。

帛女明白孙武的手势是什么意思,尽量让自己微笑,笑得很苦:“将军问我听 说了什么?什么?什么也没听说?会有什么事情呢?不管什么事情,帛女陪将军小 酌之后再说不迟。”

帛女坐下了,给孙武斟酒。

孙武也坐下了,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帛女。

帛女说:“将军看着我做什么?三十几年了,不认识了么?”

孙武的目光慌忙逃开。

帛女拿起了酒盏。

孙武也迟疑地拿起了酒盏。

帛女说:“请将军喝了这一盏。这么多年,帛女难得有暇单独敬将军一盏酒。”

帛女先自一饮而尽。

孙武也饮尽了一盏。

帛女一连敬了孙武两盏酒。举着第三盏酒,她眼睛有些湿润了:

“帛女真想请将军为我弹一支曲子啊,可是弦断了。”

这话弦外有音。

孙武放下了酒盏。

沉默。

孙武的手指蘸着酒,在几案上乱划,那字是:九死一生,九生一死。

他想起了颉乙的预言。

颉乙不幸而言中了!

帛女看着孙武,一直定定地看着。

“可惜的是,今天这个日子,将军一句话也不能对帛女说,帛女真是天生的命 苦!”说着,帛女有些哽咽。

孙武一把抓住帛女的手。

帛女把孙武的手推开,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重新举了盏,道:“将军,帛女 十六岁嫁过来,流离颠沛到吴国,也有富贵的时候,也有贫贱的时候,也有风,也 有雨,有甜,也有许许多多的苦涩。算起来,是三十五年了啊!三十五年怎么一转 眼就……将军南北征讨,在妾身边加起来有五年么?五年的恩恩爱爱,百年的刻骨 铭心哪。帛女一心一意希望将军建功立业,总是有和将军的志向不一样的地方。这 些年,帛女有不周到的地方,将军多多包涵罢!日后,帛女不在身边,冬天夏天的, 将军与漪罗妹妹相依为命,多多珍重罢!”

帛女哭着,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举着空盏,问痛苦万分的孙武:“将军不肯 为帛女……最后饮一盏么?”

孙武悲愤无以排遣,抓了酒瓮,仰了脖子向嘴里灌。

帛女去抢那酒瓮。

孙武把酒瓮摔了,酒,流了一地。

帛女说:“好了,酒完了,我的时辰也到了。将军不必手软的,帛女虽是区区 一小妇人,也知道以妾一死,既可证实将军无辜,又可让全家生还,是值得的!”

帛女立即去摘墙上的剑。

孙武拦住。

两人撕缠在一处,难分难解,田狄和漪罗冲进来,把帛女拖住了,拖回了房间。

漪罗出门的时候喊道:“将军你拿个主意呀!”

有什么主意呢?

也许,只有拼却一死,若能杀出一条血路来,便逃之夭夭。如果不行,就同归 于尽好了。孙武疯狂地翻开房中箱笼,不知是哪一位将军留下的,还真有一副兕甲。 他急切披挂在身,执着那柄青铜依剑,冲到了院子里,劈开了院门。

一群士卒,大约有百人,立即横戈围了上来,有的门里,有的门外。

领头的是个老年的百夫长,拱手道:“孙将军,我等遵从王命,实不得已,无 意与将军为难,将军请放下剑!”

孙武执剑向徒卒逼近。

“孙将军下不了手,我等可以代将军诛杀夫人!”

孙武还是执剑向前走。

“孙将军,再不放下剑,恕我们不恭了!”

孙武挥剑向一个徒卒砍去,那徒卒立即挺戈来迎,众徒卒瞬间把孙武团团围住, 剑与戈相击,火星迸溅,惊心动魄。房中漪罗与田狄听到砍杀的声音,赶紧也执了 武器跑过来,与孙武一道,同一百徒卒拼命。百夫长喊了一声“休要伤及将军!要 活的!”给这场拼杀定了调,孙武,还有一个老仆人,一个小妇人才没有饮血倒下, 可是,杀出一条血路逃走,也是办不到的,一百徒卒,一层一层轮番来战,犹如铁 的蛛网,看样子,结果只有一个,便是三个人,都战斗到彻底倒在尘埃。正在拼杀, 漪罗忽然想到了帛女,忙跑出圈外,回房去看。

帛女在漪罗和田狄冲出门之后,便把门反闩了。

她换了一身槁素的衣裙。

她认真地理了理鬓发。

她坐在屋子当央,默默祝祷了一番,平静而泰然地拿起了剑,喃喃地说一声 “辞别了,将军!”一狠心,把剑插入了腹中。她想要一个全尸。她不想让自己死 后的模样儿太难看。可是她的力气太小,剑插到腹中一半儿,就插不动了,而且眼 前一黑,马上就要晕倒。她心说,不能半途而废。她听见外面漪罗在砸门。她便弯 下腰用地面支住剑柄,然后再把身体的重量加上去。这回好了,真好。她想说,说 不出来。她用尽最后的力量,用两手去搅动剑之柄,用锋利的剑刃,搅断心脏和肚 肠。她疼痛得难以忍受,她说,就完了,没事儿,就完了。这时候,她看见了四匹 白马,马上骑士乃是孙武,孙星,孙明,孙驰。白马疾驰而去,那四道白光,闪过 了,是红的光,然后是一片漆黑了。

她的喉咙口,泛上了一种腥气。

她向前一栽,露在身外的剑支住了她的躯壳。

她觉得自己飘起来了……

漪罗用剑劈开了门。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看见帛女在血泊里坐着,她傻了。

半晌,她才嚎啕出了声音,她疯狂地大叫:“夫人!夫人哪!”

她冲到门外,冲到拼杀着的人群里,嘶哑地喊:“将军!将军!夫人她……自 尽了……”

将军的剑,脱了手,咣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所有的武器都停止了搏杀。

时间在这一刹间凝固了。

漪罗扑到孙武身上,俯在他的肩头,放声痛哭。不知是谁搀着谁,他们一起回 到了帛女的房中。

孙武跪下,向坐着的帛女拜了三拜。悲痛到了绝处,反而没有流泪,他脸上是 失魂落魄的样子,人似乎只剩了空空的躯壳。

他抱起了帛女,向外面走去。

帛女的身上插着剑,躯体还没有变得僵硬,血还是鲜红鲜红的,汩汩地流着, 在白的衣裙上晕染开来。

百夫长跪下说:“将军,请把夫人……交给小人去复命吧。”

孙武木然,似未听到。

他横托着鲜血淋漓的帛女,走过黄昏的姑苏的街市。漪罗和田狄在左右,泪眼 朦胧。一百个徒卒静悄悄地跟在身后,仿佛是一个很盛大的仪仗队。

他一直把帛女送到了吴王台上。

吴王台上流淌着一地的血色,落满了乌鸦……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子大传 作者:韩静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