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孙子大传》尾声


又是夏天了,又是如此这般的一个黄昏。

只消听到那连绵不断的海水拍打山崖的惊心动魄的潮声,就知道,这儿就是黄 河入海口了。横亘万里的大河,那浑黄的激流,到这儿表演着最后的沉雄和悲壮, 汇入沧海。也可以说,咆哮着的黄河在这儿打了一个滚,完成了最后的辉煌,脱胎 换骨了,如此说,东海即是黄河,黄河即是东海。而黄河枕着的莽塬,到海边看似 戛然而止,其实那莽塬乃是一直沉下去,又在托着海,如此说,海有多深,塬便有 多高。

一轮落日在山崖与海之上,在天与海之间,悬着,如千古锤炼的一粒丹。

由于落日的存在,山崖上的白草红了,大河边的芦苇红了,天上翻卷的长云红 了,海的波光中,也跳跃着一点一点的红。这番情景,是永远的古朴和永远的新鲜。

人也仿佛经过了锻烧和冶炼,也是红通通的。

这就是公孙尼子和漪罗。

公孙尼子老了,老得说不清年岁多高,老得脸上的眼睛鼻子和嘴都似乎让位给 了深深的皱褶,一下子难以找寻了。漪罗也是五十开外的人了,看上去似乎要比实 际年龄年轻得多,当年的美丽却只能在她眸子里找到一星半点,脸和鬓间更多是风 霜。

漪罗和孙武离开吴国,已经十二个年头了。

现在是公元前四百七十二年。

孙武的“家”很简单,不过是树枝与草席搭成的窝棚,左边的木架吊着陶罐, 下边是余烬;右边是两个养蜂的蜂箱。

公孙尼子和漪罗坐在窝棚前。

公孙尼子匍伏着,又看了一遍竹简:“只是为了到底要看一看这八十二篇兵法 和九卷阵图,我才踏破铁鞋啊!算是不虚此行了。孙将军才是皮肤染黄金之色,明 眸点墨玉之珠的华族人杰啊。好生保存着,好生保存着,让万代后世的人,回头来 吸吮今日智慧之琼浆吧。”

公孙尼子小心翼翼卷起了竹简,漪罗把竹简抱起,收在一个蜂箱之中。

漪罗道:“可惜我的琴艺荒疏了。”

“那么剑艺呢?剑艺是不是大有长进?”

“剑,十二年前为夫人陪葬了。”

“唔,真正的将军不佩剑!”

“岂止是不佩剑?将军是连话也不说了啊!”

“真可惜!唔,知道伍子胥的下场么?”

“不知道。”

“就是你和孙武离开吴国不久,吴王夫差伐齐大获全胜,俘获齐军七个将领, 斩杀齐军士卒首级三千颗。班师回吴之后,伍子胥对夫差说‘苍天要抛弃你,才让 你先得一个小小的胜利,而后再惩治你。大王伐齐如果溃败下来,还能反省觉悟, 吴国才能幸存,现在完了。’夫差正在洋详得意,哪里听得这番不祥的预言?便指 责伍子胥把儿子送到齐国,是奸事敌国,扰乱法度,抱病不战,是对吴国心存恶念, 说伍子胥那些话妖言惑众,诅咒吴国社稷。吴王夫差说‘吴国疆土,乃是先王开辟 的,今上天保佑吴国大胜齐国,夫差不敢自己独占其功,要祭先王钟鼓,伍大夫你 看如何?’”

漪罗急切地问:“伍子胥怎么说?”

“伍子胥说,我宁愿死在大王之前,免得让我看见大王被越国士卒擒获。”

漪罗说:“完了!”

“可不是完了!夫差就命令伍子胥用先王所赐之属镂宝剑自刎。伍子胥用手指 弹着属镂之剑,长叹道‘伍子胥辅佑先王开国,心血算是吐干了!今日一死,剜了 我的两眼,挂在姑苏城头,让我看着越人进城,在我的坟上栽两棵梓树,就做你夫 差的棺材!’说罢,横剑自刎。夫差咬牙切齿地大叫,我叫你看,叫你什么也看不 见!命人把伍子胥的尸体装在羊皮口袋里,投入江中……”

沉默。

漪罗的心发紧。

黄河的潮声澎湃,卷起千堆血色的浪花。

忽然,漪罗叫道:“将军回来了!”

“在哪里?”

“跟我来。”

公孙尼子感到奇异:漪罗究竟是凭什么感觉到孙武回来了呢?跟上漪罗行了一 段路,来在一个山谷向前一望,果然是孙武回来了!

夕阳沉没的那边,孙武走来了,赶着一大群黑的羊,白的羊。两边都是黑沉沉 的峭壁,夕照聚焦在这条狭窄的山谷“走廊”之中,那孙武融在暮霭里,轮廓有些 模糊。近些才知道,孙武比十二年前可是瘦多了,简直是瘦骨嶙峋,一双眼睛显得 大而无光。须发都白了,在夕晖里飘动着。身上是破衣烂衫,还不伦不类披了一件 斗篷,依稀可知是当年的征袍,下边已经完全成了丝穗。手中的羊鞭很长,缀了几 条红缨,红缨像火苗一样扑闪着。

公孙尼子紧赶几步,拱手叫道:“孙武,孙将军,别来无恙!”

孙武打了一声唿哨,奔跑的黑羊和白羊全部站住了,然后,他眯了眼睛,看着 公孙,搜寻着往日的记忆。

“这位是大乐师公孙尼子先生啊,将军不认识了?”

孙武这才指了指公孙的鼻子,哈哈大笑,紧攥了公孙的手,上下打量。公孙尼 子道:

“公孙老得不成样子了!”

孙武叹了口气,点点头,似有无限感慨。蓦地,他又吸短了鼻子,在公孙身上 寻找什么。

公孙尼子知道孙武闻到了酒香,忙从腰上解下了酒袋,提着,戏弄孙武:“将 军,还记得这酒香么?乃是天下闻名的姑苏红,又叫将军红呐。”

孙武去抢。

公孙尼子忙躲。

孙武给漪罗丢了个眼色,又虚张声势去抢,公孙把酒袋向后一藏,却被漪罗拿 了,抛给了孙武。孙武打开酒囊,就抿了一口,做出陶醉的样子。

漪罗说:“公孙老师原谅,他很久不知酒味了!”

公孙尼子说:“安贫乐道,这才是君子。将军住在三透之堂,透风透雪又透雨, 得天地之正气,禀日月之精华,渴了有山泉,饿了有山枣,冷了抱个绵羊取暖,更 难得的是有《孙子兵法》明志,有这样贤德的女子相伴,孙武哇,你也算是自在逍 遥了!唔,漪罗,他说什么?”

孙武在“说”哑语,打手势。

“将军说,今日吃个半醉,再和长犄角的三军游戏一番,请你观赏。”

公孙尼子:“哦?三军——是群羊?”

孙武又做手势。

漪罗:“将军说,战争便是君王赶羊的游戏!”

“好一场残酷的游戏!”公孙尼子感慨地说,“将军知道吗?吴国已被你不幸 而言中,越王勾践去年灭了吴国,夫差自刎身亡,吴国王庭到处长满了荆棘蒿草!”

孙武不再品酒,连连点头,表情悲怆,少顷,伸了手,在掌心写了一个“伍” 字,是在问,伍子胥安在?

公孙尼子:“伍大夫十二年前就被夫差所害,早已灰飞烟灭了啊!”

孙武木然。

两行浊泪,从他的眼角缓缓地流了出来。

他向着南方,跪下,连拜了三拜。

他把那一囊美酒,全都洒在地上,祭奠了他的老友。

公孙尼子说:“不必过于悲伤了,将军,时光就是如此这般的情肠,一代枭雄 阖闾,还有夫差,于今何在?倒是将军的兵法会不朽于天地啊!”

漪罗感叹:“永无希望回姑苏了啊!”

公孙尼子抓住孙武的手:“将军想回姑苏么?将军还想念那小桥流水,栀子花 开么?越国君王可以让将军安享福寿,安心著述兵法!”

孙武气愤地甩开了公孙的手。

孙武抓起了羊鞭,跑到高处一块石头上去站定了。

他把那长长的羊鞭在半空打了两个旋,接连甩响了两声鞭花。

在熹微的暮色里,漫山遍野寻草吃的羊,听到鞭声就向孙武的身边狂奔,黑的 羊和白的羊,老羊和羊羔,山羊和绵羊,母羊和公羊,都像是久经训练的徒卒,听 令集结,争先恐后,士气昂扬。好像前面已经是大兵压境,等着它们去搏杀一样。 将军孙武此刻的神情,正是如此这般严肃、严峻和严酷的。既然将军身临生死相搏 的战场,语言就已经让位于指挥三军进退的金鼓,无须再说什么了。自然,在这儿, 在峡谷里,在群羊面前,将军孙武已将金鼓改成了牧鞭。他挥动着牧鞭,白的须发 飘扬起来,斗篷的丝穗飘扬起来,是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威武之中又显出些飘逸。 正当数百只羊像石块一般滚下山坡,集结收缩到峡谷的时候,他,跑到了峡谷出口 之外。在开阔地,他面向奔跑而来的群羊屹立,召唤他的兵马,高高地举起牧鞭。 奇异的情景出现了:白羊在他左边,黑羊在他的右边,分兵两处,秩序井然。这时 候的孙武,情绪亢奋,神采飞扬,挥鞭“呵呵”地叫着,不时打着唿哨。公孙尼子 完全被震骇了,连声问漪罗“这是做什么?”漪罗道:“你看,黑羊由南向北,白 羊从北向南,两军短兵相接了呵!哦,黑羊在迂回!迂回!”果然,那黑羊拉开了 战阵,围住了白羊,围住了又留一缺口,正是《孙子兵法》所说的“围师必阙”。 白羊在包围圈中旋转一番之后,从缺口出来,漪罗竟然也跑到了羊群之中,去帮助 跑得气喘吁吁的孙武,指挥他们的“三军”。

公孙尼子走上高高的山巅向下望去:但见在这万里黄河入海口,在这片黄褐色 的土地上,在这红如喷血的晚霞中,孙武把“战争”真的变成了羊群之戏。而那黑 的羊,白的羊,散开来,如棋枰上的黑子白子,聚拢起,成为黑白两大漩流,互相 依托,互为映衬,相反相成。白羊和黑羊运动着,奔跑着,一会儿看上去如古老而 神奇的河图,一会儿又似洛书,一会儿河洛合而为一……渐渐地,孙武和漪罗融入 羊群之中;渐渐地,那黑的白的羊群消失在混混沌沌的天地之交。

1994年6 月22日草毕。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子大传 作者:韩静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