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传》02回 声东击西偷玉米 千里有缘遇明师


七、八岁的小孩子谁也不会记死仇,过了些日子吴起就又和那些同学们有说有笑了。 加上他们又发现地里的玉米快熟了,于是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喷香的烤玉米上去了,连吴 起都把玩儿打仗的事扔到了脑后。

这一天一放学,几个同学又聚到吴起身边来了。“吴起,今天咱们在哪儿下手?” ——所谓“在哪儿下手”就是到哪块地里去掰嫩玉米。吴起想了想说:“咱们不能再去 掰南面李家地里的玉米了——上次咱们掰了他家地里的玉米,结果害得看玉米地的那个 奴隶差点儿被他家主人打死……”大家也都说那个奴隶是挺可怜的,不去就不去吧。接 着又有人问吴起:“那咱们总得找一块能下手的地吧——烤玉米多香啊!”一提起烤玉 米,大家不禁往下直咽口水。其实吴起也挺想吃的,但想到因为丢了玉米那些看玉米地 的奴隶会遭到毒打,就又犹豫起来了。忽然有一个叫乔舟的小孩叫了起来:“有了,咱 们掰北边那片地的玉米不就得了!”小孩子们都来了兴趣,纷纷问:“北边的哪片地?” “那地是谁家的?”当然,更多的是问:“那地里的玉米香吗?”乔舟得意洋洋地回答 道:“你们放心,咱们这儿所有的玉米地里就数那片地长得最好!那玉米烤出来才叫香 呢……”乔舟话还没说完,有一个孩子插话说:“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家的地了,我看还 是别打那片地的主意吧——根本就不行!”听他这一说,大家都有点儿急了,七嘴八舌 地问那个孩子:“为什么不行?”“那片地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孩子被问烦了,大 声地说:“乔舟说的那片地是左大叔的!”这下大家安静了。

说起这位左大叔来,他在左氏镇上也算是小有名气。不是为别的,就因为这人出奇 的吝啬。他家没有奴隶,倒不是因为他买不起奴隶,而是他认为买奴隶不值:第一、买 了奴隶好歹也得给他们一口饭吃——这不就又多了一笔开销;第二、奴隶干活不卖力气, 自己不又受损失了吗?所以他家的地都是他带着家里人种,收获了之后,除了留出一点 儿自己家里吃之外,全部存起来——好等到荒年卖高价!左氏镇上几次闹饥荒,他都借 机发了大财,可平常还老对别人说他多么多么的穷。让他出点儿钱比要他的命都难—— 他家连买盐都要赊账,而且是能赖得过去就不还。眼下到了收获季节了,他为了地里的 庄稼不被别人偷走,早就拿着弓箭、搬着铺盖卷住到了地里的窝棚里。不管是谁,也不 管是来干什么的,只要进了他的庄稼地,他就射箭,还要大骂人家是贪财不要命!不仅 如此,左大叔还在他的地周围安上了打猎用的窝弩——只要踩到了窝弩的机关上,就会 被窝弩射中。对此,左大叔还有一番高论:这窝弩安在这儿,一来可以防人偷庄稼,二 来说不定还能射上两只兔子、獾什么的——这不又是一笔收入吗?

试想要去这样一个守财奴看着的玉米地里去掰玉米,其难度大概不会低于虎口拔牙。 烤玉米虽然好吃,可也犯不上把性命搭进去吧?所以大家谁也不说话了。

吴起低着小脑袋想着:这方圆十几里内,就是左大叔的地不是奴隶们看的,要掰就 得掰他家的……可……想着想着,他自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吴起,你笑什么?” 孩子们都异口同声地问道。吴起抬起头,并没有回答伙伴们的问话,他看了看这几个孩 子,反问道:“你们想不想吃烤玉米?”“想啊!”大家又是异口同声地说。“那你们 敢不敢跟着我去掰左大叔的玉米?”这回没人搭话了,过了老半天,才有一个孩子说: “要是让左大叔给射死了,那……那多冤啊!我……我可不敢去……你也别去吧,他可 真敢射箭呢!”

“没事儿,你们都过来听我说……”吴起边说边把大家召到了他身边。这一群孩子 聚在那儿听吴起说完了他的计划,也都笑了起来。这时吴起又问:“怎么样?有谁愿意 跟我去?”

“我去!”乔舟第一个说,接着另几个孩子也下定了决心,表示不掰到玉米,今天 绝不罢休!吴起看看这些伙伴又甘心情愿的当了自己的部下,咧开小嘴,满意地笑了。 他冲着“部下们”一招手,“走!直取左大叔的玉米地!”那架势俨然一位指挥着千军 万马的将军。

不大一会儿,这支“讨伐玉米地的军队”就开到了左大叔的玉米地边上,远远的已 经看得到左大叔的窝棚顶了。“趴下!”吴起一声令下,孩子们齐刷刷地趴在了地头。 吴起开始“调兵遣将”:“乔舟,你跟着我去地东头;二喜、张禄、李髡你们去地西头; 陈宣,你专管传递消息;剩下的人留在这里准备接玉米,掰到玉米后你们马上带走,到 老地方等我们……可不许你们先吃!对了,大家走路要小心点,千万别踩上窝弩!行了, 开始干吧!”

左大叔这会儿正拿着弓箭在窝棚里坐着呢,他看着这一大片玉米地的长势,心里都 快乐开花儿了——今年一定又能存下不少的粮食,把这些粮食往自己的大粮囤里一放, 等到明年开春青黄不接的时候拿出来一卖……哈,那可又是一大笔钱!要是赶上明年是 个大荒年,就更好了……到时候我就是要他们十斤黄金换一石粮食他们也得换!这么一 想,左大叔禁不住一个人“嘿,嘿,嘿”地傻笑起来。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在地的东 头好像有动静。“妈的!老子早就防着你们这手呢!看老子地里的收成好就眼红了?想 偷老子的玉米?门也没有!”左大叔一边自语着,一边提着弓箭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摸了 过去。

再往东面走,又听到那边“呲呲啦啦”的响了一阵,就没了动静。左大叔分开玉米 秸直往发声的方向冲去,心里骂着:“恶贼!偷了老子的玉米还想跑?一会儿抓到了, 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快走到地边的时候,左大叔发现了情况——地边上一副窝弩的箭射了出去,周围的 玉米也被碰歪了几棵,玉米倒没有丢。左大叔一看,心里琢磨:这是怎么回事?是兔子 踩上机关了?还是……还没想清楚呢,就听到有人叫他:“左大叔,我正找你呢!”左 大叔抬头一看,原来是吴起和乔舟在地边上站着呢。

他一步跳出玉米地,不由分说就揪住了吴起和乔舟的耳朵,说:“原来是你们两个 小坏蛋!说!是不是到大叔的地里偷玉米来了?”吴起一边挣扎着,一边说:“左大叔, 你不能冤枉好人呐!我们知道你这地不能进,这不是在地边上站着,刚想喊你,你就来 了。不信你就翻翻看——要是翻出一根玉米须子来,我们就让你把我们的耳朵都揪下来!” 乔舟也跟着说:“左大叔快放手,要是把我耳朵揪坏了,让你赔!”左大叔这才把手松 开,说:“你们真没进我的玉米地?”“没有!我们可不敢进,要是让窝弩射着了就…… 就完蛋了!”吴起抢着说。左大叔想了想,说:“算你们聪明,都给我滚吧!”

吴起拉着乔舟往回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左大叔,你让我们滚……那兔子你 就别要了……”说完就走。左大叔一听,什么?兔子?噢,一定是刚才窝弩射到了兔子…… 那得要啊,一只兔子可是好几斤肉呢!想到这儿,他抢上两步抓住了吴起,“快把兔子 给我!”“左大叔,你别冲我们凶呐!我们又没拿你的兔子!”“那就快说,是谁把兔 子拿走了?”

“你先放手,我就告诉你。”

左大叔听吴起这么一说,只好放开了手,又催促道:“快说!”吴起揉着被抓痛的 胳臂说:“今天是我妈让我来找你,要我告诉你上次你欠的那四个铜钱的盐钱该还了!” 左大叔一听吴起是来要账的,气得吼了起来:“什么盐钱不盐钱的,我现在问你谁把我 的兔子拿走了?”

“你听我说——”吴起又接着说,“我就到这来找你,刚到地边就看到有个人从你 地里拎着一只这么大个的兔子钻了出来。”吴起说着,两只手在空中还比划着。“那人 往哪边走了?”左大叔一看吴起比划的兔子的个头儿,急不可待地问。

吴起故意说:“我妈是让我来向你要盐钱的,要是要不回去该打我了……”左大叔 明白了吴起的意思,他思前想后,最后终于下了狠心,从腰里掏了三个铜钱给吴起: “给你!快说!”

“大叔,这还差一个呢?”“唉呀!大叔实在没钱了,等要回了兔子,卖了钱,再 还你!你就快说吧!要不那人走远了,兔子可就要不回来了!”左大叔急得快冒火了。 吴起看看差不多了,才抬手往南边一指,说:“那人往这个方向走了。”左大叔听了刚 要去追,又停了下来,“我明白了,你们两个是打算把我支走,你们好偷我的玉米!对 不对?”他指着吴起的鼻子说。

吴起一听,把小脸儿一绷,对乔舟说:“走,省得人家老怀疑咱们,到我家玩儿去!” 说完拉着乔舟就往镇里走。

这下左大叔为难了——去追兔子吧?又怕这俩小子返回来偷自己的玉米,不追吧? 又不甘心。等了一会儿,看着吴起他们两个确实走远了,他才一跺脚向着南边追了下去。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肯定没有追着!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兔子!那窝弩是被吴起 和乔舟趴在地边上用一根长树枝打到了机关上才击发的,那支箭其实就插在田垄里,不 过是他没看见罢了。左大叔追了一程,连个人影也没看见,只好返了回来,一边走还一 边埋怨自己要是早点追就好了。

先不管左大叔怎么后悔了,还是看看这次“行动”的“指挥官”吴起吧。他和乔舟 两个人走进镇子转了一圈,然后直奔镇子北头的那片坟地——那就是他们烤玉米的地方。

进了坟地,他们在一个大坟头的后面找到了其他小伙伴。“怎么样?”吴起问。李 髡和二喜抢着说:“你自己看!”这时另几个孩子把坟边上的一大堆树叶拨拉开——好 家伙,原来下面是一个土坑,里面堆着不下五十个玉米棒子。“快!点火!烤玉米吃喽!” 一个孩子喊道。大家马上响应,有的跑去找来了干树枝,有的忙着剥玉米棒子上的皮…… 一切准备好后,李髡用从家里偷着拿出来的火石引着了干树叶与树枝。很快,坟地里就 飘出了烤玉米的香味。

孩子们一边有滋有味的啃着烤玉米,一边谈论着“行动”的经过。“吴起真有你的…… 你这招真灵!开始我们还……还有点儿担心,后来陈宣跑过来说你真把左大叔给骗走了, 我们几个就……就一头扎进地里,一通的猛掰……掰完了就往地边上扔……”负责接应 的几个孩子接过了话茬说:“可不……他们扔出来……我们就捡起来……往怀里揣…… 最后……最后实在揣不下了……吴起,你可真行!”吴起听着伙伴们对自己的赞扬,嘴 里嚼着的烤玉米好像更香了。

大家躲在坟地里说着笑着闹着。一直到天都黑下来了,才一个个咂着小嘴,打着饱 嗝,回味着烤玉米的香味,回了家。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的父母都觉得纳闷儿, 孩子今晚上这是怎么了——平常一进门就喊饿,怎么今天才吃这么一点儿饭,就一劲说 撑着了?

就在吴起他们筹划着要再次偷袭左大叔的玉米地的时候,不知是谁把秘密泄露了出 去,左大叔气势汹汹地找到吴起的母亲,要她赔玉米。吴起的母亲知道又是自己家那个 宝贝惹下的祸,赶紧道歉。左大叔不依不饶,一定要吴起的母亲赔给他一百个铜钱。吴 起的母亲好说歹说才用一袋子海盐把他打发走了。等左大叔一走,母亲就把吴起按在地 上,拿柳条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并且责令他放了学马上到铺子里帮忙,不许再在外面胡 闹。吴起虽然满肚子的不愿意,可自己犯了错,还能说什么呢。打那以后,放了学只好 乖乖的到铺子里去。他没想到,这会让自己有了一项重大的收获。

吴起的母亲说是让吴起到铺子里帮忙,实际上不过是看住他的意思——她哪里舍得 真让儿子干活呢。吴起所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地坐着。开始的时候,吴起看着母亲和伙 计们忙前忙后的挺好玩儿,可没多久就坐不住了。他开始想,要能出去玩儿多好啊。想 着,他抬头看了看母亲,又把头低下去了——她是不会满足自己的这个愿望的。他又在 心里埋怨那个把自己掰人家玉米的事告诉母亲的人——要不是他,自己也用不着在这受 这份儿罪……

正当吴起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忽然听见母亲对一个伙计说:“你到东头的西门家去 一趟,告诉他有个客商给咱们送了几把剑来,他要是有空,就来看看有中意的没有。” 吴起正闲得难受。赶紧说:“妈,我去吧!”他怕母亲不让,又跟了一句:“您不是说 让我来帮忙吗?”母亲让他给气乐了,她也看出儿子坐不住了,一想,让他去也好,反 正就是传句话,出不了什么岔子。想到这,她对吴起说:“好吧,看你坐着也怪难受的!” 然后把要传的话又跟他说了一遍,又告诉吴起:“你出门往东走个四、五百步,就看见 西门家了,他家就在你那个同学乔舟家旁边……对了,见了人家想着叫‘大叔’!去吧!” 吴起一连点了好几下头,说:“妈,我知道了!”接着扭脸就往外跑,只听见母亲在后 面喊:“说完赶紧回来……”再看吴起,已经跑出老远了。

吴起很快就找到了母亲说的那户人家,上前一敲门,来开门的是一个小孩。吴起觉 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再一想,对了,这不是那个西门虎吗?西门虎也认出了他:“我还 有事呢,不能跟你们去玩儿。”说着就要关门,吴起赶紧说:“别,我不是找你。我妈 叫我来找一个姓西门的大叔……唉,大概是你爹吧……”正说着,只听院里有人问: “谁找我呀?”吴起闻声望去,见从屋里出来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个子不高,但看 上去很结实,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吴起想:这就是西门虎的爹吧。这时那个男人 已经走到了吴起跟前,“你找我?”“大叔!我妈让我来告诉您:有个客商送了几把剑 到我家的铺子里,您要是有空就去看看有中意的没有。”吴起把母亲教的话背了一遍。 看着小吴起那认真的样子,那个男人不禁笑起来:“哈!原来是小掌柜的来了……”吴 起一本正经地纠正:“我不叫‘张贵’,我叫吴起!”男人憋住笑,说:“好,吴起, 你回去告诉你母亲:承蒙她想着,谢谢她,我一会儿就去。”吴起说:“行!”

刚要出门,正好看见西门虎在一旁站着,他又回过头来对那个男人说:“大叔!一 会儿您去的时候,把西门虎也带去,好吗?”

“那为什么呀?”

吴起眨巴眨巴眼睛,说:

“嘿嘿,我想和他玩儿一会儿!我妈让我呆在铺子里,可铺子里就我一个小孩,谁 也不跟我玩!”

“哟!还挺可怜的呢……好吧!过会儿我把他带去。”

“谢谢大叔!”

说完吴起又冲西门虎笑笑,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

西门虎的父亲看着小吴起的背影,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小家伙真有意思。”这 条刀光里来剑影里闯的汉子确实难得这么愉快,也不知为什么,他一见到吴起就觉着这 小孩挺招人喜欢的——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吴起跑回了铺子,把西门大叔的话告诉了母亲,然后就坐到了门口等着西门父子来。 过了有一顿饭的工夫,西门虎的父亲真的带着西门虎来了,吴起一见赶紧迎了上去。他 一把拉住西门虎的手,说:“走,咱们上里面玩儿去。”西门虎没敢动,一劲儿看父亲, 他父亲冲他挥挥手说:“人家请你,你就去吧,别给人家捣乱就行了。”西门虎这才跟 着吴起进了里屋。

吴起的母亲也看见了西门父子,忙过来招呼:“他大叔!上回您来说要买把好剑, 可偏偏没有,这不,有个客商昨天送了几把剑来,听说是打你的故乡——吴国带来的, 所以叫您来看看。”说着,叫伙计把那几把剑拿了出来。西门虎的父亲忙说:“您太客 气了,还特地让小公子跑一趟。”“嗨,反正他也坐不住……您看看剑吧,我是不会看 这东西。”吴起的母亲说着把剑摆到了柜台上,又接着说:“不瞒您说,一来是让您看 看有中意的没有,二来,我们这铺子里没个懂行的,想让您给评评这货色怎么样,我们 也好跟那个客商商量价钱。”

“噢,行!我给您看看。”西门虎的父亲专心地看起剑来。这会儿,里屋的那两个 孩子已经混熟了。“给,吃吧。”吴起拿了一块点心塞在西门虎手里,看西门虎不敢吃, 他又说:“没事儿,你爹在外屋看剑呢!”西门虎看看父亲确实看不见自己,才不客气 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道:“上次是他们几个求我,我……”大概是吃了吴起的点 心,觉得上次的事有点对不起人家。吴起满不在乎地说:“嗨,你还记着呢!没事儿呀! 玩儿打仗也不能老让我赢啊……”说到这,吴起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了,第二天我还 摘了一捧枣让他们带给你。”“我没见着啊!”西门虎惊异地看着吴起。“准是他们自 己给吃了!”吴起忿忿不平地说,“他们真坏!那是我特意给你留的。以后不理他们了! 咱俩一块儿玩儿。好不好?”西门虎一边往下咽着点心,一边使劲地点了两下头。他想: 还是吴起这个朋友够意思,第二天我没去还想着给我摘一捧枣,比那几个孩子强多了。 他们口口声声说和自己交朋友,可竟偷着把自己的那份枣给吃了。这算什么朋友?“唉, 西门虎,你那手是跟谁学的?”这个问题在吴起肚子里憋了半天了,他想现在可以问了 ——他们已经是朋友了嘛。“跟我爹学的。”西门虎也认为这个问题不应该瞒着朋友。 “那你跟你爹说说,让他也教教我。”“这……这可不一定能行,我跟我爹说说看吧。” 西门虎显出有点为难的样子。“谁说不行?”西门虎的父亲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只要你母亲不反对,你这个徒弟我收下了!”这话显然是对吴起说的。“真的?大叔!” 吴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是真的!我一个大人难道还能骗你个小孩子?不过有几件事得先和你说清楚: 第一,得你母亲答应才行;第二,跟着我练武,要能吃得苦,能受得累——你自己要想 清楚;第三,学了武功,不能在外面打架,不能仗着自己有武功欺负人。怎么样?”西 门虎的父亲说完看着小吴起。“行!什么苦我都能吃!保证不欺负人……我……我这就 跟我妈说去!”吴起忙不迭地答应着就往外跑,刚跑到门口,跟正往里屋走的母亲撞了 个满怀。母亲笑着戳了他的脑门一下,说:“看把你急的……练练武功又不是坏事,妈 怎么会不答应呢?只怕你没长性,练不了三两天就又改主意了!”“妈——我才不会呢!” 小吴起撒着娇说。

吴起的母亲又对西门虎的父亲说道:“他大叔,我真得谢谢你。这孩子可难管了, 老给我在外面惹祸!今后跟着你练武要是不听话,你该打就打,该骂就骂——替我好好 管管他!”西门虎的父亲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接着,吴起的母亲又说道:“他大 叔,你看也不好意思叫你白受累啊,这……”意思是问问学费是多少。谁知这下西门虎 的父亲不高兴了:“大嫂,你把我西门路当成什么人了?我就是看这孩子挺招人喜欢的, 跟我又投缘,我才收他这个徒弟。要不然,就是国君的儿子我也不会教的!还请大嫂千 万不要提钱啊什么的,不然我可真要生气了!”

他这么一说,吴起的母亲可是感到有点儿意外——这年月居然还有不爱钱财的人, 太难得了!这样的人做自己儿子的师傅,自己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这么想着就脱口说 了出来:“这孩子他爹也不在了,就请你多费心了!”“这就是了,打明天起,我就开 始教他!”西门路——就是西门虎的父亲点了点头说,“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家里还 有些杂事要办!”又对西门虎说:“虎子,咱们走吧!”说着就要走,吴起的母亲忽然 想起了什么,她一面叫住了西门路,一面把吴起拉了过来。“快给你大叔……不对,快 给你师傅行个拜师礼!”吴起还真听话,跪下就冲着西门路连磕了三个头。西门路先是 一愣,既而爽朗地笑了起来:“哈,哈,大嫂,你这是不是怕我反悔哇?这头一磕,就 好像你们做买卖的下了定钱一样,我想不认这徒弟也不行了——是吧?大嫂。”吴起的 母亲见人家点破了,自己倒不好意思了:“你这是说哪的话?我……我就是想着这礼数 不能少……”西门路收住笑声,严肃地说道:“大嫂,你尽管放心!我西门路说出的话 从不反悔的!”西门虎在一边抢着说:“对!我爹说过:大丈夫一言九鼎!还……还好 多匹马难追!”——他想不起是驷马难追,一着急,索性说成了“好多匹马难追”。这 句话把屋里的两个大人都逗笑了。

“就你长着嘴呢!也不怕叫大婶笑话!”西门路说着拍了儿子的头一下,“好了, 大嫂,明天一早就请小公子到寒舍……我先走了。”说完领着西门虎离开了吴起家的铺 子。

这天晚上,吴起高兴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他想着,跟着师傅学了武 功,自己就也能有和西门虎一样的本领了——到那时,再和他们玩打仗,哪还不得让他 们天天给自己摘枣吃……想着,他不禁在被窝里偷偷地乐了起来。他当然还不会想到, 这位师傅教的本事可远远不止是可以用于玩打仗……

先不管吴起在床上怎么折腾,还是回过头来说说这位西门路吧。讲起西门路来,那 在吴、越一带可是大大有名:他十七岁时,就凭着自己手中一柄灵蛇快剑,在三十招内 连取了为害乡里的四个恶霸的首级,为此人们送他一个绰号——“追风快剑”。一提起 “追风快剑”西门路来,吴、越一带的强盗、恶霸没有不害怕的。吴、越两国的国君曾 几次派人来请他进宫当侍卫,可西门路看不惯官场中的勾心斗角、你争我夺,每次都婉 言谢绝了。后来他娶了越国的一位姑娘为妻,两人夫唱妇随,琴瑟和谐,日子过得虽不 富有,但也有滋有味的。几年后,他们的儿子出世了——就是西门虎,一家三口幸福的 生活在一起。平静的日子使西门路曾一度动过封剑归隐山林的念头。可就在这时,一场 灾难降临到了这个家庭。

当地的一个贵族子弟一向倚仗权势横行霸道。他每天吃着山珍海味,看着美女歌舞, 日子长了觉得怪没意思的。他身边的鹰犬们就给他出了个主意——用箭射路上的行人取 乐!他一听觉得这个玩法倒是蛮有趣的,便立即命人在府邸的花园里建了一座高台。站 在高台上正好看到府外的大道。高台建好后,他天天领着一群狐朋狗友在高台上向过往 行人射箭,以看行人们左躲右闪、惊慌失措的样子取乐。弄得老百姓们宁可绕点远,也 再不敢从他府邸边上行走了。

事有凑巧,这天西门路正好要去集市上给妻子和小儿子买些应用的东西,因为他很 少到城里来,所以并不知道这条路走不得。往集市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那个贵族子弟的 府外。

那个贵族子弟正坐在高台上,为这两天没人从他府外过着急呢,忽然见大道上走来 了一个人,那高兴劲就别提了!他一把抄起弓来,搭上了一支箭,朝着来的那人“嗖” 的就是一箭。

走过来的那人正是西门路。他正在大道上走着,忽听到一声弓弦响,猛抬头一看, 只见一支利箭挂着风声已经到跟前了。西门路来不及多想,忙侧身让过了箭锋,紧接着 一伸手抓住了箭杆。

那个贵族子弟射出箭后,本以为那个行人一定会中箭倒地,要不也得吓得东躲西藏, 可没想到自己的箭居然让人家给接住了,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他冲着西门路“嗖、嗖、 嗖”又连放了三箭。西门路听到弓弦声,见又有三支箭接踵而至,暗叫:“不好!一定 是仇家来寻仇了!”想到这儿,忙用刚接住的那支箭将这三支箭拨落,之后,一甩手将 手中那支箭朝刚才射箭的方向打了出去。

贵族子弟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听到“当”的一声——那支刚刚由他射出去的 箭深深的钉在了他身边的几案上,箭尾还不停的颤动着。看着这支飞回来的箭,那贵族 子弟吓得差点尿了裤子,全没有了往日那股威风劲。半晌才叫出声来:“来人!去把那 小子给我抓来!”一大群鹰犬听到命令“呼啦”一声拥出了府门要捉拿西门路。可到了 大道上却没有找到人——原来西门路把箭甩回去后,没敢耽误,就在贵族子弟愣神的这 会儿工夫,已经施展轻功离开了那里。

那个贵族子弟得知没有抓住那人,大发雷霆,赏了奴才们每人两个大嘴巴子。后来 有人告诉他说,在这一带有那么好的功夫的一定是“追风快剑”西门路。这下可坏了— —他跑到他父亲和叔叔那里添油加醋的一说,你们当即就给他调了一百名门客,让他领 着,去报那“一箭之仇”。

西门路毫无防备,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挥刀舞剑的,还口口声声地说要报仇, 知道讲道理也没有用,只好拔出剑来仓促应战。虽然他的武艺超群,但也不可能对付得 了这么多人,更何况他还要保护不懂武功的妻子和当时只有三岁的儿子。结果,妻子惨 死,他自己抱着西门虎拼死杀开了一条血路,跳进了滚滚长江,才得以逃生。爬上岸后, 他也想到要为妻子报仇,可看着还不懂事的儿子,只好强压下心中的悲愤,带着西门虎 离开了越国,沿着水路,辗转来到了卫国,在左氏镇上安下了家。

到左氏的头几年,西门路领着儿子深居简出,很少和外人接触。他每天除了进山里 打猎以维持两人的生计外,就是在家中传授儿子武功。后来西门虎渐渐的长大了,家里 关不住了,总是闹着要到外面去玩儿,西门路拗不过儿子,又见这几年仇家没有找到这 里来,对儿子管得也就不那么严了——这才有了“树下夺‘军旗’”的那一幕。对吴起, 西门路是因为左大叔丢玉米的事才知道他的。西门路听说了吴起这一“罪行”后,深为 这样一个小孩子竟然有这般奇智感到惊讶——吴起这娃娃的这招正是兵法中的“声东击 西”一计啊!待今天亲眼见到吴起后,更觉得这孩子天资不错,便动了收吴起为徒的念 头,所以当他听到吴起说想跟他学武功时,就非常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吴起从第二天起,每天一大早就到西门路那里去学武功,到时间再去私塾上学,等 下午一放学又马上跑到西门路那里去了——那积极性甚至超过了吃烤玉米。而西门路也 是尽心竭力地教。

就这么着,一个爱学,一个愿教,十几年下来,吴起已经学成了一身精湛的武功, 而且和自己当年的“强敌”西门虎成了一对拆不散的好朋友!这两个年青人,平常不是 在吴起家的后院里切磋武功,就是到街市上的酒店中一起饮酒。酒店的主人对他们两个 非常欢迎——有这二位往这一坐,那些闲汉、无赖们绝不敢来店里捣乱。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