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传》04回 壮士纵有打虎力 难逃背后暗箭伤


吴起不知道自己的行动将给自己带来的是多么大的麻烦。他只是担心母亲会成天对 自己唠叨,会劝自己把秀鸾接回来。他把这一点忧虑和西门虎说了,西门虎替他想了一 个主意:正好最近山中出现了一只老虎,经常伤害那里的老百姓。不如一起去山里打猎, 一来吴起可以躲避母亲的唠叨,又可以借此机会散散心;二来要是能打到那只老虎,也 算是为民除了一害;而且虎皮、虎骨都可以卖大价钱——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之?对 这个提议,吴起当即表示赞同。西门虎又将这个计划告诉了他父亲,当然没提吴起“避 难”的事。老剑客西门路一听儿子和徒弟要一起上山打虎,不禁豪情涌动,坚持也要去, 于是三人商量妥当,决定第二天出发。吴起怕母亲阻拦,当晚连家也没回,住在了铺子 里,只打发了一个伙计去家里告诉母亲,自己要看守铺子,又让那伙计把弓箭等应用的 东西取来。第二天天还没亮,老少三人就已收拾停当,踏着残月出发了。临走,吴起告 诉铺子里的伙计,母亲要来问自己,就说上山打猎去了,过几天就回来,这几天先让她 照看生意。

进了山,三人找了一处山洞住下。他们本来就带足了干粮,加上每天打到的猎物, 吃饱饭自然是不成问题的。老剑客西门路一心要打虎,三人便在山中一边打些野兔、山 鸡一类的小动物,一边搜寻那只老虎,这一呆就是十几天。终于有一天,他们同那只老 虎遭遇了。这老虎平常虽然凶猛,但今天可是遇到了对头,吴起他们本来就是冲着它来 的,一见到它,精神都上来了。三人一起拔出剑与猛虎展开了搏斗。他们三人原本就武 功高超,又是有备而来,老虎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不到一杯茶的工夫,吴起就刺瞎了老 虎的一只眼睛,接着,西门路的剑又刺进了老虎的血盆大口之中,那只平素威风八面的 老虎立时完了戏。打死老虎一只,而且未伤虎皮,实在是不虚此行了。三人心满意足, 扛上猎物下了山。

回到左氏镇,西门路要把虎皮分给吴起,吴起执意不要,表示只要几只野兔,回家 对母亲有个交代就行了。西门路知道拗不过自己这个徒弟,只好随他去了。吴起带着猎 物回到家,受到了一顿意料之中的数落,吴起站在那儿,低着头听着母亲的“训导”。 “你干的好事,把秀鸾赶走了,自己倒跟没事似的跑山里去打猎了,一去还就是十几天。 这不,前两天人家秀鸾家里派了人来……”吴起听母亲说到这儿不再沉默了,他急急地 问:“她们家派人来干什么了?”显然他是怕秀鸾家的人来为难母亲。“还能来干什么? 退还聘礼呗!人家说了,你往外赶秀鸾?秀鸾还看不上你呢!你说你这不是把人家一家 子的人给得罪干净了吗?你呀……”吴起听说秀鸾家退了聘礼,长出了一口气——退还 了聘礼就表示女方家接受了他休妻这一事实,这样一来母亲也就死了心了。对吴起来说, 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他不再说什么,接着听母亲的唠叨。吴起的母亲说着说着,自己 也觉得于事无补,冲儿子摆摆手:“算了,我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你这孩子就会气我 这当妈的……还不快把东西拿厨房去,血赤忽拉怪吓人的!”

吴起知道这算完事了,拎着野兔去了厨房。

结束了那段令人难受的婚姻,吴起感到周身轻松。他无论是去铺子照看生意,还是 和西门父子一起练武,或晚上一个人在灯下读书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开始,他还 怕秀鸾家会来找自己的麻烦,过了些日子没见动静,也就渐渐地放下心来。

这天西门虎来找吴起,对他说,那张虎皮已经熟好了,想让他给找个识货的买主, 好卖个好价钱。吴起答应了下来,与西门虎一起去把虎皮取来,挂在了铺子墙上,好让 顾客们都看得见。可虎皮这样珍稀的东西,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在墙上挂了近一个 月,来看的人倒是不少,却没有一个问价的。吴起渐渐的着急起来——要是卖不出去, 自己岂不是失信于西门父子了吗。他甚至想,要是再这样下去,就只有自己花钱把虎皮 买下来了。正在此时,伙计跑进来告诉吴起,来了一个人要高价买那张虎皮。吴起连忙 到前面来见这个客人。

吴起向那人施了一礼,说道:“您要买这张虎皮吗?”来人上下打量了吴起一番: “你就是那立家法、擒猛虎的吴起?”吴起谦逊地说:“立家法是我所为,那不过是件 小事,何足挂齿;至于这猛虎实在是我的师傅——人称‘追风快剑’的老剑客所杀,我 不过是在一边摇旗呐喊而已,绝不敢欺世盗名。”那人连连说道:“哪里哪里,谁不知 你吴起是少年有为!你可不要过谦啊!我家主人一向十分器重你的,只可惜一直无缘相 见。”他看了一眼墙上的虎皮,好像想起了此行的目的,又说道:“好了,咱们言归正 传,你这张虎皮……”“这虎皮是我师傅托我代卖的,所以这价钱嘛……不能少于十金, 不然……”“唉,你过虑了——实言相告,这虎皮是我家大人要买,他看上的东西,是 不会计较价钱的……这样吧,三十金成交!”来人很痛快地说。这样买东西的,吴起还 是头一次见,不禁问:“您是……”来人一拍后脑勺说:“哟!看我这记性,你不问我 还忘了说了……”来人开始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原来他是卫国大司徒王鼎家的门客,名 叫赵廉,这次是奉命专程从京城赶来左氏买这张虎皮的。最后他又说:“我家大人也是 出身平民,现在虽身居高位,但还是很喜欢与民众交朋友。他过些时候要来你们这儿巡 查,也许会亲自来你这里看看,交你这个朋友呢!”吴起笑笑说:“那是我这平民小百 姓的荣幸了……”其实他心里根本就不相信当官的人还会和平民交朋友。赵廉没再多说 什么,放下了三十金,拿起那张虎皮走了。

又过了些日子,这一天,吴起正在家里陪母亲聊天,一个伙计跑进来向吴起报告: “少主,有一个客商说他有几件东西要卖给咱们。问他是什么货他又不肯讲,说一定要 见到您,当面让您看货。您看……”吴起有点奇怪:为什么一定要见我呢?他想了想, 对母亲说:“妈,要不,我去看看?”母亲想,既然人家要来做买卖,没有不见人家的 道理。就说:“你去一趟吧,可要看准了货色,别让人给骗了。”“放心吧,妈。”

吴起说完跟着伙计一起来到了铺子里。

吴起一进铺子就看到一个商人打扮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个细长的包袱,正和铺子里 的另一个伙计吵嚷着:“……我千里迢迢的跑到卫国来,就是要和他吴起做这笔生意, 可他竟然不见我……”

吴起一听赶忙上前打招呼:“这位仁兄找我吴起不知有何贵干?”

那中年人回头看见了吴起,说:“你就是吴起?”

“不错!我就是吴起。仁兄……”

“我是专程来给你送宝的!”

“噢?那咱们里屋谈。”吴起把中年人拉进了内室。

中年人一进屋就反手将门关上,接着把手中的包袱递给了吴起说:“你自己看吧。”

吴起打开包袱一看,高兴得两眼直放光——包袱里是一把镶金嵌玉的宝剑。吴起急 不可待地把剑抽出鞘,只见这把剑的剑刃泛着冷凄凄的寒光。吴起伸出右手,用食指在 剑身上轻轻一弹,发出了“当”的一声,声音清脆而悠扬。

“钢剑!”吴起失声叫了出来。在当时的中国,炼钢术刚刚诞生不久,而且掌握了 这一技术的铸剑师非常之少,这样钢剑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稀世珍品,在民间几乎是见 不到的,难怪吴起如此惊喜。

“果然是行家!名不虚传!”中年人见吴起认出了钢剑,赞叹道。

“仁兄打算卖个什么价钱?”吴起想到钢剑如此珍贵,价钱是绝不会低的,便问那 中年人。

“有道是‘货卖识家’,你既然是个识货的,价钱的事就好商量了——三十匹绢换 一把剑,怎么样?”

吴起点了点头——这个价钱确实不算贵。接着吴起又好奇地问:“仁兄这剑是何处 得来?”他想这件兵器一定有一段不寻常的来历。于是,中年人讲起了这剑的来历。他 说,秦国的一位老铸剑师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铸出了雌雄两把削铁如泥的钢剑。本想 要献给秦国的国君,可还没等往上献,老铸剑师就得急病去世了,献剑的事也就搁下了。 老人的儿子是个赌棍,有一次输急了,就把这两把剑押上了,可又输了。这剑就归了赌 场的主人,他与那赌场主人是熟人,知道了这事后,就提出要买下这两把剑,赌场主人 不知这剑的珍贵,轻易的就卖给了他。

吴起听完中年人的讲述,无暇推敲这故事的真假,迫不及待地问:“这么说有两把 钢剑了?那一把又在哪里?”

中年人听了这话,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说:“那一把我放在了客栈, 你要是有意,我就一起让给你了!价钱嘛……算你五十匹绢,如何?”

“那太好了!”吴起想到应该为西门虎也买上一把——这才对得起朋友。中年人又 提出要吴起先付清那五十匹绢,然后再同他一起到客栈去取另一把剑,说是省得他来回 跑。吴起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钢剑对他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他马上从铺子里提了 五十匹绢给那中年人,中年人雇了一辆马车装上绢,吩咐车夫到东门等他——他向吴起 解释说他把剑交给吴起后就打算上路去别处了,这样省得耽误时间。吴起一心只想着钢 剑,哪里还会管他这些,只是一劲催他快走。

两人不大一会工夫就到了客栈,中年人把吴起带到一个房间的门口,对他说:“这 就是我的房间,我的一个小妾在里面,她不惯见生人。你进去不大方便。这样吧,委屈 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进去拿了剑就出来交给你——咱们就两清了。”吴起想:反正我 在这门口把着,不怕你跑了,就答应了。

那中年人进了屋好一会儿也不见出来。吴起感到事情不对,在门口喊了两声“仁兄”, 没听到回答。吴起暗叫“不好”,急忙推门进了屋。屋里早不见了那个中年人的踪迹, 吴起看到这间屋子还有一个套间,便迈步走了进去。一进套间,吴起几乎叫出声来—— 一个女人衣衫零乱的倒在地上,在她裸露的胸口上有一道深深的刀口,像婴儿的嘴一样 张着,殷红的血流了一地,一把带着血迹的短剑扔在血泊里。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 中年人是个杀人犯?这女人是谁?吴起的脑海里一下涌出了这一系列的问题。还没等他 把这些问题理出个头绪,就听外面的门被人“咣”的一声踹开了。紧接着七八个公差一 涌而入,将吴起围在了当中。他们看了看地上的那具女尸,不由分说上前把吴起按倒在 地,绑了起来。吴起一边挣扎一边大叫着“不是我杀的,不是我……”,可是根本没人 听。这七八个公差连推带搡的把吴起带到了衙门里。

左氏令高高地坐在上面,他瞅了一眼下边的吴起,嘲讽道:“哟,这不是那个张口 ‘法治’闭口‘法治’的吴起吗?没想到啊,竟然是一个白昼入室抢劫,逼奸不遂又杀 人灭口的大盗!”吴起连呼“冤枉”。左氏令对此不屑一顾,他把两眼一瞪,厉声说道: “吴起!你好大的狗胆——身犯重罪,竟然还敢喊‘冤枉’。看来不‘开导、开导’你, 你是不能认罪。”说着对下边的公差们一使眼色,两个公差拿起棍子扑到了吴起跟前, 接着棍子就像雨点般的落在了吴起身上。这下吴起被激怒了,他忍着剧痛,对左氏令破 口大骂:“你这昏官,不分青红皂白,乱捕无辜……你——混蛋……”左氏令倒好像并 不在乎吴起的叫骂,只是冲着吴起一个劲儿冷笑。

这时一个公差拿着件东西跑了进来,他伏在左氏令的耳边说:“大人,东西找到了。” 左氏令接过那件东西一看,点了点头,然后冲那两个打吴起的公差说:“先停一下!” 两个公差立即停了下来。吴起挺直了身子,向上怒视着左氏令。左氏令拿起公差刚送进 来的那件东西问吴起:“吴起,你认识它吗?”吴起抬头一看,左氏令手中拿的竟然是 自己刚刚买下的那把钢剑。左氏令不等吴起回答,又接着说:“这柄宝剑是上将军令狐 仪用重金从秦国买来的,三天前突然丢失。你说!它是怎么跑到你吴起的铺子里去的?” 吴起大喊:“这是我刚从一个中年人那里买下的——我的两个伙计可以作证!”左氏令 听罢又是一阵冷笑:“你的那两个伙计作不了证了——他们刚才公然拒捕,已经被我的 公差杀了!”吴起吃了一惊,既而又大骂左氏令:“昏官!败类!你们才是杀人灭口…… 你们这是栽赃陷害……”左氏令有点不耐烦了,说:“行了,吴起,现在是人赃俱在, 你喊破了嗓子也没用——你等死吧!”又冲下边的公差一挥手:“押下去,打入死牢!” 公差们一拥而上,把吴起拖了出去,关进了死牢。

狂怒过后,吴起慢慢冷静下来。他望着牢窗透进的一线阳光,开始想:这是个阴谋! 是有人事先设下的圈套!那么会是谁呢?是谁与自己有这么大的仇,一定要置自己于死 地而后快呢?我平常也没有得罪过谁呀!想到“得罪”这个词,吴起忽然想起了那天母 亲数落自己的话——“你说,你这不是把人家秀鸾一家子人都得罪干净了吗!”对了! 一定是她,也只有像她那样的贵族才想得出这样歹毒的办法——我把她休了,她就此怀 恨在心,于是串通别人来害我!一定是这样!想到这儿,吴起暗暗下定决心,这次只要 我能活着出去,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吴起没有猜错,此时秀鸾的哥哥——上官阳正在家里为那个“卖剑人”庆功呢!今 天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卖剑人”是他的一个门客;客栈里的那具 女尸是他家中的一个女奴隶;那柄作为诱饵的宝剑也是他出面从令狐仪那里借来的;至 于那些“及时赶到”的公差,当然也是他事先埋伏下的。上官阳之所以设下了一个这样 毒辣的圈套,实际上并不完全是为了给妹妹出气,更多的是为了实现他霸占吴起家产的 目的——通过妹妹来实现既然已经不行了,当然要另想办法。今天所发生的便是他整个 阴谋的一小部分而已。

初战告捷,使他更坚定了对自己这一计划的信心。他手下的门客当然不会放过这一 拍马屁的良机,这个说:“大人神机妙算,吴起那傻小子还不知怎么死的呢!”那个讲: “抢劫、逼奸、杀人、盗宝,他吴起这回是死定了——临死还赔上了五十匹绢。哈哈……” 只有那个“卖剑人”提出了一个疑问:“大人,这下咱们是把吴起给治惨了。可是,就 算是把他家家产查封没收,那也得充公——咱们也得不到呀!这不是……”“哈哈…… 你以为我会那么傻吗?这只是个开始——有那么一天,吴起会自己乖乖的把家产献出来。 你们信不信?”秀鸾的哥哥得意地说。那些门客一听此话纷纷说:“信!信!大人奇智, 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懂得的……”“就是嘛……”

“到时让吴起活活气死……”“哈哈哈……”

他们“欢庆胜利”的时候,吴起在那湿冷的牢房里却是度日如年。他一会儿想着自 己年迈的母亲知道自己入狱还不知会怎么样;一会儿又盘算着要是能出狱,该如何报今 日之仇;一会儿考虑自己怎么才能出去……这样想来想去,越想越着急:难道说我吴起 就这么完了?就此冤沉海底,永世不得翻身了?他曾考虑能否仗着自己的武功越狱,但 看了看那一根根碗口粗细的木栅栏和身上的木枷以及门外十几个手提刀剑的公差,他又 打消了这一念头。看来左氏令也知道吴起武功了得,所以给他以“特殊照顾”。逃跑是 没有希望了,只能等,也许事情会发生什么转机,吴起这样想。一天过去了,又一天过 去了……一连半个多月过去了,吴起好像被人们给遗忘了——左氏令没有再提审他,也 没有人来探望他,每天除了狱卒给他送两次稀粥,吴起断绝了同外界的一切联系。这种 坟墓式的生活让吴起愈加烦躁不安,他用拳头去打牢房的墙壁,用脚踢牢门,可外面的 公差只是看着,没有一个人理会——他们相信那些设施的坚固程度,让这傻小子折腾去 吧,他能出来才怪。这对吴起简直比死还难受。

就在吴起几乎要崩溃的时候,他忽然听到牢门外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他抬头一看, 狱卒领来了一个门客打扮的人。吴起疑惑地看着这个人,想:他是来干什么的?难道是 要把我押往刑场……可又不太像啊。吴起这正琢磨着呢,狱卒大喝一声:“吴起你也太 不知好歹了!司徒大人派人来接你,还不快快拜见!”

吴起瞟了他一眼,没理他——吴起最瞧不起这些狐假虎威的小人。倒是那个门客模 样的人喝住了狱卒:“什么拜见不拜见的,还不赶紧把吴公子放出来!”

他又对牢房里的吴起说:“我来迟一步,让你受委屈了……”

吴起听了这话感到莫名其妙——这个人自己并不认识呀,又一想,管他呢,先出去 再说吧,见狱卒打开了牢门便大模大样的走了出去。这时那人走上前来,对吴起说: “怎么?你不认得我了?”吴起打量了他一番,觉得有些面熟,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可一时又想不起来。那人又说道:“那张虎皮……”一提虎皮,吴起猛然想起,眼前这 个人不正是那个用三十金买走虎皮的赵廉吗?忙说:“您是赵先生吧……恕我眼浊。”

赵廉点点头,说:“对!正是我……嗨!咱们还是外边谈吧!”说着叫过狱卒给吴 起开了枷锁,然后领上吴起离开了监狱。接着他们上了一辆等在门口的马车,不大一会 儿到了一处大院落门前。这所院落四周侍卫林立,看来这院子的主人来头一定不小。进 了大门,赵廉把吴起一直带到了正厅外。通过敞开的屋门可以看到一个身着华丽衣衫、 长着满脸络腮胡须的人正坐在正中的一张长几后看书。赵廉示意吴起在门外稍等,自己 走了进去,谦恭地对长几后的那人说:“大人,我按照您的吩咐把吴起放出来了,他现 在就在门外。您看……”那人抬起头,看了赵廉一眼,然后大声说:“还看什么?还不 把客人请进来!你怎么就这么不会办事?”赵廉一连声地说着“是”退了出来,对站在 门外的吴起深施一礼:“我们大人有请!”他见吴起没动,又跟了一句:“吴公子,里 边请呀!”吴起是被今天这事闹得有点不知所措——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呢?可见人家一 劲往里请,又不好不进去。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比在牢里呆着 强,吴起这样想着迈步走了进去。

长几后的那人见吴起进来,站起身,绕过长几迎了过来:“吴公子,咱们终于见面 了!”赵廉连忙跑过来介绍:“吴公子,这位就是我家大人——国君的大司徒,王鼎, 王大人。”吴起出于礼貌向王鼎施了一礼:“王大人把我提来,所为何事?”

王鼎一愣,继而大笑:“吴公子,你误会了。你的那桩案子,我已经帮你解决了, 你就放心吧——你自由了。我让赵廉把你请来,只是想跟你聊聊,交个朋友。”这会儿 轮到吴起犯愣了。

王鼎又接着说:“吴公子,你的大名我王鼎是早有耳闻——可称得上是年少有为。 我早就有心交你这个朋友,可公务繁忙,一直没有机会来左氏。这次我来这里巡查,一 安顿下来就派人去请你,这才知道你出了事情,押在牢里。我一听就觉得这事有蹊跷— —你怎么会是罪犯呢?我马上查了这个案子,果然——里面破绽百出。我去责问左氏令, 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见我问得急了,只好答应把你放出来——这些官员,人命关天 的事情,哪能这么马虎?唉,害你受委屈了。”

王鼎一席话可着实把吴起给感动了,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为民着想、平易近人的当 官的。吴起双膝跪倒,给王鼎磕了一个响头:“吴起多谢王大人救命之恩!”王鼎忙把 吴起扶起来:“吴公子何必如此多礼,你要拿我王鼎当个朋友,就别老大人大人的叫了, 叫我一声王大哥好了——不然我也不敢高攀你吴公子了。”王鼎说得真够得上是情真意 切了,吴起只好站起身来,接着又向王鼎深施一礼:“蒙大人错爱!小弟在这谢过大哥 了!”王鼎拉着吴起在坐席上坐下来,对站在一边的赵廉一挥手:“这没你的事了!下 去吧。噢,对了,吩咐准备酒席,我要给吴兄弟压惊。”吴起忙阻拦道:“这怎么敢当 呢?”王鼎不以为然地说:“什么敢当不敢当的,在这儿你听我的好了。”又冲还站在 那的赵廉叫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赵廉快步走了出去。

王鼎和吴起攀谈起来:“我听说兄弟你极为推崇‘法治’?”

“小弟以为国家只有靠‘法治’才能治理好。”

“你我果然是不谋而合——我也一直力谏国君实行‘法治’,可是……唉!”说到 这里王鼎摇了摇头。

“怎么,以您的地位,难道说也……”

“难呀,有一些人就是那么迂腐,一提‘法治’二字,就如同见到洪水猛兽一般— —要是多一些像你这样的年青人就好了!”

几句话把吴起说得激动万分。想不到我吴起此次不但躲过了杀身之祸,竟还有幸结 识了这样一位知音,他这样想到。于是两人越谈越投缘。不大会儿酒席摆上了,两人借 酒助兴,谈得更为起劲,渐渐的似乎都带了几分醉意。

吴起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大哥,小弟有一不情之请……”

“唉,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你就只管说嘛。”

“此次遭难,小弟觉得是有人蓄意陷害。虽蒙您相救,但这口气实在是难以咽下。 不知大哥能否帮小弟查出此事的幕后主使?”

王鼎听完这话,不禁一愣,但马上又恢复了常态:“行!说起来这也是我份内的事 ——我是司徒①嘛!我马上派人去查,尽快揭露这个阴险小人,也省得他再为害他人。”   ① 司徒:司徒为当时的司法官员。

“那吴起先谢过了!”

“来来来,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再干一杯!”

……

吴起能平安的回家,使他母亲又惊又喜——她知道儿子被抓之后,就赶紧到衙门里 去打听,那里的公差告诉她吴起犯的是大案,多半是活不成了,加上又听说自己家铺子 里的两个伙计也公差杀了,这么连着急带受惊吓,回到家就病倒了。好在她一直对家里 的仆人们都很好,这个节骨眼上大家都跑前跑后的给她去请医生、抓药,西门虎知道了, 也跑来照顾她,这才把命保住。现在看见儿了活生生的回来了,老人心里这快石头才算 落了地,她抱着儿子来回来去地说:

“你可把妈给吓死了……你可把妈给吓死了……”

吴起怕母亲太难过,故作轻松地说:

“妈,我没事,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他们关了我这十几天不是还给咱家省粮食 了吗?”

“你呀,闯不完的祸呀!你就不能让我这当妈的过上几天安静日子吗?你打小就……”

吴起知道母亲的唠叨又要开始,赶忙打岔:

“西门虎这两天来过吗?”

“这几天多亏了西门那孩子——又来给我端汤煎药,又天天到衙门里去打听你的消 息,可把人家孩子给累坏了。你出来了,该去告诉他一声,也省得他担心。”正说着, 西门虎风风火火地闯进院来,还没进门,就喊上了:

“伯母,吴兄他没事了,我刚到衙门里去问,他们说……”

他进门一眼看见了吴起,过去一把抱住了他:“你回来了,……可把我急坏了,昨 天我还跟我爹商量,他们要是再不放你,就干脆……”

吴起用眼神止住了他后面的话。西门虎也发觉说漏了嘴,忙把话锋一转:“伯母, 今天您好点儿了吗?”

吴起的母亲点了点头:“好多了——我就是让他给急的!”

西门虎又和老人聊了几句。吴起拉了拉他的衣角,西门虎会意,对老人说:“吴兄 平安回来了,我也放心了。我回家告诉我爹一声去!您歇着吧!”说着走出了屋,吴起 随后也跟了出来。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出门西门虎就问道。

“嗨!我让人给算计了……”吴起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跟西门虎讲了一遍。最后说: “幸亏王鼎王大人把我救了,要不然我这次真完了!”

西门虎有点不相信:“会有那么好的官?我爹说过,他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 还没见过一个为民众着想的官呢!”

吴起对他这样说王鼎很不满意:“可这次实实在在的是人家把我救出来的,要不咱 俩能站在这说话吗?”

“先不说这个了——既然是有人要害你,这次没成,他们多半还会再打主意。你可 要小心一点!”

“这你放心,我一定会想法把他们找出来——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吴起可不是好惹 的。”

“那好,我先回去了,你进去好好安慰安慰伯母,这次她老人家可是吓得不轻。你 要是有需要我和我爹帮忙的地方,就说一声!”

“我和你还客气吗?”

说着吴起把西门虎送出了门。

吴起见母亲病成这样,铺子里的伙计又死了,只好暂且把铺子关了,在家服侍母亲。 家里的惨景使他对陷害他的人的仇恨愈加强烈,虽然还没有查实,但在吴起心里已经认 定此事是秀鸾一家干的。他急切地等待着王鼎那边的消息。

过了三四天,赵廉登门来请吴起去行邸,说是王大人有事要和他商量,吴起想,一 定是调查有了结果——王大人办事真守信。于是急急忙忙地跟着赵廉到了行邸。果然, 王鼎一见到他就把他请进了内室,又遣走了随从,然后低声对他说:“兄弟,你那事我 查出结果了!”

“是谁干的?”

“兄弟,这回的事可有点棘手——你怎么把上官家给得罪了?”王鼎说的上官家就 是秀鸾的娘家。

“不出我所料——真是他们干的!”吴起咬着牙根说出了这几个字,“我吴起与他 们势不两立!”话音未落吴起的拳头重重的落在长几上,那张长几应手而断,发出“喀” 的一声脆响。

王鼎心里一惊,但马上镇静下来,称赞道:“好功夫!”好像他并不把那张长几当 回事。

吴起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忙向王鼎致歉:“不好意思……大哥,你看我这都干了 些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是一件家具。”王鼎连声说道。

停了一会儿,王鼎又关切地对吴起说:“兄弟,听我一句话,你虽有这样好的身手, 可是也千万不要去和上官家硬拼呀——以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斗不过他们的。”

“我知道,我要去告他们!”吴起表示不准备动武。

“傻兄弟,你去告谁呀?你拿得出他们陷害你的证据吗?就算你找到了证据,你能 告得倒他们吗?上官阳是国君的宠臣,国君身边有多少官员都是他的党羽。你到哪里去 告他?实话说,就连我也要让他几分。”

吴起一下子急了:“您的意思是让我就此罢休?因为他们的陷害,我母亲到现在还 卧病在床,两个在我家干了几十年的伙计也惨死在他们手上——是可忍,孰不可忍?多 谢您帮我查出了仇人,我吴起绝不连累您——告辞了!”说着吴起站起身来,迈开大步 就往外走去。

“兄弟,你先别走!听我把话说完再走不迟!”王鼎说着一把拉住了吴起,说: “我并不是说这事就这么算了……你先坐下,咱们慢慢说——你急也没有用嘛!”王鼎 连拉带劝,吴起只好又坐回到坐席上。见吴起又坐下了,王鼎这才又接着说:“兄弟, 我既然称你一声兄弟,你的事我这当大哥的哪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呢?我是说这事不能着 急——得从长计议。眼下这种情况,你去和他们斗,弄不好是要惹祸上身的。真那样, 岂不是我把你给害了吗?这事,当然没完。可要想扳倒上官阳,也绝不是一天两天的工 夫就能办到的。”

吴起想想,觉得他说的还是有道理的,自己是过于急躁了一些,“那依您之见……” 吴起表示愿意听听王鼎的意见。

“我倒有个打算,不但能让你报仇,还能给你提供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王鼎说 出了他的计划:“眼下诸侯割据,群雄争霸。咱们卫国争霸是没希望,可也得求个自保 呀。所以现在国家非常需要能领兵打仗的将军——以兄弟你的才智武功是完全可以胜任 这一职位的。而你一旦手握兵权的话,国君对你都得看重,那时候再对付他上官阳就不 难了。”

“可是,大哥,这将军也不是我想当就能当上的呀。”

“这个嘛,我回都城后就向国君举荐你,只要办得机密些,上官阳他们就难以做什 么手脚,国君那里应该不会不答应——目前找一位有才华的将军是很难的。国君他也得 为自己的安全想想。”王鼎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吴起当然不好再要求什么了,他点了 点头,表示接受这个计划。王鼎思索了一下,又说:

“这两天我就要回都城去了,我走之后,有什么情况,我会派赵廉来通知你。你回 家最好准备一下——可能不久国君会召见你,那时可就全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全仰仗大哥了!”

“好吧,我不留你了——让上官家听到风声就麻烦了。回去代我问候令堂吧,我不 便亲自去。”王鼎说完起身送吴起出了内室,一边走还再三叮嘱吴起千万等他消息,不 要轻举妄动,并说要是再出什么事的话,他也很难再帮吴起。吴起也没有别的办法,只 好表示可以暂时忍耐。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