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传》16回 上将军主动请缨 去河西首战告捷


吴起在李悝家中住了几个月,白天和范匮(范匮被文侯任命为犀首,继续充当吴 起的助手)一起到兵营中和士卒们聊天,和他们交朋友。晚上回来就和李悝一起讨论 “法治之道”,不知不觉新年将至了。

这一天,吴起突然进宫见魏文侯。魏文侯问吴起是不是有什么要求,吴起出人意料 地答道:“主公,为臣有一件事想求你,希望你能答应。”魏文侯忙说:“什么事,是 不是在李先生那里住着觉得不方便?你的府邸我已经派人去修筑了,只是最近天气……” “不是这事!主公,我想带兵攻秦!”魏文侯听了这话,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现在是什么天气?出兵攻秦?吴起解释道:“这种天气不能出兵是众所周知的,所以秦 国绝不会有任何防备之心。秦国兵强马壮,城池坚固,若非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很难 取胜……”魏文侯插进来说道:“秦国不会防备是肯定的,但天气这么冷,对咱们自己 也不利啊!”“这个为臣已经仔细地想过了,今年冬天天气确实寒冷,但很少下雪,所 以道路并不难走,而发兵后也并不要求行军速度——赶在年前到边境就可以;粮草给养 沿路的城池能提供,所以就不用带很多,只要为士卒们多备些棉衣就行了;战马会受一 些影响,不过这次是突袭攻城,战车的作用并不很大。为臣以为此时正是攻秦的最佳时 机!”魏文侯听吴起说完,又想了想,说:“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士卒们都盼着过年, 好和家人团聚,此时出兵……这士气……”吴起信心十足地说:“这一点为臣已经想好 了!”说完,吴起凑上前,低声地将自己的打算讲给了魏文侯。

魏文侯听完了吴起的计划之后,连连说:“妙!妙!果然是妙计!好!那你就去安 排吧,不必再来问朕了。发兵的时候,朕也就不给你送行了——免得泄露了消息。朕就 在都城摆好庆功宴,等着你凯旋归来!”

“谢主公吉言!为臣告退!”说完,吴起退了出来。

一场对秦国的征讨由此进入了秘密筹备阶段。

就在这一天夜里,兵营中发生了一件怪事——很多士卒在睡梦中被一阵阵的奇痒弄 醒了,待点起灯一看,才发现,大家的身上忽然之间都起了一片片的红色肿块。这肿块 任你怎么抓也不解痒,而且是越抓越痒。宫中的巫医被叫了来看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 办法来,最后说,可能是有什么祸事要降临了——这种怪病是祸事的征兆!经巫医这么 一说,大家都害怕起来了——会是什么祸事呢?

第二天一早,吴起就得知了此事,他连忙带着范匮来到兵营看望得病的士卒们。吴 起看过士卒的病情,说道:“这可能是天神给我们的一个警告,还是赶快占卜一下吧!” 大家都说有理,于是,没有得病的士卒忙跑去准备占卜的用具了。

很快,一切准备就绪。在营中心的空场上搭起了一座简易祭台,三牲祭品也摆放整 齐。吴起迈步走上祭台,先是向着天空祷告了一会儿,然后在祭台上点起了一堆火,将 一根木棍放到火中点燃。范匮走上去,将一块龟甲递给了吴起。吴起接过龟甲,放到地 上,又恭敬地拜过了龟甲,这才将刚才点燃的那根木棍拿起,向龟甲的中心插了下去。 又一件怪事发生了——木棍上的火还没有接触到龟甲,那块龟甲就发出“啪”的一声炸 响,暴裂开了!吴起大惊,忙拿起暴裂开的龟甲仔细观察。

“不好!”吴起看过龟甲的裂纹后大叫。士卒们这下可有点慌了——什么事能把上 将军吓成这样?多半是要大祸临头了!大家的目光都紧盯着祭台上的吴起,只见他叫过 之后,又开始向天空祷告起来。一会儿,又见吴起的面部表情逐渐松弛了下来,大家的 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心想,这可能是有什么办法能躲避灾难了。

吴起一下祭台,就被士卒们“唿啦”一下围住了。“上将军,天神怎么说?”“上 将军,是不是有什么灾难要降临了?”

“上将军,弟兄们的病能好吗?”“对,上将军,天神说我们的病能好吗?我们可 没干过什么坏事哇!”……大家急切地提出了各自的问题。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范匮高喊道,“听上将军说!”大家这才安静了下来。 吴起对大家说:“弟兄们!我们应该感谢上天——刚才我观察了神龟甲,那上面的裂纹 告诉我,弟兄们之所以得这场怪病,是因为上天要以此向我们报警!上天通过神龟甲告 诉我:明年魏国将有一场空前的刀兵之灾,到那时将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听到 这里,又有人忍不住问:“上将军,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等死吗?”“大家不 要怕!神龟甲告诉了我破解此难的办法,按照这个办法行事,能保魏国上下平安!”吴 起说。“是什么办法呀?”又有士卒问。“神龟甲告诉我说,要想躲过此难,全靠这兵 营中你们这七万士卒!神龟甲要我们明天起兵西行,只有如此才能不遭刀兵之灾!不仅 不会遭灾,而且在你们当中还会有很多人得到封赏!”一些士卒听完了问吴起道:“西 行?西行到哪里?干什么去?”吴起摇了摇头说:“神龟甲可没告诉我。不过我想到时 候上天会再次告知我们的!”“那我们的病……”

“神龟甲告诉我,弟兄们的病只要西行一开始就会痊愈的。大家不必担心!”

士卒们一听病能好,纷纷向吴起请求道:“上将军,那咱们明天就走吧——这痒得 实在是受不了了!”吴起沉吟片刻,说:“照说咱们不该逆天而行,只是快过年了…… 有不少弟兄都想要好好玩儿上两天,休息休息,这……”吴起话未说完,士卒们都喊了 起来:“上将军,我们愿意西行——你就下令明天起兵吧!”更有人喊:“过年?要是 遭了刀兵之灾,明年可就过不了年了!我们情愿不过今年这个年了,等明年受了封赏, 再热热闹闹地过年!上将军,你说是不是?”吴起看看士卒们都表示愿意西行了,便说: “好吧,弟兄们既然如此深明大义,我这就告请主公恩准咱们明天起兵!大家也都回去 收拾收拾吧!”

第二天,也就是腊月十三,魏国都城中驻扎的七万士卒在吴起的率领下,早早准备 停当,丑时刚过就悄悄地离开了兵营,出西门,顶着凛列的西北风,一直向西方走去。 等天完全亮时,他们已经走出了五十多里了。吴起看着士卒们在风中奋力前进的身影, 满意的笑了。

天色见暗时,队伍开到了一个小城,吴起下令在城外扎营。待扎下营后,吴起就带 着范匮到各个帐篷中去探视士卒们。他们走进一个帐篷,士卒们一见,都连忙站起身来 问候道:“上将军,范犀首,你们好!”吴起示意大家都坐下,然后说:“天气这么冷, 弟兄们辛苦了!”士卒们答道:“没事,上将军你不是也和我们一样,顶着风走了一天 吗?你都没事,我们当然也能坚持!再说,这不是为了给国家消灾吗,就算苦点儿,也 是应该的!”吴起听了,点点头,说:“弟兄们真是好样的!”说完,又好像突然想起 了什么,问士卒们:“对了!弟兄们的怪病怎么样了?”一个士卒抢着回答:“上将军, 真是神了,天神的话一点儿没错——我一出西门,就觉得身上不那么痒了。后来,越往 西走,就痒得越轻。现在什么事也没了,刚才我解开衣服看了看——那些肿块全消了, 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其他士卒也都争先恐后地对吴起说:“上将军,我的也好了!” “上将军,你占卜得真准!”“上将军,我的病,一出西门,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 得无影无踪了!”……吴起连连说:“好,好,弟兄们的病都好了,我就放心多了。” 范匮拉了一下吴起,说:“上将军,这里的弟兄们既然好了,咱们再去看看别的帐篷的 弟兄们好了没有……”“对,对,”吴起答应着,和范匮向外走,走到帐篷门边,又回 过头来,对帐篷里的士卒们意味深长地说:“弟兄们,你们的病好了,可国家、百姓的 灾还没有消——大家还得努力啊!”士卒们齐声说:“上将军放心,我等一定努力!” 吴起点点头,走出这座帐篷。

吴起把全军七万多士卒都看了一遍——所有得病的士卒都好了,他才回到自己的帐 篷中,这时已经是半夜了。

吴起带领着队伍,经过了八天的艰难跋涉,来到了魏国最西边的蒲阪城,在城中驻 扎下来。这一天是腊月二十一,离过年还差九天。

士卒们觉得这回没事了,大家想:天神说让我们西行,我们都走到国土的尽西头了, 总该可以了吧!所以都安安稳稳地住了下来,等着过年了。就这样,队伍在蒲阪又安安 静静地住了七天。

腊月二十八一大早,吴起突然传下将令:所有士卒带足三天的干粮,到城外集合! 大家不敢怠慢,急忙按照指令收拾好了东西,跑步赶到蒲阪城外。队伍集合完毕,吴起 站到了队伍前面,对着士卒们大声地说道:“弟兄们,我们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是为的 什么?”士卒们回答:“为国家消灾!”听到回答后,吴起用不容置辩的语气接着说道: “好!我昨晚观察天象,得到了上天的启示:要想消魏国的刀兵之灾,只有西渡黄河, 攻占河西一带!也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受到封赏!现在本将军下令:西渡黄河,攻秦! 凡斩敌一人者,可得黄金十五锭;斩敌十人以上者,任为五乘将军;斩敌将者,任为大 夫!进攻不力者,重笞一百;畏缩后退者,杀无赦!听清楚了吗?”一来士卒们怕受天 神惩罚,二来是太想得到那丰厚的奖赏了,都异口同声地答道:“听清楚了!”吴起将 手中令旗一挥,高喊道:“出发!”

此时在黄河对面临晋城中的秦军正杀猪宰羊,准备过年呢。城内的酒馆饭庄家家张 灯结彩,热闹非常。街上经常可以看到醉得东倒西歪、嘴里哼唱着小调的秦国士卒,城 中上下一片喜庆的气氛。沿黄河巡逻的士卒早就撤回了城里,就连守卫四座城门的士卒 们也都悄悄地躲到营房中喝酒去了。临晋城的守将贾璋更是连大门也没出,在家里搂着 小妾,欣赏几个郑国女孩表演的歌舞呢。

早在队伍一到蒲阪时,吴起就秘密地开始征集船只了——之所以驻扎了七天,正是 为了征集到尽可能多的船只。当队伍开到黄河边时,范匮早在岸边等候了,在他身后的 黄河中泊着五百多条大小木船。吴起一看准备就绪,一声令下:“士卒登船!”转眼间, 三万多名士卒上了船。吴起留下范匮和另外几个将军指挥剩下的士卒,自己则跳上了一 条大船,指挥着大家向对面划去。不到一顿饭的工夫,这五百多条船顺利的到达了黄河 西岸。吴起看着士卒们下了船,又交代船工马上返回去接剩下的士卒,然后抽出腰间的 宝剑,向着临晋城的方向一指,冲着士卒们一声大喊:“弟兄们,大家建功立业的时候 到了!”说完,率领着队伍直冲临晋城。

魏国军队快到临晋城下了,守东门的秦国士卒才听到动静,迷迷乎乎地跑上城墙一 看,顿时傻了眼,看着铺天盖地杀过来的魏军,一时竟不知该干什么了。等有人反应过 来,大喊“快关城门”时,已经来不及了——冲在最前面的几百名魏军士卒挥舞着长戈 大戟,呐喊着,占领了城门通道。秦兵慌慌张张地拿起兵器反击,怎奈他们醉得连道都 走不利索了,哪里是如狼似虎的魏军的对手?三五个回合下来,都死在了魏军的手中。 吴起一见得手,把宝剑一挥,指挥魏军士卒攻进了临晋城。

贾璋正眉飞色舞地看着那几个郑国女孩的表演,忽听得外面人声鼎沸,吵嚷声不绝 于耳,大觉扫兴。他把怀里的小妾往旁边一推,大声喊道:“来人!”一个士卒应声走 入,问:“将军有何吩咐?”“去,告诉外面的人,小点儿声!就是过年也不能闹得太 不像话了呀!”那士卒答了一声“是!”转身走了出去。贾璋又搂过小妾,在她的脸上 亲了一口,然后对那几个女孩说:“你们把刚才那个曲儿再给我唱一遍——外边闹哄哄 的,我没听清楚!”女孩们忙又唱了起来。听着女孩们婉转的歌声,贾璋的气才渐渐消 了。他端起了一杯酒,刚要喝,就听“咣啷”一声门响,忙抬头看,原来是刚才出去的 那个士卒又闯了进来。“混蛋!我叫你进来了吗?”贾璋大怒,骂道。那士卒一边喘着 粗气,一边说:“将军,不好了!打……打进来了!”“胡说些什么?谁打进来了?” 贾璋问。“魏国人……有好几万……从东门……杀进来了……现在快杀到……府门口了!” 这下贾璋听明白了,他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从架子上抄起一把剑,冲了出去。屋里, 他的小妾和那几个女孩子尖叫着,四处找寻着藏身之地。

临晋这座刚刚还充满了节日喜庆气氛的城市,转眼间成了一个血与火的世界。魏军 的喊杀声,如同夏季里阵阵的滚雷,在临晋城中回荡着;闪着寒光的刀剑,在凄厉的风 中掀起片片血雨。

魏军士卒们在城中像砍菜切瓜似的砍杀着那些醉醺醺的秦国士卒。大家心里这个高 兴呀——像这样立功也太容易了,天神的话一点没错,说我们能受封赏就真的能受封赏! 那些秦国士卒可就倒霉了,有的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丢了性命,有的刚跑出门就没了脑 袋,还有不少躺在铺上睡懒觉的,再也没能醒过来。

吴起带领着士卒们杀了有半个时辰的光景,范匮他们带领的另一部分人马也赶到了。 七万魏军会在一起,如煞星临凡,把城中秦军杀了个尸横遍地,哭爹叫娘——这临晋城 才真的是遭了刀兵之灾了!

到中午时分,城中秦军已全部肃清,就连守将贾璋也死在了乱军之中。至此,临晋 城归入了魏国的领土。从吴起率军过黄河到完全占领临晋城,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的时 间。

首战告捷,士卒们都兴奋不已。他们争相向吴起报功,其中一个十七岁的下级士卒 立了首功——贾璋被他一箭射死在将军府门前。吴起将这士卒献上来的人头交给几名投 降的秦国士卒辨认后,确认了是守将贾璋的首级,忙将这名士卒请到将军府——现在成 了吴起的临时指挥部。当着众多士卒的面,吴起将一颗沉甸甸的大夫印信交给了这个只 有十七岁的士卒。看着他从一个下级士卒一下当上了大夫,其他人直眼红,都在心里盼 望着赶快进攻下一座城——那他们就也有机会杀敌将、当大夫了。

对士卒们封赏完毕,吴起又让人把那些投降的秦国士卒带到了城中的校军场来。吴 起站在司令台上对这些人说:“你们能投降,这很明智,很好!”不等吴起说完,秦国 的这些士卒都跪在地上,求吴起饶他们性命。吴起说:“你们不用怕!我吴起是不杀降 兵的——你们都起来吧!”接着吴起又说:“既然你们没有抵抗,投降了,我不为难你 们——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吴起这话一出口,不但所有的秦兵吃了一惊,就连在吴 起身旁站着的几个魏国将领也是一愣。范匮悄声对吴起说:“上将军,不能放他们走啊! 他们会将临晋城失守的消息传出去的呀!那可……”吴起好像没听见范匮的话,又对着 下面正犯愣的秦兵大声说:“你们可以走了——走吧!”几千秦兵这才敢相信自己的耳 朵,纷纷连滚带爬地向外跑去。这时吴起才回过头对范匮说:“你马上去派人通知四门 的守军:不要阻拦他们出城!”“上将军,这……”“快去!”吴起不容置疑地说。范 匮一跺脚,答了一声:“是!”跑下台去派人通知四门守军了。

过了一会儿,范匮返回来,向吴起报告:“上将军,秦国的降兵从北门出城了—— 按你的吩咐,咱们的士卒没有阻拦他们。”“好!他们出城了就好!”吴起点了点头说, 然后对另外几个将领说道:“走,我们回将军府去!我有事要和大家说!”这几个将领 闹不明白这会儿吴起会有什么事情要讲,都跟随着吴起回了将军府。

一进大厅,范匮第一个冲吴起嚷上了:“上将军,干什么要把那些俘虏放走?他们 把消息一传出去,咱们将是左右受敌!你怎么……”“我怎么这么糊涂是吧?”吴起看 了范匮一眼,把他没说出来的话替他说了。说完,吴起微微一笑,又对在场的几位将军 说:“你们没说话,但我明白,大家对我把俘虏放走都很不满,是不是?”那几个将军 不好像范匮那样直言不讳地说,只好对吴起说:“上将军,其实不杀那些俘虏也就可以 了……或者等些日子再放他们走。现在放走,是有点儿……有点不太合适。”吴起听完, 又点了点头,也不知是表示同意大家的意见,还是表示他听明白了大家的意思。接着, 他安排大家坐下,自己也坐到了中间那张几案后面。

待大家都坐好后,吴起这才问大家:“各位,咱们今天攻临晋城为什么能如此顺利?” 大家答道:“一仗天神保佑;二仗主公洪福;三仗上将军指挥有方……”吴起听到这里, 大摇其头,说:“各位想过没有,今天能如此顺利,最直接的一个原因就是——出其不 意!”大家听了,纷纷点头称是。吴起又接着说:“各位怕我们攻克临晋城的消息传出 去,可是要想不让这个消息传出去,又谈何容易!咱们在城中厮杀了一上午,能保证在 这段时间里一个秦兵都没有逃出城去?”“可咱们也用不着把抓到的再都放了啊!”又 是范匮抢着说道。吴起又是一笑,接着说:“要是不放他们,那么,我们就既不能保证 消息没有传出去,又不能保证消息传出去了,更不可能知道消息是传到了南边的宁晋城, 还是传到了北边的合阳城。这就必将使我们无法预料秦军如何动作,那秦军对我们的打 击就将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的了……”吴起说到这里,坐在旁边的一位名叫南宫尚义 的将军插话道:“上将军,你的意思是让这些俘虏按照咱们的意思去传消息,以使秦军 下一步的动向都在咱们的意料之中?可是咱们怎么能控制那些俘虏按照咱们的意思去传 消息呢?”“南宫将军,你的话不完全对——咱们确实不能控制那些俘虏的动向,但是 咱们可以判断出他们的动向!”吴起说。看大家好像还不大明白,吴起又接着解释道: “试想要是一两个秦国士卒逃出了城的话,那他们出于安全考虑,多半会从宁晋、合阳 这两座城中选一座去送信。而现在他们有一千多人,那他们必然要分头将消息传到这两 座城。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宁晋、合阳两城的守军都会很快知道我们已经打过黄河, 攻克临晋的消息。”“那我们岂不是将面临两面受敌的局面?”范匮问。不待吴起回答, 南宫尚义抢着说:“这倒不会!南边宁晋城的守将司马龙飞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他见 咱们初战得胜,士气正旺,才不会抢着跟咱们打呢!得到了消息也多半是严守宁晋城, 闭门观望!倒是北边合阳城的章霸川一向好战,得到消息一定会南下反攻临晋!”吴起 赞赏地说:“南宫将军对敌情摸得真熟!”南宫尚义忙说:“这不过是因为我在蒲阪驻 守过一年,和他们都交过手,所以对他们的脾气略知一二。”吴起又接着对大家说: “各位,南宫将军把情况分析得很清楚了,我就不再重复了。孙子曰:‘知己知彼,百 战不殆。’现在敌人的动向已在我意料之中,那宁晋、合阳两城还有拿不下来的道理吗? 还望大家齐心协力,再立新功!现在,我把下一步的部署说一下……”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