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吴起传》19回 伐中山乐羊挂帅 吮脓疮吴起爱兵


在魏国的北边,有一个小国家——中山国。中山国是由北狄人建立的。魏国碰上了 这么一个邻居算是倒了大霉了——这个中山国虽小,但侵略性极强,经常骚扰魏国的边 境。尤其一到春季里青黄不接的时候,中山国便要出兵四处抢粮食、牲畜,搞得边境上 的老百姓苦不堪言。魏国会怕一个小小的中山国?还真有几分怕——不光魏国,赵国、 燕国等其他几个与中山国相邻的国家,也都因为这个中山国而大伤脑筋。

中山国能让这几个中原大国拿他没办法,当然是有原因的。首先,中山国的军队的 战斗力确实是很强的,绝不亚于任何一个中原大国;其二,中山国人个个精于技击,民 风强悍;其三,中山国境内地形复杂,山峦叠嶂,想要对其进行攻击非常困难。但这些 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就是中山国人作战机动性极强——找到你的一处防守缺口, 立即就攻进来,烧杀淫掠一番之后,扭头就走。等你的军队听到消息赶到时,他们早就 跑远了。这种打法对于习惯于正面交锋的中原各诸侯国来说,简直就拿不出一点办法来。 不过中山国通常是只抢粮食、财物,偶尔也抢些百姓回去当奴隶,但从不抢夺土地—— 这一点也是他们的作战方式所决定的。正因为这一点,中原的诸侯国也就没太和他计较 ——一直没有出兵讨伐中山国。

可这么一来,中山国人更加的肆无忌惮。他们四处抢掠不算,还到处进行破坏活动。 他们杀死耕牛,烧掉农民留下的种子,砍倒果树……几乎是无恶不作!

魏国北部边境的老百姓们因为害怕中山人,都纷纷背井离乡,搬到别处去了,使得 大片大片的良田成了荒地。魏文侯得到这一消息后,感到再不除去中山国这个祸害,魏 国定将国无宁日。于是,将众大臣召集来商议此事。商议结果,大家一致认为必须灭掉 中山国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上大夫解狐推荐了名将乐羊担任此次伐中山的主帅——乐羊对中山国的地形、民情 十分了解。继而,丞相李悝又推荐刚刚从西河回来的吴起为副帅,以协助乐羊讨伐中山。

魏文侯怕吴起对让他作副帅不满,大家走后,专门留下了吴起。对他说:“吴爱卿, 中山国地形复杂多变,所以这次伐中山……”话未说完,吴起便明白了魏文侯的意思, 说:“主公,乐羊将军对中山地形了如指掌,让乐羊将军为帅,我非常赞成!请主公放 心,我一定全力协助乐羊将军!”魏文侯听了吴起的话,点了点头,说:“这朕就放心 了!只是你刚刚回到安邑,就又要率军出征……实在是太辛苦了!”吴起略有些激动地 说:“主公对吴起的知遇之恩,吴起杀身难报!哪敢当‘辛苦’二字?只愿这次能同乐 羊将军一道顺利灭掉中山,好为主公解忧!”魏文侯想再说些什么,可没有说出来—— 吴起如此的深明大义,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沉吟半晌,文侯才对吴起说:“爱卿,早 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准备出兵的事呢!发兵那天,朕一定亲自到北门外去送你和乐 羊将军!”

“谢过主公!”说完,吴起施了一个礼,退了出来。

一个月后,魏国十五万大军在乐羊、吴起的率领下,离开安邑,北伐中山,——一 场艰苦卓绝的战斗拉开了惟幕。

乐羊对吴起的业绩早有耳闻:像什么三千铁骑累垮三万挂甲啦,火烧渭水啦…… 而吴起也早就听说过乐羊的大名。所以,这次两人一见面,都觉得相互间好像是已经认 识了很久的老朋友,合作得非常默契,乐羊将军年长吴起十几岁,吴起便尊乐羊为大哥, 乐羊也就不客气地认下了吴起这个兄弟。

尽管如此,征伐中山进行得却并不那么顺利。前面咱们说过,中山国军队机动性很 强。与其说那是军队,倒不如说更像一群盗匪。魏军人马虽多,却派不上用场,经常要 被中山军队牵着鼻子走,再加上魏军初进中山国,很多士卒又不服水土,得了病,军心 难免有些浮动。所以仗打了几个月,也没取得什么进展。

随着离魏国越来越远,粮草给养也渐渐的供应不上了。吴起看到这些情况,心中着 急,可又没什么好办法——远征他国,艰苦是很难避免的。为了安定军心,吴起与士卒 们同甘共苦:行军时,吴起从不乘车,都是同士卒们一道步行,有时还要帮助得病的士 卒背装备;宿营时,吴起同士卒们一起睡在用茅草打成的地铺上;开饭时,吴起总是等 到所有的士卒都吃饱了,他才走到锅边吃些剩下的……吴起这些举动对士卒们产生了不 小的鼓舞作用。士卒中只要一有人提起条件太苦了什么的,马上就会有人对他说:“苦? 你吃的饭、睡的铺比上将军的都好,你还好意思说苦?”乐羊见吴起如此严以律己,不 只一次的劝吴起:“兄弟,别太苦自己了……你是上将军啊!”吴起每次都说:“不行 啊!我不这样做,到打仗的时候士卒就不会拼命向前!”后来在吴起的带动下,乐羊也 学着吴起的样子,和士卒们打成了一片。不久,秋季来临,给养供应相对充足了一些, 魏军的处境才有所好转。后来乐羊看准时机,从山中小路一天奔袭数百里,出其不意地 攻占了中山国的两座城,魏军才结束了天天在冰冷潮湿的山地上打地铺的历史。

魏国的一个老太太知道自己的独生儿子随军去攻打中山国的消息后,不远千里,来 到中山国探望儿子。她好容易走到了魏军驻扎的城池,又打听着找到了儿子住的营房。 老太太一进营房,只见房内站满了人,又听到阵阵的呻吟声从人丛中传了出来,忙分开 人群,走近前看。

老太太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发出呻吟声的正是她的儿子,只见他趴在床上,赤 着背,在他的背上赫然长着一个鸡蛋大小的脓疮。老太太心疼得眼泪立时流了出来,正 要喊儿子,忽听身后有人喊道:“大家都让让!上将军来了!”话音未落,就见一个中 等个头,三十多岁的人领着几个将官打扮的人走了进来。老太太一见忙退在了一旁。

那三十多岁的人走到床前,轻声地问那得病的士卒:“崔喜,你觉得怎么样了?” 士卒强撑着想坐起来,被那人按住了,“不要动,让我看看……你这是毒疮,得尽快把 脓放出来,不然可就危险了!”旁边的士卒搭话道:“是啊,可他这疮太大了,又靠着 后心,要是用刀割开放脓的话,只怕……”来人点了点头,又想了一会儿,就伏到了那 个叫崔喜的士卒的背上。“上将军,你要干什么?”旁边的士卒们问。来人答道:“得 把脓吸出来——只有这个办法了!”“上将军!不能啊!”

“什么能不能的,现在救人要紧!”来人说完,埋下头去,用力地用嘴吸起脓来。

老太太看到这情景,又是一愣,她悄悄地指着正在为自己的儿子吸脓的那人,问身 边的一名士卒:“这位兄弟,这人是谁呀?”“老太太,你连他都不认识?他就是我们 的上将军吴起大人啊!”“吴大人?就是攻下了河西的吴起吴大人?”“除了他,还能 有哪个将军能这样……看看人家,那么大的官,一点架子都没有,不光和我们这些当士 卒的同吃同住,还把他自己的马车让出来给得病的弟兄坐。现在又……”士卒的话还未 说完,老太太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声惊动了给崔喜吸脓的吴起,他抬起头来, 将吸出的脓血吐到地上,又接过士卒递过来的清水漱了漱口,之后,回过头,亲切的向 老太太问道:“这位老妈妈,你是……”老太太听吴起问她,忙擦了擦泪水回答:“回 上将军,老婆子是崔喜的娘!是打家里来看崔喜的!”说着就要跪下见礼,吴起忙上前 一步扶住了她,说:“老妈妈不必多礼!”趴在床上的崔喜听到是妈妈来了,挣扎着喊 道:“妈,你怎么来了?”老太太听到儿子的声音,再也忍不住了,扑到儿子的身上, 又痛哭起来。吴起看老太太哭得那么伤心,劝道:“你不要太难过了,毒疮的脓我已经 全吸出来了——崔喜他很快就会好的!”可老太太还是不停地哭着。吴起想,可能是老 太太见儿子病成这样,太难过了,就向着跟来的几个将官说:“咱们走吧,让他们母子 两人好好叙叙!”

吴起带着将官们走了,士卒们对还伏在崔喜身上哭的老太太埋怨道:“老太太,你 也太不知礼数了——你也不说谢谢上将军。”“就是,老太太,崔喜能在这样的人手下 当士卒,那可是你的福分啊!”连崔喜也一劲说:“妈,你哭什么呀?上将军对我这么 好,你该高兴啊!”说了半天,老太太才抬起头来,擦了擦眼泪,对大家说:“我哭不 为别的——崔喜这孩子就要死了,我能不哭吗?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妈,你说什 么呀?上将军不是说了吗——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崔喜不满地说。士卒们也都劝老 太太,“老太太,崔喜他不会有事的!”“是啊,是上将军救了他一命!他很快就会好 的……”“老太太,别难过了……”

听了大家的话,老太太摇了摇头,说:“我宁愿吴大人没有救他——死了,也落得 个全尸……”说到这儿,老太太又低下头哭了起来。一个急脾气的士卒冲老太太嚷起来: “老太太,你也太不知好歹了!难道说我们上将军救了你儿子,还救出罪过来了?”老 太太没有理会那士卒的质问,抬起头向众士卒问道:“你们上将军他不是头一次给部下 吸脓治病了吧?”

老太太这么一问,几个一直跟随吴起的士卒想起来了一件往事。

那还是在刚打下临晋城的时候。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士卒在攻城的时候,腿上中了一 箭,当时也没太在意,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可没想到,那支箭上有毒,第二天,这 个士卒的腿就肿了起来,人也不省人事了。正好这时吴起来营中巡视,见此情景,急忙 取出一把小刀,在这士卒中箭的地方割了一个十字口,然后用嘴吸出了伤口里的毒血。 后来,士卒的伤渐渐好了,吴起的嘴却因为接触了毒血,一连肿了十几天——一直到打 下宁晋城之后才慢慢消了肿。

想起这件事,那几个士卒对老太太说:“是啊,我们上将军在攻河西的时候也曾为 一个士卒吸脓治病——你是怎么知道的?”不待老太太回答,崔喜趴在床上喊道:“妈! 你就别说了!”老太太看了一眼儿子,又向众士卒问道:“那个士卒后来怎么样了?” 那几个原来跟随过吴起的士卒想了想,其中一个说:“那位老哥后来……好像是在与司 马龙飞带领的秦军作战时阵亡了……”另一个士卒抢过来说:“对了!我也想起来了— —他是第一个冲上秦军的船的!那老哥可真是勇猛,一杆长戟撂倒了不下十个秦兵,后 来……因为伤还没完全好,到底是不太利索,让一个秦兵刺了一矛在心口上——就这么 阵亡了!当时我就在他旁边,他的尸首还是我背下去的呢!”这个士卒的话刚刚说完, 趴在床上的崔喜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唉,崔喜,你怎么也哭了?”士卒们问道。老太太替儿子回答了他们:“他为什 么哭?你们说的那个士卒,就是他爹呀!”

这句话把在场的士卒们说愣了,大家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好。老太太又接着讲了 起来:“崔喜他爹就是为报吴大人的救命之恩,才那么拼着死的往前冲,要不,他不能 死呀!他死后,吴大人派人给送来了三百锭黄金——说是对他的奖赏。钱是不少,可那 是人命换来的呀,我……唉!崔喜这孩子又成天闹着要给他爹报仇,就背着我投了军! 现在吴大人又救了他的命,他……唉!这父子俩呀……”说到这里,老太太再也说不下 去了。

“妈!”崔喜喊了一声,“儿是你老人家生的,可这次,儿的性命是上将军救的…… 你就只当儿死了吧!”老太太看着儿子,说:“我就想到你会这么说——你和你爹一模 一样啊!吴大人啊,你是用了什么法术,让这些人都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卖命呢?” 这话既像是对儿子说的,又像是在问自己。说完,老太太解开包袱,取出几件棉衣,对 儿子说:“儿啊,这天一天比一天冷了,想着添衣服!娘走了……”“妈,大老远来了, 就再住两天吧!”老太太坚决地摇了摇头说:“不!你的命是吴大人的了!为娘就只当 从没生过你这个儿子!”说完,急急的提起包袱就往外走去,就像生怕被什么东西抓住 一样。

“妈,你把棉衣带回去吧!上将军已经给我们发了棉衣了……”崔喜扭过头,向着 母亲远去的背影喊道。

在吴起的感召和关怀下,魏军克服了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历经三个年头,终于消 灭了中山国的大部兵力,打到了中山国的都城下。

将士们个个都憋足了劲,准备一举攻下这座城。主帅乐羊看着欢心鼓舞的将士们, 满怀感慨的对旁边的吴起说:“贤弟,真要感谢李丞相把你推荐给我——不然,不等见 到中山都城,我手下就早已无兵可用了!这次伐中山,头功应该归你啊!”“哪里,哪 里,今天能攻到中山的都城之下,全仗乐大哥指挥有方,我吴起只不过是做了一些力所 能及的小事罢了!”吴起依旧是那样的谦逊。

就在魏军准备大举攻城的时候,一个士卒喊道:“快看,中山国的国君上了城墙了!” 吴起和乐羊听到喊声,忙抬头往城上看去。果然,中山国的国君在几十名臣下的簇拥下, 出现在城头上。

乐羊一声令下:“弓弩准备!”弓弩手们立即搭箭拉弓,对准了中山国君。

乐羊站在战车上冲着城上的中山国国君高声喊道:“你现在开城投降,我还可以饶 你不死!如若不然,只要我令旗一动,立刻就能把你射成刺猬!”

“哈,哈,哈!乐将军,诚然,朕的性命就操在你的手中!不过……也有人的性命 操在朕的手中!不多——只有一个人——想见见吗?哈,哈,哈!”中山国国君狂妄地 喊道。喊完,他对身边的侍卫吩咐道:“押上来!”工夫不大,就见侍卫们真的押上一 个人来。

乐羊一见被押上来的那个人,不禁失声叫道:“简儿!”原来,被押上来的那人, 正是乐羊的儿子——乐简。看到乐羊认出了乐简,中山国国君愈加嚣张起来,他得意洋 洋地对乐羊说:“怎么样?乐将军,认识吧?”说完,又回头命令他的手下道:“架鼎!” 一只巨大的铜鼎架到了城头上,随着鼎下火焰的翻腾,一阵阵白色的水雾从鼎中升起— —那鼎里烧着满满一鼎开水!

乐羊向城上怒吼道:“恶贼!你想怎样?”中山国国君不紧不慢地回答:“不怎么 样,不过是与乐将军你打了三年的仗,朕这城中已无可食之物……只好将令公子炖熟, 与众臣分而食之,以解一时之饥而已……不过乐将军要是能下令撤军的话,朕可以考虑 派人将令公子送回——乐将军,你看着办吧!”这时,几个中山国的士卒把乐简架到了 鼎边,乐简看着水气蒸腾的大鼎,惊恐地向乐羊喊道:“爹!救我呀!”中山国国君看 着城上的乐简,再看看城下的乐羊,又“哈,哈,哈!”地狂笑起来。

听着儿子的呼救声、中山国国君的狂笑声,乐羊陷入了极端的矛盾心理之中——一 边是自己亲生儿子的生命,一边是历经三年苦战才得来的胜利,他多么想两边都占有啊。 可是,现实要求他必须从中做出选择!

在乐羊的眼前,一时闪现出了乐简呀呀学语、蹒跚学步,一时又闪显现出乐简窗下 读书、厅前习武……乐羊痛苦地用双手抱住了头,仿佛这样就能挽救儿子的生命——从 某种意义上说,乐简的生命就掌握在他的手中!只要他动一动手中的令旗,乐简就能活 命……可是……乐羊求援似的向吴起看去,他看到吴起也正望着他,那双眼睛好像在对 他说:“乐大哥,就看你的了!”看着吴起,乐羊想到了这三年来将士们受到的磨难。 在他眼中又看到了吴起和将士们顶着风雪行进在崎岖的山道上,又看到了吴起和将士们 忍饥挨饿睡在冰冷的地铺上,又看到了吴起默默从锅里盛出最后一点稀粥送到嘴边,又 看到了吴起为崔喜吸出毒疮里的脓血……乐羊在心中对自己说:“乐羊,你今天如果因 私情废公利,别说无地不容,也辜负了吴贤弟三年来的一片苦心,对不起众多死伤的将 士啊!”想到这里,乐羊紧握着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战车的扶手上,他把牙一咬,向城 上的乐简喊道:“简儿,爹对不起你了!爹会为你报仇的!”喊完后,将手中令旗用力 一挥,近乎歇斯底里地吼出了“攻城”两个字!

十五万魏军听到将令,如同在地上忍耐了千万年的岩浆终于找到了一处地壳裂缝一 般,以催枯拉朽之势撞开了城门。大军如一道铁流涌入城中!

中山国国君一见不好,冲架着乐简的士卒喊道:“给我把他扔进鼎里去!”两个士 卒高高地将乐简举了起来……“啊!”的一声惨叫,乐简被摔进了鼎里,……敌人的残 暴激起了魏军将士的仇恨,更加勇猛地向敌人冲杀。

一会儿,几个副将来报:“报二位将军:城中中山残部已全部被歼。中山国国君自 杀!”听到这个消息,乐羊和吴起的脸上才都有了笑容。吴起感慨地对乐羊说:“乐大 哥,三年了,你我终于没有辱没使命!”“是啊,三年了……可以回去见主公了!”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