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传》21回 图变法深察民情 建武卒巩固边防


西河的百姓们知道了这件事后,愈加感受到吴起是一个万事以信为先的君子,对他 更为信任了。

百姓的拥戴,使吴起如虎添翼,他开始大刀阔斧的进行变法改革。吴起废除了原有 的用人制度,以“贤者居上,不肖者居下”为准则,大胆起用了一大批出身贫寒,但有 真才实学的农民子弟为官;对那些虽祖上世代为官,但毫无作为的官吏一律罢免;重赏 那些辛勤耕作,向国家多卖粮的农民;免除士卒们家中的田租、劳役;取消旧的奴隶制 下的等级制度,建立新的制度……吴起多年为之奋斗的那个“以法治国”的梦想在一点 点的实现。

在以后的一年中,西河郡的政治、经济、军事,乃至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 翻天覆地的变化——完全完成了由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转化!

为了这个转变,吴起不知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身体也日见消瘦。吴锋看在眼里 急在心上,每每劝吴起适当的休息休息,可吴起总是摇摇头说:“不行啊!这西河上上 下下有那么多的事情都等着我去做呢!”

吴锋没办法,只好把范匮找来,让他去劝劝吴起。他想,范犀首也许能劝得动大人。 范匮便来到大厅找吴起。

一进门,范匮向吴起招呼道:“上将军!”吴起抬头见是范匮,问道:“怎么,范 贤弟,有事?”说着把手中的竹简放到几案上。范匮说:“上将军,这一年多来,你一 直废寝忘食的忙于公务,可有道是‘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你也该放下公文,出去散 散心呀……”吴起刚要说话,范匮又抢着说道:“咱们出去走走,如何?”“走走?” “是啊,上将军,出去观赏一下西河的景色,不光对你的身体有好处,而且……”范匮 正准备将他想出来的所有外出散步的好处都一一讲出来,吴起打断了他的话,“范贤弟, 你不必说了!”范匮一听,心想,完了,我这话还没说完,就让上将军给挡回去了!只 见吴起想了想,又接着说:“好吧!那咱们就出去走走!”这个答复大出范匮意料,他 忙又追问了一句:“上将军,你答应了?”吴起点了点头。范匮高兴地说了句:“那我 马上叫人去准备!”就要出大厅,“慢着,”吴起又叫住了他,“不要准备什么,就你 我二人去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何必那么兴师动众的!等我把这卷公文看完,咱们 就走!”范匮一想,两个人去就两个人去吧,总比不去强,便答道:“是!上将军!” 说完,退到了一边。

吴起和范匮两人出了城,向郊外走去。

一出城,正好遇上了一些要进城的百姓。他们当中有不少认识吴起,一见到他,纷 纷向他打招呼。吴起问他们:“今年地里的庄稼长得还好吧?”“好!”老百姓们异口 同声地说。

二人又继续往前走,看到田间耕作的农民们,吴起走上前去,对农民们喊道:“乡 亲们!大家好哇!”农民们一看是郡守大人来了,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围拢过来,向 吴起问好。吴起便和他们聊了起来。“乡亲们,地里的人手够用吗?”

“没问题!以前年轻人都不愿种地,现在好了——自从大人说要对种好地的人重奖, 那些跑去干别的年轻人又回来老老实实种地了!”“可不,有的人家的人手还有些富裕 呢!”范匮在一旁提醒吴起:“上将军,咱们不是还要观赏风光吗?”“对,对!乡亲 们,你们接着忙吧!我先走一步!”说完吴起告别了这些农民,继续向前走。

看到一些放牛的人,吴起再次走上前,和他们聊了一会儿;到了农舍前,吴起也要 走进去,同农舍中的农妇们聊上一气……就这么聊着聊着,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 范匮醒悟道:“上将军,我让你给骗了!你这哪里是出来观赏风景的?分明是在视察民 情嘛!”吴起笑笑说:“民情要察,风光咱们不也看了吗?”“可这……”范匮还想说 什么,被吴起用手势制止了,接着吴起说:“好了,出来快一天了——还有很多事要办 呢!咱们回去吧!”范匮听着吴起那不容置辩的语气,只好无奈地摇摇头,跟着吴起往 回走。

走着,走着,吴起忽然问范匮:“范贤弟,你跟了我一天,都听到了什么?”“我…… 听到了西河百废俱兴,老百姓安居乐业!”吴起对范匮的话显然不满意,他问:“还有 呢?”“还有?”“当然还有!百姓们告诉我,以现在的情况,可以在他们当中征兵了!” “上将军,要征兵?”吴起点点头说:“对,你记得我一年前曾对你说过,从内地调来 的二十万兵马在此驻扎并非长久之计。可当时的情况不允许就地征兵,现在可以了—— 奖励耕种的制度激发了大家的干劲,而免除军士家的田租、劳役,又让大家感到当兵是 一件既光荣又有利的事……”范匮若有所思地说:“还真是这样,刚才的那个农妇不是 还一劲羡慕她家的那个邻居,说人家的儿子当了兵,家里就不用交田租,股劳役,还说 她要是有儿子也叫他当兵去——看样子,要在西河招上个十几万的士卒还真不成问题!” “十几万?”吴起摇摇头说,“用不了那么多——军队战斗力的强弱并不取决于人数的 多少,而且如果从百姓中过多征兵,则必然会影响生产。要知道作战是要以稳固的生产、 大量的装备为后盾的呀!所以,征兵要用‘少征兵,征精兵’的办法。”

几天后,西河各地张贴出了要招收青壮年男子,建立新军“武卒”的榜文。正如吴 起所分析的那样——由于有了前一年的准备,西河百姓对征兵已不再有反感,相反,因 为应征士卒的家中可以享受很多国家给予的优待,老百姓们开始把应征当兵看作是一件 光荣的事情。听说了要建立“武卒”的消息后,不仅西河百姓当中有很多的青壮年纷纷 应征,甚至连住在魏国内地的不少年青人也赶到了吴起的郡守衙门,要求加入“武卒”! 人数远远超过了预定招收的七万人。面对众多的应征者,吴起自有他的办法。

吴起让所有前来应征的人都集中到了临晋城中的大校军场,对大家讲道:“各位弟 兄!我吴起在这里先谢谢大家能如此踊跃地应征!但是大家想想,要是你们这些青年人 都当了兵,那地谁来种?牛羊谁来养?打仗用的盔甲、兵器谁来造?所以,这次只招收 七万人!其余的人还请回去干自己的本行吧——干得好,一样可以立功受赏!”

经吴起劝说,一部分人离去了,但大多数人还站在原地。吴起看了看大家,对旁边 的士卒挥了一下手,说道:“去叫他们把东西搬来吧!”那士卒转身去了,工夫不大, 几十辆装载着盔甲、武器、干粮的马车驶进了校军场。

一见这些马车,大家高兴了,纷纷议论着:“嘿!吴大人要给发装备了!”“那就 是收下咱们了!”吴起叫士卒拿过了一套装备,放在他的脚前,然后对大家说:“大家 都想留下,可我只能留下你们当中的七万人……只好测试一下了!”“行啊,吴大人, 你就说怎么个测试法吧!”一个前来应征的小伙子迫不及待的喊道。“好,我就说说这 测试的方法。”吴起说,“首先,把全套的盔甲穿上,再带上长戈,佩上长剑,挂上强 弓,然后再背上一壶箭和三天的干粮——这一套东西可是有百十多斤呢!”说着,吴起 一样一样的把装备举起来给来应征的人看。大家看了,纷纷说:“吴大人,这没什么! 我们都行!”吴起听了,笑笑,接着说道:“大家别急嘛!听我把话说完——把这些装 备穿戴好之后,从这里出发,到南门外五十里处的那个小山上去。范犀首在那个小山顶 上等着大家,大家会从他那里拿到一块木牌。拿到木牌后,大家马上返回——能在申时 二刻前把木牌交到我手中的,就可以留下了!”

这次,人群中再没有发出自信的喊声——现在辰时已过,要往返一百里,再加上百 十斤的装备,想要在申时二刻回来绝非易事!“怎么样?谁来试试?”吴起看着大家问 道。

应征的人群渐渐缩小了,对测试没有信心的人,三三两两的离开了校军场。留下的 人走上来开始穿戴装备。

随着一阵急促的战鼓声,一场挑战体能,检验毅力,展示力量的测试开始了。参加 测试的人们向南门蜂拥而去。

随着太阳的升高,随着离小山距离的缩短,人们感到身上的装备越来越重,脚越来 越沉,每迈出一步都是那样的艰难。当跑到小山前时,已经有很多人再也没有力气去爬 那座本不太高的小山了,他们无力地坐在了山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另一部分 人凭着强健的体魄和坚定的信心,爬上了山顶,从范匮手中接过木牌,又拖着疲惫的身 体和沉重的装备,去迎接那另外五十里艰苦路程的挑战。

返回的路上,不断有人停下在路边休息——每次都是坐下去的人多,而能站起来继 续跑的人却很少……

最后,在申时二刻前返回的人只有一万多人——平均每五个参加测试的人中只有一 个能按时回来——这些人成为了“武卒”的第一批成员。

范匮看着这一万多人,显然有些失望。他悄悄对吴起说:“上将军,这人是不是太 少了?咱们原打算征七万人呐!”他得到的是吴起胸有成竹的回答:“会征到七万人的! 而且以后来的人会比今天征到的更好!”接着吴起又满怀信心地说:

“有了这样的一支军队,秦军就再别想踏进西河一步!”

吴起奇特的征兵方式,将很多身怀绝技的人吸引到了西河。这些人中有很多并不是 为了能让家中免除田租和劳役,他们更想得到的是自己能力的充分发挥!这些人中有行 走江湖的剑客,有一直未得到重用的小官吏,也有梦想着创下一番事业的年轻人……因 为这些人是有备而来,所以那全副武装往返一百里的测试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难的 事!

接着,吴起又一改过去单纯任命的办法,而用比试武功、力量、作战常识的办法, 挑选出了一批军中的佼佼者来担任什长、卫尉、兵尉等职务。这一作法更加激励了将士 们的进取心,使大家认识到在“武卒”中只要有真本领,就不用发愁得不到重用!

公元前405年(魏文侯四十二年),一支在后来的二十几年中威震列国的军队——魏 “武卒”,在西河正式诞生了。

“武卒”的建立使吴起更加忙碌起来,他一面要处理西河的日常事务,一面还要训 练“武卒”。好在由于建立“武卒”时,人员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所以单纯的军事训 练,还不算太费力。但吴起并不满足于让他的将士能砍能杀,他知道,一支军队能否打 胜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支军队是否有严明的纪律。为此,吴起亲笔编撰了一部“军 法”,将军中赏罚的制度一一列举其上。之后,他深入到兵营中,逐字逐句地为将士们 讲解,并要求大家把这部“军法”背下来!

同时,吴起为了提高军队的作战速度,开始训练将士们骑马作战。战国早期,战车 在实战中已经逐渐显露出它速度慢、机动性差、受地形影响大等诸多缺点,一些诸侯国 开始放弃战车,转为以步卒为主要作战力量。而步卒虽受地形影响较小,但同样存在着 速度慢的问题。于是,兼有战车和步卒优点的一个新兵种——骑兵应运而生了!但由于 骑兵技术较难掌握,所以只有少部分国家建立了骑兵。吴起看准了骑兵在作战当中的优 势,决定大力发展骑兵——他再一次走到了时代的前面。这一举措不仅在当时的中国是 先进的,就是在世界范围内,也同样是绝对领先的——当吴起训练出的骑兵在疆场上跃 马横刀之际,古希腊“战神”们,还在用他们那引以为自豪的斯巴达重装步兵方阵作战。

经过长达两年的艰苦训练,“武卒”成为了一支“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 动如山”的铁军。同年,也就是公元前403年(魏文侯四十四年),吴起除留下了南宫尚 义等十来名对西河情况比较熟悉的偏副将外,将原驻西河的二十万士卒尽数遣回魏国内 地——吴起坚信他训练出的“武卒”可以以一当十,七万“武卒”也就是七十万大军, 何必再留那多余的二十万军队呢?

可刚刚继位两年的秦敬公不这么看。他得到魏国从西河撤走大批军队的消息后,认 为这正是夺回河西之地的大好时机,遂马上召集众大臣商议攻打西河之事,提起要与吴 起打仗,很多大臣表示反对——吴起十天内连下三城的事还深深地印在他们的脑海中, 但好大喜功的秦敬公丝毫不以为然,坚持己见,最后决定在当年秋季发兵三十万进攻西 河!

金秋里的一天,吴起正指挥着官吏们收购农民交上来的余粮。看着一石石的粮食 运进粮仓,吴起在心中喜悦地说:“又是一个丰收年啊!”前来卖粮的农民们看到吴起, 都主动的上前问好,“吴大人,你好哇!”“吴大人,自打你来后,那真是五谷丰登, 六畜兴旺啊!”“吴大人,你也要保重身体呀!这点小事就交给下面的人去管就是了, 何必亲自来呢?”“是啊,你身体康健是我们这些种地的人的福气啊——你可是我们西 河老百姓的主心骨呀!”这些农民经过这几年,深深地体会到了吴起变法给他们带来的 好处——他们都打心眼里感谢吴起!吴起依旧是那样的谦和,他一面笑着对问好的农民 们点头致意,一面说:“多谢,多谢,谢谢各位乡亲!我吴起既然身为西河郡守,就不 能白拿主公的俸禄!造福西河是我的责任呀!想我吴起何德何能?这几年大家的日子好 过了,那是上仗苍天垂恩,主公洪福,下靠乡亲们努力的结果!乡亲们,今年谁的粮卖 得最多,国家就赏他十匹丝绸,还免他家一年劳役!”农民们听了这话更加欢心鼓舞, 连声说:“吴大人,请你放心,我们一定多卖粮,让咱们西河的粮仓里获得满满的!”

这正聊得起劲,忽见范匮驾着马车急匆匆地赶来了。百姓们见范匮来得匆忙,就知 道一定是有什么急事要报告吴起,连忙让出了一条路,范匮跳下马车,三步两步跑到吴 起跟前,“报上将军,有一个人到郡守衙门找你,说有紧急军情要向你报告!”吴起一 听,皱起了眉峰——紧急军情?难道是秦国……想到这里,吴起向下属官吏交代了两句, 就跳上了马车,一路急驰,返回了衙门。

一进大厅,吴起刚要问侍卫报信的人在哪里,忽然看到一个人背冲着门站着,正把 玩着那把文侯赐给他的宝剑——那把剑是吴起攻克河西之地后,文侯专门派人前往越国 为他打制的一口精钢宝剑。吴起看着这个人的背影,猛的觉得这个背影太熟悉,太亲切 了,他脱口叫出:“西门!是你吗?”看剑的人听到叫声,转过身来,“在下正是西门 虎——货真价实!”吴起一见,跳上前去,重重地在西门虎的胸前打了一拳,继而含着 泪问道:“这十八年你躲到哪去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呀!”西门虎留起了长髯, 可脾气却一点儿没变,他没有理会吴起的问话,上下打量了吴起一番,才说:“还行! 当了官倒还没忘了咱这个穷朋友……这一拳之力倒还可以——看来还没成酒色之徒!” 吴起听了哭笑不得,说:“行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爱开玩笑!再试试这下……” 说着又是一拳。可这拳没能打到西门虎,只见西门虎的右手做了一个怪异的动作,吴起 的拳就莫名其妙的被甩到了一边。“看在老朋友的份上,让你打一下就可以了——你还 得寸进尺了!”西门虎对惊诧的吴起说道。就在这时,厅外的侍卫们远远地看见吴起和 来人打了起来,忙大喊着“抓刺客!”冲进了大厅,七八条长戟直指西门虎。吴起一见, 刚要制止,却见西门虎身形一转,侍卫们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手中的长戟就已经落了 地。再看,西门虎又站到了吴起的身边,正十分不满的说着,“还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 我?一见面就这么欢迎我呀?

早知道这样,我不来了!”

吴起忙说:“误会了!误会了!西门,你可千万不要生气!”西门虎又摆出当年不 依不饶的架势说:“不生气可以——你拿什么陪罪?”

“好了,好了,你这样的武林高手还这么小肚鸡肠的?”吴起说。西门虎终于忍不 住笑出声来,“好,好,好,到底是当官的人了,连骂人都显着有学问!看在多年不见 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吴起又看了看还呆呆地站在那里的侍卫们,说:“行了,这 没你们的事了,都下去吧!我这位朋友要是真想刺杀我,靠你们可救不了我!”侍卫们 这才从地上捡起各自的长戟,退了出去。他们一边往外走一边想,幸亏这位是我们大人 的朋友,要真是敌人,我们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位整个就是个活神仙呐!

侍卫们出了门,吴起拉着西门虎坐到坐席上,然后急切地问:“西门,快说说,这 十八年你是怎么过的?还有,师傅他老人家好吗?”西门虎此刻不再开玩笑了,他长叹 了一声,说道:“是啊!十八年了!”然后向吴起讲起了这十八年来的遭遇。

当年西门父子从左氏冲出后,身上都带了伤。父子二人躲到附近的山中养了一个多 月的伤,伤好后,一核计,不能再在卫国呆下去了,便开始了浪迹江湖的生活。父子俩 一路行侠仗义,那一年路过华山,在那里遇到了一位老隐士。老隐士早就听说过“追风 快剑”西门路的大名,两人一见,甚是投缘,便留西门父子俩住在了华山——这一住就 是十几年。

吴起此时才知道老母是死于刀剑之下,他低下头,自语道:“我早该想到——高夫 子一提起母亲的死总是闪烁其词!”西门虎一看,想把话题岔开,说:“吴兄,我说完 了!也该你讲讲了!”吴起听西门虎问到自己,缓缓抬起头,无限感慨地说:“十八年…… 一言难尽啊……”说到这里,吴起猛然想起——自己回来是要听紧急军情的呀!连忙对 西门虎抱歉道:“西门,你稍等一下……”然后对外面喊道:“快请报信人进来!”听 吴起这一喊,西门虎一拍自己的脑袋,“嗨!看我!光顾和你叙旧了,差点把正事忘了! 吴兄,你不用喊了——那个报信人就是我!”

“最近,有大量秦军在华山下集结,人数大概有三四十万,主帅叫……张……子谦。 看样子多半是冲着你这西河郡来的!我爹叫我来通知你,要你早作准备!”西门虎说出 了他此行的使命。

吴起听完,点了点头,自语道:“果然来了!既然来了,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魏国 ‘武卒’的厉害!”然后又对西门虎说:“回头你代我谢谢师傅!不过你们不用担心, 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西门虎见吴起并不着急,便又开起玩笑来:“噢,光谢我爹呀? 我大老远跑来,就不谢我了?”“谢,谢!”说着吴起站起身来,冲着西门虎施了一礼, 嘴里还说着:“在下吴起多谢西门大侠不辞辛劳,不畏艰险……”西门虎听到这儿就跳 了起来,连声说:“算了,算了,酸死了!”

吴起忽然想起了什么,问西门虎:“你早就知道我在西河?”西门虎满不在乎地回 答:“那是!你吴大将军现在可是叱诧风云的人物!战西河,伐中山,立木为信……谁 不知道?”

“那你不早点儿来找我?害得我还以为……”吴起有些生气地说。西门虎赶忙解释 说:“这……嗨!其实我何尝不想来找你呢?是我爹不让我来——他说你现在在干大事, 我们去了也帮不上你什么忙,还给你添麻烦!这次是我爹看秦军人数众多,怕你不知底 细——吃亏!这才让我下山给你送信的!他老人家把封存多年的灵蛇剑的封印破了—— 也准备下山助你一臂之力呢!”

“怎么?师傅他老人家也要来西河了?”吴起惊喜地问。西门虎瞪了吴起一眼,说: “这会儿高兴了?看刚才那脸——板得像鞋底子似的!”吴起无可奈何地说:“西门, 我算服了你了!你这嘴上的功夫比你身上的功夫长进还大!记得你小时候不是这样……” 一提起小时候,西门虎接过了话茬说:“我就记得小时候,吴大将军给我摘过枣!”想 起这段童年时的趣事,两人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西门虎严肃地问吴起:“吴兄,你真有把握打败秦军?”吴起充满信心 地点了点头。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