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贺龙传》08章 屹立湘鄂川黔边


会师返湘西

1934年10月的一天,贺龙和关向应从敌人的报纸上获悉:肖克、王震率红六军团已由江西遂川出发西征,中共中央代表任弼时同行。他们分析,红六军团很可能是前来同红三军会师的。

贺龙拍着报纸说:“报纸上是8月份的消息,如今已是10月了,如果六军团是来和我们会师,应该快要到喽!”于是,他便和关向应率红三军主力南去迎接红六军团。

10月15日,在沿河县蛟岩乡水田坝,贺龙率领的红军遇到了红六军团参谋长李达率领的400余人。次日,贺龙、李达率领部队兼程南下,寻找红六军团主力。23日,在梵净山下江口县堰边溪的木根坡与红六军团第五十团会合。24日,在印江县木黄与任弼时、肖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主力会合。

10月26日,两支红军在南腰界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会师大会。贺龙和关向应、夏曦陪同中央政治局委员、红六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任弼时、红六军团军团长肖克、军团政委王震,在一片欢呼声中登上了主席台。

任弼时宣读了中共中央庆祝红三军和红六军团会师的贺电,就当前的形势和任务作了报告。他指着贺龙向红六军团的指战员高声他说:”看哪,他就是两把菜刀闹革命,南昌起义的总指挥,我们红三军的军长贺龙同志!”

台上台下都热烈鼓起掌来。

贺龙握着一根旱烟杆子,满脸笑容地走到主席台前,向全场指战员敬了个礼, 他用烟杆子敲了敲自己的草鞋底子说:“在我们的脚板上!靠我们行军、打仗,夺取胜利,开辟更大的根据地,消灭更多的敌人。到了那一天,我贺龙请客,大家轮流睡上一天一夜!”

会后,红三军奉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电令,恢复了红二军团番号。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治委员,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中革军委命令两个军团分开行动,红六军团单独进入湘黔边境的松桃、乾城、凤凰一带。这时,中共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主力已于10月10日撤离中央苏区,开始了长征。如何有力地配合红一方面军的行动,成了两军团首先要考虑的问题。贺龙说:“乾城、凤凰是陈渠珍的老窝子,他盘踞在那里几十年。这个人,颇有头脑,也会用兵,只是野心有限,就想当个湘西土皇帝。他很怕蒋介石、何键吞掉他。我们不主动打他,他不会拼出血本和我们打的。我们若到他的老窝里捅上一刀,他当然要拼老命喽。依我看,到那些地方活动很困难。六军团只有3000多人,是打不赢的。如果两个军团去湘西北的桑植、大庸、永顺、石门、慈利一带,情况就不一样了。那里不是陈渠珍的老地盘,他不如我熟,群众也支持我们党和红军。我们出兵湘西北,可以牵制住湖南、湖北一大批敌人,能够支援一方面军。我们把这批敌军背起来,也好让一方面军肩头上轻一些子嘛!”任弼时问:“去打得赢吗?”贺龙说:“1个军团去不行,两个军团一块去,打得赢。”

两个军团领导人认为贺龙的看法是对的,决定依照他的建议,向中革军委发出以下电报“??六军团除五十二团外,计3300余,除留伤病员300余人外,只存3000。二军团及独立师3900余,卫戍及伤病员200余,枪3700余支。二军团每支枪子弹不过10发。??在敌我及地方实际情形条件下,我们建议二、六军团暂时集中行动,以便消灭敌人一二个支队,开展新的更有利于两军团将来分开行动的局面。目前分开,敌必取各个击破之策。以1个军团的力量对敌1个支队无必胜把握;集中是可打败任何一个支队的。且两军在军事政治上十分迫切要求互相帮助??”电报发出以后, 10月28日,红二、六军团同时出动,发起了湘西攻势。30日逼近四川酉阳城。贺龙对两个军团其他领导人说:“我们去湘西北,要先兜个圈子占领酉阳城,把陈渠珍那万把人从永顺、大庸引出来拦截我们,我们甩手一拐,就能进永顺城休息几天了。”任弼时和肖克问:“西阳城怎么打?”贺龙说:“西阳城是川军独二旅旅长田冠五把守的。他是我当年的部下,我先写个信去,叫他让开大路,我们又不占他的地盘。”贺龙的办法十分灵验。这位川军旅长接到贺龙的信,很快就率部弃城而去。贺龙等率两个军团顺利地通过了酉阳城。

果如贺龙所料,陈渠珍得知红军占领西阳城,急令周燮卿、龚仁杰等部万余人出来阻截红二、六军团。此着正中贺龙下怀。他虚晃一枪,率部直插湘西北, 11月7日进入永顺县城。

两个军团在永顺城休整了1个星期。由于缴获了大批棉花、布疋、医药和弹药,大家忙着做冬衣和打草鞋、医治伤病员、做群众工作。在永顺,指战员们换了装,恢复了体力。一个个容光焕发,精神十足。

11月16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发来电报,决定组成湘鄂川黔边省委,任弼时为书记,贺龙等为委员,同时组成军区,贺龙兼司令员,任弼时兼政委。

两军团共同行动时,由贺、任统一指挥。

为了对付红军,陈渠珍成立了“剿匪指挥部”,以龚仁杰、周燮卿为正、副指挥官。他们把所属部队10个团分成4个纵队向永顺扑来。

两个军团的领导在永顺开会研究敌情。贺龙说:“周燮卿他们带了万把人攻我们。我的想法是先撤出县城,让他一步,叫他狂够狂足,我们再回过头来收拾他!这是我们两个军团会师后的第一仗,关系到我们能不能在湘西北站住脚,能不能有力地支援红一方面军,一定要打好,要打个歼灭战。”

贺龙、任弼时等随即率部离开永顺城,走到离城不远的钓矶岩附近,觉得这里地形不错。贺龙反复考虑后说:“这里离城太近,如果围不紧,敌人逃回城里,再打就难了。”于是,决定继续后撤,最后,在距永顺城北45公里的龙家寨选中了伏击点。这是一个南北长15里,东西最宽处4里的谷地,可以容纳大量敌军,两侧山坡平缓,树林茂密,利于红军隐蔽,也利于出击。

贺龙命令部队分别隐蔽在谷地两边山坡上的密林中。每个人都用树枝伪装好,不准点火,不准讲话,没有命令不准开枪。红军指战员们埋伏在冰冷的山坡上,凝视着谷口大道,等待敌军前来送死。

贺龙站在山坡上的一棵大树下,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部队的情况,半晌,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对警卫员说:“好,这里避风,请任政委他们来吧!”

两个军团领导人和各师师长、政委来到大树下,举行会议。贺龙用马鞭子在地上画着地图,指点着各师、团埋伏的地点说:“这是一个大口袋,口袋的口子在官庄,王震同志带四十九团在那块,等敌人全部进了口袋,便把口子紧紧扎住,关门打狗。你们回去告诉大家,打埋伏要万分隐蔽。敌人进了口袋,打冲锋要突然、迅速,一下子扑到敌人眼前,插到敌人堆里,打的越猛越好,使敌措手不及。”

16日16时左右,陈渠珍的两个旅浩浩荡荡地追来,全部进入了伏击圈。

贺龙一声令下,刹时间,漫山遍野的红军冲了下来,扑向敌人。战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敌人大部被歼。红军一部追击10余里,又将在把总河企图固守的敌军1个师大部歼灭。这一仗,毙敌1000多人,俘虏敌人2000多人,缴枪2200余支,给了陈渠珍派来对付两军团的部队以歼灭性打击,为红二、六军团在湘鄂川黔边建立根据地奠定了基础;这一仗,把湖南、湖北的大批敌军调了过来,大大减轻了正在湖南境内苦战的西方军(即红一方面军)的压力。

龙家寨战斗后,贺龙等率红二、六军团于11月24月攻占大庸城,接着,又占领了桑植城,局面逐步打开了。

“把敌人多背点过来”

1934年11月25日,中革军委来电指示:“我西方军已过潇水,正向全州上游急进中,你们应该利用最近几次胜利及湘西北敌情空虚,坚决深入到湖南中部及西部行动,并积极协助我西方军。首先你们应前出到湘敌交通经济命脉之沉水地域。主力应力求占领沉陵。向常德、桃源方向应派出得力的游击部队积极活动。”“为巩固新苏区,留下二军团一部分及随六军团行动的党的干部来完成这一任务。二军团主力及六军团全部应集结一起,以便突击遭遇的正规部队。”

按照这一电令,任弼时、王震、张子意率红六军团两个团及红二军团1个团留在初创的根据地,开展工作;贺龙、关向应、肖克率红二军团主力和红六军团的1个团继续发展攻势。12月初,袭沅陵未克,转向常德、桃源进攻。但是,中革军委12月14日电令红二、六军团向沉水上游行动。这时,红二、六军团主力正向桃源县北面的浯溪河运动,奔袭该处敌军,接到这个电报,还按不按计划打下去?贺龙说:”我看还是接着打吧!军委离得远,对这里的情况没有我们清楚。打了胜仗挨点子批评也合算。我看,怎么对斗争有利,怎么能把敌人多背点过来,就怎么做!”肖克、关向应同意贺龙的意见。

防守桃源、常德的是独立第三十四旅。旅长罗启疆认为他的部队善守能攻,准备和红二、六军团在常德外围决战。他让第七○一团防守浯溪河,第七○二团防守陬市,第七○○团守桃源,旅直属队及当地保安团守常德。各团相距数十里。

贺龙搞清楚了敌人的部署,和肖克、关向应决定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先消灭浯溪河守敌,再逐个吃掉其余的敌人。

12月15日,红军趁雨夜敌人防守疏忽之际,急行军百余里进行奔袭。

16日拂晓,先头红十二团一举突入浯溪河敌军阵地,主力抓住敌人反冲击离开阵地的时机,投入战斗。敌人慌乱不堪拼命南逃,把赶来增援的第七○○团两个营的先头部队也冲乱了,只好一起溃逃。红军跟踪猛追直抵陬市。敌第七○二团和从常德来援的独立34旅教导队向红军反击,贺龙等指挥部队前后夹击,敌人溃入常德。红军歼灭了敌人1个团又两个营,击溃1个团,乘势包围常德,18日占领桃源城,一部分部队前出至益阳方向游击。

红二、六军团的攻势,使湘军惊慌万状。何键一日数电向蒋介石告急:“共军围攻常德甚急,势难固守,请飞兵救援。”他还致电湖北省主席徐源泉,要求”迅令在澧之部队,向临澧、鳌山夹击”。同时急令追堵西方军的第十九、六十二、十六等3个师兼程回援常、桃;令陈渠珍出大庸进攻红军。

徐源泉与贺龙交锋多年,深知贺龙用兵难以预测,害怕贺龙突然攻向湖北,连忙部署第四十八、三十四、五十八师、新三旅、暂四旅等部队据守湘鄂边境。蒋介石除派第二十六师紧急驰援外,还命令追堵西方军的李云杰、李韫珩两个纵队共4个师开到湘黔边境,防止红二、六军团与西方军会师。

贺龙等根据实际情况,乘虚进击常德、桃源,不仅歼灭了大量敌军,而且牵动了一大批追堵西方军的敌军,减轻了在湘江之战中受到很大损失的西方军的压力,实现了中革军委的战略意图。

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改变原来率西方军与红二、六军团会师并在湘西创立根据地的计划,准备在川黔地区创立根据地。20日,中革军委电令红二、六军团先在常德、桃源地区活动,待将湘军主力牵动到常、桃地区时,再转向黔境行动,以策应西方军。

依照上述电令,红二、六军团在常德、桃源地区活动了10天,广泛宣传抗日反蒋主张,没收土豪劣绅的财产分给穷苦群众,并筹得大批物资,吸收了数千人参加红军。尔后,向西北转移,于26日占慈利城。1935年1月初,按中革军委指示返回大庸、永顺地区,一面休整,一面寻求有利战机。

{ewc MVIMAGE,MVIMAGE, !12300540_0170_1.bmp}1934年11月26日,根据中共中央电示,成立了中共湘鄂川黔边临时省委和军区,同时,成立了以贺龙任主席的湘鄂川黔边革命委员会。湘鄂川黔边的领导机关于12月10日迁至永顺县塔卧,全面展开了根据地的各项建设。到1935年春,在湘鄂边区建立了7个县、51个区、235个乡的革命政权;开办了红校,培训了数百名军队和地方干部;领导群众没收并分配土豪劣绅的粮食财物,进而分配了土地。斗争中涌现出了大批积极分子,从中发展了600余名党员。各种群众组织也广泛地组织了起来。

随着根据地建设的进展,广大群众踊跃参加红军。到1935年1月中旬,扩大了4000多名新战士,组成了红十一团、五十团、五十四团;收编“神兵”2000余人,成立了红十七团;军区扩建了红军学校第4分校,建立了几所医院、被服厂和小型兵工厂。各县都陆续组织起了独立团或独立营、游击大队。

为加强对地方武装的领导,军区之下设了两个军分区。

这期间,红二、六军团也加紧了组织建设和军事训练。红二军团充实了军团、师的司令部。各师、团机关装备了有线电话,师单独行动时携有无线电台,并且加强了地面侦察和破译敌军无线电电讯的能力。两个军团都进行了战术、技术训练,调整、充实了各级领导干部,补充了大量新战士,上上下下显得生龙活虎、朝气勃勃。

1月下旬,湘鄂川黔边省委在大庸县丁家溶召开红二军团党的积极分子会议,对夏曦的错误进行了比较系统的批判。夏曦承认了他所犯的严重错误。

贺龙多年来坚持的正确意见也得到了肯定。尽管由于条件不成熟,会议还不能脱离第三次“左”倾路线的基调,但是,效果还是好的。会后,省委遵照中共中央电示精神,仍委任夏曦为湘鄂川黔边区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和省委委员,后来又任命他为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

坚持江南斗争

1935年1月7日,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占领贵州遵义。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纠正了错误的军事路线,确定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红军的情况有所改善。这时长江以南,贺龙他们领导的湘鄂川黔苏区成了唯一的规模较大的革命根据地。蒋介石除了继续集中兵力对红一方面军围追堵截以外,于1935年1月底2月初,组织了6个纵队共80多个团10余万人,向湘鄂川黔根据地发动了围攻。此时红二、六军团虽已扩大到1.17万人,湘鄂川黔边军区地方武装亦有3000余人,军区机关、学校、医院、兵工厂等共有1150人,这些武装加在一起共有1.6万余人,但进攻根据地的国民党军仍占绝对优势。

红二、六军团领导人讨论了反“围剿”的作战方针。贺龙提出:主力伸出去打,比在里头打好。可以到张家湾、丫子口、黄石,能打就打,不能打,过石门,澧水也可以。我们这只拳头伸出去,可以威胁常德、桃源。敌人的部队一定要往回调。我们在这期间,打上一两个好仗,就可以粉碎敌人“围剿”。但是,贺龙的主张没有被采纳,会议决定在根据地里打。1月11日将此决定报告了中革军委,并提出了将来可能的主要活动地区,请求指示。

2月11日,张闻天、周恩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和军委名义电示红二、六军团,”你们主要活动地区是湘西及鄂西,次是川黔一带。当必要时主力可以突肢敌人的围攻线,向川黔广大地区活动,甚至渡过乌江。但须在斗争确实不利时,方可采取此种步骤。”“为建立军事上集体领导,应组织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分会。以贺、任、关、夏、肖、王为委员,贺为主席,讨论战略战术问题及红军行动方针。”

按照在根据地里打的方针,红二、六军团进行了两个多月持续不断地作战,未能打破敌军的“围剿”,减员至9000余人,根据地也日趋缩小,斗争越来越困难。经中共中央及军委同意,湘鄂川黔省委和军分会决定率红二、六军团主力跳出敌军包围圈,到长江以北开辟新的根据地。

4月12日,红二、六军团开始撤离根据地中心地区。出发前,贺龙对部队讲话说:“蒋介石下了大本钱,来了10几万人,要抄我们的家,要消灭我们红军。抄家么,可以嘛!消灭我们?办不到。早早晚晚我们要打回来。到了那个时候,要打他们一个鸡飞狗跳,扒他们的皮喽!”

当天,贺龙等率领两军团主力到达桑植县陈家河附近,发现了新的情况。

原来,红二、六军团撤出根据地的行动,被敌人侦察到了。鄂军纵队司令兼第五十八师师长陈耀汉认为红军是仓惶逃跑,想拣个便宜在蒋介石面前争个头功,便限令第一七二旅在12日进抵陈家河地区;第一七四旅经陈家河转往万民岗地区。陈耀汉亲自率领纵队部和师部在中间策应,企图截击歼灭红二、六军团,活捉贺龙。

12日下午,红二、六军团先头部队接近陈家河,突然与敌人遭遇。从俘虏口供得知,这里的敌人是刚到此地的第一七二旅,已控制了红军前进的大路。这很让贺龙恼火。他命令部队停下,立刻和其他领导研究面临的情况。

贺龙说:“陈耀汉用兵慎重,这次冒了火,是以为我们垮了。他堵住我们的路。大路只此一条,堵住就过不去。陈耀汉这个师武器比我们强,可是他这个旅远离桑植。我们两个军团有11个团,力量大大超过它。他们是北方部队,过去多在平原活动,不善于山地作战。陈家河一带的地形,我了如指掌,多山多水,道路少而狭窄,他们撤退逃跑、增援都很困难,战场对我们有利!

加上敌人刚到,立足未稳,他们的命根子碉堡工事也未来得及修,尽管占了镇子,却来不及作固守准备。我看哪,一定要给敌人一点厉害看看,免得他们成天到处发疯!”肖克说:“对,消灭他1个旅,我们有11个团,可以说是狮子抓乌龟喽。”任弼时说:”打是对的,打完了呢?”贺龙说:“要走,也要打这仗再走。我看,不胜,就走;小胜,再看看;大胜嘛,杀他个回马枪,老子不走喽!”

贺龙命令部队悄悄隐蔽在河西面围子后边的大山上和围子附近的3个小山包附近,小山包居高临下,机关枪可以封锁陈家河唯一的渡口。贺龙命令:“全军的轻重机枪都摆在这里!”陈家河镇外的这个土围子不算小,围子里有敌人1个营。红军没有大炮,要消灭他也很不容易。

次日拂晓。贺龙他们在镇外山坡树林里隐蔽地观察着敌情。贺龙对身边的连长说:“拿不下那个土围子,就拿不下陈家河,你们连的任务就是打围子。”连长表示坚决完成任务。贺龙问他怎么打法。连长说:“一个冲锋就进去了。敌人刚到,围子里没冒烟,当然是没烧早饭,看来,那帮家伙还睡大觉作好梦呢。”贺龙说:“你们连去攻,不能硬冲,要把敌人牵出来,在围子外边消灭它。”

连长带着1个连在土围子外边打了几枪,一齐吼叫着向敌人大骂起来。稀稀落落的枪声,震天的叫骂声,惊动了围子里的敌人。敌营长站在围子上一看,下边站着一些衣服破旧、人数不多的红军,立刻火冒三丈,带着部队冲了出来。

连长见敌人出了围子,带着部队撒腿就跑。敌人起劲追赶,来到小山包附近,突然3个山头上的几十挺机枪响了起来。一刹那间敌人倒下了一大片,剩下的拼命往回跑,但寨门已被红军火力封锁,敌人只好往陈家河街上逃跑。

红军主力趁机向陈家河展开猛攻,歼灭了敌第一七二旅,击毙了敌旅长李延龄。接着贺龙就下令向桑植前进,去消灭陈耀汉的其他部队。

肖克、王震率领红六军团1个师为前卫。走到通往桃子溪的三岔路口时,肖克突然停了下来,蹲在河边看了一阵,对王震说:“河水浑浊,显然有大部队刚刚过河,看来是陈耀汉到了,附近再没有别的敌人大部队埃”王震点点头说:“派人报告贺、任。”

肖克说:“好,你派人报告,我带1个团先冲进桃子溪。敌人刚过河,就算到了桃子溪,恐怕连饭也没烧熟呢!”

肖克判断十分准确。陈耀汉带着师部和第一七四旅两个团前来增援,听到一七二旅已被歼,急忙后撤。他刚刚到达桃子溪,肖克、王震就带着红军冲进来了;贺龙带着后续部队也赶了上来。第五十八师师部和两个团迅速被歼灭,陈耀汉纵队从此便在战场上消失了。

打了胜仗,贺龙和军分会其他领导人决定不过长江了,要打回去,再开辟一个新局面。其他敌军见陈耀汉纵队失利,陆续后撤,红二、六军团收复了桑植城和永顺、大庸的部分地区。

5月,贺龙等认为红一方面军已经渡过了金沙江。红二、六军团为配合红一方面军行动,牵制大量敌军的任务已经完成,应该改变对湘军取攻势,对鄂军取守势的方针,侧重打击鄂军。

1935年6月9日,红二、六军团突然以一部分兵力在鄂军防区纵深内包围了宣恩县城,以另一部分兵力,切断了宣恩、恩施之间的交通,歼灭了部分敌军,主力隐蔽在宣恩城南10公里处,准备打援。

徐源泉深怕宣恩丢失,急令纵队司令兼第四十一师师长张振汉从来凤、李家河驰援。6月12日,张振汉以第四十八师1个旅及2个团为右支队;第四十一师1个旅为中路支队;第四十一师师部及1个旅为左支队,经忠堡,开往宣恩。张振汉计划在当天下午将他指挥的部队集中于忠堡,然后,全力援救宣恩,使红军无隙可乘。谁知,他的计划在他们出动的前夜,就被红军搞清楚了。贺龙等决心消灭这支敌军在运动中。当即命令1个团佯攻宣恩,主力连夜急行军赶向忠堡。红军先头部队赶了65公里崎岖山路,到达忠堡附近时,敌右支队主力已进入忠堡,中路支队和左支队离忠堡也只有几里路了。

红军侦察员向贺龙报告说:张振汉的队伍正向忠堡前进。贺龙立即下令:敌人不到近前不准开枪;打的时候要猛要狠,绝不能叫敌人跑掉;没有打响时要隐蔽好。

敌人正以行军纵队朝前赶路,突然遭到红军猛攻,右支队后卫被歼灭,左支队先头部队被击溃,大部被压在山凹凹里。此时,各路红军先后赶到,切断了敌军各支队的联系,也控制住了可能由忠堡出来救援的敌军。

贺龙、任弼时奔上山顶,拿着望远镜观察战斗情况。任弼时看到被歼部队战斗力很差,估计张振汉未必在那里。贺龙说:“我也这样想。我们一定要把张振汉请进来。”这时,几个战士押着一群俘虏上来了。贺龙叫住他们,向一个军官打扮的俘虏了解情况。俘虏说,他们是第四十一师的,师长张振汉和师部还在后面。贺龙、任弼时立即派人把这一情况告诉参谋长李达和红四师、红六师师长,叮嘱说:“要引张振汉进口袋,千万不能把他吓跑了。”

贺龙、任弼时布置完毕,下山走进一间茅屋。贺龙突然额头冒出汗珠,脸色十分难看。任弼时看出来了,立即叫来了卫生部长。经诊断,贺龙体温高达39度,是劳累过度又受凉所致。任弼时关切他说:“你就到后边休息一下吧,前面的事我负责。”贺龙说:“我万万不能下去。看不见战斗情况,说不定真会急出病来。”任弼时、卫生部长、参谋、警卫员们都笑了。

张振汉并不是个无能将领,历来用兵谨慎。他命令部队当天下午在忠堡集中,是认真筹划过的。他认为,他的部队仅距忠堡20余公里,红军主力距忠堡百里以外,红军虽然善于行军,也不可能比自己的队伍先到。

等到红军到了,自己的部队已经完成防御准备。然而,他还是估计错了。

张振汉率领师部和1个旅尽管打得很顽强,结果还是全部覆灭,他自己也当了俘虏。

贺龙听说活捉了张振汉,笑着说:“请,快请来嘛!”张振汉浑身泥土,衣冠不整,见到手里拿着烟杆的贺龙,脸色一变,低下了头。贺龙却笑着说:”我们是老朋友喽,想不到冤家路窄在这里碰了头。我就是你们要活捉的‘贺匪’。你看,今天到底谁捉住谁呀?”张振汉连声说:“死罪,死罪!”贺龙笑了:“死罪可免,活罪也可免。”张振汉不敢相信,抬头看了看贺龙。

贺龙郑重他说:“我们共产党、红军宽待俘虏。对你这样的将军呢?我看,放下武器,也可以变敌为友。”并让副官告诉卫生部,好好给张振汉治伤。

张振汉一怔。贺龙笑着说:“我们红军没得上司发饷,穷得很,没得什么好药。我让卫生部用最好的药给你治伤。你是学过炮兵的吧?”张振汉连忙称是。贺龙说:“我看,你留下来给我们当教员吧!人才难得,你是个人才嘛。”

张振汉呐呐他说:“败军之将,有何德能,振汉惭愧??”贺龙说:“当年,我听陈赓说,蒋介石把黄埔一期学生叫来,大骂一顿。他说人才都当了共产党,就剩下你们这群蠢才。这开头一句话,蒋介石没有讲错,错在下面一句,剩下来的未必都不是人才嘛!他反人民、反革命,人才再多也不行。你莫以为打了败仗,当了俘虏,就没才气喽。我的建议,你看如何?”张振汉说:“总指挥,我愿意尽力!”贺龙说:“我们欢迎。不过,话要讲清,红军官兵平等,我贺龙也役得薪饷,你这位将军恐怕要吃些苦。当然,伙食要给你弄得好点。”张振汉感动他说:“不敢当,不敢当。”

这位国民党军的纵队司令兼师长从此参加了红军,并长征到了陕北,为红军建设作出了贡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张振汉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

谈起贺龙,他敬佩不已。

忠堡战斗后,红二、六军团围攻龙山, 35天未能攻克,3次打援,也都未能歼灭敌军主力,乃于7月27日主动撤围。

当红二、六军团围攻龙山的时候,蒋介石将第八十五师从江两调来拨归徐源泉指挥,并调原驻江西的第二十六路军1个师到湖北接替第三十四师防务。他命令徐源泉集中兵力与湘军协同夹攻红二、六军团。7月30日和8月1日,徐源泉两度命令第三十四师两个团和第四十八师1个旅推进到沙道沟地区,第五十八师前进到李家河一带。暂四旅进占水田坝,第一二三旅占李家河,掩护第八十五、第三十四师和第四十八师部队行动。

红二、六军团及时获悉了敌人调动和配置情况。贺龙兴冲冲地对军团其他领导人说:“有大鱼要上钩喽!谢彬的第八十五师刚刚开来,情况不熟。

他到李家河要走的道路全都是谷底狭窄小路,两旁山高林密,侦察搜索和队伍展开全都困难。其他国民党军几个师的部队又都分散守在几个城镇里头,空隙大,距离远,不便相互支援,对我们隐蔽穿插非常有利。我们再虚晃一枪,把部队伸到敌人第三十四师或是第四十八师眼皮子底下,吓唬他们一下,让他们不敢乱动。然后我们再迅速去截住第八十五师,敲掉谢彬。”

贺龙的主张很大胆。万余红军要在多路敌军中间行动,既要迷惑敌军两个师,又要迅速转到另一个方向去消灭另1个师,困难很大。但战机难得,贺龙决心打好这一仗。

8月2日,红二、六军团突然由龙山境内进到沙道沟附近。徐源泉判断红军要打击向沙道沟前进的第三十四师或第四十八师第一四二旅,急令这两支部队停止前进,就地防守,严加戒备。第八十五师因距红军很远,仍按计划继续前进。3日,红二、六军团主力在贺龙率领下,突然改变行动方向,向西南疾进。11时,赶到第八十五师必经之路的板栗园东南的利夫田谷地埋伏起来。第八十五师(欠1个团)走到利夫田西北七、八里路的板栗园时还没有察觉红军的行踪。在板栗园,他们看见赶集的乡民很多,由板栗园到李家河沿途行人不断,没有异常迹象。谢彬大为放心,下令继续向李家河前进。

贺龙在山上向各师、团领导人交代任务。他用马鞭指着山下的谷日对红十八团团长贺炳炎说:“今天要你做个瓶塞子,塞住这个瓶子口。”“敌人是第八十五师谢彬的部队。他们的装备比我们好,大家不要轻敌。敌人中午就会到。”

12时左右敌人进入了伏击圈,战斗猛烈展开。在红军攻击下,敌军前卫团被压制在谷底,迅速被歼。第八十五师特务营和另外1个团的两个营匆忙迎击。贺龙命令红六师趁敌慌乱猛烈冲击,很快也将这3个营歼灭了。红十七师赶来与红四、六两师一起歼灭了敌另1个营,击毙了师长谢彬。此次战斗全歼第八十五师师部、两个整团、1个特务营,俘敌1000余人,缴枪1000余支和大批弹药。战后,红二、六军团返回根据地。8月8日,又击溃了陶广纵队的10个团。

两个月中,红二、六军团在军分会和贺龙指挥下,歼灭了两个师的大部,击溃了敌10多个团,粉碎了敌军夹击红二、六军团的计划。蒋介石命令湘、鄂军队转入防御,等待增调新的“围剿”部队到达后,重新开始进攻。

这次反“围剿”胜利了,但是,根据地尚未完全恢复。因为根据地人口少,物产不丰富,加上敌军的掠抢破坏,百业凋零,人民群众生活艰难。红军迫切需要的粮食、冬装和兵员都无法解决。而且,要在根据地内对付敌人更大规模的“围剿”,回旋余地也嫌狭窄。因此,在军委分会研究情况时,贺龙就提出应抓住敌人新的“围剿”还没有组织起来的时机,转入进攻,以主力进入敌人兵力薄弱、物资又比较丰富的津市、澧州地区。贺龙的建议得到了赞同。于是,两军团主力向津浩出击。这个攻势,势如破竹,8月20日至27日连克石门、澧州、津市等城,消灭敌军一部,控制了大片地区。红二、六军团在那里广泛发动群众,没收和分配地主恶霸的财物,宣传抗日反蒋主张,扩大红军,赶做冬装。在短短半个月中,补充了3000多名新战士,筹集了大批物资、弹药和经费。

贺龙抓工作十分细致。一次,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等在院子里大树下开会。贺龙正在讲话,忽然停了下来,聚精会神地听着墙外传来的马踏石板的得得声。一会,贺龙的脸色沉了下来,叫人把供给部运输队队长叫来。这位老队长工作埋头苦干,深受大家尊敬。他一进来,贺龙劈头就说:“我说你的革命责任心哪里去了?我们就那么几匹骡子,全靠他们搞运输,你不关心他们,你这个运输队长是怎么当的?”老队长突然受到贺龙的批评,摸不着头脑,只好说:“你批评什么?我不清楚??”。

贺龙看着老队长那风尘仆仆,十分疲惫,十分茫然的样子,马上叫人搬过椅子,让他坐下,和气他说:“我说你们的驮骡。你出去看看,你的骡子队里是不是有匹没挂掌的?这样的石头路,骡子不挂掌,走不了多远就会跛腿,过不了几天,这匹骡子就得报废。同志啊,不要忘记,我们的1匹骡子要驮1个连的辎重。现在全军最贵重的东西都在你们运输队,不爱护骡子等于不爱护部队。骡子是你们运输队的武器。武器平时要保管好,战时才能发挥作用。你们运输队今后要做好三件事,一是喂好牲口,二是钉好掌,三是调整好鞍具。”

老队长听了贺龙这一席话,忙去查看,果然发现有1匹骡子的后掌掉了。

他感慨他说:“总指挥简直神了!我这赶骡子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掌,他隔着高墙,一下子给听出来了。一大群骡子蹄子落地,1只没有掌,他都能辨别出来,真神了!看来,什么事也难逃脱他的眼睛和耳朵。”

1935年9月29日,红二、六军团在石门的磨岗隘召开积极分子会议,总结进入湘西北策应红一方面军以来的斗争。这一年,贺龙、任弼时领导红二、六军团进行大小战斗30次,直接接触的敌军达86个团,其中76个团被击败;先后占领过7座县城,恢复和开辟了广大地区,成为这个时期江南最大的革命根据地;在战斗中共俘虏敌军8000余人,其中有纵队司令兼师长1名、师参谋长2名及师以下军官200余名;毙伤敌军1万以上,其中,击毙师长1名,师参谋长1名,旅长2名及师以下军官百余名;缴获枪炮1万余件,子弹120万发和大量物资。两军团扩大了1倍以上,组建了红十八师和红十一、十七团以及许多独立团、营和游击队。由于两军团积极战斗,钳制了敌军6个纵队10多个师的兵力,使其不能阻截围堵红一方面军,还把正在进攻红一方面军的一部分敌军吸引到自己身边来。在配合兄弟红军的斗争上,两军团尽了最大努力,作出了很大贡献。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贺龙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