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7章 学习实践“三个代表

2002年1月—6月

2002年将决定党的方向、中国的未来以及与之相关的江泽民的历史遗产。由于关系重大,中国的政治界、国外的观察家和评论家似乎都沉迷于新近发生的事件和各种猜测之中。党的十六大将在秋天召开,但具体日期还没有定,这次会议将总结江13年来的功绩,制定前进的思想和路线,最重要的,要确定新一代领导人。在中国,重要人物仍然决定着政策,在位领导人的组成将是预测未来几年国家情况的最好依据。

国外的批评家往往只肤浅地描述中国政治的表象。在透视内幕时,他们关注的是摩擦,强调的是内部倾轧和政治斗争,而且有意无意地,描绘中国领导人的主要工作模式似乎是争论和交锋。西方和香港媒体的报道与其看作是政治记者的文章还不如看作政治漫画家们的涂鸦。但是从“文化大革命”以后,除了1989年6月4日之前的那段时期,高级领导人的合作基本良好,他们的大多数会议和精力被用在治理国家的实务上,当然他们也有政治上的分歧,但是与那些漫画式文章所表现的相比,分歧微不足道,且只集中于某一时段。正如泰佛斯教授所言:“虽然外界观察家对冲突有各种预测,但以江泽民为‘领导核心’的时期显而易见地并无‘权力斗争’。”

在计划未来的权力交接时,中国的高级领导人,尤其是现任总书记江泽民和下任总书记胡锦涛努力使交接过程尽可能平稳、连续。中国现在是一个广受尊重的国家,其经济融入了世界经济之中,动荡的形象会造成损害,是不能容忍的。

但是,谣言还是经常出现,愈演愈烈,而且它们对于那些喜欢进行这种猜测的人来说有无尽的乐趣。各种谣言主要涉及江泽民在十六大之后的职位以及政治局常务委员会高级领导人的组成。另外一些传言则试图预测谁将在党和政府中担任何种要职。但是最后,大多数谣言都回到一点上:十六大之后江泽民的作用和真正的权力是什么?

年初,解放军总参谋长傅全有使得江泽民会留任的传言有了一些依据。在一次党的扩大会议上讲话时,他强调中国军队“无论何时,何地,在何种情况下”都要服从江。《解放军报》刊载了傅将军的讲话。从中可以看出江赢得了军队多大程度的尊重,而在一开始时,他与军方的关系是非常薄弱的。

胡锦涛聪明、稳健、风度翩翩,并几乎得到了全体的一致支持,他几乎肯定会成为总书记,在负责挑选和审查下一届中央委员候选人的小组中,胡锦涛和曾庆红分别担任组长和副组长,这两位未来的领导人努力寻求平衡与和谐,而且他们看起来相处得很好。

1月份似有浓郁的中东风味。江主席会见了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接待了阿富汗过渡政府主席哈米德·卡尔扎伊。阿卜杜拉敦促中国帮助“打破”中东的“暴力循环”;江告诉埃及媒体,“9·11”事件后“不稳定因素”增加了,中国和阿拉伯国家都面临着更多“新的问题和挑战”;江感谢卡尔扎伊在反恐问题上的立场,尤其是打击新疆分裂分子的立场,并申明中国支持阿富汗的重建工作,其后,这位中国国家主席开玩笑说:“我昨天听说,你的服装已经引领世界时装潮流了。”

乔治·布什总统于2002年2月21日抵达北京,之所以选择这一日期是因为当天是理查德·尼克松总统1972年历史性访问的30周年纪念日。尼克松当时的访问在中美相互疏远了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重新开启了中美关系的大门。从一开始起,乔治·布什就似乎决心要使自己有别于他的各位前任,尤其是他的上一任总统。与热情洋溢的克林顿总统相比,布什的举止更加冷静,更加注重当前的事务。

“我们希望能在30个小时里谈论更多的事情,比克林顿在一星期内所取得的成果还要多,”一位白宫官员称,“对我们来说,这已足以具备象征意义了……要想为将来30年关系的发展定下基调,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了。”

这次访问远不同于布什20世纪70年代末第一次来中国时的那次旅行,当时他的父亲乔治·H.W.布什是美国驻北京的高级特使。在那次旅行期间,当时30岁的乔治·布什喝中国白酒喝醉了,就去找几个中国女子约会,不过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但有些事还是一样的。当时华盛顿与北京方面在冷战中实施情报共享以联手对抗苏联;而这一次,共同的敌人成了恐怖主义,中美两国长期处于停滞状态的情报合作再度建立了起来。

对江泽民来说,中国与美国的合作更多的是为了自身在国际上的崛起,而不是单纯地对抗一个共同的敌人。在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外交政策一直是以革命主义精神和第三世界领袖地位为基础来制定的。但最近的一系列事件——从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到赢得奥运会主办权——使中国与“第一世界”的美欧更为接近。

布什和江泽民看起来相处得十分融洽。在正式最高级会晤之前进行了非正式的会谈,之后,双方都在联合记者招待会上对这次接触表示满意。布什感谢中国政府在“9·11”恐怖袭击发生后给予的有力支持,并呼吁在更多领域开展合作,如新能源技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及防治艾滋病等。布什还补充说,双方不仅应当共享情报,还应当分享希望。江则指出双方同意“进一步加强高层战略对话以及各个层次上的接触”,尤其在经济、贸易和科技方面。

美国记者就中国的宗教自由提出了一个按照中国的标准来看几近无礼的尖锐问题。“江主席,我能否怀着敬意问您一个问题,”美国广播公司的一位记者在问了一个有关导弹防御的一般性问题后说,“您能否给尚不了解原因的美国人民解释一下,您的政府为什么要限制宗教信仰活动?”

布什首先回答了导弹防御的问题,这样就给了江一些思考的时间。当布什回答完毕之后,一位中国记者(来自中央电视台)提了一个新问题,这样就给江解了围。

紧接着的问题是另一个美国记者问的,其中也不止一问,而且在最后又回到了宗教问题上:“尊敬的主席先生,我们非常想听到您对刚才提到的有关天主教主教在中国被捕一事问题的回答,也很想知道您总体上对宗教团体的态度。”

布什总统又一次先出面主动回答了他那一部分有关中国在反恐战争中作用的问题,然后又一次一个中国记者插进来问了两个问题:未来中国是否会成为“威胁”以及台湾问题。

等江给出事先准备好的答案之后,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现在我很乐意解答刚才美国记者向我提的问题。”

即使江主席在回答其他那些问题时,也肯定一直在考虑着那个有关宗教的问题,并在权衡哪一种情况更糟一些:是给一个肯定不能满意的回答呢,还是根本不去回答?在比较两种情况时,他很可能忽然意识到两次回避同一个问题会显得他在护短,似乎中国确实有错。他意识到,他的逃避将会被国外媒体所报道,可能还会成为头条新闻。

江主席重新赢得主动。他突然开始用英语发言——一种很高明的摆脱尴尬状态的手段——江说:“布什总统比我有经验得多。我想在跟新闻界打交道方面,布什总统更有经验。我会尽力回答好你的问题。”江接着用汉语继续道:“在第一个问题中,你提到一些天主教人士被捕。我想解释一下,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中国有很多宗教,比如说天主教、基督教、新教……还有穆斯林的伊斯兰教和中国本土的道教(江用英语重复了一遍道教)。宪法明确规定了所有这些宗教的自由。”

江随后又谈起了他自己的信仰。“我不信教,”他说,“但我对宗教很感兴趣,曾经阅读过各种宗教经典,如《圣经》、《古兰经》和中国佛教的《金刚经》。我也经常与国内宗教界领袖一起交谈。在新年或节假日我们有时聚在一起庆祝节日。但是无论信仰何种宗教,教徒都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任何人如果违反了中国的法律,那么不会仅仅因为他是某一宗教的信徒而得到赦免。在这一点上,即便作为国家主席,恐怕我也无权干涉司法事务。”

江没有回避这些敏感问题,观察家们对此大加赞赏,称这挽救了这一天----也挽救了他的公众形象,但是尽管有微笑和握手,双方的分歧依然存在。“美国与中国有共同的利益,”布什指出,“但我们也有分歧。我们相信我们可以本着相互理解与尊重的原则讨论这些分歧。”

其中的一个主要分歧就是中国对伊朗、伊拉克和朝鲜的武器出口。就在1个月以前,布什宣称这3个国家,共同组成了“邪恶轴心”。美国官员对中国援助伊拉克军队尤其感到不安,包括中国公司为伊铺设用于伊拉克雷达防御系统的光缆。

但是,几天后,中国外交部的一位发言人宣称,中国准备与美国就限制武器扩散问题展开合作。

但是江泽民表明与美国的这种新的接近是有限度的,当问及可能对伊拉克动武的问题时,中国与美国保持了距离。“在会谈中,”江说,“我对布什总统表达了我的观点,我们希望他能够珍视和平。”

一旦繁忙的一天结束,任何这类分歧都被暂时忘记了。在当晚举行的欢迎宴会上,江叫来一位手风琴演奏者,并亲自为布什演唱了一曲他喜爱的《我的太阳》。尽管在记者招待会上他没有布什经验老到,在宴会上江则是无可争议的明星。观察家称江“出尽了风头”。江虽已75岁,却依然充满活力,这位中国领导人还走进了舞池,他先是与劳拉·布什跳舞,接着又与美国驻华大使小克拉克·雷德的夫人莎拉·雷德跳,最后还与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跳了一曲。江似乎与赖斯女士配合得特别出色,因为她也会讲俄语。

“他跳了舞,唱了歌,”白宫发言人弗莱彻后来说,“这确实是令人愉快的姿态。”当被问及布什有没有跳舞时,弗莱彻回答说:“为了避免发生一次最高级别的国际碰撞,布什总统表现出了准确的判断力、周到的考虑和巨大的勇气,静静地坐在位子上欣赏。一起国际事件因而得以避免。”

尽管看来存在外交上的礼貌和真诚的良好意愿,经验丰富的江泽民仍在努力实现一个多极化世界。布什一离开,江就给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希拉克去了电话,通报了这次会谈的情况,这3国都是中国更为传统的盟友。

2月份,江主席在为期3天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发表了讲话,讨论了中国不稳定的金融行业。此次会议筹备了整整一年。参加会议的人员几乎包括所有党政领导。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说,江的主题发言是一次精辟深刻的报告。报告酝酿了好几个月,江主席也整整讲了3个小时。

“江主席的讲话中使用了历史的方法,”吴副行长解释说,“他提到了旧上海的情况。他说,一旦贷款无法收回,许多银行家都要发狂了,他们会跳进黄浦江自杀。江问道:‘今天有多少银行家因为坏账跳到了黄浦江或其他什么江河里呢?’江主席的观点当然不是鼓励大家去自杀,而是要金融系统严肃认真地对待信用、贷款和债务问题。他还举了来自其他文化的相关案例,谈到‘监管’时,他提到了1720年英国的《泡沫法案》。”

“江的阐述,”她接着说道,“让即使非专业的人士也能够理解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应如何发挥作用——发行货币、控制信用、发展银行业、全球一体化,也能让人了解有些国家陷入困境的教训。江宣称中国的银行必须成为真正的商业银行。他说这是有效配置资源的最好途径。他呼吁借贷企业要有‘正确的信用文明’及‘良好的诚信’。”

“这超出了金融的范畴,”吴评论道,“这件事表明江主席多么热爱学习,他是多么努力地获取新知识。”

在同一月份,中国刚刚加入WTO两个月之后,一次WTO研讨会召开了。在这次会议上,江泽民告诫企业和政府要“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掌握主动”。江称中国在WTO的表现“是一次新的学习,也是一场新的考试”,并强调包括“学习能力、应对能力、竞争能力、决策能力和创新能力”。他用了一个他最喜欢的比喻,“我们搞现代化建设,”他说,“必须到国际市场的大海中去游泳。虽然我们这方面的本领还不强,但要奋力地去游,并且要力争上游,不断提高我们搏击风浪的本领。”

3月5日晚,长春市8个国有有线电视频道的信号被“法轮功”控制。取代正常节目的是一段45分钟的镜头,自称是“一段澄清事实的录像”,要揭露“由国家发动的对中国法轮功练习者的迫害真相”。

“‘法轮功’结束对长春有线电视系统攻击后10分钟,9点10分,江主席打电话给我。”他在长春的老朋友沈永言回忆说。“我能感觉到出事了,”沈说,“(他的语气)根本不是闲聊。”

“‘法轮功’分子在长春有线电视里播节目!”江明显非常气愤,他说,“谁是你们市的市委书记?”

“我马上找他。”沈回答说。他给长春市市长打了个紧急电话,但只找到了市长助理,因为市长本人正在北京出席全国人大的会议。市长助理将沈的电话转到了市长的手机上。

沈永言接着打电话给江泽民,汇报了他所了解到的情况。“你的消息是准确的,”沈说,“长春市的有线电视系统遭到了攻击。由于是黄金时间,大家都看到了‘法轮功’的节目,整个城市闹得沸沸扬扬。市长告诉我抓住了一名袭击者。”

当时,吉林省的许多高级领导都在北京出席人大会议。

江主席4月份访问了利比亚和伊朗,从而使中国的外交政策与美国的外交政策鲜明地区分开来。利比亚被美国称为“无赖国家”,插手了1988年泛美航空公司103次航班的爆炸事件。那次,飞机在苏格兰上空爆炸,机上259人丧生。伊朗则一直遭受美国的恶评。

江的访问有两个考虑。第一是他的中心战略,建立一个“多极化”世界制衡美国的强权。另一个是石油。中国的工业增长造成了对这种液体能源的无尽渴求。中国从1996年起成为石油的净进口国,从那时起,中国就一直关注从尼日利亚、突尼斯、伊朗和利比亚得到新的石油供应——这些国家都是穆斯林国家,西方的石油公司在其中还没有确立优势地位——他以这次访问表明中国正成为穆斯林世界的新盟友。

在的黎波里——他是第一位访问利比亚的中国领导人——江出席了一项石油合同的签字仪式。在德黑兰,江在石油合作谈判中发表了他几个月以来最为强硬的讲话。在与伊朗强硬派宗教领袖拉夫桑贾尼会谈时,这位中国国家主席说:“北京的政策是反对武力战略和美国在中亚及中东的军事存在。”

但在伊朗也不全是谈地缘政治。江泽民参观了14世纪著名伊朗诗人哈菲兹的陵墓。哈菲兹是伊朗文学大师,以精神浪漫主义而著称。在参观过程中江写下了这样的话:“诗歌是人类思想交流的桥梁。”随后,在波斯波利斯的废墟(这里一度曾是大流士一世庞大波斯帝国的中心),江在留言簿上写道:“伊朗是一个文明古国,继承了灿烂的文明。”

就在出访之前,江泽民在位于甘肃省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激动地观看了中国第3艘无人飞船“神舟”三号的成功发射。他指出,自从10年前决定发展载人航天计划以来,中国建造了出色的航天系统——运载工具、发射场和监控网络——培养了训练有素的宇航员和保障人员。此次整个发射行动都由中国专家自行完成,江说这一成就“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必将极大地激发全国各族人民的自豪感和凝聚力”,并增强了包括国防现代化在内的“国家实力”。

4月,江强调了社会科学的价值,在中国,与自然科学相比,社会科学的地位要低得多。视察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时,江说:“掌握必备的哲学社会科学知识,对于人们正确认识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提高道德素养和精神境界是十分重要的。”

7月,江参加了中国科学院成立25周年的庆祝活动,并再次提出了同一主题。当时他听取了专家们对科学史、法律、经济预测、文理结合以及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关系方面的讨论。江听得非常专心,还作了笔记,他喜欢这种学术分析。在他接下来的讲话中,江号召加强研究“哲学、经济学、政治学、国际政治和经济、法学、历史学、民族学、新闻学、人口学、社会学、文学、语言学、考古学等”。

在同一时期,江泽民继续努力倡导“三个代表”。4月,中国中央电视台宣布将推出一系列重要报道。每一集的开头都采用了同样的画面片断。太阳升起,接下来是一幅天安门广场的照片。然后是江泽民讲话的镜头。随后这一镜头渐隐,屏幕上出现了一面飘扬的红旗,接着飞出四个大字:“三个代表”,然后是北京世纪坛的照片。画面上出现放飞到天空中的各种颜色的气球。每集的结尾都会打出12个大字:“学习‘三个代表’,实践‘三个代表’”,在播出过程中,这12个字也会不时地闪现在电视屏幕的左下角。

尽管“三个代表”思想是一个真正的进步,但是在中国有另一种信息:反复强调不仅证明这种哲学的重要性,还可以在十六大前期的准备工作中再次证明江的权力。

5月31日,出现了进一步的证据。江泽民没有去韩国为参加世界杯的中国足球队助威——这是44年来中国第一次出线,但江并不是一个足球迷——这位中国领导人在中央党校的毕业典礼上发表了一次重要讲话。1992年和1997年,江在这里的讲话都是即将在秋天举行的党代表大会工作报告的预演之作,为未来五年制定发展规划。这次讲话的听众范围很小,只有几百名最高级别的领导干部,讲话重申了“三个代表”思想的重要地位,提出要将其作为党在新世纪实现现代化的强大武器。

一个用词上的转变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江泽民称现有的所有制结构是“不合理的”。当然,他是正确的。公有制复杂混乱的结构让人迷惑不解,往往谁都不知道谁拥有什么。结果在许多企业中,并不存在真正的或者积极的所有者,这意味着没有人对管理负责。江知道这种不确定的情况必须加以改变。

江还说:“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目标。”这是第一次提出“政治文明”的说法,表明政治体制改革,即便是渐进性的,也已经摆上了议事日程。一位大陆学者预言,政治生活将逐渐从绝对服从向一个更为民主、法治的模式转变。“这是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他警告说,“我们必须要准备为此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江也没有忽视仍然争论不休的有关允许私营企业主入党的问题。他运用了“新活力”一词来描述党的原有成员和新成员如何共同努力实现共同目标。

6月,江参加了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欧亚安全最高会议,充当维和角色。这次会议几乎将重点完全放在了缓解印巴之间可能带来灾难的紧张态势之上。伊斯兰好战分子对存在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发动了袭击,从而引发了这种紧张态势,其中包括最近数周中出现的令人恐惧的核威胁。

印度总理阿塔尔·比哈里·瓦杰帕伊声称不会与巴基斯坦总统佩尔韦兹·穆沙拉夫将军见面,除非后者采取坚决措施,制止印度所谓的越界恐怖袭击。江泽民负责担当调解人。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角色,反映出这个国家新的威望。

江泽民决心做到不偏不倚。他知道就印度而言,这将是很困难的。40年来,中国一直支持巴基斯坦。1962年,中国还曾与印度发生一次血腥的边境战争,因为双方对于一些零碎而又无法居住的山区存在争议。但是现在,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远比那些鲜为人知的争议重要。江在许多场合下表示,如果中国要保持经济增长和继续实现现代化,那么它就需要国际和平与稳定。

江主席发表了公开声明,呼吁印巴两国领导人通过谈判解决目前的危机。与此同时,中国外交官一面与华盛顿和莫斯科方面进行协调,一面在新德里、伊斯兰堡和北京发表了相同的观点。江主席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共同努力,各自与冲突双方的领导人进行了会晤。对于中国的国家主席来说,与巴基斯坦一方的接触自然更加融洽,但是江主席也小心地公平对待印度总理。

江一开始回忆了1996年对印度的友好访问,并提醒印度领导人接到的访问中国的邀请,指出“我们之间的共识远远大于分歧”。随后他切入了正题:“近一时期来,印巴关系持续紧张,大家都很关注。中国有句俗语说,‘和则两利,斗则两伤’。世界上很多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很复杂。我们真诚希望印巴两国能通过对话和谈判妥善解决存在的问题。”印度感到满意的是,尽管巴基斯坦方面一再请求,但中国没有提出新德里该如何消除与伊斯兰堡的军事对峙。

江泽民还抽出时间对较小的国家表示了他的尊重。在高峰会议结束之后,他对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冰岛进行了简短的访问。虽然它们对中国无足轻重,但江主席对待每一个国家都尊重对方,十分亲切。他这样做不仅是出于自己的利益——他一直在台湾问题和人权问题上寻求支持——也是出于一种历史的观点。中国媒体报道江的外交会见时,无论其国家主席会见的是小国领导人还是大国领导人,报道的力度通常都是一样的。西方人认为这种平等对待的做法比较奇怪,但几个世纪以来,中国在世界事务上一直无所作为,中国现在是在这一方面进行弥补。对江来说,在外交上尊重小国可以再一次证明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的地位。

在家中,江的妹妹中国林学院院长江泽慧获得了一个环保奖,表彰她在中国“生态第一”工作方面作出的贡献。当她把得奖一事告诉江时,她提醒江几十年前,当她没有被第一志愿学校录取而无法学习喜爱的专业时,他是如何鼓励自己在既定的专业方面力争一流的。

早些时候她曾送给他一本技术著作,总结了她在林业发展方面——尤其是竹和藤——的科学研究。“哎哟,泽慧,”江主席捧着这部沉重的巨著,翻看其中几百幅缩微照片,说道,“你的书可比我的厚多了!”

“但你的书(《论科学技术》),”江泽慧回答说,略有些不好意思,“是关于科技兴国的理论。我的书只是林业理论——不能和你的相提并论。” “我真为你感到骄傲。”江泽民说。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江泽民传 作者:齐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