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11章 在战争中学习


前往苏区的聂荣臻身着长袍,化装成普通老百姓,与当时中央负责交通工作的陈寿昌同行。他们乘轮船在海上颠簸几天到了汕头。

那时从国民党统治区进入中央苏区有一条主要交通线:从汕头出发,经大埔,越过国民党封锁线,进入福建永定一带的游击区,再经长汀转在赣南。

中央的很多领导人进入中央苏区,都是走这条路线的。到湘鄂赣,当时要经过中央苏区转道,才比较安全。人称这条线为红色交通线。聂荣臻与交通站接上头乘小汽船到潮州,再沿赣江溯流而上,到了大埔。大埔到苏区,中间隔着国民党军队和民团的封锁线,筑有碉堡、岗楼、哨卡,只能偷渡,不能走大路。他由交通站安排的向导带领,或钻山沟,或走小路,有时白天走,有时夜间走。因为是外地口音,尽量不说话,靠近村镇时拉开距离,跟在向导后头,气氛显得分外紧张。还好,路上没有遇到意外,到了永定。向导把他送到这里便完成任务了。他在永定受到了热情的接待,稍事休息即转长停在长汀遇到了欧阳钦。这时欧阳钦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福建省委设在长停时令又适逢新年,两个老战友相聚十分高兴。欧阳钦告诉他,12月14日宁都起义,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1.7万人在赵博生、季振同、董振堂、黄中岳领导下参加了红军。{ewc 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075_1.bmp}福建省委给了聂荣臻一匹马,他单身匹马上路了。这条路,他在南昌起义后南下时走过,长汀离瑞金60来里。快到中央所在地了,又受到宁部起义消息的鼓舞,他感到心情舒畅。心急马快,晚上9点多钟,他就赶到了瑞金,首先碰到叶剑英。叶剑英说:“单身匹马走,并不都是巩固区,还有一定危险哩!”他当晚在瑞金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大家都很高兴。毛泽东身着红军服,头发长长的,神采奕奕,说话很诙谐。

毛泽东说:“你来了好。你来了首先到五军团。宁都暴动了,你去那个部队,代表军委,到五军团工作,找上层谈话,做团结安定这个新起义部队的工作。”这样,就没有按照原来的分配方案去湘鄂赣。

聂荣臻谈到上海特务、叛徒的横行情况。毛泽东插话说:“还是这里可靠。”聂荣臻说:“对呀!在白区地下工作,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毛泽东笑了笑说:“还是拿这个好。”说着指了指身边的枪杆子。聂荣臻会意地笑了。

聂荣臻到苏区的时候,苏区正呈现着一派兴旺景象。第三次反“围剿”已胜利结束,第一次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工农兵代表大会刚刚开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在1931年11月分别成立。宁都起义,红军一下子增加了1.7万多人。一连3次反“围剿”的胜利,使敌人震惊、恐慌,人民振奋,红军正经历着一个大发展的时期。

聂荣臻先到红五军团去帮助工作。红五军团由宁都起义的部队改编而成,下辖十三、十四、十五军,总指挥季振同,副总指挥董振堂,参谋长赵博生,政委萧劲光,政治部主任刘伯坚。他找上层军官谈话,谈形势、谈政策,使他们安下心来。这支部队很快成长为红军的主力之一,在第四次、第五次反“围剿”和历次战斗中,打了不少胜仗,在长征中担任后卫阻击追敌,立下了殊勋。

不久,聂荣臻被任命为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①。主任是王稼祥。

他到职后便参加打赣州。打赣州的作战会议是在瑞金召开的。对于打赣州,有两种意见。毛泽东认为赣州是敌人必守的坚城,红军技术装备差,很可能久攻不克,于红军不利,反对打这一仗。朱德也不赞成打赣州。但是,中共临时中央1931年12月6日发出“首取赣州,迫吉安”的指示,中共苏区中央局决定攻打赣州。聂荣臻初到苏区,情况不明,没有表态。1932年2月4日打赣州的战幕拉开了。

赣州三面环水,易守难攻。守城的敌军有8000人,主攻部队是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滕代远)有1.4万人,红五军团的十四军、十五军作预备队。第四军在南康、新城、杨眉寺一带警戒广东方面的敌人。聂荣臻跟随红三军团的部队行动,做战场政治思想工作。他在第一线目击了赣州之战的激烈情景。红三军团的指战员打得英勇顽强,前赴后继,用炸药炸开一个缺口,但被敌人用火力封住,未能突进城垣。尔后出现久攻不下的局面。3月初,敌罗卓英率两个师约2万人,增援赣州,并以一部隐蔽进入城内,清晨突然反击,使红三军团处于十分不利的境地,损失很大,靠五军团掩护,于3月7日撤出战斗。是役历时33天,城未攻克,损兵折将,又丧失了扩展苏区的有利时机,是个失败的战役。

1932年3月12日,重新组建红一军团,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任命林彪为军团总指挥,聂荣臻为政治委员。聂荣臻随即到红一军团工作。从此,他与林彪一起领导这支部队,南征北战,长达5年半之久,使红一军团成为中央红军的主力之一。在这支部队的建设上,聂荣臻是有重要贡献的。

重新成立的红一军团,下辖第四军(军长王良、政委罗瑞卿)和十五军(军长黄中岳、政委左权),每军3个师,计9498人。3月15日又宣布了陈奇涵任军团参谋长、罗荣桓任军团政治部主任。对任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感到突然,事前谁也没有同他谈话;又感到高兴,因为他知道红一军团是中央苏区的主力,有光荣的历史和优良的传统。接到命令,他决心与林彪配合好,与广大指战员相处好,把部队带好,以不负党的信任和重托。3月中旬,在南康县唐江镇的宋氏伺堂里召开了全军团的团以上干部会议。会场四面墙壁上贴了很多标语:“庆祝新的军团成立!”、“打到外线去,开辟新苏区!”、“坚决完成党交给我们的任务!”毛泽东、朱德参加了这次会议。

朱总司令主持会议,宣布中革军委命令:“第四军军长林彪任一军团总指挥,总政治部副主任聂荣臻任一军团政治委员。”接着毛泽东作了重要讲话。他说:“我着重说说中路军的行动。沿赣江攻打两岸中心城市是不对的,那里敌人兵力密集,难以取得胜利。我军如向西,有赣州挡住,这次赣州没能打下来,就难以再向西发展了。向东,有闽西苏区作依托,敌人也比较弱,有广阔的发展余地,这是巩固扩大苏区的主要措施。但也有的人怕红军主力走远了,敌人来占我们老家,因此反对。其实他看不到苏区人民力量的强大,不懂得敌人害怕红军主力打出去,他们总是跟着红军主力走。”

毛泽东所说的中路军问题是这样发生的。3月中旬,中共苏区中央局曾在赣县江口召开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毛泽东批评了打赣州的错误,主张向赣东北方向发展,在赣江以东、闽浙沿海以西、长江以南、五岭山脉以北广大地区发展根据地。会议否定了毛泽东的正确意见,决定红一、红五军团为①聂荣臻”七大”代表登记表。

中路军,红三军团为西路军,夹赣江而下,北上攻打两岸中心城市。毛泽东认为这是错误的作战计划。

朱、毛讲完后,林彪说:“我个人,担子重一些,承担吧!”聂荣臻那天身穿陈赓送给他的咖啡色皮夹克,用浓重的四川口音讲话,先作了自我介绍,以后说:“我到苏区来以后,做过总政治部副主任,现在调来一军团当政治委员,深感责任很重。以后和同志们一起生活、战斗。一军团是个老部队,久经锻炼,有很好的光荣传统。同志们有很多战斗经验。以后我们共同建设红军、保卫苏区,为共产主义奋斗。”

聂荣臻讲话时那种文雅、有条理的知识分子风度,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聂荣臻到一军团不久,在向瑞金的行军途中,毛泽东再次向林彪、聂荣臻说明了红军应东向闽南,向敌人兵力薄弱地区进军的意见。林、聂听了觉得很有道理,遂于3月21日致电中革军委:“行动问题,我们完全同意毛主席意见??五军团应即随一军团到东北一带工作,打击福建敌人,速筹大批款子??”①建议被接受,中路军改称东路军,改向闽南进军。4月初,即在毛泽东率领下进军闽南。{ewc 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079_1.bmp}闽南的敌军是张贞的四十九师及其保安部队,共9个团,1万人左右。

红军一、五军团共1.5万余人,占优势。毛泽东分析,龙岩守敌两个团,兵力较弱,红军宜速战速决。于是,4月10日拂晓,红一军团向龙岩攻击前进,当天解决战斗,歼灭张贞一个多团。然后,以红五军团十三军驻守龙岩,保障龙岩到漳州西北的马山一线。16日,毛泽东率领东路军林彪、聂荣臻等主要领导人进行缜密的敌情地形侦察。敌主力两个旅部署在漳州西北天宝到南靖一线,一部守漳州市内,主阵地在大尖山、十二岭到天宝以北。这里地势险要、山岭起伏,北扼天宝大山,南靠宽阔的龙江,要取漳州必须先突破这一线阵地。据此,决定四军主攻天宝阵地,十五军助攻宝林到南靖一线的敌军,三军为预备队。19日拂晓同时发起进攻。经过激战,占领天宝阵地,全歼守敌1个旅,击退敌人援军,助攻方向也取得预期的效果。敌师长张贞吓得焚毁城中弹药库,率残部分头逃往漳浦、泉州、厦门。红军4月20日占领漳州并前出到石码、漳浦、云霄、平和等地。是役,歼灭敌四十九师大部,俘敌1600多人。

这一天,漳州市民用惊奇的目光看着红军的入城式。

引导红军入城的是十几把军号组成的乐队,号声雄壮。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三十三团, 1000多人成4路纵队,唱着《当兵就要当红军》歌行进。

在三十三团后面,一队队步伐整齐的队伍跟着前进。毛泽东身穿制服,头戴草帽,骑着一匹黄色大马,走在队伍中间。

一进城,群众告诉三十三团政委刘忠和副团长陈冬生:一个飞机驾驶员给打死了,飞机停在机常陈冬生马上带一个班去机场,果然看到停着两架飞机,一架能开,一架不能开。原来其中一架飞机在漳州外围执行侦察任务时,飞得很低,副团长陈冬生指挥两挺机枪架在龙山顶上,把它打坏了,驾驶员负重伤飞回漳州。林彪、聂荣臻都到机场,以飞机为背景拍了张合照——这张照片作为历史文物保存在军事博物馆里。有位朝鲜籍红军战士自告奋勇,将能飞的那架飞机架回瑞金了。

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18页。

进入漳州这样大的城市,在政策纪律上对红军是个考验。漳州是侨乡,如何对待华侨,政策性很强。部队进入漳州的具体政策,是毛泽东制定的,强调红军入城后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对群众秋毫无犯,允许商店照常营业,对敌产予以没收,仍打土豪,但对一般工商业只是通过商会向他们筹款。驻漳州近两个月中,作为军团政治委员的聂荣臻认真严肃地贯彻执行了这些政策,使部队在政治建军上提高了一步。

驻扎在漳浦的部队在筹款时,林彪支持部队拉着不肯交款的土豪到街上拷打,聂荣臻坚决反对。他说:“对一些不肯出钱的土豪,给他们一定的惩戒是必要的,但我反对把他们弄到大街上去拷打的搞法,这种搞法不光不会得到一股市民的同情,甚至也得不到工人、农民的同情,其结果只会使铺子关门,人也逃走了,款也筹不到,政治影响反而会很坏。”林彪问聂荣臻:“我们究竟要不要钱?没有钱能不能打仗?”聂荣臻回答:“我们既要钱,又要政治。我们是红军,如果政治影响搞坏了,即使你搞到再多的钱,你甚至把漳州所有土豪的财产都没收了,也毫无意义。”经过争论,林彪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意见。部队受到了教育,挽回了影响。

“五·一”节时在漳州闽南医院前的草坪上召开部队、群众万人大会,聂荣臻登台发表讲话,号召闽南工农群众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揭露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号召国民党军队停止进攻苏区,携手抗日。这是他向部队首次公开讲话。他的儒雅作风,给部队和群众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红军在漳州一个多月中,扩大了红军,筹款100多万元,解决了一、五军团的军需服装,成立了3000多人的秘密工会和地下党组织,向贫苦群众发放谷子4万多石。

5月27日军委电示:东路军下一步任务是开赴赣南,与入侵赣南根据地的粤敌作战。

聂荣臻到苏区后短短的时间里打了两仗,这两仗他都亲临一线,一是打赣州,二是打漳州,前者损兵折将,后者一举攻克,这不能不引起他的深思。

他说:

两相比较,究其原因,赣州,是敌人的强点,又有国民党大部队增援,再加上我们侦察警戒疏忽,所以吃了亏。毛泽东同志一开始就不主张打。

漳州,是敌人的薄弱点,毛泽东同志就赞成我们打,并且亲自指挥我们打,取得了胜利。所以,选择敌人的弱点打,应该是我们处于劣势的部队绝对要遵守的一个军事原则。①这就是聂荣臻跟随毛泽东东征领会到的十分珍贵的战略思想。

此外,他对毛泽东注意战前的调查研究,“示形”以调动敌人,注意集中兵力、及时调来五军团形成优势),及时总结经验教训(打下龙岩、漳州后都及时总结)和发扬军事民主等具体的指挥艺术刻意学习,受益匪浅。

聂荣臻还从这一战役中学习了开辟新区的策略。毛泽东开辟漳州新区的策略思想是:不因占领漳州而冲昏头脑,不因占领漳州而背上包袱。规定了“公开宣传,秘密组织”,“只散发谷物,而不建立政权,不分土地”,“以龙溪为中心,向南靖、云霄、平和、漳浦等5县扩大游击战争,创造小红军,建立小苏区”等从实际出发的方针、政策,都给了他深刻印象。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