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12章 为黄陂和草台岗大捷尽力


1932年5月下旬,国民党粤军陈济棠部北上,侵占赣南西部大片地区,另以一部侵占信丰,向于部窥进,使赣南根据地受到巨大的威胁。为了打击粤敌,东路军于6月初回师赣南。

6月中旬,红军的编制又作了调整:恢复红一方面军总部,仍辖红一、三、五军团,取消东路军、西路军番号。朱德任红一方面军总司令,王稼祥兼方面军政治部主任。毛泽东随军行动。

红一、五军团经过长途行军,6月底7月初先后到达广东乌迳地区,7月上旬同粤军于水口地区遭遇。8日,红五军团与粤军激战于水口。9日下午,红一军团和十二军紧急增援水口,会合红五军团和独立第三、第六师,与粤军打了一场异常激烈的恶仗。经几小时战斗,将10个团粤军击溃,粤军全部退出赣南根据地,以后很长时间未敢轻举妄动,使赣南得以安定一段时间,对尔后的北线作战形成了有利条件。聂荣臻对水口恶战印象深刻,认为教训一是敌情摸得不准,二是没有能及时集中兵力,所以打成了双方都伤亡很大的击溃战。

水口战役后,7月21日,周恩来以中共苏区中央局代表身份赶到前方,参与红一方面军的决策与指挥。8月初,一方面军和中共苏区中央局领导决定:(一)红军主力北上消灭乐安、宜黄、永丰之敌;(二)对红军进行整编,将红五军团的第三军编回红一军团。8月8日,中央局任命毛泽东为红一方面军总政委,同时下达了红一、三、五军团发动乐安、宜黄战役的命令。

乐安、宜黄守敌为第二十七师,共6个团。这股敌人离中央根据地最近,又比较弱。

8月15日,朱德、毛泽东签发攻击乐安的训令:由林彪任攻城总指挥,聂荣臻为政委,统一指挥攻城作战行动;红五军团在城南作预备队,红三军团在东北部警戒宜黄、崇仁之敌。

8月16日凌晨乐安战斗打响。林、聂先命第三军突袭攻城,未能奏效,随即令第四军强攻, 17日晨,第三十一团首先突破,打开城门,部队涌入,到中午结束战斗,全歼第二十七师一个多旅3000余人。

8月20日,红一军团配合红三军团进攻宜黄。20日红三军团将敌第二十七师的另两个旅基本歼灭。

23日,红十二军乘胜占领南丰。

一周连打两仗克3城,俘敌5000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南昌、抚州大震。聂荣臻认为乐安、宜黄战役所以能取得胜利,一是找突出的弱敌打,决心正确;二是在人民群众帮助下,红军行动秘密迅速,出敌不意;三是红军英勇善战,不怕牺牲。

乐安、宜黄战役后,原定计划攻取南城,红一、三、五军团按计划到达南城外围。鉴于南城之敌有3个师之众,且有坚固工事,援军又在向南城靠拢,毛泽东毅然改变预定计划,命令部队主动后撤,到东韶、洛口一带休整,寻找战机。由于指导思想不同,临时中央和苏区中央局一再催促红一方面军继续向北出击,威胁南昌。临时中央、苏区中央局和前线军事领导人周、毛、朱、王之间的矛盾迅速激化起来。苏区中央局于10月上旬起,召开宁都会议,批评毛泽东的所谓错误,不久免去毛泽东的总政委职务,由周恩来接任。

为执行建(宁)、黎(川)、泰(宁)战役, 10月中旬,红一军团奉命分两路向建宁开进:林彪率领第四军经尖峰、客坊向建宁,聂荣臻率领第三军和军团部经水南、里心向建宁开进。守敌新编第四旅弃城逃跑,红一军团消灭一部分民团,占领里心、建宁。不久,三军团占领黎川、泰宁。红一军团在建宁、里心、客坊、安远建立新根据地。

不久,方面军领导机关来到建宁。这时聂荣臻发现方面军领导里面没有毛泽东,才知道了在宁都会议上发生的事情。到苏区10个月中,聂荣臻深切体会到毛泽东战略策略上的正确和军事指挥上的杰出才能,由衷钦佩。现在毛泽东不能指挥军队了,他深感不平和忧虑,预感到撤销毛泽东在红军中的领导职务,将不可避免地对尔后的作战带来消极后果。

11月中旬,红一军团奉命北向资溪、金溪, 17日占领资溪,19日占领金溪。在这一时期,苏区地域扩大数百里,建立了闽赣省,并使闽北和闽西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这对尔后的反“围剿”作战是有利的。

1933年1月7日,红一军团受命歼灭浒湾出犯之敌。在浒湾及其附近有孙连仲、吴奇伟和周至柔所部共14个团,企图兵分两路,一路攻占金溪,一路攻占琅琚、左坊、黄狮渡。林、聂决定:三十一师为右翼队,在金溪以西公路北侧吸引、钳制和阻击可能由琅琚、白元方向来犯之敌;红一军团和二十二军组成中央队,为歼灭浒湾出犯之敌的主力。1月8日,一军团所部在金溪到浒湾公路中间的荷树埠与孙连仲和吴奇伟各1个旅共6个团遭遇,展开激战。林、聂命令三十一师加入战斗,令二十二军为预备队。敌人抢占路北制高点,又有飞机、大炮助战,态势对红军不利,十一师师长陈光、十师师长李锡凡先后负伤,部队伤亡很大,一度难以招架。林、聂目睹这种态势,急忙赶到前沿阵地直接指挥战斗,振奋了士气,稳住了阵势,至中午,敌人逐渐向西溃退。下午一时,吴奇伟从浒湾调两个团投入战斗,重新反扑。林、聂命令预备队二十二军投入战斗。预备队进入战斗适得其时,敌人再也支撑不住,全线溃退,二十二军一直追到抚州城边。与此同时,红一军团第三军配合红三军团击溃向琅琚、左坊进攻的周至柔6个团。到1月9日,浒湾战斗结束。

这一仗共歼孙、吴部2000多人,缴获很多武器弹药,孙连仲新组建的二十七师再次遭到歼灭性的打击。但红军伤亡也比较大,宁都起义的领导人、五军团副总指挥兼十三军军长赵博生英勇牺牲。

这是聂荣臻到苏区经历的头一个形势比较危险的战斗。他身先士卒,用英勇的行动为部队做出了榜样。指战员们看到,那个穿着皮夹克到职的政治委员,在硝烟弥漫、弹片横飞的战场上,完全是一个沉着无畏的勇士。

浒湾战斗之后,红军进行了整编。红一军团撤销了第三军、第四军的番号,军团辖七、九、十、十一共4个师。第三军军长徐彦刚调一军团任参谋长。

1933年1月,蒋介石坐镇南昌,指挥30多个师的兵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四次大规模“围剿”。

蒋介石兵分3路:左路军蔡廷锴指挥在福建的6个师1个旅;右路军余汉谋指挥粤军6个多师;中路军陈诚指挥12个师。蔡廷锴和余汉谋没有采取重大的军事行动。敌主力是中路军, 16万余人分3路“分进合击”,企图歼灭红一方面军于黎川、建宁地区。

1933年1月,中共临时中央从上海迁入中央革命根据地。根据临时中央的指示,2月初,中共苏区中央局决定,令红一方面军进攻敌一个师依托坚固工事设防的南丰城。红一方面军自金溪、浒湾、黄狮渡地区西渡抚河, 12日围攻南丰,敌重兵迅速增援南丰,企图歼灭红一方面军于南丰地区,形势危急。朱德、周恩来毅然下令主力秘密转移到东韶、洛口地区,待机破敌。

红军“改强袭南丰为佯攻”,从而拉开了第四次反“围剿”的战幕。

2月26日,敌第一纵队第五十二、五十九两师自乐安分两路向东推进,准备在宜黄以南集中后,出广昌、宁都,堵截红军归路,配合其主力歼灭红军于黎川地区。同日,红军主力冒雨行军,星夜秘密进至宜黄南部的黄陂一线山区。

黄陂之战,由朱德、周恩来直接指挥,是中央根据地反“围剿”中一次规模最大的大兵团伏击歼灭战。参加作战的有红一、三、五军团和红二十一、二十二军,分为左翼队和右翼队:右翼队是红五军团和红二十二军;左翼队是红一、三军团和红二十一军,由红一军团林彪和聂荣臻统一指挥①。

那几天连日阴雨,黑夜行军更为困难。27日拂晓,徐彦刚参谋长和罗瑞卿保卫局长带领七师、九师和一个炮兵连在右,聂荣臻和林彪带着十师、十一师在左,分别到达登仙桥附近地区伏击阵地。部队展开后,林、聂到十一师指挥所,听了十一师师长刘海云和政委刘亚楼的报告,敌第五十二、五十九师正由西北方面向登仙桥接近。听汇报后聂荣臻强调指出:“你们加强西北面是对的。要先把敌人放进来,然后再关起门来打,动作要猛,求得一下截住敌人。三十一团要机动,必要时以一部分兵力控制有利阵地,防止敌人向西夺路逃跑。”林彪检查了十一师派出侦察兵的情况。然后他们回到军团指挥所。这时,天已亮了。军团指挥所和十一师指挥所在同一个山头上。整个伏击阵地是山岳地带,群山笼罩在浓雾中。从指挥所望出去,只能看到一个个山头浮在雾霭里,就像黎明时雾海上的一座座孤岛。全体指战员裹着湿漉漉的军衣,埋伏在阵地上等待着,等待着,整个阵容凝结成巍巍的山岳。

林彪、聂荣臻发现敌人正在过路。林彪说,叫敌人往里钻。当时林、聂看到的仅是敌人的中间一段。

聂荣臻事后回忆说:那时敌人大摇大摆地冒进,毫无戒备,显得很了不起。我们就沉住气,让敌人往口袋里钻,准备钻进来再收拾它。

日出雾散,视野扩大,只见敌人一队队已经过去,后面的敌人走来,隔不远便有一乘敌人军官的轿子。这时,敌人已经走过去1个旅,后面还有1个旅,每个旅两个团。过去了4个团,再后面便是辎重队。辎重队后面还有1个团作掩护,没有进入伏击圈。这时,从指挥所发出总攻的信号,整个阵地突然爆发了震天动地的枪炮声。敌五十二师师长李明被打蒙了,急忙用1个团作掩护,1个团冲锋,想向西北夺路突围。

西北方向是十一师三十二团阵地。他们承受着敌人集团冲锋的强大压力。聂荣臻离开军团指挥所,冒着硝烟和炮火,来到三十二团阵地。这是一个山谷的日子,是伏击阵地的门户,如果敌人从这里突破,一张大网便被撕裂了口子。聂荣臻用他习惯的姿势举起望远镜,不慌不忙地观察着敌人,等待着杀下去的时机。他从望远镜里朦朦胧胧地看到敌人逼近了,杂乱的队形笼罩在白色的雾霭里。他对身边的三十二团政委杨成武说:“这是紧要关头!”

杨成武听到这声号令,从腰间抽出驳壳枪,边跑边喊:“同志们跟我来,冲呀!聂政委刚才讲了,这是紧要关头,冲啊!”

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20页。

三十二团的勇士们一刹那间从山上站起未,迎着进攻的敌人,俯冲下去,一片白晃晃的刺刀,把进攻的敌人冲垮了。山谷里,响彻着抓俘虏的呐喊声。

聂荣臻再也按捺不住要与敌人厮杀的那股激情。他看看身边仅有的1个特务连,便向特务连连长把手一挥,也带着这个连队冲下山谷。在他身边,徐彦刚参谋长向他大声喊着,叫他不要下去。他没有回答,径直地冲向枪声激烈的敌群。他看到敌人的军官东奔西窜,嗷嗷叫着,在他面前束手就擒。

他打心里感到这一仗打得实在痛快。

伏击圈内的敌军集团无一漏网地被消灭了。这时,发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敌人没有进入伏击圈的那个团,面对伏击圈里的战斗竟然既不前进也不逃跑,就在那里等着。林、聂在解决了伏击圈里的敌人后,命令十一师师长刘海云率部扑过去,很快把这个团也消灭了。这股敌人本来是可以跑掉的。

解决战斗后审问俘虏时才知道,蒋介石有个连坐法,谁从战场上逃离就要问斩。伏击圈里的敌人不冲出去,他们自己也不敢跑。从伏击战打响至解决战斗仅用了3个小时。

从伏击阵地上走过去的那个旅,被红三军团消灭。后面的一个旅、师部、一个辎重团,被红一军团消灭。敌五十二师师长李明负伤后被活捉。

当红一、三军团歼灭五十二师时,红五军团在北线正对敌五十九师发动进攻。五十九师企图向乐安撤退。由于五十二师被歼,它已成孤军,陷于红军主力的围困中,至28日11时,除两个团的残部逃跑外,其余全部被歼灭在摩罗嶂东麓山谷中。清查俘虏时,没有发现五十九师师长陈时骥。聂荣臻问一个俘虏,得知陈时骥是个麻子,于是下令搜索麻子,在摩罗嶂山谷中到处都在查找麻子。军团电台班上山砍树(准备架线用)回来报告说,抓到一个麻子。果然是陈时骥。

把敌人师长抓到了,林彪、聂荣臻都很高兴。

消灭五十二师,一军团缴到几十挺轻机枪。

这些机枪当时在中国是较为先进的武器,是蒋介石刚从外国买回来,才装备到嫡系部队的。敌人麻痹轻敌,行军时竟装在箱子里,还没来得及拿出来,枪管里没染上一点硝烟就“转送”给红军了。这在红军是十分了不起的武器!战后,聂荣臻立即下达指示,组织机枪射手训练班,调共产党员和优秀的共青团员当机枪手,请刚捉到的俘虏当教员。一军团侦察参谋苏静给这个训练班开学典礼拍摄下一幅珍贵的照片。

机枪射手训练班开学典礼是在一片树林里举行的。当时正雨后天晴,空气清新湿润,山间小溪淙淙流淌,阳光一束束地透进林间。朱德总司令兴致勃勃地亲临训练班,林彪、聂荣臻都出席了典礼仪式。上百个学员排列成一圈,中间摆着几十挺闪烁着幽幽蓝光的机枪。聂荣臻首先致词。林彪请总司令讲话。总司令深情地笑了。苏静举起照相机,“咔嚓”一声,总司令、林彪、聂荣臻、学员们、场内的机枪、林间优美的风景,在一刹那间摄入了小小的镜头。

黄陂伏击战歼敌约两个师,俘虏万人。21天后,又打了一个大仗——著名的草台岗战斗。

黄陂之战后,蒋军继续寻找红军主力决战,3月份以6个师分两个梯队交叉掩护,由宜黄徐徐向广昌前进。后来又从后梯队抽出1个师以加强前梯队。3月20日,敌军后梯队与前梯队已相距百里。后梯队在山路上又是一字形拉开,前面的第十一师到达草台岗、徐庄时,后面的第九师还在东陂。十一师是陈诚的嫡系主力,战斗力很强。但他们行进在险峻的山路上,兵力难以展开,前后也呼应不上。红军乘此良机,于21日拂晓从侧翼突然向十一师发动攻击。

红一军团草台岗战斗的大致经过是:

红一方面军首长抓住有利时机,决心歼敌十一师于草台岗。根据方面军部署,3月20日午夜,林、聂赶到十师驻地,要求该师做好拂晓前进攻敌人占领的黄柏山的准备。黄柏山是草台岗南面的制高点,要进攻草台岗就必须首先拿下黄柏山。但是到了8点半,七师、九师尚未进入进攻位置。9时,红三军团那边打响了。林、聂命令十师向黄柏山攻击,十一师在后面助攻和断敌后路。10时、11时,九师、七师先后到达。12时形成鏖战,十师、十一师多次冲锋肉搏猛攻黄柏山。敌人居高临下凭火力顽抗,敌机不断投弹扫射。一颗炸弹落在指挥位置,把正在写作战命令的林彪抛到山坡下,聂荣臻也被掀倒在地。他们拍掉尘土继续指挥战斗。军团参谋长徐彦刚率九师实施中央突破,激战2小时,黄柏山守军两个团大部被歼。最后红军各部会攻残敌,将十一师大部和五十九师残部歼灭。然后九师向东肢追击,协同二十一军、二十二军肃清其他各据点敌人,打击敌援军第九师的部队。至黄昏,东陂残敌一个团逃跑。是役,基本歼灭了蒋介石嫡系、陈诚赖以起家的、素称没有打过败仗的国民党第十一师;击伤该师师长萧乾、他的参谋长和三十二旅旅长,击毙了3个团长。三十一旅旅长黄维坐着担架逃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红军战士发现,俘虏身上都有一条绳子,聂荣臻问俘虏:这是干什么的?俘虏回答说,是出发前上级发的,用来捆绑红军回去领赏,想不到自己倒当了红军的俘虏。聂荣臻轻蔑地笑了笑。{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092_1.bmp}战后,军团部开会祝捷,林彪在战术上作了总结。聂荣臻补充了两点意见:一是要发扬英勇牺牲以争取全局胜利的决战精神;二是对有的师这次作战暴露的缺点分别作了批评。黄陂、草台岗战斗,是第四次反“围剿”中具有决定意义的战斗,共歼敌近3个师,2.8万多人。陈诚支持不住了,只得挥师向抚州方向退却。红军第四次反“围剿”胜利结束。蒋介石给陈诚的手谕称:“此乃本年来未有之惨事。”

中央红军在完成第四次反“围剿”后发展到8万人。

聂荣臻说:这次反“围剿”所以取得如此大的胜利,主要原因是红军仍然采用了毛泽东一贯的作战指导方针,红军敢于诱敌深入,然后集中优势兵力,利用有利地形,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这一战法确实是屡试不爽的。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