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17章 在危急的日子里


1935年1月18日,遵义会议刚刚开完,聂荣臻仍坐担架,随中央纵队行军。从这时到渡过金沙江,红军主要是摆脱敌人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从被动中挣脱出来。毛泽东运筹帷幄,指挥红军灵活穿插,四渡赤水,写下了得意之笔。

从遵义地区出发的序列是:红一军团从集结地向西,红三军团经仁怀向北,红五、九军团和中央纵队跟进,向赤水城进发,拟在赤水城北面宜宾至泸州段渡过长江天险。

林彪率红一军团于1月25日到赤水城郊,敌援军赶到,形成红一军团与敌1个师又两个旅的对峙局面。敌人已经判明红军要从这一地区北渡长江,在黔川边境和长江地段集中兵力、筑垒设防,迎头挡住了红一军团北进的行动。事实上,红军已无法实现预定的渡江计划。

1月26日,红三、五军团至土城, 28日川军6个团也尾随而至。1月28日晨,红三、五军团及干部团与敌人激战于枫树坝、青冈坡一带。前面的红一军团被阻于赤水城,前进无望。为了摆脱困境,毛泽东毅然放弃从这里北进渡江的计划,从元厚场西渡赤水河。

毛泽东本想渡赤水后向长宁集中,在宜宾渡江,但敌人又抢在前面。毛泽东应急制变,挥师至滇黔边境的扎西一带体整一周。一渡赤水后,聂荣臻足疾基本痊愈,便从扎西地区回到红一军团。此时,川军10个旅、滇军3个旅分别从北面、西面装来。在此困难时刻,毛泽东忽生奇计,回师向东,向敌人兵力空虚的桐梓,娄山关杀回去。2月18日至21日,红军在二郎滩、太平渡二渡赤水河。2月24日,红一军团再占桐梓。25日晚,红三军团攻占娄山关。红一、三军团乘胜追击, 28日凌晨再夺遵义城。

遵义刚刚占领,聂荣臻便骑马回到部队。此时,新增援上来的吴奇伟的两个师(五十九师和九十三师)来势正猛。聂荣臻与林彪率领红一军团从城东北侧迂回到城东一线丘陵上,隐蔽集结。待令出击。他和林彪站在山头上看到,据守老鸦山的红三军团。正与来犯的敌人进行激战。敌后续部队源源而上,更有10多架飞机在老鸦山上空轰炸扫射,大有一举攻克之势。林、聂看到这种情况,都很着急。他们发现敌后续部队正从红一军团的待机地域插过去。他们立刻命令部队向正面运动之敌进行猛烈的攻击。山谷里顿时响起一片号声,一、二两个师的部队迎着公路冲下去。刹那间战场形势起了变化:公路上运动的敌人掉头向后跑,老鸦山上的敌人失去后劲,在红三军团的反击下也往后撤,没有退路了。林彪看着眼前排山倒海的气势,从参谋的包里拿出一个本子,撕下一张纸,又把这张纸对折撕成两半,分别在上面用红蓝铅笔标出追击方向,并在上端写了一个很大的“追”字,分头传达给部队。

猛烈的追击开始了。

聂荣臻带着指挥部的人员,随着部队追到懒板凳。这时天色已黑,部队打了一天仗已很疲劳,加上两餐饭没有吃,全都疲惫不堪。聂荣臻动员说:“我们没有吃饭,敌人也没有吃饭。我们疲劳,难道敌人不是比我们更疲劳吗?我们一定要乘胜追击,把敌人赶到乌江去喝水!”

在追击中,部队始终保持了锐不可当的势头。有的部队甚至追到敌人前面去了。四团追进一个村子,见敌人伙夫正煮老母鸡,拿来就吃,伙夫拦住道:“不,不行,这是给师长做的!”二团追进一个村庄,王家烈的“双枪兵”军官正摊开铺吞云吐雾,被缴了枪还以为是自己人开玩笑。

红一军团一鼓作气追到乌江边。敌人还有1000多人没有过江,就把江桥炸断,江这边的放军只好乖乖地当了俘虏。

是役,消灭吴奇伟部九十三师大部、五十九师一部和王家烈的一些部队,共毙伤2400余人,俘虏3000余人,内有团长1名,打伤旅长、团长3名,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成为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仗。

二占遵义一仗,给蒋介石一个沉重的打击,给红军一个很大的振奋。它是红一、三军团配合战斗的成果。彭德怀在《彭德怀自述》一书中说:“打吴奇伟军的反攻,一、三军团就完全是自动配合把敌打败的。”经过几个月长途跋涉的红军,有了毛泽东的指挥照样还能打大的歼灭战。

团以上干部怀着胜利的喜悦心情,在遵义听取了关于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传达。在此之前,由于军情紧急,只能用电报简要地说说。这次,团以上干部聚集一堂,张闻天、周恩来都讲了话。大家高兴得在午餐时举着大碗碰杯,欢快之情难以尽述。一军团连以上干部是后来在仁怀县听取传达的。在一个小镇子的一家地主场院里,当时细雨霏霏,聂荣臻作传达报告时手里举着桑很多干部没有伞,站在雨下静静地听聂荣臻进行传达。细雨滋润了土地,遵义会议的精神滋润了广大指战员的心田。

遵义大捷后,毛、周、朱等领导人,意图继续寻歼敌人,转战于黔北一带,后因敌人重兵猬集,不易得手,遂再次西进。

部队二占遵义,经过短时间的体整,士气十分高涨。他们怀着胜利的信心,走在初春的高原上。田野里油菜花一片金黄,刚插到田里的水稻开始泛绿,山间一道道溪水淙淙有声。队伍再次向赤水河挺进,3月16日到达世界闻名的酒乡茅台。聂荣臻骑在马上,看到了一处处酿酒作坊,闻到了扑鼻而来的酒香。聂荣臻叫警卫员去买酒。可是,他却没有喝上已经到嘴边的美酒。

飞机轰炸,他们马上又转移了。

为了迷惑蒋介石,红军在茅台附近三渡赤水,再次向古蔺方向前进。毛泽东要使蒋介石相信,红军仍要北渡长江,使他调兵向西。这个目的达到了,3月21日晚和22日拂晓,红军又折回赤水河,从二郎滩、太平渡一线四渡赤水,向东直插乌江边,红一军团的先头部队在暴雨中乘竹筏渡江,架起浮桥,红军跨过乌江,前锋直逼贵阳。当时蒋介石在贵阳,但摸不清红军意图,紧闭四门,未敢妄动,从而向红军敞开了开赴金沙江的道路。4月8日,一军团在贵阳城郊掩护全军通过,向西疾进。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聂荣臻作为军团政治委员,也还是极其认真地抓部队的组织纪律。一次宿营,军团部的几个警卫员杀了土豪的一头毛驴,炸辣子驴肉,炸好了,给军团的几个领导人都送去一块。聂荣臻对几个警卫员进行了严肃的批评。他说:“你们吃驴肉,知不知道这是违犯政策的?”

警卫员不大服气,说这是土豪的。他说,“虽然是土豪的,也不能杀着吃,应该分给老百姓。”当年参加杀驴的警卫员、后来曾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的黄荣海,对于聂荣臻的那次批评至今记忆犹新。正是铁的纪律,使红军在那样的艰难险阻下形成一股铁流,而不致溃散。

4月25日,林彪、聂荣臻致电中革军委:建议“野战军应立即变更原定战略,而应迅速脱离此不利形势,先敌占领东川,应经东川渡过金沙江入川,向川西北前进,准备与四方面军汇合。”

4月29日,中共政治局接受了这个意见,并由中革军委发布命令:“我野战军应利用目前有利的时机,争取迅速渡过金沙江,转入川西消灭敌人,建立起苏区根据地。”林、聂接到军委命令后,于4月30日指挥红一军团向昆明虚张声势,掩护全军抢渡金沙江,北上四川。完成佯攻昆明的任务后,红一军团向北挺进,5月4日来到金沙江畔的元谋、龙街。

林、聂站在江边,看到江流湍急,江面又宽。这样大的流速是无法架桥的,又没有船只,再加上敌机袭扰,整个军团处境困难。5月4日,在刘伯承指挥下,中央纵队在皎平渡成功地巧渡金沙江。5月5日,朱德总司令电令林、聂:“军委纵队在本日己渡江完毕,三军团7号上午可渡毕,五军团在皎西以南任掩护,定于8号下午渡江,敌人8号晚有到皎西的可能。我一军团务必不顾疲劳,于7号兼程赶到皎乎渡,8号黄昏前渡江完毕,否则有被隔断的危险。”

接到电报,他们便命令部队向皎平渡进军了。这一夜,部队翻山越岭,越过48次急流,急行军120里,终于赶到皎平渡,靠几条船,渡过了金沙江。

过了金沙江,蒋介石的10万重兵就被红军甩在身后了。

红一军团过了金沙江,毛泽东在江北岸的一个崖洞里对林彪、聂荣臻说: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们。聂荣臻深感毛泽东对红一军团这支英雄部队的高度信任和关心,也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遵义会议毛泽东重握军权,他以过人的胆略,不同凡响的指挥艺术,虚虚实实,声东击西,极大地调动了敌人,使一支只有3万人的红军纵横于几十万敌军之间,最终争得了主动。

敌人被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搞糊涂了。就是红军内部也有些人很不理解,对令人晕头转向的迂回行军不满意。林彪就有这种意见,他埋怨说:“我们走的尽是‘弓背’路,应该走‘弓弦’,走捷径。这会把部队搞垮的,像这样领导指挥还行?!”聂荣臻不同意他的看法,说:“这个阶段,我们是声东击西,大踏步地机动作战,不断地调动敌人。这样打法,部队自然要多走一点路,疲劳一点。可是敌人却对我们捉摸不透,便于我们隐蔽企图,使我军由被动变为主动。”林彪不服气,写信给中革军委。关于这封信的内容,聂荣臻在后来回忆说:“大意是要求朱、毛下台,请彭德怀出来指挥,迅速北进与四方面军会合。”这封信写好后,林彪曾要求聂荣臻签字,聂拒绝了,说:“革命到了这样紧急关头,你不要毛主席领导,谁来领导?你刚参加了遵义会议,你现在又来反对遵义会议。你这个态度是不对的??你应该相信毛主席,只有毛主席才能挽救危局。现在,你要我在你写的信上签字,我不仅不签,我还反对你签字上送。我今天没有把你说服了,你可以上送,但你自己负责。”①林彪固执己见,还是把他的信上送了。

1935年5月12日,毛泽东在会理城郊外铁厂村主持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会上,周恩来批评了林彪,指出毛泽东采用了声东击西、与敌人兜大圈子的办法,甩掉了敌人,是完全正确的。毛泽东则批评林彪说:“你是个娃娃,你懂得什么?!”

在危急的日子里,聂荣臻表现出高度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组织纪律性,坚定不移地支持了毛泽东。

①《聂荣臻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3月第2版,第259页。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