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3章 在洛川会议上


1937年7月,当“卢沟桥事变”的消息8日晨飞传到陕北黄土高原的时候,聂荣臻热血沸腾,激情难平。

“卢沟桥事变”翌日,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抗日通电。同一天,红军将领致电蒋介石,表示全体红军将士愿“为国效命,与敌周旋,以达保土卫国之目的”。在前方战局瞬息万变的日子里,聂荣臻心急如焚地等候着国共两党谈判的结果,并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在云阳一带积极组织部队争分夺秒地练兵,随时准备开赴前线,驱逐强虏。一直到8月中下旬,国民党政府在日军大举进攻上海,其统治中心南京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才被迫改变了在人事安排及军事指挥机构设置等问题上对红军改编采取的刁难态度,同意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设立总指挥部,开赴华北战场,与日军作战。

8月19日,聂荣臻接到前敌总指挥部通知,毛泽东从延安来电,一军团作为红军抗日先遣兵团,由陈光、罗荣桓率领,率先行动,同时通知他和刘伯承、邓小平前往洛川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研究红军出师抗日的有关问题。聂荣臻当即与代理军团长陈光部署部队行动事宜。8月22日,红一军团离开三原地区,作为红军先遣队向山西进发。部署完后,聂荣臻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洛川。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及其他人员分乘大卡车,从距洛川90公里的延安来到了洛川。聂荣臻与中央领导人见面,感到分外亲切。

他意想不到的是,张瑞华也从延安“抗大”搭乘卡车来到了洛川。{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162_1.bmp}一年前,张瑞华到达陕北以后,聂荣臻因处于战争环境,军务繁忙,与妻子很少见面,连写信也很少。张瑞华对丈夫是理解的。有一次,她写信给聂荣臻,倾诉思念之情,还半开玩笑地写道:“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荣臻,你现在也成了大禹啦??”此信被一军团一位参谋误认为是公函,拆开一看,才知道拆错了,赶紧报告教育科长孙毅。孙毅连忙嘱咐参谋:“快把信封好交给政委,信的内容可别乱传!”当时聂荣臻实在太忙,匆匆看了信,竟没有察觉。此次洛川相会,是张瑞华到陕北后与聂荣臻第二次见面。

看来这还是组织上有意安排的。因为洛川会议一结束,聂荣臻就要领兵出征,为国为民赴汤蹈火去了。

在洛川县冯家沟村举行的洛川会议,是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聂荣臻在会上听取了毛泽东关于军事问题和国共两党关系问题的报告,张闻天关于形势和任务问题的报告,以及周恩来的重要发言,参与讨论通过了《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聂荣臻后来回忆说:“召开洛川会议,主席的意图是要解决作战方面的战略方针问题。就是要打山地游击战。主席强调对日本帝国主义,我们不能轻视它,也不能够用打国民党的办法,那不行,子弹缺乏,武器很少,打了这一仗,打不了下一仗怎么办?

所以硬拼硬打是不行的,同时那样子也不能发动群众,不能建立根据地,不能扩充我们自己的队伍。主席呀,他是看到后头那一层,就是日本人败了以后,我们要转入进攻,所以要独立自主,要建立根据地,扩大武装。会上有些不同的意见,就是以游击战为主还是以运动战为主的问题。我发言是赞成主席的意见,赞成山地游击战,着重要独立自主。”

聂荣臻的回忆是准确的。从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洛川会议记录上查到,聂荣臻作了如下发言:“1.军队出动与成略问题,现在我们是整个阵线之一部,另外同日本作战,应时时顾到我们不要吃亏,因此战略上采取山地游击战,基本上要有独立自主,否则在军事上、政治上都可能发生问题。出动兵力为着很快地创造根据地,力量更大,影响更大,以前线的力量来争取条件,也是可以的;2.游击支队问题:大的游击队??小的游击队繁殖,应尽量与东北及其他地方的游击队打通,并派人去。现在干部对游击战争,独立的工作(能力)比以前差,在敌人后方的基础还是靠当地;3.外交问题,我们有许多关系,应进一步派人去工作,做军队中的政治军事工作;4.财政问题,各方面的经费都不够,以前是从地方筹粮,现在出动,再等是不可能也不应当的,开始应争取人民,不要侵犯其利益。战斗员生活上应同蒋介石士兵平等,否则工作不好做,并且给敌人以挑拨间隙。现在应多想点办法,如国际方面,募捐是可以的。”聂荣臻的发言,是对毛泽东提出的战略方针的坚决支持,也是他日后创建抗日根据地的思想基矗经过讨论,大家统一到毛泽东提出的作战方针上来了。后来,毛泽东根据各方面的意见和实际情况,将抗日战争的战略方针归纳为:“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①洛川会议一扫聂荣臻心头因前方战局混乱带来的愁云,思想豁然开朗。

自“西安事变”之后,国共两党合作抗日已经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要进入抗日战争了,仗究竟怎样打?这是聂荣臻时刻思考的问题。洛川会议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明确认识到,出征之后的中心任务就是建立抗日根据地,坚持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实行持久抗战。

8月25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正式下达了命令: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下辖第一一五、一二○、一二九3个师。第一一五师由原红一军团、红十五军团和七十四师(留陕北)组成,林彪为师长,聂荣臻被任命为副师长。10月,八路军恢复政治委员制度后,聂荣臻被任命为师政委。

8月29日,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前方分会(后称华北军分会)。聂荣臻任该会委员。

不久,聂荣臻接到了蒋介石签署的委任状,心中感慨万千。对于与蒋介石及其国民党军队恶战多年的聂荣臻来说,接受这一纸委任,不能不说是极富戏剧性的。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聂荣臻像所有坚定的共产党人一样,视蒋介石为头号大敌。现在,蒋介石表示愿意抗日,国共两党再度合作,他才给八路军将领们发委任状。这是中国共产党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进行长期努力的结果。国民党当局的政策转变,对于抗日战争的兴起有着重要的意义。当然,聂荣臻也注意到,蒋介石完全是为形势所迫,才不得不暂时放弃执行了长达10年之久的血淋淋的“剿共”方针的。

洛川会议结束后,聂荣臻与林彪坐上卡车,向西安进发了。他们准备在西安换乘火车追赶第一一五师已出征的部队。谁知,遇上北方秋季大雨,道路泥泞不堪,卡车多次陷入泥坑之中,聂荣臻等将领不得不下车搬石垫路,冒雨推车,弄得泥水满身,疲惫不堪。

车过陕西黄陵县名叫中部的地方,稍事休息。此处有中华民族的祖先轩辕黄帝的陵寝。此时,雨势减弱,变为如丝如缕的雨帘,笼罩着耸立在苍茫荒凉的黄土地上的小山包,以及那历尽沧桑的古亭、石拱门和老柏树林。聂①《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2卷,第441页。

荣臻凝望着绵绵秋雨中的黄帝陵,神情肃穆。在这国家危亡的紧急关头,他从心底里向民族祖先发出决心以身报国的铮铮誓言!

卡车行至宜君县附近,再次陷入泥坑中,车轮打滑,无法前进。为了争取时间赶路,聂荣臻和林彪只好改乘马匹,带上警卫人员先行出发。他们赶到西安城外,找个地方换上干净衣服,才进城找到了八路军办事处。

去往前方的军队领导人分为两批从西安出发,林彪先走,聂荣臻按周恩来的意见暂留两天,分析研究前线形势、面临的困难和统一战线工作中应该注意的问题。聂荣臻同周恩来出席了国民党西安行营主任蒋鼎文举行的便宴,然后一起乘坐蒋鼎文派出的专列,前往太原。

听到黄河的涛声了!聂荣臻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在潼关换乘木船,渡过雨中的激流。在风陵渡等待他们的是阎锡山派来的小火车。上车后,他听到日军疯狂地沿平绥、同蒲线两侧进攻,国民党七八十万守军有的一触即溃,有的不战自退的消息,心情格外沉重。日军轻取平津之后,气焰更为嚣张,以约30万兵力,兵分3路,沿平绥、平汉、津浦铁路长驱直入,妄图“速战速决”,3个月内灭亡中国。华北处于危急之中!

仅有两节车厢的小火车沿着窄轨铁路,驰向战云密布的前方。聂荣臻和周恩来坐在车厢内的小凳上,促膝倾谈。第一一五师按原定的任务,是开赴晋、察、冀、绥四省交界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向沿着3条铁路线进攻的日本侵略军进行侧击,以配合国民党军队的作战行动。由于国民党军队纷纷败北,八路军必须有单独应付战局的准备。

“荣臻同志,你有什么打算呢?”周恩来用深邃的目光望着聂荣臻,亲切地问道。

聂荣臻沉吟片刻,胸有成竹地指着摊放在小桌子上的一份简易地图说:“我师先按预定计划开进,但应做好单独进行游击战争的准备。从地图上看,晋、察、冀、绥四省交界地区山岭起伏,地形不错,适合于开展游击战争。

不过,我们不能过分依赖地形,得把力量放在发动群众上,才能坚持游击战争。”

“你的想法很好嘛,我很赞同。”

“恩来同志,我在洛川会议上讲过,部队的枪支、弹药、给养是个大问题。眼看天气就要冷了,大家还穿着单衣、草鞋。我想,得抓紧时间解决部队过冬的问题。”

“解决这些问题,关键仍然是发动群众。”周恩来打了个手势,强调说,“有了群众的支援,一切问题都比较好办了。”

小火车到达侯马车站。一一五师第二梯队——师直属队和徐海东率领的三四四旅正好行军抵达侯马。聂荣臻在这里赶上了部队,便与准备到太原同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联系的周恩来分了手。聂荣臻得知日军正兵分两路向太原推进, 20余万蒋阎军节节败退。这时,林彪已经带着第一梯队——陈光率领的三四三旅先行出发了。第二梯队的干部战士,一个个都恨不得插翅飞到前线。遗憾的是天不作美,连降暴雨,同蒲路被洪水冲断,致使部队行动受阻。由于晋北战局吃紧,阎锡山处于不打一仗就不好交待,打又没有把握的尴尬境地。他希望八路军早点开上去,将日军顶祝聂荣臻便要部队抢修被洪水冲坏的铁路,赶赴平型关一带阻滞日军进攻。

聂荣臻率领部队于9月中旬到达太原。次日离开时,太原各界代表、人民群众和东北流亡学生自动聚集在车站,含着热泪高唱抗日歌曲,赠送各种慰问品,热烈欢送他们开赴战常此情此景,自然令聂荣臻和他的将士们为之动情、振奋。

然而,当他们在原平车站下车时,见到的却是令人触目惊心的场景。诚如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先生所说的,国民党军队的溃兵“展开长途竞逃的奇观”——当兵的用步枪挑着抢来的包裹、鸡鸭,当官的坐着轿子,赶着驮有箱笼的牲口,争先恐后、慌不择路地溃逃。

“真是兵败如山倒啊!”聂荣臻果断而又愤然地说道,“不能让他们影响我们的行军速度和士气,部队立即改变原定经代县沿大路向平型关的行军路线,绕向五台的山间小路前进!”

通往五台的山间小道上,铺满苍黄的落叶。聂荣臻率领他的人马踏入这秋色凝重、草木萧瑟的世界,无疑给山野带来了活力。山道上,一丛丛绚丽的红叶,像是战士们热情的火焰。

聂荣臻的部队是在中秋节时到达五台的。五台山送给他们的见面礼,却是一场带有寒意的大雨。看着足登草鞋、身穿单军衣的战士们在大雨里坚持行军,爱兵如子的聂荣臻怎不为之心疼呢?但军情紧急,只有冒雨赶路。告别五台,穿过龙泉关,于9月23日到达平型关东南的下关、上寨一线。聂荣臻觉得这里地形良好,是进行游击战争的好地方,特别是龙泉关到上寨之间的上下古道,山路陡峭,地势险峻。他对身边的干部说:这里只有靠人的两条腿才能行动自如,骑兵活动都很困难,汽车、坦克等摩托化装备以及大炮等重武器根本无法运动。日本人有两条腿,我们也有两条腿,而且是经过长征锻炼的铁脚板,怕它什么?中央确定我们在这里进行游击战,我是充满信心的!大家的回答当然也是肯定的。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