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5章 五台受命


聂荣臻、林彪在八路军总部时,左权参谋长拿出几份毛泽东发来的电报给他们看。其中3份电报给了聂荣臻以深刻印象。9月21日的电报中说:“今日红军在决战问题上不起任何决定作用,而有一种自己的拿手好戏,在这种拿手戏中一定能起决定作用,这就是真正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不是运动战)。”9月24日的电报中说,“山西地方党目前应以全力布置恒山、五台、管涔三大山脉之游击战争,而重点在五台山脉”。在9月25日的电报中强调:“整个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一切工作,例如民运、统一战线等等,应环绕于游击战争。华北正规战如失败,我们不负责任。但游击战争如失败,我们需负严重的责任。”

聂荣臻看了这些重要电报,知道毛泽东坚持洛川会议确定的战略方针是坚定不移的,他就怕前方将领在执行这个方针时走了样。其实,聂荣臻对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也是早有考虑的。平型关战斗前,一一五师就派师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率政治部机关和骑兵营等部队,翻越山西、河北交界的崇山峻岭,东进阜平,在冀西山区发动和组织群众了。

9月30日,聂荣臻和林彪向毛泽东等建议,以一一五师独立团到涞源、灵丘地区活动;以一部到大营、代县一线活动,以一部东进曲阳、行唐等地平汉路两侧活动;由师直属队率领部分兵力到阜平地区创建抗日根据地。10月20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指出:敌占太原后,战局将起极大极快之变化,第一一五师等部及八路军总部有被敌隔断的危险。因此,拟作以下部署:留一一五师独立团在恒山、五台山地区坚持游击战争,一一五师主力转移到汾河以西吕梁山脉;总部应转移至孝义、灵石地区。据此,八路军总部当即决定,聂荣臻留守五台山地区,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因为师部离总部很近,聂荣臻担负这一重任是在五台南茹村由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等当面告诉他的。受命以后的当天晚上,聂荣臻难以入睡。他在红军时期抽过烟,抽得不多,说戒就戒了,现在,又摸出了那久违的烟斗,久久地望着眼前缭绕的烟雾沉思。

多年来,他一直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身边工作。可是这次要孤悬敌后,独当一面了。聂荣臻当然知道自己任重如山,非同一般。但是,留给他的部队,只有师独立团、骑兵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一部,加上各地方工作团,也不过3000人。在晋、察、冀三省交界这样一个广阔的地区,面对着四周强大的敌人,这点力量是很单薄的。必须使部队有一个很大的发展才行。而要扩大部队打开局面,又必须有一定的干部。当前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缺乏干部啊!

第二天,他来到总部,希望总部帮助解决干部奇缺的问题。左权说:是不是把唐延杰调去当晋察冀军区参谋长,他在总部先当作战处长,现在是副官长。聂荣臻说:唐延杰我认识,他原是安源的矿工,大革命时还是我分配他去独立团当的兵,以后在红二十八军当参谋长,这个人可以。左权很快把唐延杰叫来,告诉要他担负新的任务。唐延杰说:我胜任不了参谋长的职务。

聂荣臻说:怎么胜任不了,你过去当过军参谋长,现在缺人,先干起来再说吧!参谋长有了,聂荣臻又提出缺政治部主任。任弼时、邓小平告诉他,是不是把舒同调去担任此职,他现在是总政治部秘书长,字写得很好,曾被毛泽东誉为马背书法家,目前正率工作团在五台。定襄一带开展工作。聂荣臻满口答应,以后几经磋商,又把总政治部青年科科长王宗槐等人调来开展筹备工作。

10月中旬,娘子关告急。22日,一一五师主力随总部离开五台南下。在此之前,师进行了“分家”工作,别的都好办,在分干部问题上难免有些争执,因为都缺干部。但大家还是顾大局的,聂荣臻采取了迦避办法,由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全权负责。

“你来分好,你公平。”聂荣臻对罗荣桓说,“哪些人走,哪些人留下来,你有决定权,我不争一个人”。

罗荣桓对聂荣臻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工作非常支持,亲自挑选了一些人留下来。像搞后勤工作的查国桢,搞卫生工作的叶青山;政治部留下了潘自力、余光文;司令部留下了刘彬、黄鹏、刘显宜、路遐、李廷赞等。人数虽少,但一个个都很得力。他还留下了师随营学校。师教导大队队长孙毅自告奋勇要求留下办学,培养干部。聂荣臻对这一切深感满意。

集合号响了,一一五师主力部队整装出发。聂荣臻与许多一起从长征路上冲杀过来的将士们依依惜别,充满感情地目送着南下的队伍消失在群山之中。

从此,聂荣臻和留下的人员被隔绝在敌后。刚分家,人手极少,机关干部们开玩笑说:要问司令部有多少人,一盆菜就够吃了,一条炕就够睡了。

不久,从各个渠道来到军区的干部逐渐多起来,开饭时摆出的菜盆子也慢慢多了。

八路军总部准备移往晋东南前,总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特地与聂荣臻一起到五台县政府去,介绍他与阎锡山任命的山西第一行政公署主任兼五台县县长宋劭文认识。邓小平对聂荣臻说:宋劭文的公开身份是阎锡山点头的山西“牺盟会”成员,实际上是中共地下党员。邓小平对宋劭文说:“总部就要南进了,聂荣臻同志将负责在这个地区组建晋察冀军区。今后你同他发生党的关系,由他直接领导。”

聂荣臻对宋劭文的第一个印象是稳重干练,诚恳热情。宋劭文对聂荣臻说:“阎锡山至今还不清楚我是干什么的。”聂荣臻说:“你要利用和阎锡山的密切关系,尽量推动他守土抗战,开展我们的统一战线工作。”几天之后,阎锡山给宋劭文送来了第一行政公署及五台县的印信、电台、密码。因为他看到太原快保不住了,在撤往临汾之前赶紧把那些东西发给宋劭文,说不定会在敌后为他支撑出个局面来。那部经过修理才能使用的电台以及发给宋劭文的活动经费,在晋察冀根据地初创时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深秋时节来临,五台山区有时细雨霏霏,有时大雪纷飞,天气一天冷似一天,花草枯萎,树木凋零。只有青松翠柏,仍傲然挺立在山坡上,显出勃勃生机。聂荣臻生平酷爱松柏。每当他在野外漫步,看着那一片片的松柏,他决心以松柏斗严寒的气概去面对当前的众多困难。

总部南下不久,娘子关失守,忻口、太原危殆,晋察冀边区已完全孤悬敌后。聂荣臻和他的战友们几乎天天研究,在这种艰难处境中,究竟应该怎样开展工作。他们围着火盆,用小油灯照着地图,商谈着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各种问题。

聂荣臻认为:兵力太少,这是最大的问题。他说:“要创建根据地,必须首先发展武装。没有武装,一切都谈不上。现在我们只有用滚雪球的办法来发展。你们看这3000多人滚雪球怎么个滚法?”舒同说:“9月间,我带工作团在五台、定襄一带做发动群众的工作,王逸群、洪水、罗亦经等同志在繁峙一带发动群众,看到这里的老百姓抗战热情很高,牺盟会做了很多工作,有些地方还有党的基层组织,只要有支主力部队作骨干,就可以开展游击战争。”聂荣臻说:“赵尔陆同志不是率领总部特务团直属队和部分部队留下了吗?就让他在那里开辟冀晋边界地区的工作好了。杨成武同志的独立团已经在北部地区收复了广灵、灵丘、浑源、蔚县、易县等地,可以作为一坨坨,开辟冀察边界地区的工作。罗荣桓同志告诉我,他在阜平等地活动时,阜平还成立了战地动员委员会,由王平同志任主任,这里已经有了初步基础,同样可以成为一坨坨。我们可以把这3大块先定下来,开展工作。”他接着说:“听左权同志说,总部已派周建屏、刘道生同志率领一支小部队,到平山、寿阳一线平汉路和正太路交界地区活动,工作很有起色,将来也可能成为一坨坨。我们滚雪球就先这样滚吧。”经过反复商议,大家都同意聂荣臻的意见。

物资奇缺是晋察冀边区面临的又一大困难。有次讨论这个问题时,特意把宋劭文也请来。查国桢说:“眼下五台山地区简直已是严冬季节,可我们的战士还穿着单衣、草鞋,吃饭也是个大问题,怎么办呢?这些事在中央苏区都是依靠各级苏维埃发动群众解决的。现在是不是请地方政府想想办法帮助一下?”宋劭文介绍了眼前的困难:国民党军队撤退时,抢了老百姓许多粮食、衣物,还拉了大批驴骡和民夫运东西,可是他们却把武器弹药扔掉了。

他表示:“对于八路军的困难,我们还是要发动群众帮助解决的,但困难很大,得要时间。”聂荣臻说:“我们经过市镇,市镇是萧条的,走进县城,县城是空虚的,留下的多是些老头老太太。但是,要解决物资方面的困难,需要发动群众;要补充兵员,扩大武装,也离不开群众。所以,如何发动群众,就成为我们创建根据地成败的关键。”宋劭文说:“要发动群众,要有正确的政策,还要组织政府去执行政策。现在除了五台和盂县两个县政府由我和胡仁奎负责以外,其他的县政府都没有了,下面的各级政府更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聂荣臻笑着说,“对,要发动群众,一靠政策,二靠政府,三还要靠我们艰苦细致的工作。你刚才说,国民党军队沿途丢掉许多武器弹药,这是个重要情况,要扩大武装,就离不开武器弹药,可以动员群众把它们收集起来。”经过讨论,大家认识统一了,创造根据地的关键是要扩大武装和发动群众。

唐延杰参谋长有一次提出:“进行游击战,我们是熟悉的,过去同国民党打了许多年的游击战,但现在敌人变了,作战方法也应该有所变化。”聂荣臻点点头说:“对,应该变。从平型关战斗看,日本军队的战斗力要比国民党军队强得多,武器装备也好得多。我们进行游击战,一般不能正面强攻,日军总是要出来的,我们可以打伏击战,打它个措手不及,打了就跑。”唐延杰补充说:“就是说我们要多打小的胜仗,积小胜为大胜。”聂荣臻说:“日军还有个根本弱点是兵力太少,它不得不大量组织伪军。伪军战斗力不强,在日军兵力很少时,我们也可以攻打一些据点,使他们日夜不得安宁。”

在筹备晋察冀军区期间,聂荣臻和他的战友们还讨论了许多问题。例如,怎么执行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减租减息,合理负担”政策,以利于广泛发动群众,团结更多的人共同抗日:如何对付良莠参差为数众多的杂色武装,既要团结他们抗日,又要同他们的消极面作斗争,进而使之改造成为真正的抗日武装;如何组建各级政府以及成立统一的边区政府;在创建根据地中如何正确看待地形与群众的条件,避免把目光局限于地形方面;如何建立有效的边区经济体系,使根据地得到强有力的物质支持,等等。大家在讨论中各抒己见,最后形成统一认识。

在这段期间,聂荣臻向大家强调得最多的,还是创建晋察冀抗日民主根据地的重大意义。他说:“受命之初,我首先考虑的是,必须使每个留下来的同志懂得党中央决策的意义??这个地区的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它位于平汉、平绥、正太、同蒲4条铁路之间。如果我们在这里成功地创建一块抗日根据地,就会像一把尖刀插入敌人的心脏,直接威胁北平、天津、保定、石家庄、太原、张家口等敌人的战略要点。”聂荣臻认为,只有使指战员们深刻地理解以上重大意义,才能使大家有创建根据地的百折不挠的精神。他后来总结这一阶段的活动时说:“在五台山区这一阶段的反复讨论和思考,使我和同志们鼓起斗争的勇气,树立了胜利的信心。”

根据北方局关于立即筹备建立晋察冀边区政府,并准备公开军区司令部的指示, 1937年11月7日,晋察冀军区在五台县石嘴的普济寺宣告成立。

庆祝大会的会场上出现了一片彩蝶般翻飞的小纸旗。父老乡亲们头一回听到聂荣臻浓重的四川口音的讲话。他首先宣布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军区由他任司令员兼政委,唐延杰任参谋长,舒同任政治部主任,查国桢任供给部长,叶青山任卫生部长。接着,他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动员大家共同抗日。

人们以热烈而又新奇的目光注视着这位高高的个儿,风纪扣扣得很紧,既威严又和蔼,被称为“聂司令员”的38岁的八路军将领,兴奋地交头接耳,大家被他充满抗日激情的讲话深深地打动了。晋察冀军区的醒目匾额挂在了普济寺的大门口,五台县城大街小巷到处张贴出军区成立的布告。人们奔走相告,无不为之雀跃。

11月8日,聂荣臻接到毛泽东关于军事部署的电报:“阎将无力再过分干涉八路军之地方工作,故八路军将成为全山西游击战争之主体。应该在统一战线之原则下,放手发动群众,扩大自己,征集给养,收编散兵??不靠国民党发饷,而靠自己筹集供给之。”这使他感到,前一段大家讨论后采取的措施是正确的,是符合中央的意图的。

11月13日,经八路军总部批准,聂荣臻发布了成立4个军分区的命令,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政治委员邓华;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赵尔陆;第三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平(后陈漫远为司令员);第四军分区,司令员周建屏,政委刘道生。

太原失守后,中央北方局派了大批知识分子干部跋山涉水来到五台山,其中有参加革命较早而年仅25岁的黄敬、邓拓等。聂荣臻热烈欢迎他们,说:“毛主席告诉我们华北以国民党为主体的正规战争已告结束,以八路军为主体的游击战争转入了主导地位。敌后的斗争将是长期的、艰苦的,要有啃树皮吃野菜的决心,你们得有这个思想准备哟!”

才华横溢的邓拓告诉聂荣臻,他在来五台山之前,已经学会了识别和采集多种野菜,为的是日后困难时能借以充饥。聂荣臻用赞赏的目光望着邓拓,高兴地开了个玩笑:“好呵,五台山欢迎你这样的野菜书生。”说得大伙儿全乐了。

时过不久,宋劭文找到聂荣臻说,阎锡山来了电报,大发雷霆,说他在五台县河边村的家被八路军抄了,让宋劭文赶紧去调查处理,并向八路军提出抗议。经过调查,发现是八路军的民运工作人员带着区里的干部干的。

聂荣臻听了很生气,背着手在屋子里走过来走过去,狠狠地把民运工作负责人批评了一通,并把他撤了职。

这件事使聂荣臻感到,红军虽然改编为八路军,可是不少人的思想还没有转变过来,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加强教育。果然,后来接到越来越多的报告,诸如发生了“打土豪”的事。聂荣臻要舒同负责立即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教育,他说:“通知他们立刻停止这种盲目的做法,否则将会削弱抗日营垒的社会基础,扩大敌人的力量,使我们吃大亏。适应新的历史条件,最大限度地把全民族以及一切赞成抗日的各阶级、各阶层团结起来共同抗日,是当务之急。告诉那些头脑发热帮倒忙的同志们:不管是地主还是富农,只要他愿意抗日,我们都要团结。”一个月以后,聂荣臻在向毛泽东的报告中提到,“各地的地方工作有过‘左’的现象,不利于抗日统一战线,正在纠正中”。①经过教育以后,原先摩拳擦掌的人都能闻过即改,抄家游斗土豪的行为被制止住了。那些原先疑虑重重,甚至想逃往敌占区的地主、富农纷纷表示:“多谢共产党、聂司令的大恩大德!我们一定抗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农历10月,五台山顶峰已积下皑皑白雪。为了认真贯彻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团结五台山僧众一致抗日,聂荣臻带人专程上山,到寺庙集中的台怀镇看望出家人。

对佛教、寺庙、僧侣,聂荣臻并不简单化地以“封建迷信”一语斥之。

军区驻于佛教圣地,聂荣臻要求机关、部队都要爱护寺庙文物古迹,不干涉僧侣们正常的宗教活动。这一明智之举,使五台山僧众对共产党、八路军疑惧皆消,刮目相看。此时的五台山共有汉、蒙、藏、满等各族僧人1700余人,如果发动得好,这也是一支抗日力量。

五台山上,云雾缭绕。五台山佛教僧会会长、大法师然秀,闻知聂荣臻司令员亲自来看望出家人,特地组织了寺庙乐队欢迎。12个僧人披着袈裟,分站两行,钹萧笙笛齐鸣,皮鼓小锣轻敲,其音幽雅动人,使人犹如步入仙境。聂荣臻高兴地说:“真想不到,在这偏僻的山乡,在这四面被敌人包围的境地,还能听到如此幽雅的音乐。”然秀双手合十,笑着说:“庙堂音乐,源远流长。贫僧命众小僧吹奏佛曲,以表示我们五台山僧人对八路军的热烈欢迎,阿弥陀佛!”{ewc 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188_1.bmp}聂荣臻亲临五台山寺庙,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宗教政策和抗日救国纲领,宣布八路军保护寺庙文物,态度亲切热情,令佛门众弟子深受感动。然秀当即代表五台山僧众表示:“出家人慈悲为怀。吾等出家不出国,保不住国家,佛教、寺庙何存!抗日救亡,僧众有责!”不久,在当地抗日政府的帮助下,五台山寺庙成立了由青年僧人组成的抗日自卫队,参加了站岗放哨,练兵习武以及打击日伪军的活动。

“为保卫祖国而奋斗到底,誓与华北人民共存亡!”①聂荣臻在五台山挥笔疾书,写下了他发自内心的誓言,也是对全体坚持敌后斗争的将士们的勉励。形势的发展是异常迅猛的。聂荣臻看准了日军正集中力量长驱直入,后方相当空虚,便利用这个有利时机,指挥部队大刀阔斧地开创抗日根据地。

① 1938年1月2日,聂荣臻给毛泽东的报告。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①《聂荣臻画册》,长城出版社1989年10月第1版,第42页。

时隔不久,摆到聂荣臻案头的不再是令人忧心的报告,而是边区各地打开局面的捷报。日军发出惊呼:“五台山岳地带为共产军在山西蠢动之策源地,更为向山西、绥远、京津诸地方实行赤化工作之根源。”②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