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8章 开辟冀中、冀东根据地


聂荣臻到阜平以后,除了筹备成立边区政府外,多次找人了解冀中的情况,为开辟冀中根据地作准备。冀中党组织的基础好,村庄稠密,人口多,物产丰富,文化也比较发达,是发展抗日武装力量和建立根据地的好地方。

早在1937年9月30日,他和林彪就向毛泽东等报告:“平汉、津浦两路之间,(系)地广人多区域??扩红(即发展抗日武装)上,能在该区域内(工作)一礼拜,当胜在山地数礼拜。”

经过了解,中共地下党员、原东北军第五十三军六九一团团长吕正操,遵照中共北方局的指示,率部于1937年10月11日在梅花镇英勇抗击进犯日军后挥师北上,在晋县小樵镇举行抗日誓师大会,改称人民自卫军,积极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打了一些胜仗,部队发展很快。此外,中共中央北方局还派了红军干部孟庆山在保定失守以前到达冀中,在保属省委领导下与侯玉田通过开办游击干部训练班,动员群众参军等,领导组建了一支武装游击队。

同时,还有定县、无极、藁城等地方党也组织成立了第五、第八游击支队等人民武装和救国会等抗日组织,正在积极开展抗日活动。聂荣臻认为,冀中的抗日局面很好,大有可为。11月初,聂荣臻派孙志远携带密码到达冀中,与人民自卫军及保属省委取得联系,要他们努力发动群众,积极开展抗日游击战争。不久,吕正操、孙志远来电,要求上级帮助对部队进行整训,以学习红军的好传统、好作风,使这支来自东北军的部队得到彻底的改造。聂荣臻认为这个想法很好。他在报经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同意后,要吕正操部开赴平汉路西进行整训。{ewc 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207_1.bmp}初冬的阜平,天寒地冻。在聂荣臻的司令部里,身穿军服、戴着人民自卫军臂章的吕正操,心头却洋溢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和兴奋。他后来回忆说:“我跟孙志远到阜平,初次见聂司令员。他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军容严整,正正规规,显得很严肃,但是对同志却很亲切,使人感觉见到的是一位忠厚长者。我们部队旧的习气多,见到红军——当时我们习惯地这样称呼八路军——这么正规,精神为之一振。聂司令员特地安排唐延杰、我和孙志远与他住在一起,同睡在一条炕上。这样我们就朝夕相处,随时交谈。他详细地询问了冀中的情况。我还向他讲了我的经历,在东北军的情况,以及和张学良的关系。我特别提到,自己虽然是北方局在东北军中发展的共产党员,但在旧军队中呆久了,对革命部队的许多东西感到生疏,请聂司令员多多帮助。

他亲切地鼓励我说:‘你带领部队在冀中抗日,很短的时间里就和地方党的同志在冀中开创了一个新的局面,梅花镇阻击日军、挥师北上、小樵镇誓师、打开高阳城等,这第一步就搞得很好嘛!特别是冀中那个地方是平原地区,这个意义就更大了。’”吕正操很快把聂荣臻看作自己的师长,有事就向他请示。每逢夜幕降临,聂荣臻处理完一天繁忙的军务,就和吕正操聊天,讲笑话,交流情况。聂荣臻还把长征时保存下来的一双袜子送给了吕正操。吕正操立即珍藏起来,并表示由衷的感谢。

聂荣臻对吕正操的印象也很好。12月14日,他在给“毛周朱彭任”的报告中说:吕正操率领到路西的部队“约二千三四百人,步枪约一千二百支”,还有轻重机枪60多挺,各种炮16门,骑兵一个连,“在谈话中,我对吕的感觉很好,政治上开明,对党的工作、部队的改造、群众工作等都很注意,该部党员甚多??原即有组织,最近由地方党介绍了一批党员进去,此部队的成份和质量均好”。报告最后建议,在延安受训的河北省籍干部,最好能尽快调回,以帮助吕部开展工作。可以看出,聂荣臻把吕正操部看成是开辟冀中的最重要力量。吕正操本人深有体会地对人说:“对聂司令的道德风尚我一直是很敬佩的,因为从他身上反映出了共产党的领导作风,所以我佩服他,感谢他。”“聂司令对冀中的工作是十分关怀的。只是我找他要干部,他却没有满足我的要求。”事隔50年之后,吕正操回忆说:“我在路西对他说,人民自卫军中不少人有极端自由主义和游击习气,要改造部队没有红军干部不行。我跟他要,第一次给连级干部。我回冀中后还向他要干部,要不到,我和孙志远同志一急之下就打电报抗议。1938年3月,我和鲁贲到军区汇报工作,他把我说了一顿:要干部,就要干部,你抗什么议?缺少干部确实是当时的大问题。后来,聂司令把王平同志派来当冀中军区政治委员,再后来又派孙毅来当冀中军区参谋长。他们为冀中抗战做出了重要贡献,对我的帮助也很大。”

吕正操对聂荣臻最钦佩的事情之一,是“肃清托派”时很讲政策,实事求是,关心和爱护干部。1938年,曾任人民自卫军政治部主任的李晓初,因其兄被定为“托匪”,军区接到上级命令,把李晓初也抓起来,经审问定为托派分子并被错误地枪决(此案直至50年后才平反)。因李晓初事件而受牵连的干部达100多人,聂荣臻处理时很慎重,除了少数几个人留下审查以外,大部分人被送到延安请中央审查。中央否定了这些人是托派分子,使他们重又回到部队工作,从而保护了绝大多数干部。李晓初是吕正操的入党介绍人,吕正操也担心受到牵连。有次他到路西开会,聂荣臻与他谈话,说到李晓初案件时,聂荣臻说,曾问过李晓初,为什么托派分子名单中没有吕正操?李晓初说:吕正操这个人太精明了,没敢暴露给他。接着,聂荣臻态度明朗地说:“李晓初是你的入党介绍人,他是党组织派去的,你是你,他是他,跟你没有关系,不会因为这件事使你受到牵连,党是信任你的。受牵连的都是冀中的干部,我相信他们绝大多数是好人,所以把他们送到延安去审查,以免冤枉好人。”

人民自卫军在阜平整训的时候,有一天,聂荣臻突然盯着吕正操衣袖上的臂章问道:“你们戴这个红五星干什么?”那臂章是长方形的,白底蓝边,上面写着“人民自卫军”五个蓝字,中间是一颗红五星。

吕正操解释:“脱离五十三军的时候,大家觉得戴的臂章应该有别于国民党旧军队,要有倾向于红军的革命标志,使人民群众对我们能有焕然一新的看法,当然要有这么个红五星啦。这颗红五星对六九一团的官兵起了很好的鼓舞作用。”

聂荣臻点点头说:“出发点很好,道理是这样,但是这样做不利于和国民党搞统一战线共同抗日。”他指了指自己军帽上的国民党青天白日帽徽,又说:“为了抗日的大局,连我都得忍痛把戴了多年的红五星摘下来了!”

在吕正操和孙志远的陪同下,聂荣臻接见了参加整训的人民自卫军营以上干部。他说:“同志们,人民自卫军挥戈北上和在冀中的战斗,我已经向党中央和八路军总部作了报告,毛泽东主席知道了,很高兴。同志们以后有机会去延安,一定会见到毛主席!”人民自卫军的干部们大受鼓舞。

聂荣臻对人民自卫军的关怀是多方面的。他不但从政治上关心他们,亲自给干部们讲解中共的统一战线政策和如何进行游击战争的问题,还派军区组织部长王宗槐带着军区慰问团前往整训驻地慰问。

吕正操和孙志远参加了军区政工会议,会议专题讨论了冀中区的工作。

聂荣臻很有气势地用手在地图上划了个大圈,对吕正操和孙志远说:“经八路军总部和党中央批准,你们就在平津路、平汉路、津浦路之间,南边以滏阳河为界,搞冀中根据地吧!”“开展平原游击战争,困难确实更多一些。

过去,由于我们党的根据地大多建在大山之中,主要强调山地游击战争,现在看来,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主要还是在山地,但也可以在平原地区进行,只要有了人民群众的支持,不论是山地还是平原,我们都可以牢牢站住脚。”

“是这样。”吕正操充满信心地说,“冀中平原大得很!日本侵略军兵力不足,根本没法控制这么大的地方,有了群众的支持,我们到处可以走来走去,活动余地是很广阔的”。

“你们的实践是有深远意义的,这是我们党在平原上开创的第一个根据地,你们成功了,对于全国其他平原地区的抗战,将提供很有价值的经验??冀中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是:肃清反动势力,改造杂色武装,有计划地扩大武装力量和根据地,发展群众组织,逐步建立和完善抗日政权,整顿社会秩序,安定人民生活。”

根据聂荣臻提议,经过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民主选举,吕正操和孙志远被推举为人数仅有9人的边区政府委员。聂荣臻对吕正操及冀中的重视,于此可见一斑。

吕正操返回冀中之前,为落实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的决定,聂荣臻与他商谈筹建边区银行的问题。吕正操说:“安国商人为成立汉奸组织‘维持会’而筹集的3万元被我没收了,还没有动用,可以拿它作为筹建边区银行的基金。”聂荣臻听了很高兴,同意吕正操的提议。1938年3月,边区银行成立,原六九一团军需官关学文被任命为边区银行总行经理。

军号响了。在路西整训了一个多月的人民自卫军,建立了具有红军优良传统的政治工作制度,明确了创建冀中平原抗日根据地的指导思想和坚定信心。聂荣臻与百感交集的吕正操握别,用充满期望的目光欢送他走上新的征程。

送走吕正操部不久,聂荣臻亲自到完县、唐县一带靠近平汉路西侧的丘陵地区,观察平汉路东冀中平原的情况。事后他向总部建议:“河北平原村庄极稠极大,树木亦多,敌人固然随处可到,但我亦可随处活动,且村庄树木(多),极易隐蔽??我已有相当根据地之基础,平汉路东西也能有好的配合,当敌人进攻时仍可(相互)支持。”说明平原适合开展游击战,希望多派些党政军领导干部去,以加强那里的工作。客观情况的发展,完全证实了聂荣臻的上述论断。4月,中共中央正式发布了《平原游击战争的指示》,要求在河北、山东平原地区认真开展游击战争。

人民自卫军返回冀中,利用日军兵力少而分散的弱点,迅速收编或歼灭了10多股土匪武装及部分伪军、伪组织,以后又北上到北平、天津、保定之间的三角地区开展工作。与此同时,于1937年12月成立的由盂庆山任司令员的河北游击军很快发展到万余人,并取得了许多胜利。1938年4月,人民自卫军与河北游击军并肩战斗,共同粉碎了日军对冀中地区发动的春季“扫荡”,使冀中越来越成为一块欣欣向荣的抗日根据地。5月,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根据聂荣臻反映的情况,命令人民自卫军与河北游击军合编为八路军第三纵队,成立冀中军区,吕正操任司令员、孟庆山任副司令员,总兵力达6万余人。第三纵队在聂荣臻的领导指挥下,长期坚持了冀中平原的游击战争,并与北岳、冀东、平北等根据地互为依托,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由于冀中根据地特别重要,根据中共北方局指示, 1938年1月,鲁贲到冀中任冀中省委书记;4月,冀中成立区党委,黄敬任书记。在这里,他们全面领导了党政军各项工作,对加强冀中的抗日斗争做出了重要贡献。尤其是黄敬,在贯彻中共的各项方针政策、团结知识分子等方面的贡献更为突出。

接着,聂荣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又将工作重点和注意力集中到了冀东地区。

1938年2月9日,毛泽东发出了“关于建立冀东抗日根据地的指示”。

聂荣臻接到指示后,反复思考,认为冀东地区非常重要,它是日军入侵华北的陆路咽喉,而且沦陷早,在那里建立根据地,斗争定会很激烈。毛泽东要求派有独立应付新环境能力的干部去,而且要带一支精干部队。谁去好呢?

他拿着电报问唐延杰。唐延杰说,毛主席不是要你定吗?不过,我看还是从一分区派人去好,因为独立团发展快,红军骨干比较多,基础也好。聂荣臻以商量的口吻说:你看邓华去怎么样?这个同志我了解,是一军团的老同志,打仗行,政策水平也可以,比较稳当。唐延杰点头赞同。于是,聂荣臻给邓华打电话,要他立即到阜平来。一见面,聂荣臻便说:“根据毛主席的指示,你要带一个团立即去冀东开辟根据地。据河北省委前两天派李楚离同志来介绍,冀东地方党正在积极准备组织冀东群众武装抗日起义,迫切需要主力部队前去撑腰。现在冀西、冀中、平西革命的游击战争发展很快,对冀东人民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冀中,因为紧靠冀东,影响更大。就冀东的群众基础而言,也并不比冀中和冀西差,这个地区早就有我党领导的工人运动,在遵化、玉田一带农村,也有我们党长期工作的基矗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华北以来,冀东地区是最受害的,那里的群众受压迫最深,对亡国的苦难尝够了。

目前地方党的同志在群众中进行了深入的发动工作,基本群众已被我们掌握起来了。因此,在冀东建立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是很有条件的。你们的责任很重,要足够地估计到日本侵略军在冀东搞了那么久,决不会轻易让你们在那里立足。因此,你们到冀东以后,要紧紧地依靠地方党,发动群众,把游击战争开展起来。”

邓华聚精会神地听着。他见聂荣臻以询问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就问道:“开辟根据地,担子不轻,不过请首长相信,我坚决执行,但要注意哪些关键问题呢?”聂荣臻说:“关键是要在那里牢牢地站住脚跟,打出一个好的局面来。不能到了那里,扩充一些部队,抓一把就走。‘抓一把’,是抓不到东西的,也是同我们建立根据地的意图相违背的。至于部队的名称,军区已经研究过了,就叫邓华支队。”唐延杰补充说:“你们可以先北上平西地区,再转向平北,开向冀东,逐步前进,这一带敌人力量较弱,开展工作容易些。”聂荣臻说:“这个部署是经过我们研究的,比较妥当。”

邓华受领任务后,回到一分区立即率领约一个团的部队出发,一路打了一些小的战斗,进展顺利。他3月中旬向聂荣臻报告说:一个月来在五支队和其他游击武装配合下,先后开辟了涞水、房山、良乡、宛平、昌平等地区的工作,消灭了多股地主土匪武装,摧毁了一些伪军、伪组织,占领了不少据点,还建立了3个联合县政府及一批人民自卫队武装。聂荣臻很高兴,认为邓华开脚的第一步是成功的。他立即把邓华的报告转报给八路军总部。

4月下旬,八路军总部命雁北地区的一二○师宋时轮支队开赴平西,与邓华支队会合。宋、邓支队会合后,于4月27日被总部正式命名为八路军第四纵队,宋时轮任司令员,邓华任政治委员。5月20日,聂荣臻电令第四纵队应乘徐州会战,“敌后空虚,尚不能转移力量对付我们时,(速向冀东开进)立稳自己足跟,迅速创造根据地”。6月12日及22日,聂荣臻再次电令第四纵队:“为执行创造新的(冀东抗日)根据地之任务,宋、邓纵队应乘敌空虚迅速开往冀东,首先袭取兴拢以该处为中心,现决定分两路进攻,宋支队进袭密云以东平谷、三河、蓟县,并相机进占各县城,邓支队进逼兴隆成功后,继续向东南地区发展。”“你们现既到达兴隆县,就应在此地开始创造根据地的工作??你们似宜依靠雾灵山向四周发展。”此后,第四纵队连克昌平、延庆、永宁、四海、兴隆等城镇,使冀东人民深受鼓舞。

1938年7月6日,在冀东地方党的领导下,以四纵队为坚强后盾,冀东爆发了有20万群众参加的人民武装抗日大起义,丰润、滦县、迁安、蓟县、遵化、昌黎、乐亭等县群众纷纷揭竿而起,其声势之壮,规模之大,一时震动了全国,风闻于世界。8月,第四纵队与李运昌率领的冀东起义部队于遵化县铁厂镇会师,成立冀察热辽军区,部队扩大到10万多人。聂荣臻对此极为振奋。8月4日,他向中央北方局书记刘少奇建议,第四纵队应在现有地区以“立定足跟为原则,因为在敌人的深后方发展游击战争,没有根据地是困难的。所以必须向蓟(县)、平(谷)、密(云)加紧工作,逐渐向东南发展”。8月13日,毛泽东、王稼祥、刘少奇联名复电:“宋邓纵队主力在现地区平谷、蓟县、密云一带加紧工作,站稳脚跟,再逐渐向东南发展的方针是好的。”①但到9月中旬,传出了日军将大举围攻冀东的消息,冀东的某些领导人对这个形势估计得过于严重,认为平原不好坚持游击战争,起义部队成份又很复杂,因此,匆匆作出了把部队带到平西整训的决定。10月11日,聂荣臻致电四纵队,要他们克服困难,坚持在冀热边地区立足,不宜回平西。中央和北方局也致电阻拦。但四纵队领导人决定,仍率部与起义武装共5万余人以及大批地方干部,于10月中旬向白河以西地区撤退。由于方针不对,组织工作不得力,途中又不断遭敌袭击,起义部队的许多人员不愿远离家乡,自动离队,到白河以西时,只剩下2000余人,四纵队也受不小损失。10月下旬,起义领导人中共冀热边特委书记李运昌、中共党员华北人民武装自卫委员会负责人李楚离、中共京东特委书记胡锡奎研究了面临的严峻形势,决定停止西撤,率部分部队返回冀东。途中又受重大损失,到达迁安地区时只剩下100多人,与四纵队留下的300余人会合。到年底,部队发展到1000余人,坚持了冀东地区的斗争。对于四纵队开辟冀东地区的胜利与反复,1938年11月25日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曾有如下一段评语:“宋邓支队深入冀东,苦战数月,配合并促成地方党所领导的冀东起义,建立了冀东游击区,取得了成绩。但是由于没有尽可能地保持和发展这一胜利,以致退出原地区,军队及群众武装受到相当大的损失。”①聂荣臻认为,这个结论是极为正确的。1939年1月,他在晋察冀边区党委和晋察冀军区联合会议上讲话①《毛泽东年谱》中卷,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第86页。

①《毛泽东年谱》中卷,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第97页。

中指出:“这次挺进冀东给我们的教训是,创造新的根据地不是容易的,是长期性的,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干好的事情,特别是不能有抓一把就走的思想,而要着眼于在激烈的斗争中建立根据地。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在冀东还需要认真执行这个任务,继续完成这个任务。”

1939年2月,根据中央指示,成立了以萧克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冀热察挺进军,重新组织力量进军冀东。坚持冀东斗争的部队在李运昌、李楚离等人领导下,积极发动群众,打击敌人。到1940年,冀东终于成为一个拥有560万人口的冀热辽抗日根据地。它的发展巩固,像刺向日军咽喉地带的一把尖刀,而且为日后收复热河、解放东北准备了突击力量和前进基地。

在开辟冀中、冀东根据地的过程中,聂荣臻还命所部逐步开辟了平西、平北根据地。北岳、冀中、冀东、平西、平北根据地的建成,使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形成了完整的体系。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