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33章 外国人眼中的神秘国土


八路军挺进敌后,以劣势装备,与强大的日军作战,居然取得了像平型关战斗那样的胜利,而且这种胜利的趋势还在继续发展。这引起了许多外国人的浓厚兴趣,想弄清其中的奥秘。40岁出头的美国情报军官、海军陆战队上尉埃文斯·卡尔逊就是其中的一个。

卡尔逊是在美国女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的鼓动下决定前往晋察冀的。

卡尔逊于1937年12月中旬,来到当时位于山西省洪洞县的八路军总部。

他在会见朱德时提出,要求到五台山地区去参观访问。朱德回答说:五台山区已经完全被日本人包围,他们正在沿着五台山区周围的4条铁路线,以两万多兵力分八路围攻聂荣臻所部,去那里很危险。卡尔逊说:“然而,这恰恰是我要求去的原因,因为我想看看八路军是如何作战的。到五台去必须至少两次通过敌人的封锁线,这就增加了看到作战行动的可能性。”朱德理解一个军人想看到作战行动的要求,表示愿意提供协助。后来经毛泽东同意,1937年12月26日,卡尔逊由著名作家、此行作为他的翻译的周立波陪同,跟随一支40多人的护送部队从山西洪洞县出发了。一路上经过安泽、沁县、武乡、和顺、东冶头等地,从娘子关附近越过正太路,进入晋察冀边区。

1938年1月29日傍晚,卡尔逊进入阜平。聂荣臻和军政学校的学员前来迎接。大家都想看看第一个来到的外国人,老乡们也来了不少。卡尔逊说:“打仗以来,还没有外国人进入过这一地区,人民很愿意展示他们的成就。

一批穿黑长袍的商人在我们经过时向我们行礼,脸上洋溢着善意。紧挨着他们的是穿着棉裤和胸前开口的黑色短棉衣的农民。他们怀着不加掩饰的好奇心观看这个有一副红面孔、穿一双粗陋的鞋子的洋鬼子。妇女协会的人举着写有‘欢迎美国朋友’的三角小纸旗。”{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256_1.bmp}当天晚上,聂荣臻请卡尔逊吃饭。卡尔逊说:“当晚在晚餐时,我会见了边区政府的官员,有机会审度这些远在日本人背后维护中国主权的人们。

聂虽然不承认,但他是这一切的首脑和推动力。他长相不那么引人,但眼睛充满了智慧,嘴上的线条显现坚强的决心。他曾在法国学习过三年,像许多法国官员那样把军帽戴得稍歪一点。”

周立波则是这样描写当时的聂荣臻的:

在工作这样开展的愉快的环境之下,聂荣臻同志显得比以前年轻,一点也看不出他有三十九岁的模样??他斯文稳重,但他款侍客人的早餐,却带着军队的简单和粗豪的样式,也有点四川菜肴的口味。他是四川人。这位长征过来的将领,现在成了边区青年信赖的一个对象。他每次演说的前后和中间,群众常常报以热烈的鼓掌。

随着边区的日益扩大与巩固,这位精明能干的南方人,就日益博得北方军民热烈的敬爱,而他也更加谨慎,更加尽力于边区民族统一战线的确立。①在一个朔风呼啸、天寒地冻的夜晚,聂荣臻在他那间挂满作战地图,生着火炉的办公室里,用阜平特产的糖果、梨、枣、花生和他自己特有的微笑,接待这位远道而来的宾客。聂荣臻亲自提着马灯,站在凳上或炕上,指着墙①《周立波文集》(4),上海文艺出版社1984年8月第1版,第76页。

上的五万分之一或十万分之一的地图,用洪亮的声音向卡尔逊讲述晋察冀的敌我态势。图上插着许多红色和白色的三角形小纸旗。从图上可以看出,在每一面小白旗的周围,几乎都被许多小红旗包围着。卡尔逊是位训练有素的军官,当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聂荣臻接着讲述他作战的三重任务:防止敌人占领这一地区,骚扰敌人的交通线;逐步把影响和控制扩大到邻近的还没有建立起抗日政权的地区。聂荣臻继续对卡尔逊说:“敌人在华北的兵力非常空虚,如果我们的武器装备好一点,把敌人赶出河北去并不是难事。”

卡尔逊说:“我正要问你,枪械和弹药怎样补充的呢?”

“很困难。我们正在收集国民党撤走时抛弃的枪支。河北农民大抵有枪,那是抗日战争前为抵御盗匪而自卫用的。最近,因为不堪敌人的压迫,农民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组织游击队,但供不应求。我们这个区域有1000多万人口,兵员补充不成问题,困难的就是枪支弹药。”

“能够从敌人那里缴获来补充吗?”

“缴获了一些,但不十分多。敌人因为不懂中国话,怕做俘虏,不肯缴枪,有时宁可人枪俱毁。现在不同一点了,我们的部队学了几句日语口号,使敌人知道我们不杀俘虏,他们也就不像以前那样顽抗了。”

“最近高阳有个日军分队长投降过来了。”在座的司令部一位参谋补充说。

“是的,最近在高阳有个日军分队长自动投降过来了。问他为什么过来?

他说他觉悟了,打中国人民是错误的。”

“你们相信他的话吗?”

“我们考虑过,如果他是个坏蛋,他到了我们这里是决不能活动的,因为中国人民都痛恨日本侵略军。据这个日本人说,他们那里自战争开始以来已经征兵11次了,华北的日军都很疲倦,而且都想家。”

“日军正在大量组织汉奸部队,用中国人来打中国人。对此,阁下怎么看?”

“华北的汉奸也很恐慌,‘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这个汉奸组织已经成立很久,但能组织起来的正规伪军很少。华北的‘顺民’实在少。最近日军正在搜罗大烟鬼、地痞流氓充当伪军。又在极力收编土匪。由这些人组织起来的军队,你想我们会害怕吗?”

卡尔逊频频点头。他说:“来这里经过贵军第一二九师师部时,我曾分析过,几个世纪以来,日本人还没有遭受过大的失败。这次可是不同了,它正在遭受从来没有的危机。‘卢沟桥事件’爆发时,日军在满洲有30万,在华北是20万,上海只有5万,它是想用阴谋手段,使中国不战而降。但几个月来没有达到目的,只好在满洲、华北增兵至100万,而且正在动员第二个100万。开始时他们用于中国的是战斗力较弱的部队,但当山西的战事久拖不决,而且攻陷南京,中国仍继续抗战时,他们就不得不动员那些留着以防范更强大的敌人的第一级兵了。”

“日军的兵还分为几级?”聂荣臻问。

“是的。据我了解,第一级兵是30岁以下的青年人,第二级是35岁左右的,第三级是35岁至45岁的人。”

“与中国比,日本虽强但人口少,兵力不足是它侵略中国的最大弱点。”

“是这样。请问聂将军,要是日本派10万精兵来攻打你们,你可以支持吗?”

“我们可以保持华北。不但是我这样认为,而且我们的每个战士和游击队员都这样认为,都有很高的信心。因为在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下,我们每天都有小的胜利。事实告诉人们,日军不是不可战胜的。他派10万兵力来进攻我们,我们也有击退他的办法。不但要击退,还要扩大我们的区域。敌人不是几次要想占领紫荆关,以扼住我们向东北方向发展的道路吗!但直到现在,紫荆关仍在我们手里。”聂荣臻接着说:“现在天气太冷,我们衣着单薄的部队难以到察哈尔北部去活动。涞源以北,是恒山山脉的大雪山,气候奇冷,我们在那一边活动的部队,许多人冻坏了脚。等到春天天气转暖,我们在察哈尔的活动会有大的开展。到了青纱帐起的时候,我们要在整个华北燃起激烈的抗日的火焰。”

“什么叫青纱帐?”

“到了夏天,田野里的庄稼长高了,就可以掩护我们军队的行动。这就叫青纱帐。”周立波不待聂荣臻开口,就直接用英语回答了卡尔逊的提问。

聂荣臻点点头。卡尔逊赞许地点头微笑着。

话题又转到了后勤供应和军官补充等问题上。聂荣臻说:“我正在考虑军区要办军工厂,自己解决武器弹药问题。生产一些子弹、手榴弹、地雷、步枪、手枪等,技术上并不太复杂。设备、人才、原材料相信都会慢慢解决的。”“至于军官,我们这里叫干部,来源确实是个大问题,部队在不断发展,最难办的是缺干部,到处来向我要,我向哪里要?这次从延安来了些干部,一路上的困难,你们是经历过的。不过,军区最近刚成立了一所军政学校,干部也自己培养,还可以从优秀士兵中选拔。”说到这里,聂荣臻显得非常兴奋。周立波后来写道:在许多新的设施中,他最得意的,是创建军政学校。

“想不到在这里还会办学校。”他这样地说。他是个很持重的人,说这句话时,却快活得像个孩子一样,跳跃起来。对于军事家,这的确是一种巨大的快事。他学到的一切,他们在十年艰苦斗争中经过的一切,通过这学校,可以传给华北许多爱国的青年与志士,使他们在中华民族解放运动中,得尽最大的心力。“聚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实在是以天下为心的英雄的乐事。

“而那时候”,旁边有人插嘴说,“我们觉得一切都没有把握,聂司令的组织能力真不小,不久,一切都有了头绪”。

接着聂荣臻又向卡尔逊介绍了边区临时政府、各种抗日救国的群众组织、边区法院、边区邮局、军区办的《抗敌报》、“抗敌剧社”,以及还准备成立的“边区银行”、发行边区货币等等设想。说这些的时候,聂荣臻如数家珍。整个晚上的谈话,聂荣臻的精辟分析,极富感染力的自豪感和自信心,卡尔逊听得津津有味,通过周立波的翻译,不时“OK、OK”地边说边笑边翘大拇指卡尔逊后来说,“这些计划如果实现,势必使侵略者头疼。我怀疑这些计划在多大程度上得以实行。6个月之后我再次访问聂时,亲眼看到这些计划并非纸上谈兵。”

夜很深很深了,谈兴正浓的双方都不得不把话题停祝聂荣臻叫警卫员提着马灯送客人回住所休息。

第二天,聂荣臻和宋劭文陪同卡尔逊先到军政学校参观,在校长孙毅陪同下检阅了学员队伍,然后上五台山观光,令卡尔逊大开眼界。他们下山抵达活佛住的镇海寺时,天色已晚。聂荣臻回忆说:“他在活佛住的地方住了一晚,吃了一顿饭,招待很好。哎呀,你别看那地方,好多都是洋式的,用的东西都是从上海搬来的。”卡尔逊则说:“我们对这里的豪华表示公开的惊讶时,聂和宋(劭文)出声地笑了。在我们到达以前,他们小心地向我们保密,我们的反应使他们像两个孩子似地开心。那夜,我们睡在铺着上等席子的炕上,盖着凫绒毛的被子和整洁的被单。外边,微风吹过松树林沙沙作响。这可能是战争吗?”

卡尔逊来到阜平后的第三天,春节到了。他不但会见了聂荣臻,参观了设在寺庙里的军政学校等单位,还过了一个既有中国民间特色又有抗日根据地特点的新年,大有如愿以偿、心满意足之感。他恋恋不舍地告别聂荣臻,告别阜平,西行过五台,穿过同蒲路,寻访贺龙的部队去了。

在晋察冀,卡尔逊了解到日军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的种种罪行,还看到了自卫队员积极主动地配合八路军作战,儿童团员查路条,农民冒着生命危险送鸡毛信,通报敌情等等许多中国人民英勇抗日的故事。最令他感动的是,八路军顽强抗战的精神。他对周立波说:“我到五台来,看到了八路军和游击队员的一个特点。无论他们的衣服怎样褴褛,脸色怎样苍白,他们的枪总擦得很亮。这个证明了他们常常使用枪,而且爱惜枪。”卡尔逊在晋察冀的所见所闻,给他上了很生动的一课,他带着心满意足的心情结束了这次不平凡的历程。

1938年7月,卡尔逊又来了。这回陪同他来的是毛泽东亲自指派的刘白羽、汪洋和戏剧家欧阳山尊等人。“他来了两次。这是个有心人哪。”聂荣臻说,“头一次他是怀疑,所以他回去,第二次又来了,看看我们究竟站得住脚站不住脚。他看到我们搞了这么长时间,没有遇到什么严重情况。我又跟他谈到怎么打仗,战斗经过的情况啊,他感兴趣。他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我也参加过,就守在壕沟里头打枪,你打过来我打过去,一点味道都没有,你们这个好,一方面打,一方面考虑问题、分析情况,这样好,这倒有味道”。

聂荣臻和彭真、宋劭文一起来到卡尔逊的下榻之处看望他并与其谈话。

卡尔逊写道:

傍晚,聂来谈。他,也显出了过去五个月的活动的艰辛。他瘦削的脸更瘦了,眼睛蒙上了忧伤。肩负着人民生存的重任,是会使有感情的人有这种改变的。不过,他甚至比我一月份在阜平见到他时更有信心了,这期间有了许多成就。日本人洗劫并烧毁了阜平,但他们几次要进入五台高原的企图被粉碎了。临时政府的控制力量已经延伸到河北省的中部,一支远征军实际上已到了北平的北边和东边地区,在那儿日本人的统治据认为是强有力的。

在建立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秩序以增进人民的福利,增强他们抵御侵略的力量方面的发展是很杰出的。这个被隔离的区域已经成为新中国的试管??虽然聂不认为是他的功绩,但他的思想、精神和动力是这个政策的核心。

把晋察冀十分贴切地称为“新中国的试管”的卡尔逊还注意到,聂荣臻在阜平就计划筹建的边区银行和一个枪械修理所都已经建起来了。边区银行建立后,在货币斗争中打了个漂亮的胜仗,把各种伪钞统统挤出边区。至于一个枪械修理所制造的手榴弹,卡尔逊说,“是土豆捣碎机型的,似乎在中国军队里是标准的,同德国或捷克斯洛伐克的制品同样有效力”。步枪呢,“又重又笨拙”,但是“有效射程是150米,对山区的游击队来说是足够了”,卡尔逊这样说。

卡尔逊不是共产主义者,但他是位有经验、有正义感的职业军官,他对晋察冀的评价是客观公正的。他从一个侧面证实了聂荣臻开创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成功经验,反映了游击战争只有在得到人民广泛支持的正义战争中才能成功的伟大真理。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