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36章 在百团大战中


1939年的最后一天傍晚,聂鹤亭参谋长匆匆将毛泽东的一份电报交到聂荣臻手里。聂荣臻一看,内容是关于“晋西事变”及八路军部署方面的问题。

其中提到,“目前整个形势,阎以全力进攻晋西南,准备得手之后,转攻晋西北,隔断华北与边区以及华北各个区域的联系。为此目的,中央军正在晋东南发动并准备随时增加晋西南的战争”。“贺、关即出发到晋西北指挥战争,愈快愈好。”“原在(晋察冀)军区周围所有阎之旧势力,均由聂即行(有)计划地扫光。”看完电报,聂荣臻沉思了一会,对聂鹤亭说:这份电报请彭真同志也看一下。看来八路军与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的斗争必然会进一步加剧,我们要做好支援晋东南反顽斗争的准备。至于军区本身,自从今年连续消灭了张荫梧、白志沂、杨澄源、金宪章部以后,境内顽军已完全扫光,如再有来犯者,就按中央指示,坚决把他们消灭。

果然不出中央所料,国民党顽军第三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石友三和第九十七军军长朱怀冰部的反共摩擦活动,不顾八路军方面苦口婆心地一再劝告,日益变本加厉。1939年,朱怀冰率部北上,在冀西地区不断向八路军有关部队进攻,受到打击后仍不听刘伯承的劝告,在武涉公路南、漳河北地区包围压迫八路军小部队。石友三自1939年起,在河北省南部和山东省西南部地区,专门联合日军进攻八路军,摧残抗日民主政权,屠杀共产党员和进步分子。

1940年1月,晋察冀军区遵照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的指示,关于反对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的斗争,主要进行了以下四项工作:一是于1月12日,冀中军区与晋冀豫军区所属的冀南军区配合,一举将盘踞在束鹿、宁晋、赞皇地区,自1938年起就勾结日军、宣传反共、屠杀共产党员,削弱抗日力量的顽军河北别动总队第四纵队司令侯如墉、河北民军乔明礼部3200多人歼灭,剪除了一方之害;二是于1月24日,由一分区第一团、四分区第五团、冀中军区警备旅(共两个团)组成了“南下支队”,准备开赴晋东南;三是冀中军区部队于1月30日组成了南进支队,由程子华率领开赴冀南,参加反击顽军石友三部的挑衅活动;四是在全边区掀起了“反投降、反顽固”的群众运动。

1月底2月初,由陈正湘任司令员、刘道生任政治委员的南下支队已经整装待发。聂鹤亭请示何时行动,聂荣臻当即决定:冀中警备旅可经石家庄以南地区,越平汉路直插晋东南;一团和五团会合后由他自己率领,趁农历年关敌人警备松懈的时机穿越正太路。后来聂荣臻回忆说:因为我自被留在五台以来,还没到总部去过,也有些事情要去汇报。吕正操同志也想到总部看看,我们就趁这个机会,与支援部队一起去了。出发的时候,罗瑞卿同志带着抗大总校要到晋东南去,我们就一起同行。

1940年2月7日,正是旧历大年三十。在夜幕掩护下,聂荣臻率领着几千人的队伍,寂静而又迅速地在微水附近越过正太路。经过几天急行军,经昔阳、和顺、辽县,到达八路军总部所在地武乡县王家峪。见到了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杨尚昆等人,受到了热情接待。老战友们久别重逢,又处在过年的节日气氛中,大家分外高兴。{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294_1.bmp}图25 1940年聂荣臻和邓小平、刘伯承、朱德、罗瑞卿、陈正湘在王家峪朱德对晋察冀军区来的部队很满意,对聂荣臻赞扬说:这些部队服装整洁,步伐整齐,显得很精神。“南下支队”只在总部停留了两三天,立即开赴前线。聂荣臻特地向“南下支队”的指挥员们交待说:“这次是配合兄弟部队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一定要听从指挥,勇敢坚决地完成任务。这一带‘红枪会’很多,他们多数是受国民党顽固派欺骗的。你们一方面要对他们提高警惕,一方面要争取他们。我们当前的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是专门破坏抗战、制造摩擦的国民党反动派朱怀冰。”

聂荣臻没有随“南下支队”到前线。他留下来向八路军总部汇报工作。

2月28日,总部召开了直属队干部会议,聂荣臻在会上介绍了晋察冀根据地的经验。这篇讲话,发表在1940年7月的八路军《军政杂志》上。

会后,聂荣臻到一二九师师部所在地桐峪镇做客,住了几天。

3月5日至8日,一二九师进行了“磁(县)、武(安)、涉(县)战役”,取得了歼灭朱怀冰部3个师1万余人的重大胜利,连朱怀冰的参谋长、司令部人员甚至他的家眷部被八路军俘虏,只有朱怀冰本人带了少数人员侥幸逃脱。

完成了反顽作战任务,“南下支队”回来了,左权一直在前线部署和指挥作战,也满怀着胜利的喜悦从前线回来了。聂荣臻这时才见到他,两位老战友的手紧握在一起,久久地摇个不停。为了庆祝胜利,聂荣臻和彭德怀、刘伯承、杨尚昆、左权等一起,检阅了参加反顽战役的胜利之师,其中包括“南下支队”。

以后聂荣臻又在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师部住了一段时间,详细汇报或介绍了晋察冀军区的情况和问题。

4月下旬,朱德奉命离开总部赴延安后,有一次彭德怀、左权和聂荣臻商谈问题,彭德怀提出,要对正太路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破袭战。聂荣臻表示赞同。彭德怀当即要左权去一二九师征求刘伯承、邓小平的意见。左权回来说,刘、邓也完全同意。正太路破袭战的问题就这样定下来了。这就是著名的“百团大战”的由来。

聂荣臻在1981年回忆说:“在总部,谈了一些间题,要打正太路,百团大战就是那个时候决定的??他们(指彭德怀等)提出来要把正太路搞掉,把两个区打成一片。我说,这当然是好事情,但是,把正太路完全占领,或者都扒除光,那个时候是不可能的。占领既不可能,摧毁呀,或者炸断,按敌人当时的技术,很快就能修起来??我说破坏可以,破袭战在游击战争中是经常搞的。要破坏,我们就分段,把娘子关的一些桥梁炸掉。后头,发展成所谓‘百团大战’。”

5月20日,聂荣臻率“南下支队”离开八路军总部,仍经微水附近穿越正太路,于6月4日回到和家庄。

在离和家庄不远,有个叫娘子神的村庄,村里有个天主教堂,时常传出悠长的钟声。7月中旬,晋察冀军区就在这个天主教堂里召开了一次高干会议,总结工作,确定新的斗争任务。17日、18日,聂荣臻在会上作了“关于军事问题的报告”。他在报告中,讲到了将对正太路进行破袭战,以便打破敌人的“囚笼政策”。参加会议的高级干部们听到这里,个个屏息凝神,知道这预示着一项新的战役性作战任务将要落到与会者的肩上。

果然,7月22日,聂荣臻就接到了八路军总部下达的关于大举破击正太路等交通线的《战役预备命令》。命令提到:“为打击敌之‘囚笼政策’??决定趁目前青纱帐与雨季时节,敌对晋察冀、晋西北及晋东南‘扫荡’较为缓和,正太路沿线较为空虚的有利时机,大举破击正太路。”接到命令后,聂荣臻对聂鹤亭和副参谋长唐延杰说:“总部的命令已经规定得很清楚,你们就据此拟订部署计划,立即下发,要各部做好准备。”聂鹤亭、唐延杰忙了个通宵,把计划制定出来,第二天经聂荣臻同意后,军区就发出了“关于进行正太战役部署的命令”。此后又连续接到总部关于“正太战役中之侦察重点与注意事项”、“正太战役政治工作指示”。8月8日,又接到了“战役行动命令”。总部的命令规定:“聂集团主力约10个团,破坏平定(平定不含)东至石家庄段正太线。破坏重点应在娘子关至平定段。对北宁线、德州以北之津浦线、德石路、沧石路、沧保路,特别是对元氏以北至卢沟桥段之平汉线,应同时分派足够部队宽正面的袭击破袭之。”

接到行动命令之后,军区召开了主攻兵团首长会议。参加会议的除了军区领导人以外,还有一分区的司令员兼政委杨成武、二分区的司令员郭天民、四分区的司令员熊伯涛、政委刘道生等。在这个会上,经大家反复讨论后,聂荣臻宣布军区7月23日的命令作某些修改,破击正太路的具体部署如下:中央纵队是主攻方向,由杨成武指挥第二、第三、第十六团担负微水至娘子关段破击任务;右纵队由郭天民、刘道生指挥第五、第十九团,破击娘子关至乱柳段;左纵队由熊伯涛指挥军区特务团、警备第二团,以及由军区骑兵第一团、行(唐)灵(寿)游击支队、四分区骑兵连组成的独立支队、井(陉)获(鹿)支队,破击微水到上安段。另外还有1个预备队,总兵力10个团多点,符合总部规定。其余部队对平汉、北宁、津浦、沧石、平古等铁路、公路进行破击。聂荣臻接着说,遵照总部的规定,大家一定要注意:一是特别重视侦察工作,立即派出人员,侦察敌情地形,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二是部队开进和一切行动要秘密迅速,请政治部通知各级政府密切配合部队的行动;三是尽可能争取时间,组织部队进行爆破铁路、桥梁、敌人据点等的训练;四是战役发起时间统一于8月20日22时,到时一齐动作,大家一定要切实执行,这点暂时只有到会的人知道,不准下达。其它的后勤保障、战场救护等工作都按原定计划办。

开完主攻兵团首长会议,8月15日聂荣臻就出发去前方了。

聂荣臻从和家庄出发时,换了一匹大白马,它有一个怪名字叫“蛇脑壳”。

“蛇脑壳”是匹很好的走马,骑起来非常稳当,跟坐轿差不多。可一路上,老天爷不作美,没日没夜地下雨,聂荣臻和出征的将士们来了个“官兵一致”:一律淋成了“落汤鸡”。但下雨也有好处,掩护了部队的开进行动。

在正太战役开始的前一天,聂荣臻带着一个精干的指挥班子赶到了前线,作战指挥所设在辛庄附近一个叫大小理岩的地方,后来转移到洪河漕,这两个地方都是小山村,仅有10来户人家,吃水很困难,地下打不出水来,只能在院里挖个大坑,把冬雪夏雨储存起来,盖上木板,作为饮用水。聂荣臻就住在这里,指挥晋察冀部队进行正太路破击战。

到了前线,为了进一步了解敌情,聂荣臻派参谋长聂鹤亭带着侦察科长罗文坊及几位侦察、作战、通信参谋,抵近敌人进行侦察。应该说,军区司令部侦察科平时对正太路、平汉路、同蒲路沿线的敌情都是了解得比较清楚的,但是对这次正太战役的进攻重点之一的井陉煤矿,却了解甚少。聂鹤亭、罗文坊等人全部化装成当地老百姓,接近矿区的外围,然后由罗文坊带上几名侦察员,在矿区地下党的接应下进入矿区侦察,对守矿的日军、伪军和矿警的兵力分布与活动规律等情况,都基本摸清了。与此同时,一分区的杨成武带着三团团长邱蔚及几名侦察员也穿上便衣,在暮色中匍匐前进,一直爬到矿区边上查明了地形,才安全地撤回。左、右两个纵队事前也对敌情进行了仔细侦察。

聂荣臻根据侦察得来的第一手敌情材料,研究后定下了决心。他派聂鹤亭和罗文坊在井陉地区最高的大台顶上按原定部署对各纵队进行具体指挥,因为在大台顶上,东面可监视微水等地,西面能观察阳泉及娘子关的情况,而井陉煤矿就在它的脚下,更是一览无余。

发动攻击的那一天,天又下起了雨,部队冒雨穿过山间小路,在黄昏前秘密运动到敌人鼻子底下。由于行动隐蔽,群众密切地配合部队封锁消息,敌人仍然蒙在鼓里,毫无察觉。

20日晚,正太路全线在22点准时发起攻击。聂荣臻两手叉腰,站在指挥部门外,兴奋地看着眼前的战争场景:一颗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与正太路沿线的弹火相交织,各路突击英豪争先恐后地扑向敌人的车站和据点。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激昂的冲锋号声和爆竹般的机枪声,组成了一曲雄壮的战斗交响乐。

站在聂荣臻身后的几位年轻参谋,激动得不住地说:“太美了!太好看了!”“我们参军以来,还没见过这样红火的战斗场面呢!”聂荣臻高兴地掏出大烟斗,头也不回地向身后的警卫人员说:“洋火。”他是想叫警卫员拿火柴来点烟,谁知作战科18岁的参谋杨火跳出来答了一声:“到!”聂荣臻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唉,我是要点烟的洋火,谁叫你杨火呢!”

各路纵队的战况不断报来,聂荣臻进了屋,一边听汇报,一边下达新的指示。

中央纵队重点进攻井陉煤矿,仗打得相当激烈。一分区三团的3个营分头攻打新矿、老矿和贾庄炮楼。无畏的勇士们高举铡刀奋力劈开已被我内应切断了电源的电网,抱着炸药包旋风般地冲向敌人吐着火舌的大碉堡。激战一夜之后,攻占了新矿,随后贾庄炮楼也拿了下来,全歼了守敌。但是岗头老矿的守敌非常顽强,残暴地施放毒气,致使三营在连克3座碉堡之后,攻击受阻。

右路纵队重点进攻的天险娘子关,是冀、晋两省交界的咽喉。日军依据险峻的山谷,在国民党军队构筑的工事上,加修了4个大堡垒,易守难攻。

在关下的村里还驻守着一部分伪军。战斗开始的当夜,战士们潜入娘子关村,解决了村里的伪军,然后依托村庄,前仆后继,向据险顽抗的日军进行仰攻。

黎明时分,八路军胜利的旗帜终于插上娘子关头,被日本侵略军铁蹄践踏了3年的娘子关地区的同胞,激动得流出了热泪。

左路纵队攻击井陉以东靠近石家庄的两个铁路据点,敌人凭借坚固的工事据守,不易攻下。为避免过大伤亡,最后放弃了攻占计划。

激战的第二夜,聂荣臻通知罗文坊立即从大台顶返回指挥所,对他说:“阳泉那儿的铁桥没有炸掉,你赶快去五团,亲自指挥炸桥。你不但要完成任务,而且要设法将大桥被炸的镜头抢拍下来。”摄影科长沙飞赶紧将一架照相机递给了罗文坊。罗文坊凌晨赶到了五团,立即组织再次炸桥。他带领工兵潜到了离桥三四十米的一个小窑洞里,待到工兵把炸药装好后,他忙喊:“炸!”工兵一通电,一声巨响,大桥被炸成了两段。罗文坊被震得头部碰在洞顶上,起了个大包,他顾不得疼痛,冲出洞口对准被炸毁的桥梁按下了照相机的快门。敌机赶到大桥上空护桥,但桥已炸断,敌机只能低空盘旋,望桥兴叹,徒唤奈何了。罗文坊回来汇报的时候,聂荣臻非常高兴,夸奖说:“不错!任务完成得很好!”

正太线作战20天,晋察冀军区参战部队消灭日伪军900多名,攻克据点17处,破坏铁路60多里,桥梁18座,并且缴获大批枪支弹药,其中有火炮5门。在晋察冀军区和一二九师两支部队联合打击下,正太路全线曾一度瘫痪。

一分区部队从井陉新矿撤走之前,盘踞在岗头老矿的敌人向新矿猛烈炮击,井陉煤矿火车站日方副站长加藤清利夫妇在炮击中先后身亡,遗下两个小女孩,被三团的战士冒着危险抢救了出来。前线部队请示聂荣臻如何处理这两个孩子?聂荣臻回答:立即把他们送到指挥所来。

放下电话,聂荣臻心潮难平。他身经百战,耳闻目睹了多少红军和八路军官兵奋不顾身地从战火中抢救弱女孤儿的事,可这回三团抢救的,却是侵略中国的日本人的遗孤。他知道,日本法西斯分子在这场野蛮的侵略战争中,为了使中国亡国灭种,令人发指地残杀了多少无辜的中国孩子,而现在,他们的孩子却安安静静地躺在八路军战士的怀中,这是何等鲜明的对比!

两个日本孩子是由参战部队的4位干部战士和两位民兵先护送到四分区战地动员委员会,再由战委会派专人用箩筐挑着送到聂荣臻的前线指挥所的。聂荣臻和聂鹤亭吃完晚饭,正在一群背着手枪的参谋和警卫人员的陪伴下,在指挥所门外散步,来人报告:“奉命护送两个日本小孩到指挥部来,交给首长。”聂荣臻亲切地说:“辛苦啦,快放下箩筐休息休息。”

聂荣臻亲切地、慈爱地抚摸着这两个无辜的异国小客人。人们都知道,聂荣臻最喜欢孩子,只要一有空,就要逗逗老百姓家的孩子。这体现了他对人民深深的爱,也许,还寄托着他对自己失散多年的独生女儿聂力无限深情的思念。

两个日本孩子仍然分坐在两个箩筐里。那个大的五六岁,剪着短发,穿着长条纹花衣裳,显得相当清秀。小的女孩还在襁褓之中,脚跟被炸伤,身上穿的也是小花衣。

聂荣臻看到萝筐里各放着几个雪花梨,还放着为孩子赶苍蝇的苍蝇拍子,很感兴趣地问道:“孩子送来之前,在你们那儿是怎样安排饮食的?”

来人回答:“我们四分区政治部的袁心纯副主任规定,按团职干部负重伤的伙食标准特别照顾,供给奶粉、罐头、白糖、水果。我们用西瓜沾白糖,一口一口地喂这个小姑娘。按规定,这是参加过红军的干部负伤后才能享受的最高待遇。有的老百姓不理解,骂我们用好东西喂东洋崽子,袁副主任还特地召开区长和村干部会,讲优待这两个孩子的革命人道主义道理呢。”{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302_1.bmp}“嗯,做得对!”聂荣臻满意地点了点头,逗着两个小女孩。但是,他并不知道,精心照料和护送日本孩子的民兵,其母是瞎子,日本人并不饶她,被抓住后用刺刀活活捅死了。而那位半夜还打着手电为日本孩子查铺,送走孩子前还叮嘱一路上要注意赶苍蝇的袁心纯副主任,后来竞被日军用马刀砍了头!

聂荣臻和聂鹤亭用小刀削雪花梨喂那个小姑娘。小姑娘听不懂中国话,只是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可爱的大眼睛,望望聂荣臻和聂鹤亭,又皱起小眉头看了看聂荣臻手中削好的雪花梨,也不伸手去接。聂荣臻笑了,明白了孩子的意思,赶紧用水冲洗干净,小姑娘这才高兴地接过去吃了起来。聂荣臻又疼爱地抱起那个正在熟睡的小女孩,交待警卫员赶紧抱到村里,设法找正在哺乳期的妇女,给孩子喂奶,还要军区的医生为小女孩治伤。那个大女孩则一直跟在聂荣臻身边,常常用小手拽着聂荣臻的马裤腿,走到哪里跟到哪里。

聂荣臻还和小姑娘在指挥所外的土场上合了个影,这张照片后来成了珍贵的历史见证。人们从他处理这件事情的过程中,充分看到一个无产阶级政治家的宽广胸怀和革命人道主义精神。聂荣臻在他的回忆录中比较详细地写到了这件事:当时,我的想法是,孩子是无罪的,应当很好地安置她们。至于究竟怎样办,我考虑,或是由我把她们养起来,或是把她们送回去。我想,如果养起来,激烈的战事不知何时结束,边区的环境不仅艰苦,而且敌人“扫荡”频繁,部队经常转移,照顾两个小孩子,将有不少困难。再说,两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留在异国他乡,大的五六岁了,已经开始懂事,留下来她很可能会伤感的。她们失去了父母,只剩姐妹二人,不在本国的土地上,将来也会给她们造成痛苦。送回去,爸爸妈妈虽然死了,她们家里总还会有亲戚朋友可以照应吧,想来想去,我决定还是把她们送回去??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对被俘士兵我们绝不伤害,对日本人民我们不仅不伤害,还要尽最大力量给予爱护和照顾。

聂荣臻找了最可靠的老乡,帮忙把两名日本孤儿送往石家庄的日军兵营。他把本应给独生女儿聂力的深沉的父爱,给了这两个战火中的敌国遗孤。

为了防止孩子在半路上饥饿啼哭,他特地准备了各种食品。孩子上路前,他依依不舍地挨个抱起来,摸摸头,以示祝福。那个小的女孩合着睫毛长长的眼睛,甜甜地睡着了。小姑娘似乎明白要与眼前这个个儿高高的、和善亲切的人分离,所以小眉头皱着,神情有些忧郁。聂荣臻拍了拍用两个箩筐挑着孩子的老乡,说:“老乡,请把这两个孩子送到敌人那里去吧。”说完,他郑重地交给那位老乡一封亲笔信,信没有封口,信上写道:日本军官长、士兵诸君:日阀横暴,侵我中华,战争延绵于兹四年矣。中日两国人民死伤残废者不知凡几,辗转流离者又不知凡几。此种惨痛事件,其责任应完全由日阀负之。

此次我军进击正太线,收复东王舍,带来日本弱女二人。其母不幸死于炮火中,其父于矿井着火时受重伤,经我救治无效,不幸殒命。余此伶仃孤苦之幼女,一女仅五六龄,一女尚在襁褓中,彷徨无依,情殊可悯。经我收容抚育后,兹特着人送还,请转交其亲属抚养,幸勿使彼辈无辜孤女沦落异域,葬身沟壑而后已。

中日两国人民本无仇怨,不图日阀专政,逞其凶毒,内则横征暴敛,外则制造战争。致使日本人民起居不安,生活困难,背井离乡,触冒烽火,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独人父母。对于中国和平居民,则更肆行烧杀淫掠,惨无人道,死伤流亡,痛剧创深。此实中日两大民族空前之浩劫,日阀之万恶罪行也。

但中国人民决不以日本士兵及人民为仇敌,所以坚持抗战,誓死抗日者,迫于日阀侵略而自卫耳。而侵略中国亦非日本士兵及人民之志愿,亦不过为日阀胁从耳。为今之计,中日两国之士兵及人民应携起手来,立即反对与消灭此种罪恶战争,打倒日本军阀财阀,以争取两大民族真正的解放自由与幸福。否则中国人民固将更增艰苦,而君辈前途将亦不堪设想矣。

我八路军本国际主义之精神,至仁至义,有始有终,必当为中华民族之生存与人类之永久和平而奋斗到底,必当与野蛮横暴之日阀血战到底。深望君等幡然觉醒,与中国士兵人民齐心合力,共谋解放,则日本幸甚,中国亦幸甚。①专此即颂安好聂荣臻八月二十二日石家庄日军收到这两个小孩之后,回信表示感谢。事隔40年后的1980年,《解放军报》上发表了姚远方写的《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报道,日本《读卖新闻》社奇迹般地找到了当年的日本小姑娘——美穗子,她住在日本国九州的宫崎县都城市,这才知道那个小的女孩在送回石家庄后,死在医院里了。美穗子后来回到了日本,现在已是3个孩子的妈妈。聂荣臻元帅和他的部队当年曾经从战火中救出了她幼小的生命。所以,美穗子1980年秋应聂荣臻邀请来华访问时,眼含热泪,以额触聂荣臻那双温暖的大手,表达她深深的感激之情。美穗子说,一些日本旧军人知道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非常感动和惭愧,更加认识到了侵华战争的罪恶。聂荣臻回答说:“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吧!日本民族是勤劳智慧的民族,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永不兵戎相见。”

正太战役结束后,八路军总部命令各军区部队进入大破袭战的第二阶段,给晋察冀军区的任务是破击涞源、灵丘境内的公路,夺取这两座县城。

聂荣臻与前线指挥所人员制定了涞灵战役的作战方案,之后参战部队即向预定地区转移,聂荣臻也带着指挥所人员撤离了井陉前线,返回和家庄。

参加涞灵战役的主要是一分区和五分区的部队,由杨成武和邓华指挥。

为配合涞灵战役的作战行动,冀中军区组织了任(丘)河(间)大(城)肃(宁)战役,各地区还继续发动一系列对铁路、公路的破袭战。根据报来的敌情,聂荣臻事先已经考虑到了涞灵战役的难度很大,因为当正大路炮火纷飞之时,涞灵地区守敌如惊弓之鸟,加强了戒备,各据点都增加了兵力,加固工事,储备粮弹,严方警戒,大大减少了我军突袭成功的可能性。

夜色降临了,明净的秋月照着和家庄的司令部大院,也照着涞灵地区高高山岭上蜿蜒曲折的古长城。在和家庄与古长城之间的天空中飞翔着无数看不见的无线电波,那是聂荣臻与在烽火台上指挥涞灵战役中第一阶段战斗的杨成武、邓华等进行着频繁的无线电联络。1940年9月22日20时,涞灵战役的第一阶段作战从涞源战斗开始。激战一夜,一团攻占了城关的东、西、南三面。因考虑到攻击涞源及其它外围各据点的兵力过于分散,聂荣臻复电同意杨成武的意见,改变部署,只留一支部队监视城内敌人,先集中兵力扫除周围各据点,而后再攻涞源城。改变部署后,一团和二团各一部奋勇杀入三甲村敌据点,全歼守敌日伪军80余人。三团则与东团堡敌据点的日军士官生组成的井田部队(教导大队)170多人,展开了血战。参战部队在敌人的枪弹和毒气下,伤亡很大,经几度苦战,反复冲杀,终于消灭了敌人。敌井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139页。

田大队长等27名日军军官、士官见大势已去,遂引火自焚。一贯以凶狠、顽固、武士道精神十足著称的东团堡日军士官教导大队被八路军全歼,使华北日本侵略军大为震惊。涞源日军警备司令小柴俊男中佐特作《东团堡警备队长恨歌》,内有“惨复天地炮声震,团堡一战太凄惨”,“一死遗憾不能歼灭八路军,呜呼团堡”等字句,并刻于石碑之上。这是日本侵略军痛剧创深的哀鸣。在涞灵战役的第二阶段里,邓华指挥左翼部队4个团、1个支队又两个营的兵力,向灵丘、浑源、广灵地区出击。南坡头一仗,全歼守敌日军70余人,仗打得十分干脆漂亮。

涞灵战役进行了18天,于10月10日结束,共歼日伪军1100余名,缴获大批枪支弹药,八路军也有较大伤亡。聂荣臻根据敌人动向,判断日军可能趁八路军主力在灵丘、浑源、广灵地区作战之机,乘虚而入,向边区大学“扫荡”,遂令参战部队撤出战斗,立即转移至适当位置休整备战。

“百团大战”历时3个半月,各战区军民共毙伤俘日伪军4.4万余人。

晋察冀参战部队先后达39个团,毙伤日伪军8700余人,俘日军88人、伪军830人。聂荣臻在答《抗敌报》记者问时指出,“百团大战”是一个主动的进攻战役,使日军在华北的主要铁路、公路受到广泛破坏,井陉煤矿被彻底破坏,沉重扫击了日军的“囚笼政策”、“治安肃正”、“以战养战”等阴谋计划。敌华北方面军在其作战记录中也承认:“此次袭击,完全出乎我军意料之外,损失甚大,需要长时期和巨款方能恢复。”

聂荣臻认为:“百团大战”,“战果是巨大的,总的来说是应该肯定的。

但是,胜利之中也有比较大的欠缺和问题??主要是引起了日本侵略军对我们力量的重新估计,使敌人集中力量来搞我们。同时,使得蒋介石增加了对我们的警惕??蒋介石很惊慌。他一直有这样一个心理——害怕我们在敌后扩大力量。在他看来,我们的发展,就是对他的威胁??在战役的第二阶段,讲扩大战果,有时就忘记了在敌后作战的方针,只顾去死啃敌人的坚固据点,我们因此不得不付出了比较大的代价”。①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