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42章 出席首届边区参议会


1941年秋季反“扫荡”胜利后,聂荣臻率军区机关住在平山县的寨北村。

时间长了,日军得到了情报,经常来空袭。这危及聂荣臻和军区机关的安全。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聂荣臻有时住到离寨北村不远的名叫主投沟的幽静隐蔽的小山村里。他的房东崔大爷一家善良热情,与聂荣臻、张瑞华关系很好。每逢处理完军机要事,聂荣臻总要帮房东干干活,打打水,掰掰玉米棒子,抱抱孩子。见乡亲们用牛犁地,他在地里跟来跟去,总也看不厌,看到最后说:“这样耕田太落后,将来我们要搞机械化。”他还向房东家的大儿子崔秀描述革命胜利之后用拖拉机耕田的美景。

可是,日子长了,日军又得到了情报。一天,让房东担惊受怕的事发生了。那是个晌午时分,聂荣臻忙完他的事,又在帮忙打水。当他挑着水走到房东家的门外,正坐在石头上歇息。突然,空中响起刺耳的敌机怪叫声和炸弹投向地面的“嘶嘶”声。说时迟、那时快,人们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炸弹就“咣咣咣”地在村里爆炸了。大家为聂荣臻的安全担心。硝烟一散,就纷纷找他。聂荣臻安然无恙。原来在离房东崔大爷家100米处的小溪旁,有一个口外小里面大的小山洞。洞口只容一人的身子钻入,洞内可容四五个人,聂荣臻刚到主投沟的时候,晚饭后散步时就与警卫排的同志选中了这个天然的防空洞。这次敌机在特务的密报下实施突然袭击,其行动之诡秘,目标之准确,攻击之凶猛,险些使聂荣臻遭受意外。幸好敌机临空投弹时,他的贴身警卫员拉着他,以极快的速度钻入那个天然防空洞,才幸免于难。

一场虚惊过去,主投沟又恢复了平静。敌人以为此次空袭肯定得手了,所以过后再也没有来骚扰,使聂荣臻得以轻松愉快地在寨北和军民们欢庆了1943年的元旦。元旦这天,司令部和政治部开了个新年联欢晚会。由于渡过了1942年最艰难的岁月,向“敌后之敌后挺进”的捷报一个接一个地传来,所以晚会上大家特别高兴,官兵同乐,笑语喧天。聂荣臻还参加了引人入胜的新年游艺活动。他悠闲地将两手交叉在胸前,凑到一堆花花绿绿的小纸条前,兴致勃勃地和大家一起猜谜语。他的目光落在一张写着“张良吹散3000兵——打一人名”的红色纸条上,微皱眉头思索着。可是还没等他猜出来,站在他身后的政治部代主任朱良才已经惊喜地抢先叫道:“是萧(萧)克同志!”不错,谜底正是军区新任副司令员萧(萧)克。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谁知道聂荣臻却连连摆手:“不对,不对!”朱良才愕然:“为什么?”

聂荣臻一本正经,慢悠悠他说:“不是只叫猜人名吗?猜出‘萧克’是对的,加上‘同志’就错了。”话音刚落,人们一阵哄笑。聂荣臻正在兴头上,来了灵感,也出一个谜语:宝剑不出鞘打晋察冀一地名。大伙儿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民兵作战科长张西帆拉长声音叫了起来:“龙——泉——关!”

“哎!对了。到底是从联大出来的,那墨水没有白喝。”聂荣臻满意而又快活地说道。大伙儿乐了,有人当场冲着张西帆开玩笑:“‘墨水瓶儿’!”

游艺场上,一片欢腾。元旦刚过,从平西传来又一曲悲壮的战歌——平西七团在斋堂以西地区抗击千余敌军进犯时,涌现出一个“狼牙山五壮士”式的英雄群体。聂荣臻异常感动,1月5日通令予以表彰。通令说:“上月二十五日平西张坊、斋堂、南窖等地敌千余进犯,内(日军)一路四百余经东西马各庄二十七日向曹八沟(板城东北)前进,我七团已事先占领阵地,待敌距我百余公尺处即以密集火力予以猛袭,后敌整队反扑,遂进入白刃战斗,该团副排长李进山率一个班掩护主力撤退,除伤亡外仅余五人,退至一绝地,弹药已尽,敌兵又至。该副排长遂决定跳崖,未及跳下即中弹阵亡,其余战士4人即遵从副排长号召,由二十余丈高崖跳下,全部壮烈牺牲。在他们身上,体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优秀品质,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我们要继承下去,发扬光大。”对于狼牙山五壮士和曹八沟五壮士,聂荣臻都给予了高度评价。

1943年1月15日,聂荣臻出席了在阜平温塘召开的边区首届参议会。

温塘是城南庄附近的一个自然村,因此处有温泉而得名。为了召开这个会议,经聂荣臻和宋劭文批准,白求恩陵墓的设计者、毕业于东北大学建筑系的军队干部张维进行了精心设计,绘制了大礼堂的图纸,然后,由有关部门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营建。同时落成的还有军区司令部准备迁入的石造房屋,以及25个坚固隐蔽的防空洞。在敌人骑快马仅需两天就能到达的山里,人们为这一历史性的盛会做了充分的准备。

聂荣臻和宋劭文等一起,会前高兴地接见了来自边区各地、各阶层、各党派的288名代表。这些代表中有不少人是冒着生命危险从冀中和冀东等地穿越敌人封锁线赶来的。在大会正式开始之前,聂荣臻邀请与会代表参加了阅兵典礼。为了防止暴露目标遭到空袭,阅兵式在晨光熹微之时,在通往城南庄的杨树林边一片开阔地上举行。盛大的阅兵式,使代表们,特别是来自敌占区和五台山寺庙的代表大开眼界,异常振奋。大礼堂里电灯通明,炭火熊熊,挂有100面献给大会的锦旗更是光彩夺目。聂荣臻为大会的题词,是一副气壮山河的对联,也高悬在会场上:我们屹立在五台山、太行山,恒山、燕山,旌旗指向长白山:我们驰骋在滹沱河、永定河、潮河、滦河,凯歌高奏鸭绿江。

聂荣臻代表中共晋察冀分局和晋察冀军区,向端坐在铺着草席的泥制长凳上的代表们汇报了军事方面的情况。他说:5年来,我军作战1.4万多次,歼日伪军17万多人,内有俘虏投诚的伪军3.9万多人。我军伤亡6万多人。

到1942年底,日军共在边区建碉堡3300多个,筑公路1.3万多公里,挖封锁沟3900多公里,垒封锁墙450公里。他指出,八路军的胜利是在古今中外从未有过的严峻形势下取得的。{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361_1.bmp}会议期间,聂荣臻接到报告:敌千余人已渡过沙河,似有向温塘进袭的迹象。尽管此次参议会召开的时间、地点都是保密的,就连参加会议的代表事先也只通知到某县某地报到,然后被集中领到温塘来,但聂荣臻仍担心消息泄漏出去,引来日军的进攻。为了避免发生突然情况时代表们遭到不必要的损失,聂荣臻与宋劭文商量后,向代表们通报了敌情,希望代表们预先作好思想准备。他表示,即使敌人进攻,久经战火考验的子弟兵也一定能堵住敌人,保证代表们有充裕的时间转移到安全地区。

参议会期间,抗敌剧社和其他文艺团体为代表们演出了4台精采的文艺节目,使代表们大开眼界,聂荣臻也非常高兴。

敌情终于辨明了,沙河的敌军已经移向南面,他们企图在那儿建一道新的封锁线。聂荣臻告诉与会代表,日军仍然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温塘正在召开这样重要的、大型的会议,代表们尽可以安心继续讨论,不必担心。

会议开了7天,选举成仿吾为边区参议会议长,于力为副议长,推选宋劭文为边区政府主任委员、胡仁奎为副主任委员、王斐然为高等法院院长。

聂荣臻仍被选为边区政府委员。大会还通过了边区行政委员会5年来的工作报告,《双十纲领》、《政府组织法》、《参议会组织法》、《租佃债息条例》、《统一累进税则》、《婚姻条例》、《抗战勤务条例》等14项重要的法令和法规。

这次参议会,是晋察冀边区史上民主建政的重要里程碑。它标志着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中国人民无论多么艰难困苦,有能力在敌后生存下来、战胜敌人,并建立起一个真正由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统一战线性质的抗日民主政权。

有幸被邀请列席边区参议会,目睹了这个敌后盛会全过程的外国友人,是班威廉夫妇和林迈可夫妇。他们惊叹,“在晋察冀的群山之中已经造成了一个奇迹??造成了极大的功绩,这个功绩可以说是在近代史中民主政治的建设上一个前所未见的极重大的试验”。

边区参议会结束不久,军区机关由寨北村移驻到了温塘。

温塘这个小山村,座落在胭脂河畔,每到春天,鸟语花香,小桥流水,树影婆姿,令人心旷神怡。当聂荣臻稍闲时,便漫步春野,常常驻足河畔,伫立山头,久久不肯离去。这位“燕赵诗社”的发起人,颇有诗人气质的将军,此时胸中该是诗情万缕、激情涌动吧!陈毅在1948年11月写给他的赠诗,成了他在胭脂河畔战斗生活的真实写照:十车驻马胭脂河,抗日反顽除万恶。

我来共话艰难时,

人民事业壮北岳。

有时鞍马劳顿,聂荣臻便到温塘的泉水中一洗疲劳。温泉源于崇生寺内,年代已久,两个石砌的大池里烟笼雾罩,那热气腾腾的泉水,从吐水口里喷入浴池内,再泻入冰雪消融的河中,轻轻流淌,声如琴瑟,河面上烟雾茫茫,好像披了一层淡淡的轻纱,使人似入仙境一般。能到温泉洗一次澡,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住在城南庄,接受聂荣臻的建议,也到温塘来洗过澡。

“司令员的老伴骑着骡子也来了。”乡亲们兴奋地说着。张瑞华是分局的干部科长,她不住在温塘,住在分局的新驻地易家庄,只是在偶尔来看望聂荣臻时,顺便到温塘洗洗澡。她还是老脾气,没有司令夫人的架子,在易家庄什么都干,乡亲们待她也特别好。在温塘短暂的两个月里,聂荣臻多次到易家庄开会,与那里的乡亲也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有一天,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妇女抱着一个小孩,到温塘来要饭,恰好被去洗澡的聂荣臻发现了,与往常一样,对于劳动人民的苦难总是给以深深的同情,交待刚出院的副官长刘显宜:“设法查明她的来历。只要不是敌探,就帮她在村里找个住处,司令部负责养着。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等割麦子以后再送她们回去。”

刘显宜自然照办。经查,这个妇女确实是出来度春荒的,部队帮她作了适当的生活安顿。

聂荣臻很喜欢温塘。然而,残酷的斗争现实,却使他不得不很快的告别这个泉温水热乡亲心更热的村庄。那是5月1日,正是聂荣臻发出春季反“扫荡”训令的一天,6架敌机从正东方向飞来,炸掉了那座开过边区参议会的大礼堂,幸好当时没有人在里头开会,所以没有伤亡。一周之后的一个清晨,敌机又来轰炸,此次只炸死了一只鸡。不料,9点钟左右,敌机再次出现,猛烈轰炸几个防空洞的入口。聂荣臻和萧克、唐延杰、邓华等人正在开会,赶快钻进防空洞,军帽都被炸弹的冲击波冲掉了。聂荣臻所在的洞顶中了3颗炸弹,两个洞口都被炸中,幸好没被炸塌、堵死。他异常镇定,一声不吭。

在敌机爬高准备再次俯冲的间隙,他平静地对班威廉夫妇等说:“没关系,别害怕,他炸不塌。”

班威廉夫妇亲眼目睹了聂荣臻在这种危险时刻显现出来的镇定自若的风度。他俩后来写道:当日机倾其全力向某一个防空壕的入口猛烈投弹轰炸的时候,军区各支军队的许多主要长官们,都被关闭在这个防空壕里。聂将军本人分开了两条腿,张大了嘴,是在默默地数着爆炸的次数:一、二、三??十??二十??三十??防空壕仍然没有受到严重的损害;这么许多次数的爆炸,既然不能炸毁那个防空壕,那么即使敌机把六架飞机所载的全数炸弹都投向该壕,它也应该受得住;事实上确乎不曾被炸毁,可是也危险得很了。在入口近处及入口内部爆炸的炸弹,一共达七十五枚之多,而它们都是一百磅以上的炸弹。聂将军当夜就把司令部移到另一个村落去。

这次轰炸,是敌人春季“扫荡”的组成部分,日寇妄图一举摧毁八路军指挥机关和消灭八路军领导人。但由于有坚固的防空工事,其阴谋未能得逞。

自4月19日起,日军出动9000人,伪军3000人,对北岳区发动又一次大“扫荡”。其意图是想乘八路军大批主力深入敌后的时机,再来一次突击。可聂荣臻根据情报,洞察了敌人企图,早于4月11日发布训令:敌人的“扫荡”即将来临,在反“扫荡”中控制制高点有最重要的意义,因此各级领导要熟悉地形,尽快构筑必要的工事,并进行演习。19日,日军“扫荡”开始, 21日聂荣臻发布命令:敌这次“扫荡”的重点是第四军分区,二分区为钳制方向,两区要密切配合进行反“扫荡”。5月1日他在训令中又指出:敌人在四分区“扫荡”的特点是由南而北,在汉奸指引下,轻装奔袭我指挥和后方机关,挖掘“坚壁”物资。行动秘密,迂回合击,合击不成,即分成百余人一股分区“清剿”。搜山时由牲口在前面踩地雷,足见地雷对敌人的肉体与精神都是大的打击,要领导军民全面开展地雷战。我军还应正面与纵深全面警戒,完善通信联络。机关力求轻装,并有防袭击的作战预案。部队要不分昼夜,袭扰驻剿之敌,还要加强对群众的教育,以防被敌利用。

根据地军民的地雷战确实厉害。在这次反“扫荡”中,涌现了不少民兵爆炸英雄,李勇是其中突出的典型人物。他率领阜平五丈湾民兵游击小组,巧布地雷阵,炸死日军36人,迫使700多敌人不敢走大道,沿河滩涉水逃跑。

聂荣臻得知此事后非常高兴,随即通令嘉奖了李勇。作家邵子南战时与李勇的爆炸组生活战斗在一起,事后写了《李勇大摆地雷阵》一书,生动而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场景。

5月16日聂荣臻指出:敌在这次“扫荡”中处处显出兵力不足,我军应组织适当兵力,对敌反包围,力争多消灭敌人。5月18日,北岳区春季反“扫荡”结束,一个月中歼敌1700多人。

5月初,军区司令部搬到了一个富有诗意名字的村庄——花山。那是一个只有10几户人家的小山村。温塘被炸后,聂荣臻原想将司令部搬到城南庄去,但听说军区工兵营已经在花山修建了一个很好的防空洞,于是决定搬到那里去。

那时正是春深似海的时节,花山村前面的山溪,流水潺潺,绿得叫人心醉。村后陡峭险峻的山崖上,山花怒放,那争奇斗艳的花儿犹如朵朵彩云,令聂荣臻不禁感叹“花山”这个名字起得何等准确。

在紧靠陡壁的山下柿子林里,离防空洞不远的地方,赶建了3间土坯房,一间作为聂荣臻的办公室兼卧室,紧挨着的两间是司令部的作战室。离聂荣臻的住处三四十步远的地方,修建了5间土坯房,分别住着萧克、唐延杰和作战科的人员。其他科的人员则分居在别处。

到达花山的第二天晚饭后,聂荣臻在村里挨家挨户看望乡亲。他了解到村里有几户人家困难得揭不开锅,可是在每家的地下都埋着一水缸公粮——乡亲们宁肯挨饿,也不愿去动用那些准备上交的公粮。有一家人还因为吃了野菜中毒,全都病倒在炕上。聂荣臻的心被强烈地震撼了。他把司令部管理科的人员找来,让他们给断了粮的乡亲们送去粮食,以救燃眉之急,还叫卫生所的医生张业胜赶快去抢救吃野菜中毒的那户老乡。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