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44章 在延安的日子

路过晋绥区,吕正操和他率领的部队留下了。10月上旬,风尘仆仆的聂荣臻像一个远道归家的游子,以激动而又兴奋的心情,一头扑进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的怀抱里。他用热烈的目光,深情地注视着宝塔山、延河水和河谷两旁黄土山崖上的一排排窑洞。他被安排住在杨家岭的一座窑洞里。

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在枣园接见了在敌后苦斗了6年的聂荣臻。毛泽东一边猛抽他的“老刀牌”香烟,一边风趣地说:“我们大闹五台山的‘鲁智深’回来喽!”闻者皆开怀畅笑。此时,6年前受命率队奔赴抗日前线的各路大军的负责人,又在延安欢聚一堂,大家都格外兴奋。聂荣臻向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初步汇报了晋察冀各方面的工作,听取了中央领导人的有关指示。几天之后,他在重庆《群众》杂志上发表了《论敌后抗战》的文章。文章是以他原来写的《敌后六年之一得》改写的。文内提到:抗战6年,共作战1.74万次,毙伤和俘虏敌伪23.5万人,我方伤亡6.4万人。“一点一滴的胜利都是从一点一滴的流血斗争中得来的。”这一段话,欢乐与艰辛兼而有之。文章在经验部分增加了一条:要有赏罚严明的制度,虚心检讨成功与失败的原因。

12月中旬,聂荣臻接到晋察冀军区汇报,历时3个月的反“扫荡”结束。

“烽火连三月”,敌人“扫荡”的时间果然如聂荣臻所估计的那样,是几年来最长的一次。军区部队虽然歼敌1万余人,并开辟和恢复了村政权1000多个,取得重大胜利。但是,军区直属队在敌人合击的时候,也受到了一些损失。聂荣臻的一个箱子也丢失了。这只箱子,差不多是聂荣臻唯一的家当,从长征开始,他就带在身边。箱子里保存的全是些有意义的纪念品,有在红一军团工作期间保存的整编材料和统计,有报道周文雍和陈铁军被杀害消息的那张剪报,还有他1919年赴法国勤工俭学时的护照。那个护照上有沿途所经国家的签证,以及后来他去比利时、德国、苏联直到回国的签证,聂荣臻是把它作为周游列国的纪念品保存下来的。不论是在白区工作的时候,还是到中央根据地以后,他一直珍藏着,即使长征路上那么艰苦,也没舍得把它丢掉。这次却统统丢失了,聂荣臻一再扼腕叹惜。

但是,他更为遗憾和沉痛的是军区直属队的一些人员在这次反“扫荡”中牺牲了。获悉军区为牺牲的人员召开追悼会,特地发去了唁电。

1944年元旦、春节期间的延安,披着洁白素雅的雪装。1月7日晚,聂荣臻与周恩来、叶剑英、黄华一起,踏雪前去参加送别班威廉和克兰尔夫妇的晚餐会。班威廉夫妇是两三个月前从晋察冀到延安来的,他们准备从延安到重庆,然后回英国去。班威廉夫妇后来对此次与聂荣臻的话别,有一段观察很细致的描述:在这次晚餐席上,周恩来谈笑风生,讲了很多话,他殷勤劝我们喝一种特别的梨酒,他自己也喝了许多。聂荣臻将军则心绪阴沉,貌多思索。我们只觉得他们两位同样在真诚地担心着我们的安全,只是两人的反应不同。

当他们快要离席的时候,周恩来的话越说越多了,但他绝不提到我们南行的事,也不提到重庆为何不打电报来的话。至于聂荣臻将军,则真的忧容满面。他在河北向我们道别时是很快乐的,因为他知道我们会再碰见他,这一次他似乎觉得我们不会再见他了。我们以最热烈的声调喊着:“在北平再见!”也引不起他一丝笑容。他将我们的手紧握在他的双手里,异常激动地说:“再会!

愿上帝保佑你们!”

聂荣臻是个重感情而又性格内向的人,要与如此亲密的外国朋友分别——很可能是永别的感情是凝重的,他担心他们一路上的安危。

聂荣臻到达延安之后就参加了整风,而不是一下子就参加中共“七大”。

1944年1月上旬,他3次向中共中央书记处汇报了晋察冀的工作。据此,由任弼时、王若飞起草经毛泽东修改,发布了《中央对晋察冀分局干部扩大会议的指示》。指出:“六年来,分局同志及晋察冀全体干部党员和在边区的八路军指战员,与人民群众相结合,创造和坚持了晋察冀民主抗日根据地,是执行了中央的路线和所给予的任务,工作是有很大成绩的。”同时指出,在坚持持久抗战,准备与敌人熬时间方面,“还有若干不够的地方,需要我们加以去充实与改进”。“我们在思想上,还要有在最困难局面下和敌人熬时间的准备。这就需要我们避免轻敌速胜观念,要更加依靠群众,与群众打成一片。”①在延安整风中,对6年来晋察冀的工作是肯定的,但是也提出种种批评意见。主要是批评聂荣臻有“轻敌速胜观念”。

聂荣臻1981年回忆说,当时,我强调过这样的意思:战争不会拖得很久了,胜利的曙光就在前头。这个说法,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历史上大规模的战争,一般都超不过4年。一场战争要牵扯到各个方面的条件,不会拖得太久。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到1943年整整6年了。从华北战场看,它已明显地显露出衰败的迹象。它还能再拖几年呢?1943年初,我们宣传过一个口号,叫做:“迅速打败希特勒, 1943年打败日本”。当然,这个口号先是根据中共中央1942年“七·七宣言”的精神提出来的。后来由于欧美迟迟不开辟第二战场,打败希特勒的时间推迟了,中央也改变了这个口号。

但从华北的实际情况看,提出这样的口号,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单单是为了鼓劲,还有一个准备下一步的问题。胜利了怎么办?不能措手不及呀!有的同志批评说这是“轻敌速胜观念”。什么“轻敌速胜观念”,6个多年头的战争,已经是相当持久了,哪里还谈得上“速胜”!

聂荣臻虽然受到非议,但仍然坚持这个观点。1944年8月,当他会见美军观察组的时候,也谈论起是否胜利在望的问题。美军观察组负责人戴维·包瑞德是这样描述聂荣臻的:“他相当客观地描述了他所负责的军队和地区,一点也不讲他自己,但是对国民党过多地使用了宣传性的生硬的语言。他看上去既橡一位普通战士,又像一位彬彬有礼、举止威严的人,具有经常参加社交活动者所具有的严谨作风。”

“包瑞德上校”,聂荣臻望着这位戴着船形帽的胖乎乎的美军校官,从容不迫地说道,“从1941年日军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算起,已经快3年了;如果从卢沟桥事变算起,日军在中国打仗已经有7年了。他们漂洋过海,在异国作战,困难是很多的,从各方面看,已经非常吃力了。在希特勒快要灭亡的今天,难道他们还能单独坚持很久吗?”①“不,将军!”包瑞德不太相信聂荣臻的话,“日军正出动几十万人,争夺从河南到广西的大陆交通线,而且进展相当顺利,特别是在东北还有约① 1944年1月11日,中央书记处的指示。

①《聂荣臻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3月第2版,第557页。

50万精锐的关东军没有使用。日本人还可以打下去,战争还要再拖一段比较长的时间。难道不是这样吗?”

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聂荣臻的看法是正确的,美军观察组的估计错了。不到一年, 1945年5月德国法西斯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

在延安整风期间,聂荣臻参加了高干会议,讨论党的历史问题。在高干会议上,他做了《晋察冀军区六年来的工作简报》的报告,系统地总结了经验教训。而3个月以后,在远离延安的晋察冀,也召开了长达80多天的晋察冀分局高干会议。这个会议全面研究总结了晋察冀过去的各项工作,还是有成绩有收获的。但是会议开着开着,发展到针对聂荣臻进行点名批评,提出了诸如“试行志愿义务兵役制不对”、“演出《跟着聂司令员前进》是搞个人突出”、“晋察冀的军事路线有问题,有轻敌速胜观念”等批评。发扬民主对领导人提意见,无可非议,但后来历史的发展,证明聂荣臻是正确的。

{ewc 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379_1.bmp}1944年晋察冀高于会议上的不正确的做法,自然引起了干部之间的争论。这种争论,也带到了参加延安整风运动的晋察冀干部之间。在杨家岭,聂荣臻把原一分区三团团长纪亭榭找来,边喝茶边谈心。聂荣臻既严肃又温和地对纪亭榭说:“找你来谈,是提醒你在整风中要冷静。你那天在会上骂人是不对的。凡事应该摆事实讲道理嘛!”

绰号“纪大炮”的纪亭谢心直口快地说:“骂人不对,我承认。可是个别人采取攻击你的办法,在那儿活动要参加‘七大’,打个人的小算盘,这对吗?这个会我还得参加,还得辩论,要不没真理!”

聂荣臻端起茶杯,定神望了望漂浮在杯里的茶叶,深沉地说道:“晋察冀的工作,我的工作,并不是没有缺点和问题的,应该允许人家提出批评嘛。

即使有些意见提得不够准确,供我们参考也是很好的。同志之间意见不一致,可以通过讨论来解决,应该讲究方式方法。意见实在统一不了,可以让实践来证明谁是谁非。”

中央及时地发现了晋察冀分局高干会议的问题。毛泽东和刘少奇都作了指示,认为这个会议应该开,但是对某些问题处理过火了,不是那么实事求是,有些事情一时搞不清楚,留待将来再说。

“聂老总胸怀很宽广,度量大。”当时任四分区三十五团政委的傅崇碧后来说:“他从延安回来后,对那些提过他意见的人依然如故,仍然重用。”

后来,错误批判过聂荣臻的人,有的也深刻认识了自己的错误。

尽管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聂荣臻仍然对晋察冀的军民倾注着深深的爱。离开晋察冀愈久,他思念愈切,尤其是他的司令部住过的地方,更是令他魂牵梦绕。他特地从延安到洛河川去住了几天,视察、看望调到那儿进行生产的晋察冀的部队,看看他们打的窑洞,做的肥皂和养的猪。从晋察冀来的人到杨家岭看望他,不管男女老幼,他都非常欢迎和高兴。有的干部带着夫人和抱着怀里的婴儿来看望他,他高兴极了,把孩子抱过去掂一掂,亲一亲。

他还想念着抗敌剧社的队员们。他到延安时,特地把剧社创作的作品带到延安,推荐给延安的文艺团体演出,又把在延安看到的苏联话剧《俄罗斯人》、《前线》的剧本要来,让人带回晋察冀,供抗敌剧社排练。每逢夜深人静,他躺在窑洞里,一颗心总要飞越万水千山,回到那块他曾经战斗过6年、被他称为“第二个故乡”的晋察冀。

由于他一直担任着晋察冀根据地的领导工作,分局、军区和边区政府所处理的重大问题,一般都向他报告。后来,因为他离开的时间较长,所以晋察冀的工作,就靠留在那里的领导人处理了。1944年9月19日,聂荣臻与前来延安的萧克经过研究,并报经中央批准后,发布了成立冀察、冀晋、冀中、冀热辽4个二级军区的命令。

延安最有色彩的夜生活,当推在枣园举行的舞会,聂荣臻与中央领导人及各位高级将领一样,少不了要在枣园的灯光下翩翩起舞。聂荣臻极少喝酒,然而,1944年庆祝十月革命节时,他居然开怀畅饮,喝醉了。这次喝酒,醉的人很多,连毛泽东、周恩来都醉了。这是聂荣臻一生少有的两次醉酒之一,还有一次是进城后在苏联大使馆的宴会上。

1945年5月,中共中央提出了“削弱日伪,发展我军,缩小敌占区,扩大解放区”的指导方针。晋察冀军区坚决贯彻了这一方针,从5月中旬开始,先后在察南、雁北、冀中、热河、辽西等地对日伪军发起了攻势作战。至7月,共歼灭日伪军2万余人,扩大解放区21.1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增至2500万,把敌人进一步压缩到了铁路沿线及其两侧地区及少数重要城镇。胜利的消息不断传来,聂荣臻非常高兴,频致祝贺,使他在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更显活跃。

1945年4月至6月,聂荣臻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并当选为中央委员。5月9日,他在大会上作了《晋察冀党在执行人民战争路线中的经验教训》的发言①,指出:“晋察冀是执行了毛主席的人民战争路线的”,这是“由于主力部队与地方游击队、自卫军的结合,由于我们和人民利益的一致,特别是因为我们与长期处在民族斗争第一线和有悠久民族斗争历史的晋察冀人民融合在一起的结果”。中共“七大”结束不久,党内开了个华北问题座谈会,聂荣臻出席了这个会议。华北会议的议题,是总结华北敌后抗战的经验教训,到后来,发展成对彭德怀的批判,主要是“百团大战”的问题。聂荣臻也受到了批评,并且作了检讨发言。但是,他对批判彭德怀的过火行为是有看法的。{ewc 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382_1.bmp}他认为整风的“重点应该是分清路线是非,至于每个同志在作战指挥或具体工作上有什么错误,有什么问题,那是次要的,同路线问题不能混为一谈,解决的方式也不能一样”。

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聂荣臻经历了会议中和会议前后党内广泛开展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受到了深刻的教育。他认为,尽管整风审干中出现过偏差,尽管华北会议开得过份了些,但通过这一过程,使党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提高了马列主义水平,分清了路线是非,使全党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达到了空前的团结,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也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矗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的喜讯传来,所有的中央领导人和高级将领们,全都狂喜地握手互致祝贺,准备团结起来向日本侵略者发动最后一战。聂荣臻8月10日与萧克、刘澜涛致电晋察冀分局,命令全区部队立即向平津等大城市进军,接受日伪军投降,如遇抵抗,应进攻歼敌。并命令冀热辽抽主力几个团由李运昌率领向辽宁进军,尽早与苏联红军会师。{ewc①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8月15日,日本法西斯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抗日民族解放战争至此获得了最后胜利。延安宝塔山下,延河两岸,一片欢腾。聂荣臻望着载歌载舞庆祝胜利的延安军民,感慨万千,归心似箭。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