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46章 出征绥远

1945年9月11日,聂荣臻回到晋察冀的第三天,接到中央军委关于“各战略区粉碎蒋军进攻的部署”的电报。电报说:“绥远傅作义部夺我归绥、武川、陶林、丰镇、集宁五城后,于六日又夺我兴和,逼近天镇、柴沟堡,有向张家口进攻模样??我必须立即组织察、绥战役,消灭傅作义部,解放绥远,收复归绥??晋察冀军区必须立即集结二万五千以上兵力??协同晋绥军区转向傅顽进攻。”规定整个战役由聂荣臻统一指挥。

聂荣臻当即决定,晋察冀抽调3个纵队出征绥远,与晋绥军区的5个旅,共15个旅5.3万人执行战役任务。傅作义的兵力约4.7万人,连同杂牌部队和大同阎锡山的部队共约9.7万人。在兵力上普察冀与晋绥两军区不占优势。

10月15日,聂荣臻发布了绥远战役命令,随即率部西进。18日、19日各部队展开了进攻:冀察纵队取隆盛庄;冀中纵队取张皋镇、三水岭、官村;冀晋纵队一路向聚乐堡,一路向红砂坝、丰镇。很快攻占上述各点。与此同时,晋绥军区部队占领了凉城、新堂、陶林等地,向卓资山疾进。

在两个军区部队的联合进攻下,傅作义急忙收缩,采劝一第四十六章出征绥远触即退”的战法,迅速向大本营归绥集中。由于傅部撤退迅速,晋察冀与晋绥作战部队未能将敌人的退路切断,聚而歼之。敌人集中重兵于坚城之内,造成攻坚上的巨大困难。

10月22日,在集宁的敌三十五军军部和一○一师成了孤军。傅作义起家的老本钱便是三十五军,这是当年张学良给他的番号。而三十五军的主力又是一○一师。如果把这股力量消灭掉,将是对傅作义的沉重打击。聂荣臻抓住了这个战机,当即决定以冀察、冀中两个纵队聚歼该敌,令冀察纵队立即进占集宁以西的十八台,切断敌人退路;令冀中纵队占领集宁以南的榆树湾、脑包山,从南、西南对集宁发起进攻。23日,冀中纵队占领了榆树湾、脑包山,击溃一○一师的1个团,并以一部兵力前出到集宁以西。敌三十五军军部和一○一师乘夜弃城西逃。24日,晋察冀军区部队占领集宁。25日,晋绥军区独立第一旅曾将集宁逃敌堵截在魁盛庄西北,但因后续部队未及时赶到,敌我兵力过于悬殊,经激战,敌人还是逃跑了。

10月25日,晋绥部队在卓资山打了一个漂亮仗,全歼敌新编第二十六师4000余人。聂荣臻立即发布命令,号召晋察冀军区部队向兄弟部队学习。

20日,聂荣臻的指挥所前移至隆盛庄。26日,他与晋绥野战军司令员贺龙相会。他们一起到了卓资山。两区部队会合了。27日,中央军委在给聂、贺的电报中强调:“此次作战,必须达成歼灭傅顽主力之目的,应将我主力运动到傅顽阵地背后去,由西向东打,方可聚歼。”据此,聂荣臻与贺龙、李井泉一起确定了下一步的作战部署:针对敌人约6个师撤进归绥,决定先肃清外围,合围归绥,再行攻城;另派一部分兵力趋向包头,切断傅部西逃之路,孤立归绥。

10月底,两区部队完成了对归绥的合围。11月中旬,晋绥2个旅、冀察纵队1个旅开始攻打包头。

聂荣臻在陶卜齐设立了指挥所,指挥攻城作战。归绥守敌6个师2.4万多人,粮弹储备充足,决心固守。而聂荣臻所部全属初建,没有大兵团作战和攻坚的经验,又缺乏大炮,屯兵坚城之下,陷于僵持局面。不久,又从西线报来战况:攻击包头受挫,宁夏马鸿逵的一个骑兵师前出到临河,逼近包头。在这种情况下, 11月13日他从陶卜齐绕到归绥城西与贺龙、李井泉会晤,再次商议下一步的决策。

聂荣臻和贺龙感到:我军兵力在归绥、包头虽略占优势,但劳师远征,供应困难,难为久计,且两区再要增兵都有很大困难,严冬即至,带来了更多不便,能拿下包头再回师归绥当然最好,否则不宜久滞坚城之下。他们决定由贺龙、李井泉率晋绥部队西进增援包头,晋察冀部队继续围困归绥。以上部署向中央军委作了报告。中央军委11月16日回电,令聂荣臻率晋察冀部队与晋绥部队一同西进,在归绥只留少数部队控制要点,作弹性围困。如果包头不能迅速攻占,晋绥部队西进消灭马鸿逵援兵,夺取五原、临河、陕坝;晋察冀部队主力控制包头至归绥中间地区,隔断归绥、包头敌人的联系,相机攻取包头,引敌出来,求得野战;晋绥部队完成任务后,留一部分部队控制五原、临河、陕坝,主力回师东进,与晋察冀部队再攻归绥。

这是一个倾全力取包头而置归绥于不顾的方案。聂荣臻对这一方案的能否成功颇为担心,于11月17日实事求是地向中央军委提出如下建议:第一,如果晋察冀部队主力西进,围城部队即转为劣势,而敌人必然乘机反击。“因傅顽以主力固守绥城,并非单纯防守,而系取积极防御,连续主动的出击,企图寻求机会对我各个击破??如我围城部队转为劣势,敌必集中力量向我反击,则全部战局有恶化的危险。”第二,如以全部主力西进,去夺取五原、临河、陕坝,这样,就分为归绥、包头、河套三个战场,相距八百余里,势必兵力分散,三处力量皆弱,难以相互策应。

第三,绥远地区并非根据地,没有巩固的后方补给线,粮食、弹药无法迅速前运,伤员后送也是个大问题。

因此,他主张打几仗再看情况,必要时结束绥远战役。中央军委11月22日复电,仍主张聂部主力西进,集中力量攻取包头。但又指出,“我们对于前方情况不了解”,希聂、贺根据前方实际情况处置。此后,直到12月上旬,晋察冀、晋绥部队在归绥、包头都曾采取围城打援的办法,击退了归绥出击的骑兵第四师;包头方向击退了马鸿逵部骑兵第十师的增援,但歼敌不多。此时严冬已至,部队困难日多。于是,经中央军委同意后,聂荣臻于12月13日下达了结束绥远战役的命令。

绥远战役历时近两个月,收复了绥远的广大地区,消灭了傅作义部队1.2万余人,但没有达到消灭傅作义部主力,解放绥远,收复归绥的预期目的。

12月11日,聂荣臻在向中央军委的报告中说:“未完成绥远战役任务是应当很好检讨总结,以作今后的经验教训。”同时他又客观地提到,此次晋察冀参加绥远战役的只有5个老团,有的部队70%以上是1945年的新兵,未经任何训练。“在技术兵种方面,原炮兵营去延安未返,工兵营所余不及50人。今后部队在思想上、政治上、战术上进行整训,力求提高,是迫不及待的。”

以今天的眼光看,绥远战役是从民族战争到阶级战争、从游击战到运动战转变期间的一个战役。晋察冀部队仓促编为野战军,长途远征,各方面尚不适应。从指挥上说,未在野战中歼敌主力,致使敌撤入城垣固守,由于部队重武器缺乏,当时确实不具备攻城条件。聂荣臻断然停止西进,免得部队陷于被动。多年来他为自己总结出一条经验:没有把握的仗,你不要勉强去打;抓鸡不成,不要把米也蚀掉了。

绥远战役结束,聂荣臻回到了张家口。1946年1月,与他阔别了14年的女儿聂力来到了张家口,这给他带来了天伦之乐。1938年,周恩来曾委托上海地下党找过聂力,终于找到了,但孩子怕被骗卖,说:“爸爸妈妈找我,叫他们自己来接。别人不行。别人接我,我不跟他去。”结果没有成行。抗战胜利以后国共两党进行和平谈判时,周恩来又委托上海中共组织寻找聂力。

一天,北平军调处通知聂荣臻,他的女儿找到了,已经到了北平。聂荣臻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张瑞华。张瑞华是在前不久,步行一个多月,才从延安到达张家口的。他们为全家即将团圆而高兴。

这时,在北平的聂力也陶醉在幸福里。长期的离别,她已经想象不出父亲是什么样子,即使母亲,印象也十分模糊了。领导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的叶剑英拿给聂力一张照片,对她说:“这就是你爸爸,你拿着这个,到张家口去,看谁像他,你就叫他爸爸。”

不久,赵尔陆带着聂力来到张家口。她把照片拿出来给父母看,聂荣臻和她开玩笑说:“你对对,像不像啊?”聂力只会说上海话,听不懂聂荣臻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聂荣臻也不懂她的话。好在张瑞华在上海呆得久,权当父女之间的翻译。当聂荣臻问起聂力这些年的情形时,女儿说,抚养她的是位工人。她只读过几年小学,后来便做工了。与女儿团聚,聂荣臻很高兴,常忙里偷闲,亲自教女儿学文化。聂力后来上了晋察冀的子弟学校,进城后上了“八一”中学, 50年代到苏联留学,毕业回国后一直从事国防科研工作。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