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0章 清风店歼灭战

聂荣臻返回冀西,到上碑镇再次见到了刘少奇。当时,刘少奇在上碑镇养玻他们交谈了关于土改工作的意见。这个谈话是应聂荣臻的要求安排的。

在这次谈话以后,晋察冀地区土改工作中纠正了一些“左”的做法。

还是中央工委初到晋察冀时,有人对晋察冀的土改工作进行了批评,认为手软,对地主打击不力,后来在土改会议上又批评聂荣臻右倾。从此以后,就搞所谓“村村点火,户户冒烟”,肉体上消灭地主,经济上消灭富农,到处“搬石头”、挖浮财等等。这种“左”的倾向虽然时间不长,但在晋察冀却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聂荣臻就这个问题,向刘少奇谈了自己的意见。

聂荣臻一向注意防止土改工作中“左”的倾向。日本投降后不久,在张家口搞土改,由晋察冀中央局秘书长姚依林分管这项工作。那时聂荣臻就在一次会议上说过:这个问题我们从反面有很多教训,吃了亏的,是“左”的问题。聂荣臻所说的“左”的问题,是指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王明路线时期,在苏区一度发生的土地政策“左”的倾向。聂荣臻主张在根据地平分土地,然后经过复查,根据情况“抽肥补瘦,抽多补少”,使广大贫下中农得到实惠,以调动他们支援革命战争的积极性。他说,解放战争时期搞土地改革,目的是消灭地主阶级,消灭它什么?消灭它的剥削,不是消灭肉体。平分土地,地主、富农都一样,该分多少就分多少。使他们都变成劳动者,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把地主、富农都赶到国民党那边去呢?肉体上消灭地主,经济上消灭富农,这是绝对错误的。

聂荣臻对刘少奇说:最近有人在晋察冀土改工作中宣传过“左”的口号,所谓“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一个消灭地主,一个挖浮财。这样做的地方死了不少人,等于是把地主、富农往敌人那里推。我们的区域总要同外边往来。强调挖浮财,就会侵犯工商业者的利益。在战争时期,像药品等许多商品还要靠商人从敌占区搞来。

刘少奇表示完全同意聂荣臻的意见。这次谈话后,晋察冀某些地区土改工作中一些过“左”的做法,基本上得到了纠正。1947年10月17日,聂荣臻正在阜平史家寨出席边区土地会议,忽然接到二局从安国发来一份敌情通报,称:石家庄敌第三军军长罗历戎16日率该军主力赴保北战场,企图南北夹击保北晋察冀野战军。

在这以前,晋察冀野战军二纵队猛攻徐水,诱敌增援,第三、第四纵队在徐水以北地区,准备在运动中歼灭第九十四军或十六军。可是,敌人一下子在徐水东北地区集中了5个师,猬集一团,以两个纵队对5个师,形成对峙。

为打破僵局,晋察冀野战军主力西移,打算到易县、满城地区,诱敌西进,待敌分散时歼其一部。但能不能达到目的,还很难预料。聂荣臻事后说:“谁知正在这个节骨眼上,蒋介石飞到北平帮了我们的忙。”蒋介石以为晋察冀部队陷入被动,脱不了身,就叫孙连仲命令石家庄第三军军长罗历戎率主力北上,从南北两面夹击晋察冀野战军。

当年的二局局长彭富九说:我们有一天截获了孙连仲给罗历戎的电报,要罗北上,带一个半师,一个师留在石家庄。收到电报时,敌人已经过了滹沱河,我把敌人的原电文报给聂司令,并转给野战军司令部。

聂荣臻收到电报,及时转发给野战军司令部,叫野司领导人立即相机处置。①当时罗瑞卿在史家寨开土地会议,杨得志、杨成武、耿飚、潘自力在前线。

杨成武回忆说:“10月17日,吃过晚饭,我们离开了野司驻地容城东马村,指向平汉路,照直向西。河北大平原的晚秋黄昏,阵雨初雾,清风送爽。刚刚收起青纱帐的庄稼地里,洒满金色的余晖。空气里含着浓重的秋露,湿润着战士们的征衣。战士们一队队、一行行,迈着齐刷刷的步伐,向西向西。路面软软的,走起来似有弹性。再没有比这个时候行军更使人感到舒适了。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出10几里。忽然,一阵急骤的马蹄声,转眼之间一匹快马跑到我们跟前,原来是骑兵通信员。他递给我们一份电报,聂荣臻司令员刚刚拍来的敌情通报。电报说,石家庄的第三军军长率领第三军军部、第七师和第十六军六十六团在16日已经渡过滹沱河北犯, 17日可进到新乐地区,估计18日可抵定县, 19日可达方顺桥。保定之敌刘化南部准备向南接应罗历戎。”②接到电报,杨得志、杨成武、耿飚立即下马,在路边摊开作战地图,用石头压住四角,仔细研究情况。他们当机立断:以野战军主力南下歼灭罗历戎。主力不再向西,而是向南,用遭遇战的形式把敌人歼灭。以一部分部队在徐水以北阻敌南下,配合主力在保南的行动。

聂荣臻收到了野战军司令部发来南下歼敌的电报,立即回电:“南下打敌如时间仓促,可先派一个团急进至望都以南阻击,主力亦须急进,勿失良机。已令冀晋、冀中用一切努力滞阻该敌。”①野司来的电报上还写着,用7个旅兵力南下歼灭第三军,留4个旅在北线阻击。对在北面留下4个旅,有的人觉得多了,以为留1个旅就行,但聂荣臻说:“一个旅不行。这是平原地区,不是个山口子,到处都要用兵,到了紧迫的时候,敌人也可能来个反包围。为了歼灭由石家庄北进的敌人,必须坚决把企图由保北南下的敌人堵住,才能保证消灭第三军的主力。野司的部署是适宜的,就不要变动他们的决心了。”

他同意了野战军的作战部署,立即发布命令,命独立第八旅和冀中、冀晋军区的部队,以及该地区的民兵,死死拖住北进的第三军,既迟滞其前进,又要阻止其后退,防止他们缩回石家庄,为聚歼这股敌人创造有利条件。他又要正在参加土地会议的冀晋军区政委王平,立即赶赴前线,全力组织地方部队迟滞第三军北上的行动,因为这是为野战军赢得时间,取得战役胜利的关键措施之一。王平飞马赶往前线。第一匹马跑了50多公里累死了,又换了一匹马才赶到野战军司令部。地方军的阻击很有成效,从新乐到定县约25公里的路程,罗历戎用了一昼夜多的时间才到达。

各部队接到命令后迅速向南疾进。第三军已经离清风店约45公里,而野战军还在徐水地区,相距120多公里,必须用比敌人快近两倍的速度强行军,在一昼夜内到达清风店地区。部队昼夜兼程,连吃饭都是边走边吃。次日一早,部队进入高阳以南的老解放区时,群众已把早餐摆在街头,把饭送到战士的手上。冀中人民为这次战役动员了9.8万民兵和民工, 3400多辆大车,1万副担架,这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聚集起来的,充分显示了晋察冀老解放区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265页。

②杨成武:《战华北》,人民出版社1986年10月第1版,第71、72页。

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266页。

人民群众的觉悟和人民战争的威力。各部队终于提前到达目的地, 19日中午在清风店地区把第三军挡住了。首先接敌的二纵队四旅等部队立即向敌人开火,把敌人抓住,后续部队源源而至。罗历戎仓促令部队转入防御。19日晚上,晋察冀野战军已经把敌人包围在清风店一带20多个村子里。

20日拂晓,野战军各部向各敌占据点发起进攻。一经接触,罗历戎就把部队收缩到南合营、高家佐、东西同房等几个村子里,构筑工事,固守待援。

20日的进攻进展不大。因为敌人以西南合村为核心,形成了梅花形防御体系。20日晚上,野战军领导人研究决定,将敌分割,各个歼灭。21日凌晨,第十旅集中35门大炮,对南合营猛烈轰击,将敌人前沿工事全部摧毁,然后在炮火掩护下向敌人冲锋, 40分钟解决战斗。其余各部也采用这个办法,逐个攻占敌人据点。第四旅和第六旅21日晨开始进攻罗历戎军部所在地西南合村。敌人守得很顽强,到当天晚上19时才突破其前沿阵地,并将西南合村团团包围。21日白天,敌机不断前来助战,被击落、击伤各一架,飞行员被俘6人。22日凌晨,野战军发起总攻,一举突破敌人各阵地,冲进敌第三军军部。

罗历戎曾发出了“SOS”的信号,这是国际通用的求救信号。彭富九收听到了这个信号,立即带上警卫员到了唐河南岸的野司指挥部。在一家老百姓的炕上,他找到了杨得志,杨得志正在裁旧报纸糊信封。眼看战斗快结束了,杨得志显得很平静地说:“老彭,你来了!好,这次你们情报保障得好。”

“我要到罗历戎住的村子里搜集密码。”

“还有零星敌人。”

“要去早点去,去晚了会烧掉。”

“那好,派个排跟你去。”

彭富九去了,确有打冷枪的,他从俘虏队伍里查出译电员。开头译电员说把密码烧了,彭富九吓唬他:“你说烧,我就枪毙你。”译电员这才从屋子顶棚上把密电码拿出来。

彭富九又回到野司。杨得志送他一支手枪、一支卡宾枪,一件敌人的军大衣。

战至22日中午11时左右,把敌人全部消灭,活捉了第三军军长罗历戎、副军长杨光钰、第七师师长李用章等。清风店一仗,罗历戎的第三军主力1.3万余人,全部被歼,无一漏网。清风店战役取得重大胜利后,中共中央致电祝贺。朱德当即赋《贺晋察冀军区歼蒋第三军》诗一首:南合村中晓日斜,频呼救命望京华。

为援保定三军灭,
错渡滹沱九月槎。
卸甲咸云归故里,
离营从此不闻笳。
请看塞上深秋月,
朗照边区胜利花。①

聂荣臻也于当天赶到前线指挥部向部队表示了祝贺。

刚刚被俘的罗历戎,自称是聂荣臻的学生,要求见见老师。聂荣臻在黄埔军校时兼任政治教官,经常为学员上课。

聂荣臻在北祝村前线指挥部接见了罗历戎。在座的有军区和野司的一些领导人。罗历戎由杨成武引进屋,聂荣臻和罗历戎握过手,请他坐在对面。

罗历戎表示很惭愧,后悔不该走上反人民反革命的道路。聂荣臻鼓励他努力学习,改造自己,悔过自新。随后问了他一些关于石家庄的情况,罗作了回答,与野战军情报部门掌握的情况差不多。罗历戎后来确实真诚悔过,弃旧图新,新中国建立后当了全国政协委员。

清风店战役,连同北线共歼敌1.8万余人。这个战役,对扭转华北战局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并有力地配合了东北解放军的秋季攻势。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