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1章 攻克石家庄

敌第三军主力在清风店被歼灭后,为解放石家庄铺平了道路。

1947年10月22日,聂荣臻与萧克、罗瑞卿等人在史家寨边区土地会议上得知敌第三军主力被歼,聂荣臻提出,现在石家庄敌人已经孤立,四周几乎全是解放区,可以乘胜解放石家庄。大家都表示同意。于是,聂、萧、刘(澜涛)、罗联名向中央军委、中央工作委员会发报请示。电报说:“敌第三军军部直属队,率第七师全部及第二十二师之第六十六团(共四个团及一个军部和一个师部)在定县、望都之间被我包围,经两昼夜激战,已于今晨被我全部歼灭(内第三军军长罗历戎已被活捉)。现石门仅有三个正规团及一部杂牌军,我拟乘胜夺取石门(即石家庄)。军委是否批准此方针,请即复。不管怎样,提议太行准许以有力部队抓住元氏敌人,以减弱石门防御力量。我们拟乘大会空隙到前线一行,并与野战军首长商讨下一步行动计划。”

①到清风店后,他们又与杨得志、杨成武、耿飚等人谈了乘胜夺取石家庄的意见,野战军领导人也都表示同意。

刘少奇和朱德接到报告后,同意乘胜攻打石家庄,认为:石家庄没有城墙,守军只有3个团,周围有20公里长的战线,第三军正、副军长被俘,内部动摇,情况也容易了解,乘胜进攻,有可能打开,即使打不开,如能诱使第十六军等部南援,在石家庄、保定之间将其消灭,也是十分有利的。于是,他们致电中央军委,报告了此事。朱德还表示拟即去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同时将中央工委的意见转告了聂荣臻等。23日中午,由毛泽东拟稿的中央军委回电说:“清风店大歼灭战胜利,对于你区战斗作风之进一步转变有巨大意义。目前如北面敌南下,则歼灭其一部,北面敌停顿,则我军应于现地休息十天左右,整顿队势,恢复疲劳,侦察石门,完成打石门之一切准备。然后,不但集中主力九个旅,而且要集中几个地方旅,以攻石门打援兵姿态实行打石门。”①石家庄虽然已经孤立,也没有城墙,但仍然是个硬钉子。守敌约有2.4万人,设防极其坚固。国民党军队为保住这个战略重点,自1945年8月底抢占石家庄以后,便在日本侵略军已修工事的基础上,不断加修加固防御工事。

据悉,石家庄设有三道防线:市外围有30公里长的外市沟,市区周围有15公里长的内市沟,市区内有核心工事。内外市沟深和宽都在8至7米之间。

市内外各个村庄和重要街巷都有铁丝网和钢筋水泥工事,大小碉堡共6000多个,碉堡之间有交通壕和地道相互联通。环市还修有20多公里长的铁路,铁甲列车昼夜巡逻。另外还有大量的鹿砦、电网和布雷区。国民党曾经吹嘘:“凭石家庄的工事,国军可坐守三年。”“没有飞机大炮,共军休想拿下石家庄。”

石家庄设防坚固的情况,从清风店战役缴获的《石家庄半永久防御工事,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系要图》上,从俘虏的口供中,石家庄地下党送出的情报中,以及临战前的侦察中,都得到了证实。

聂荣臻认为石家庄虽然设防坚固,但仍有取胜的把握。他说:“我们也知道石家庄是设防城市,可是设防再坚固,也要兵来守,兵不多是不行的,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267页。

①《毛泽东年谱》下卷,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第247页。

再说即使打不下来,也没有什么危险,四周都是解放区。何况不论从兵力上、士气上看,打下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决心打石家庄是对的,”①“石家庄敌人设防的坚固,引起了我们的重视。我们要求前线野战军领导同志认真研究对策,避免形成久攻不克的局面。②朱德、聂荣臻指示杨得志10月25日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具体研究攻打石家庄的战斗方案。朱德于10月31日出席了会议。在会上,朱德与野战军领导人杨得志等研究确定了攻打石家庄的部署:鉴于石家庄地处平原,解放军没有坦克、飞机掩护,很难靠近,确定以阵地战的进攻战术为主,用地道作业接近堡垒,用炸药爆破,加以炮击,各个摧毁,逐步推进。朱德并提出以“勇敢加技术”攻打石家庄的口号。朱德的号召,传达到全体指战员,成了强有力的动员令,对指导解放石家庄,起了重大作用。11月1日,聂荣臻发布了“配合石家庄战役给各军区的指示”。指示要求各军区:“我野战军决于六日开始发动攻石门战役,如保北敌南援,则先歼援敌,不南援,则力争攻下石门。”为贯彻毛泽东不但集中主力9个旅,而且要集中几个地方旅实行攻打石家庄的要求,聂荣臻在“指示”中,命冀中军区副司令员周彪统一指挥冀中独立第七、第八旅、第十一军分区及太行部队的作战行动。

命冀晋军区司令员唐延杰率独立第一、第二旅,到石家庄前线后直接归野战军司令部统一指挥。命冀中其他地方部队在大清河南北阻击敌人,并破坏平汉路。命察哈尔地方部队威胁北平,在保定北、涿县南不断破击平汉路。命保定南各县民兵于战役开始后随时阻滞敌人南下。11月5日,聂荣臻与野战军司令员杨得志通了电话,指示打石家庄要力求速决,但指挥上不要太急,入城后部队要坚决执行党的城市政策。又说,要反复向部队讲清楚,战斗会是相当艰苦的。还嘱咐杨得志和罗瑞卿、杨成武、耿飚、潘自力等指挥员注意自己的安全,说:“你们习惯于靠前指挥,这我不反对,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①在完成了一系列准备工作后, 11月6日,石家庄战役开始。

前线指挥部决定:首先打下石家庄北面的大郭村飞机场和制高点云盘山,然后炮击发电厂,切断市内电源,断绝敌人的空中支援,以震慑敌人。

冀晋军区部队负责攻占飞机场,第四纵队第十旅在政委傅崇碧率领下攻占云盘山,接着炮击发电厂。两天内按预定计划取得胜利,为解放石家庄奠定了基矗四面围攻的部队都用土工作业的办法,利用夜幕,掘壕前进。敌人在地面上看不到解放军的行动,等到发现时,解放军已迫近敌人的跟前。这种方法,解决了大平原上接近敌人和隐蔽兵力的难题。8日黄昏,解放军对外市沟发起攻击,激战一夜,三纵队、四纵队、冀中军区、冀晋军区的部队奋不顾身,以压倒敌人的英雄气概,突破外市沟,准备向内市沟推进。

聂荣臻得知消息,知道已经胜利在望。于是,8日晋察冀中央局发布了《必须尽力保护石家庄不受破坏的指示》。指示指出:“石家庄攻下后,即属人民所有,必须尽力保护其不受破坏。”为此决定,各部动员石家庄附近几县群众,在石家庄市秩序建立之前不要进城。进入市区参战的民工担架,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271页。

②《聂荣臻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3月第2版,第665页。

①杨得志:《横戈马上》,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84年12月第1版,第351页。

应很好组织,教育他们不要有破坏行为,大家保护自己的城市。军队也进行同样的教育。违犯纪律者,不论军民一律处分。战斗未解决前,按作战分界线划分,由进攻部队最高军政首长为军管负责人,在辖区有权禁止及处分一切有破坏行为的个人和单位,如有破坏而没有制止的,惟该区的负责人是问。

石家庄解放后,将尽快派党政负责人入城。所有物资接收、反革命分子处理及群众工作等,都由他们负责。部队及其他机关不得越权。与此同时,朱德也电话告知野战军领导人:入城后部队要严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规定两条纪律,一是民兵不入城,二是野战军不住城。由于这样三令五申,部队进入石家庄后纪律很好,证明解放军不但能打下大城市,而且能管好大城市。

突破内市沟以后,在市区巷战中,实行破墙穿院的战术,避免了在市街上作直线运动,很快逼近了敌人的核心工事。战士打得十分英勇,小股猛烈穿插,往往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使之猝不及防。甚至发生了敌人的最高指挥官第三军三十二师师长刘英正在他的指挥所调整部署时,突然被俘虏的戏剧性故事。市区战斗十分顺利,至12日攻克石家庄,全歼守敌2.4万解放石家庄,受到中共中央的祝贺。朱德致电聂荣臻转晋察冀军区全体指战员予以嘉勉。嘉勉电称:“仅经一周作战,解放石门,歼灭守敌,这是很大的胜利,也是夺取大城市之创例,特嘉奖全军。”①朱德还即兴赋诗一首:石门封锁太行山,勇士掀开指顾间。

尽灭全师收重镇,不教胡马返秦关。

攻坚战术开新面,久困人民动笑颜。

我党英雄真辈出,从兹不虑鬓毛斑。②

由于石家庄的解放,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对此后的华北战局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

石家庄战役结束后,在晋县召开了野战军团以上干部会议,聂荣臻在会上讲了话。他强调了运动战的实质,“军事上就是要动,用动造成变化,再从变化中找机会歼灭敌人”。③会上宣布了新建3个纵队:第一、第六、第七纵队。第六纵队为野战纵队。这样,晋察冀军区便有了4个野战纵队、2个地方纵队。会上对下一步的北线作战进行了研究和准备。

石家庄解放,大大震动了国民党统治集团。蒋介石飞到北平,撤销了孙连仲保定绥靖公署主任的职务,撤销保定、张垣两个绥靖公署,成立华北“剿匪”总司令部,任命傅作义为总司令。

傅作义将正规军编为3个机动兵团:平汉兵团、津浦兵团、平绥兵团,实行“机动防御”,以主力对主力,以集中对集中。他在记者招待会上宣称,要变被动为主动,反守为攻。

聂荣臻面对傅作义这个老对手,继续展开攻势。为了支援东北解放军的冬季攻势,打击傅作义的嚣张气焰, 12月27日,聂荣臻命令发动破击平汉路北段战役。野战军着重破击保定以北的平汉路,同时以部分兵力破击平绥路和津浦路,诱敌分散兵力。聂荣臻这样做,果然调动了敌人。

敌第三十五军等部南下增援大清河以西地区。三纵队急攻涞水,三十五①《朱德选集》,人民出版社683年6月第1版,第212页。

②《朱德年谱》,人民出版社1986年12月第1版,第305页。

③《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270页。

军军长鲁英麐率新编三十二师和一○一师两个团乘车星夜北援涞水,这便出现了新的战机。三纵队集中主力包围敌新编三十二师于庄町,二纵队对进至高洛、吴村地区的一○一师进行钳制性进攻。经过激战,在一纵队的配合下,三纵队将新编三十二师基本歼灭,二纵队重创一○一师,共歼敌7000多人,敌军长鲁英麐被迫自杀,少将参谋长田世举、新编三十二师少将师长李铭鼎等多名高级军官被击毙。傅作义自称一○一师为“一块金子”,新编三十二师为“一块银子”,但都没有逃脱惨败的命运。这一仗,对新上台的傅作义是当头一棒。整个平汉路北段战役,持续将近一个月,共歼敌1.4万人。

平汉路北段战役结束后, 1948年1月10日、31日中央军委先后指示晋察冀野战军大举破击平绥路。2月22日,聂荣臻向中央军委写报告(在报告上署名的还有萧克、赵尔陆、杨得志、罗瑞卿、杨成武),在分析了平津保地区的敌情后提出,拟以第二、三、四纵队向察南;第一、六纵队向绥东敌兵力薄弱的地区进攻,诱敌分散兵力,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如敌主力不分散,则在察南、绥东地区放手进攻。为配合东北解放军行动,战役拟于3月中旬后开始。①23日,军委复电同意。3月20日至4月9日,进行了察南、绥东战役,共歼国民党军1.8万余人,解放了1.3万平方公里的地区,控制了平绥铁路400多公里,张家口、大同遂处于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使傅作义增加了西顾之忧,无法抽调兵力出关增援东北。

5月9日,遵照中共中央指示,晋察冀中央局和晋冀鲁豫中央局合并,建立华北局,两大军区合并为华北军区,聂荣臻任华北军区司令员、华北局第三书记。军区其他领导人为:政治委员薄一波,副司令员徐向前、腾代远、萧克,参谋长赵尔陆,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军区下辖2个兵团:第一兵团由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徐向前兼司令员、政治委员;第二兵团杨得志为司令员,政治委员罗瑞卿。8月上旬成立第三兵团,司令员杨成武,政治委员李井泉。

当时总兵力为11个纵队、32个旅(其中2个炮兵旅),共46万人。

为配合东北野战军作战,聂荣臻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于五六月间命第二兵团以大部兵力挺进热西、冀东;命冀热察军区配合二兵团越过北平到张家口段铁路(该区独立第五师于5月28日攻克延庆);命杨成武率4个纵队进攻保北地区敌人。两个多月中,两处作战,共歼敌2.8万人。6月,聂荣臻与政委薄一波发布了晋中战役指示,由徐向前指挥一兵团等部队在晋中进攻阎锡山部。为配合一兵团作战,聂荣臻命北岳军区副司令萧文玖统一指挥北岳、太行军区的有关部队,组成萧文玖集团参战。晋中战役,历时40天,歼敌10万。这时,华北形势大好,纵横驰骋,所向皆捷,倘能集中部队,是可以打大仗的。但在全国的棋盘上毛泽东另有考虑,这就使聂荣臻不可能收拢五指,形势需要他做全国棋盘上的配角。

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383页。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