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2章 毛泽东来到城南庄

1948年4月上旬,聂荣臻收到晋绥军区来电,称中共中央机关和毛泽东主席要来晋察冀。聂荣臻当即和在城南庄的刘澜涛、蔡树藩、黄敬、许建国等中央局领导人研究接待问题。

自解放战争开始直到胡宗南进攻延安,毛泽东一直坚持不离开陕北。他率领着一个小小的指挥机构转战于陕北黄土高原,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并与胡宗南的几十万大军周旋。直到陕北局势完全好转以后,他才取道晋绥前来晋察冀解放区,把大本营放到华北地区。

聂荣臻派晋察冀中央局副秘书长周荣鑫等赶到五台去接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他把自己住的两间房子腾出来,作为毛泽东的下榻之处。他搬到隔壁一间较小的房子,作战科搬出了小院。其它几排房子安排周恩来、任弼时、陆定一、胡乔木等人居祝毛泽东一行于4月13日傍晚来到城南庄。这天城南庄戒严,老百姓不懂戒严的严肃含义,越是不让出门越好奇,他们跑到房子顶上去看,那些平房差不多全部成了看台。

毛泽东乘坐的是中吉普。在离城南庄五六里远的地方,聂荣臻迎到毛泽东的车队。他把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迎进小院。毛泽东和江青住进他腾出来的两间房子。任弼时和周恩来往前面的一排,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再往前面的一排,一边的4间住胡乔木、陆定一、陈伯达、叶子龙,另一边的房子是会议室。这三排房子用围墙围成一个院子,后面依托着小山,从毛泽东的那排房子向后走,出后院门便是防空洞。防空洞筑在山坡上,土质甚好,相当牢固,至今还保持着原来完好的样子。小院前门外是一条公路,公路边上栽种着一些白杨树。小院距城南庄还有一段距离,虽然简陋,但不失幽静清雅。

毛泽东在这个田园式的小院里住了下来。第三天,聂荣臻请毛,周、任等人吃了顿饭,有蛋、有肉,还有本地土产枣酒。大家都很尽兴,张瑞华劝他们不要喝醉了。

毛泽东一向是夜间办公的,晚饭是他的早饭,早饭反到成了他的晚饭。

毛泽东睡眠一向不好。聂荣臻当时有气管炎,天微微亮时就咳嗽,只要听他一咳,身边的工作人员便知道他起床了。毛泽东住进小院后,为了保证他的睡眠,早晨再也听不到聂荣臻咳嗽了。一清早,他到外边去度过这段时光。

他还派了个警卫员用长竿子驱赶树上的麻雀,不让它们惊扰毛泽东的睡眠。

周恩来和任弼时在城南庄住了10多天就去西柏坡了。

毛泽东和聂荣臻每天都有接触,经常谈些问题,回忆往事。聂荣臻自1931年底到长征结束,一直与毛泽东在一起,共同度过了那段最艰苦的岁月。1943年至1945年,他又在延安住了一段时间。他们有许多能够共同回忆的历史和需要共同研究的问题。一次,他们兴致极浓,作了彻夜长谈。毛泽东谈自陕北到晋察冀的沿路景观,谈党的政策,谈历史上执行政策方面的经验教训,谈在中央苏区时的“左”的错误路线给革命造成的损失。毛泽东还特别称赞了晋察冀的群众,说一过龙泉关,群众格外热情,简直就像当年到了江西兴国一样,群众都是笑逐颜开。聂荣臻谈建立抗日根据地时如何接受了历史教训,认真执行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广泛地团结了各阶层的群众,避免了重犯历史上的错误。他们交谈了土改工作的问题。聂荣臻汇报了晋察冀土改运动的情况,谈了在土改问题上有人批评他右倾,谈了某些“左”的错误做法,谈了土改工作中“抽肥补瘦,抽多补少”等平分土地的解决办法。毛泽东完全同意他的意见。

到午夜时,毛泽东谈兴犹浓,并叫聂荣臻搞点酒来。他们两个慢斟细酌,侃侃而谈。最后,毛泽东谈到关于解放战争的想法,说:抗日战争打日本是要持久的,解放战争打蒋介石不能拖得太久,越快越好。第一步先解决东北、华北。为了引开国民党军的力量,去年已让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下一步拟让陈(毅)粟(裕)大军的一部打过长江去。再下一步,就是彻底解放全中国的问题。华北除抽调部分兵力增援西北、西南外,其余部队仍留在华北地区,准备在华北搞两三个兵团。那时候,因为华北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了,敌人只固守着几个城市,部队建制用不着那么大,待解决了东北敌人后再解放华北剩下的城市。他们的这次谈话,一直持续到东方出现曙色的时刻。

4月30日,粟裕来到城南庄。毛泽东是从来不走出门槛迎接党内同志的,这次却破例地到院子里热烈地与粟裕握手。他们阔别多年,如今粟裕同陈毅一起,已经成为支撑华东的栋梁,成了一员举世皆知的名将。粟裕到了城南庄,向毛泽东面陈大军打过长江去,没有根据地,暂时缺乏群众支持的不利因素,谈了可能达不到调动敌人主力过江的目的,还谈了在长江以北、黄河以南作战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减轻大别山压力的设想。聂荣臻听了粟裕的意见,也向毛泽东提出在江北作战的建议。毛泽东改变了原拟过江的方案。这便是不久之后粟裕回到前线指挥发起豫东战役,在中原野战军配合下,消灭区寿年兵团,支持刘邓大军逐鹿中原的背景。聂荣臻感到,毛泽东正是全盛年华,文韬武略,举世无双,又能采纳正确的意见,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英明统帅。

聂荣臻希望毛泽东在城南庄把身体保养好。毛泽东很长一段时间身体欠佳,加上转战陕北劳碌过度,没有恢复过来。当时的作战处长唐永健回忆说:那时,城南庄没有什么好吃的,毛泽东喜欢吃鱼,警卫排就到小河里去捞,河水没及脚面,鱼只有指头大小,把一个坑洼的水掏干,才能捉到一些。但是,炊事员把小鱼油煎红烧,香味扑鼻,毛泽东吃得很香。

聂荣臻向部属交代,要注意保密,毛泽东丢掉的废纸一定要烧掉。但那秘密是保不住的。毛泽东到城南庄的第二天,出去散步,碰到一位老农民在田边干活,毛泽东便和那位老农民聊起来了。结果消息传开了。毛泽东几次去几里外的温塘洗澡,总是有许多人围着看,警卫人员要把人们挡开,但毛泽东总是不让。所以,对于毛泽东的保卫工作,聂荣臻格外小心,务必设法做到万无一失。他非常崇敬毛泽东,知道在领袖的安全问题上自己肩上的份量。

但问题还是发生了,一次敌机轰炸了城南庄。

聂荣臻当时的秘书范济生回忆说:一天早饭时,冀晋军区电话报告,有6架国民党飞机,沿阜平西大庄大道飞往阜平城上空,现拐向史家寨。我接完电话马上报告了聂总,聂总要我保持与冀晋军区的联系。我刚回到房间,冀晋军区又电告,6架飞机转向南飞。再报聂总后,时间不长,就听到敌机声。一架野马式战斗机飞临我们驻地城南庄上空,对着城南庄到易家庄之间几个驴驮子扫射。聂总得知敌机转向我们驻地方向飞来,随即到院中观察。

敌机一到,聂总就去动员毛主席进防空洞。毛主席工作了一夜,刚刚上床休息,不肯去。敌机对驴驮子一扫射,聂总急了,要我搬来行军床,要几个人用担架把毛主席抬到防空洞去。毛主席见此情景,说“自己走,自己走”。

这时,先来的那架战斗机刚走,又来了一架B-25轻型轰炸机。聂总等人陪同毛主席刚到防空洞时,敌机就投下了第一枚炸弹。我到防空洞时,看到聂总。

赵尔陆用身体挡着毛主席,毛主席从他们俩人之间向外看。听不到敌机声了,聂总要我向冀晋军区了解敌机活动情况,得知敌机确已全部飞走,聂总才请毛主席回房休息。这次敌机共投了4枚杀伤弹,其中1枚落在聂总住房前面(毛主席曾在此房住了几天),1枚落在营门前没有爆炸,聂总曾要工兵来把炸弹拆走。饭后,毛主席出去散步,见到没响的炸弹,蹲在旁边观看。聂总在院中见此情况,急步跑到毛主席跟前,拉起毛主席就走,一边走,一边说“不能在这里看!”我从未见过聂总急成那个样子。聂总扯得快,毛主席也没争,但莫名其妙。毛主席走后,聂总要我再催工兵来拆走。炸弹拆走后,聂总才放心了。

事后查明,军区司令部小伙房的司务长刘从文是个特务,他向敌人告了密,引起这次轰炸。轰炸未达到目的,敌人的特务机关又叫刘从文在饭里放毒。但聂荣臻和毛泽东的保卫人员防范甚严。

聂荣臻早就做了布置,配专人为毛泽东做饭,外人不得参与。唐永健后来回忆说:“当时没有对毒物的化验手段,聂帅就叫用银筷子先试食品有没有毒。而且,毛泽东、聂荣臻吃的是一种饭菜,聂荣臻先吃,毛泽东后吃,即使有毒,这道关也挡住了。”刘从文无从下手,只好作罢。解放后从大同接收的敌人档案里,查清了事情的真相,特务分子刘从文和领导他的孟宪德,经法院审讯后受到应得的惩处。①敌机轰炸以后,聂荣臻感到城南庄不安全,几天后,劝毛泽东转移到相距几里远,抗日战争时晋察冀司令部住过的花山村。花山村夹在两个相邻的山峰之间,敌机难以轰炸扫射。毛泽东搬到那里不久,聂荣臻也离开城南庄,去了前线。

毛泽东在花山村没有住多久,便去西柏坡与其他中央领导人会合,投入到指挥决定中国命运的战略决战的紧张工作中去了。

①见北京军区关于刘从文等特务案的全宗档案。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