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3章 配合辽沈决战

1948年秋,中国人民的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阶段。毛泽东把战略决战的突破口选在东北,把华北置于战略配合的地位,即全力控制关内敌军,不使其出关,以支援东北夺取辽沈战役的胜利。

当时东北的形势是,毛泽东命令东北野战军主力自长春南下锦州,封闭东北大门,在东北境内把敌人消灭。东北野战军主力南下锦州,当然会受到平津、沈阳国民党军两头的压力。于是,拖住平津傅作义主力,便成了东北决战的关键问题之一。五六月间,聂荣臻遵照中央军委指示,组织热西、冀东战役和保北战役,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1948年7月,林彪致电中共中央,要求华北派部队打大同,分散傅作义的主力,以便他率东北野战军主力南下。

8月2日,聂荣臻对杨成武说:“毛主席找我们去一起谈,任务是准备配合东北作战。东北部队要攻打锦州,先准备打锦西、沈阳增援的敌人。毛主席考虑要华北军区部队配合东北作战,把华北的敌人拖住,不让他们出关,否则东北作战会受影响。你指挥的部队组成第三兵团。具体情况我们到西柏坡去谈。”

8月3日,聂荣臻和杨成武一起,策马沿滹沱河北上,到了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

聂荣臻和杨成武先见到周恩来,然后见到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和任弼时。毛泽东把中央关于发起辽沈决战的两份电报交给他们看。在简陋的房间里,中共中央5位书记向聂荣臻和杨成武下达了进军绥远的任务。

毛泽东站起来,伸出两个指头,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说:晋察冀野战军6个纵队,现在改组为华北军区二、三两个兵团。以第三纵队、第四纵队和二纵队的一个旅,组成第二兵团,以第一纵队、第二纵队的两个旅、第六纵队组成第三兵团,并统一指挥晋绥的第八纵队、内蒙的两个骑兵师以及晋西地区的地方部队,由杨成武任司令员,李天焕任副政治委员。毛泽东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接着说:第三兵团准备进军绥远,开辟新的战场,配合东北野战军的作战行动。绥远为傅作义所必救,你们把傅作义部的主力拖住在平绥线,调动他们向归绥转移,使华北的敌人不出关、少出关。与此同时,第二兵团则出击冀东,以一部在承德、北平线配合东北野战军作战,另以一部在北平至张家口地区行动,配合你们三兵团在绥远作战。徐向前、周士第的一兵团仍在山西作战,对付阎锡山。这样,就可以保证东北野战军作战的胜利。

聂荣臻觉得,毛泽东高屋建瓴,深谋远虑,确实是一位杰出的战略家。

接着,毛泽东要杨成武对进军绥远的困难应有足够估计,说:“你搞不到粮食,就站不住脚??你们到绥远要站住脚,就得准备饿三天肚子,吃两天草埃”①出师绥远的任务决定下来了。聂荣臻和杨成武当夜又商量了三兵团政治委员的人选:杨成武建议由晋绥军区政治委员李井泉担任,聂荣臻也觉得这个人选好。次日,他们向中央提出建议,毛泽东当即表示同意。

为了出师绥远,解决粮食困难,毛泽东指示拨给三兵团10万银元。

4天以后,聂荣臻亲自到狼牙山东麓的远台村,参加三兵团团以上干部出征绥远的动员会,为会议做了国内外形势和三兵团进军绥远配合东北野战军作战的动员报告。他说:“关于华北的发展趋势,除太原外,目前最具有决定意义的就是北线,我们要在那里想办法。消灭北线之敌是东北与华北的共同任务,二兵团打到冀东去就是为了配合东北。现在不是敌人向我根据地进攻的问题,而是我们要到敌人的线上作战的问题。二兵团到冀东一打,傅作义立刻把兵调过去,我们在保北一打,他又马上把兵调回来,狼狈不堪。

有人称傅作义为‘调兵司令’。现在傅部老巢空虚,根据军委指示,三兵团要排除一切困难,坚决抄掉他的老巢,给他以重大威胁。解放绥远,使华北与东北连成一片,对解放全国有战略意义。”①9月5日,三兵团及其配属部队分别从易县、涞源出发,9月25日前按预定计划攻占隆盛庄、丰镇、集宁、新堂、凉城、和林等城,主力直逼归绥城下。三兵团的突然行动,出乎傅作义的意料,连美联社也称之为“绞杀性的进攻”。傅作义急令第三十五军、暂编第四军、新编骑兵第四师等10个师的兵力向西驰援。这样一来,张家口敌军空虚,第二兵团即向平张线出击,配合三兵团的行动。傅作义怕张家口有失,又急调三十五军东赴张家口。解放军攻其必救,傅系主力就这样被牵过来、扯过去,把他的嫡系部队粘住在平绥线上。傅作义确实像聂荣臻所说的那样,成为“调兵司令”了,处处被动挨打。第三兵团在绥远作战两个月,歼敌1万多人,解放了绥远广大地区,起到了战略钳制作用。

为配合三兵团的行动,聂荣臻命冀热察军区部队向宣化、张家口进逼。

该区部队9至10月间歼敌3000余人,俘虏少将游击司令1名。察北骑兵攻克商都、化德、尚义、宝昌几个县城。这些也有力地牵制了傅作义部队的行动。

东北野战军在这段时间里,展开了大规模的作战行动,辽沈战役于9月12日开始,首先以5个纵队进攻北宁线, 10月15日攻占锦州,切断了国民党军关内关外的联系,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在锦州之敌连连告急的时候,傅作义仅能从他统辖的60万大军中抽调出5个师的兵力运往葫芦岛。

就在东北的国民党军危若垒卵时, 10月下旬,蒋介石与傅作义密谋搞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军事行动——偷袭石家庄。

对于这个行动,傅作义极为保密,没有使用电台,只用文件传递命令。

但还是被识破了。

在傅作义司令部有一个刻蜡板的人,凡是不发电报的文件均由他刻印下发。他叫甘霖。当时,他在敌人营区里默默地干活,没人知道他的来历。这天,他突然接到一份文件,上面写的是:九十四军和新编骑兵第四师为先头部队,配属汽车500辆,装载大量炸药,其后是骑兵第十二旅、暂编第三十二师,总共为两个军的兵力,由涿县等地经保定南下,偷袭石家庄。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情报。他刻完这份命令,便搭车到徐水,从徐水县政府给华北军区挂电话。当时,军区司令部在平山县孙庄,接电话的是作战处长唐永剑甘霖后来改名换姓,到天津从事地下工作去了。新中国成立以后,甘霖曾担任过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唐永健立即向聂荣臻报告。

同时,北平《益世报》采访部主任刘时平(中共党员)从傅作义的亲信鄂友三那里也听到了这个消息。经核实后,刘与《平明日报》采编部主任李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290页。

炳泉(中共党员),共同向北平地下党负责人之一的崔月犁作了汇报。崔冒险通过北平地下电台向中共华北局城工部部长刘仁报告。刘仁立即向组织上汇报。两个情报都证实了这次偷袭行动。

聂荣臻与政委薄一波都在司令部,他们全部感到情况严重,不远处就是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敌人的阴谋严重地威胁着党中央的安全,眼看敌人大部队乘汽车而来,而自身却无兵可调,三兵团远在绥远,二兵团远在平绥线一带,远水难解近渴。敌人的行动是很快的, 25日其先头部队已经过涿县南下。

聂荣臻立即将这个紧急情报报告给周恩来,并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与薄一波研究后,确定了以下几项应急措施:调冀中七纵队统一指挥地方军和民兵迅速沿平汉路两侧布防,力争把敌人挡在滹沱河以北,如果让敌人越过滹沱河,就无险可守;发动民兵和地方部队破路、敷设地雷、设置路障,以配合部队阻击,使敌人的摩托化部队不能快速行动;组织游击队打敌人的骑兵;调距离最近的第二兵团三纵队由平绥线矾山堡地区兼程南下。

唐永健当场奉命起草命令,聂荣臻阅后签发。命令发了,聂荣臻还是不放心,直接与三纵队司令员郑维山通了电话,要郑维山将部队行动的情况随时向他报告。

当时,军政大学设在石家庄,校长是叶剑英,聂荣臻请萧克向叶剑英转达了自己的意见:把学员组织起来,应付情况。

聂荣臻还做了主力赶不到的阻敌准备:万一主力赶不到,就在正定附近蓄水,抬高滹沱河水位,阻滞敌人前进。

聂荣臻的秘书范济生说:当时情况十分紧急,聂总和我轮流守电话机,白天晚上,吃饭也不离开。前方不断报告紧急情况。当时叶总在石家庄军政大学,叶、聂商量如何把学员武装起来开到滹沱河桥头担任守备。两位老总在电话上经常联系。聂总和周恩来副主席也不断地通话,直接报告情况。民兵很快把公路破坏了,并不断袭扰阻击,敌人的行动迟缓了。几天后,敌人骑兵先头部队才进抵唐河,遭到我军强有力的阻击,打得很激烈,敌人的锋芒受挫。当时军区机关只有一个警卫营担任警卫,手头再没有其他部队可用。

在座的赵尔陆、蔡树藩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就带警卫营打游击。”可见当时情况如何紧急。

老根据地的游击小组对敌骑兵的袭扰取得了出奇制胜的效果。每个小组人数并不多,在离公路不远的村头大树上放上一挺机枪,敌人要进村饮马,靠近村头时突然开火,敌人猝不及防,马也惊了,人也惊了,便一溜烟跑了。

这个办法使敌人的骑兵部队吃了很大苦头。

第三纵队接到命令后,兼程南下。杨得志、罗瑞卿还派四纵队尾随三纵队南下。敌人不断地进行空中袭扰,部队完全不顾轰炸扫射,经过3天艰苦的强行军,赶了200多公里路,最后把身上的东西,除武器弹药而外,全部丢光,终于先敌赶到完县附近地区。敌人见解放军主力已到,惧怕被歼,急急忙忙地向保定撤退了,偷袭石家庄的阴谋宣告破产。

同时,毛泽东接到报告后,亲自拟写了《动员一切力量歼灭可能向石家庄进扰之敌》的广播稿, 10月26日由新华社公开播出。稿中称:“此间党政军各首长已向保石线及其两侧各县发出命令,限于三日内动员一切民兵及地方武装,准备好一切可用的武器,以利作战,尤其注重打骑兵的方法。

闻蒋、傅进扰石家庄一带的兵力,除九十四军外,尚有新骑四师及骑十二旅,并附属爆破队及汽车百余辆,企图捣毁我后方机关、仓库、学校、发电厂、建筑物。据悉,该敌准备于二十七日集中保定,二十八日开始由保定南进。

进扰部队匪首有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新编骑四师师长刘春芳,骑十二旅旅长鄂友三。此间首长们指示地方各界切勿惊慌,只要大家事前有充分准备,就有办法避开其破坏,诱敌深入,聚而歼之。”

新华社的电讯公开播出后,着实使傅作义和行进中执行偷袭任务的指挥官们大吃一惊,如此机密的军事行动,共产党怎么一清二楚?顿时疑虑重重。

毛泽东这巧妙的一着,对粉碎蒋介石、傅作义偷袭石家庄的阴谋,也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后来刘伯承对陶汉章谈及傅作义偷袭石家庄的行动时,说过这样一句话:“聂荣臻耍空城计。”事实上这出空城计的主角是毛泽东。

在华北部队的有力钳制下,傅系、蒋系的60万部队不得不滞留于华北。

东北的辽沈战役历时52天,胜利结束。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