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5章 在繁忙的日子里

1949年1月31日,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平津战役胜利结束。

部队入城的时间本来定在1月29日,恰巧这天是中国人民的传统节日——春节。为了让在战争的炮火声中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的北平人民群众安安静静、痛痛快快地过个旧历年,聂荣臻提议将人民解放军进城的日期推迟两天,即1月31日入城。聂荣臻、林彪、罗荣桓于2月1日进城,住在北京饭店。心情难以平静的聂荣臻,想到应该举行一个入城式,以扩大人民解放军的影响,为北平增添胜利的气氛。于是,他向林彪、罗荣桓提出了建议。

聂荣臻的建议得到了林彪、罗荣桓的赞同,并获得中共中央批准。

2月3日,聂荣臻和林彪、罗荣桓、彭真、叶剑英等以及北平联合办事处的全体委员,在前门箭楼上检阅了参加入城式的部队。入城式盛况空前。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装甲车队、炮兵车队、坦克部队、摩托化部队、骑兵方队、步兵方队等以其强大、威武的英姿通过了前门。全城200多万群众出来夹道欢迎。人们挥动着彩旗,高呼口号,欢声笑语响彻北平上空。入城式历时8个小这一天,平津卫戍司令部宣告成立,聂荣臻兼任司令员,薄一波兼任政委。为了确保人民的安宁,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当天,聂荣臻、薄一波签发了《平津卫戍司令部布告》。布告中明确指出:一切反共、反人民、反民主的反革命党派,均属非法组织,要立即解散,停止一切活动;一切残余敌军、散兵游勇、土匪武装,应立即向警备司令部、公安局缴械投诚,收缴所有国民党政府文武官吏、保甲人员的枪支及其它民间枪支。布告还明确规定,严禁破坏工厂、仓库、公共建筑、交通设施以及抢劫、偷盗、放火、暗害、造谣等一切破坏活动。布告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军政人员,严格遵守人民政府法令,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有关的入城守则。{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464_1.bmp}3月5日至3月13日,中国共产党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聂荣臻出席了会议。会上,毛泽东作重要报告,提出了促进革命迅速取得全国胜利和组织这个胜利的各项方针。其中,特别指出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以后,国民党军队的主力已被消灭,今后解决剩下的100多万国民党军队的方式,不外天津、北平、绥远三种。报告还指出,人民解放军永远是一个战斗队,同时又是一个工作队。聂荣臻在会上发言,表示完全拥护毛泽东的报告,认为这个报告是新民主主义中国的建国大纲。另外,他强调指出:平、津两市的“解放热”要冷下来,迅速整编部队,发动群众,恢复秩序和生产,为新中国定都北平扎实细致地做好各项工作。

3月25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总部从西柏坡迁至北平。聂荣臻和叶剑英组织了在西苑机场举行的阅兵式。他们陪同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检阅了部队。

此后,聂荣臻身上的担子不断加重,直到身兼六职——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三书记、华北军区司令员、平津卫戍司令员, 1949年9月又接替叶剑英担任了北平市市长、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用聂荣臻自己的话说,从1949年进入北平以后到1953年抗美接朝战争结束,是他一生中最为紧张繁忙的时期。

新中国定都北平,作为华北军区司令员兼平津卫戍司令员的聂荣臻,深知肩上担子的份量。他不顾劳累,展开了紧张的工作。

他抓的第一项工作就是迅速改编傅作义的20万起义部队。

这是一项政策性很强的工作。按照《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北平城内的傅作义部队,于1月22日陆续开赴城外指定地点候编。傅作义出城的部队达20多万人,仅吃饭就是个大问题。原想将他们开至冀东、平北,但由于这两处缺粮,所以只得将他们开到通县以东的香河、三河,北平南面的黄村以及平汉线和津浦线之间地区。

2月9日、17日、20日、林、罗、聂先后向中央军委报告了情况,并请示关于改编傅作义部队的办法。具体方案是:傅方总部及兵团部、军部一律撤销,以师为单位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独立师。士兵分别编入人民解放军各部队。对军官愿意回家者:(1)按各级原薪发3个月饷。(2)发给由北平至上海或其他地区同等路程的车票、船票费(包括家属)。(3)除不准带走武器及公家物资外,私人财物准予全部带走。(4)按工作与职务需要,准予带一、二名护兵同走。(5)家居解放区回家后可分得应得的一份土地,如本人系地主家庭,其土地财产不管已分或未分,均按土地法大纲第八条的规定处理,只要今后遵守政府法令,不咎既往。军官不愿回家的分别送学校学习,或经集训后担任与解放军职务相应的副职。军官家属与解放军随军家属同等待遇。技术人员直接编入解放军任职。①军委复电同意。

2月1日,解放军方面和傅作义方面组成了联合办事处,其主要任务是办理傅作义所属部队的改编和对傅部军政官员的安置,以及各部队、机关、厂矿、企业等完整的移交。

此后林彪、罗荣桓忙于别的事情,有关傅部改编的工作,主要由聂荣臻负责组织实施。他对此抓得很紧,要求各级领导坚决按军委指示精神办。由于政策得当,工作细致,改编工作从2月份开始,很快就圆满结束了。联合办事处还为此举行了部队指挥权的移交仪式。聂荣臻、叶剑英、罗荣桓、林彪、薄一波等都讲了话,傅作义也讲了话。这项工作的完成,使傅作义部队获得了新生,成为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

其次是剿灭土匪。华北解放前夕,国民党有意识地在各地潜伏下大批土匪。在解放战争过程中,特别是1948年以后,有些国民党军的溃散人员沦为土匪,有些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惯匪,总计约3万人。基本情况是解放较晚的地区大股土匪较多,有的多达上千、数千人。而在平津附近以及太原、新乡、安阳等地,小股土匪较多,有的只有10余、数十人,最大的也只有几百人。他们行踪诡秘、出没无常,经常拦路抢劫,袭击基层政权,杀害革命干部。由于土匪滋扰,给人民群众的生活带来了危害,使人民群众失去了安全感。很明显,如果不把这些土匪基本剿灭,要想定都北平就会缺乏安定的社会保障条件。

聂荣臻很重视剿匪工作。1949年4月,他要华北军区发布剿匪工作指示,要求军队克服对土匪的麻痹轻敌思想。5月,又指示军区召开剿匪工作会议,制定剿匪方针:在依靠与发动群众的基础上,以政治攻势争取瓦解成股土匪;发动和组织群众与军事清剿相结合,而以发动群众为基本环节,摧毁土匪的① 1949年2月9日、17日、20日,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关于改编傅作义部之办法》向军委的请示,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社会基础;对土匪根据“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的原则,宽大与镇压相结合,以达到瓦解、分化、争取的目的。6月,聂荣臻又直接发布指示指出:剿匪决不是单纯依靠军事力量所能完成的任务,必须从发动群众着眼,做到人人肃匪,村村防匪,军队与政府、民兵密切协同,才能彻底肃清匪患;剿匪要有灵通而确切的情报;剿匪兵力不宜太大,否则容易暴露目标,行动也慢,应以小部队,在确切的情报保障下轻装奔袭。如能做到这些,就会收到好的效果。①在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之后,经过华北军民1年的努力,各地共剿灭土匪2.9万多人,匪患基本肃清。华北地区社会治安秩序明显好转,为新中国定都北平提供了可靠的社会安全保障条件。

1949年6月,聂荣臻搬进中南海春藕斋(后迁到居仁堂)办公,协助兼总参谋长的周恩来主持总参谋部的日常工作。10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徐向前任总参谋长,聂荣臻任副总参谋长。因徐向前病休,实际上仍由聂荣臻主持总参谋部工作,后任代理总参谋长,直到1954年11月为止。在新中国建立前后,总参谋部一直协助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部署全军的作战和军队的各项工作。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当时,总参谋部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按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决定,组织好消灭约120万国民党军残余部队的作战部署。

1949年3月至12月,第一野战军向西北进军,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30万人,解放了西北全境。8月至10月,第三野战军进行了福州、漳厦战役,歼国民党8万人,华东沿海大陆全部解放。在华中、华南、西南地区,蒋介石的部署是,以华中军政长官公署长官白崇禧、华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余汉谋等部,扼守中南地区;以川陕甘边“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川湘鄂“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等部,扼守西南地区。他们遥相呼应,总兵力达90多万人。对这两股敌人,毛泽东都要求采取大迂回的动作解决,即先完成包围,然后再实行围歼的方针。9月上中旬,毛泽东以军委名义致电第四、第二野战军,要求他们先以一部解决广东余汉谋部,以一部迅速进入广西,抄白崇禧的后路,包括切断白崇禧向云南、贵州的退路,不要在湖南地区与白部主力纠缠,以迫使白崇禧退到广西与我军决战而歼灭之。对猬集四川地区的敌人,也是以重兵先占领重庆以西地区,完成包围,然后再往东打。聂荣臻认为,这种关起门来打狗的办法,在人民解放军已占绝对优势的战略追击阶段,无疑是极其高明的。9月、10月,人民解放军在湖南衡阳地区进行了衡宝战役,歼灭白崇禧主力一部。10月,进行了广东战役,歼灭余汉谋部主力。

11月、12月,解放了贵阳、重庆,进行了成都、广西战役,歼灭宋希濂、胡宗南部和白崇禧部主力。这几个战役,使国民党军90多万人几乎全部被歼,只有很少部分逃到海南岛和越南。8月,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主任程潜、第一兵团司令官陈明仁率部起义。12月,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西康省主席刘文辉,以及西南军政长官绥靖公署副长官邓锡侯、潘文华等先后宣布起义。到1950年3月,在滇南和西昌战役以后,除西藏地区以外,中国大陆已全部解放。5月,第三、第四野战军先后解放万山群岛、舟山群岛和海南岛。

至此,除台湾、澎湖、金门、马祖等少数岛屿尚待解放以外,己胜利完成了① 1949年6月11日,聂荣臻对华北部队发布的剿匪工作指示。

解放战争后期作战的任务。

此外,总参谋部还遵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组织解放军39个军140多个师约150万人的兵力,对国民党遗留下来的数以百万计的土匪进行了清剿。这些土匪中,有被打散了的残部占山为王的,也有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惯匪武装。由于各部认真执行了广泛发动群众、军事打击与政治瓦解相结合,以及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等方针政策,并普遍结合土改等民主改革运动进行剿匪。经过1年左右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效,匪患基本肃清,为后来抗美援朝战争安定后方打下了基矗1950年6月,聂荣臻在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上做军事报告时指出:渡江以后,人民解放军解放了除西藏、台湾、金门等以外的全部国土,歼灭国民党正规军183万人,非正规军和土匪98万人,取得了重大胜利。

1949年9月8日,由毛泽东草拟的新华社电讯宣布:“北平市市长兼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叶剑英将军奉命赴两广工作,担任中共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及广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为此,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任命聂荣臻将军继任北平市市长兼北平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

当时,聂荣臻花费精力最多的是北平的社会治安。因为这是直接关系到人民、中共中央的安全和定都北平的关键问题。部队虽然进驻北平,但治安情况仍不能忽视。北平是和平解放的大城市,这里不仅集结了华北各地的一些反动残余势力,而且东北解放后,许多国民党特务、党团骨干和地主、恶霸、流氓头子等流亡到北平,加上社会上还流散着数万名散兵游勇。北平群众形容那时是:特务多,散兵游勇多,抢匪多,小偷多,银元贩子多。仅1949年3月,就接连发生103起案件。可见,当时的社会秩序是比较混乱的。

聂荣臻指示平津卫戍部队,立即组织收容散兵游勇。1949年6月,平津两地共收容国民党军流散官兵3.7万多人,解决了社会治安中的一大隐患。

打击敌特的问题,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也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军管会在一个关于严防敌特活动的紧急通知中指出:敌伪在离开北平时,对特务组织曾有周密布置。他们以各种名目,混入各单位、部门、行业,进行暗杀、破坏、造谣等活动。通知要求各单位提高警惕,并对原有人员严密注意,慎重审查。夜晚,凡解放军工作人员,没有必要的事,切勿外出,以防不测。

那时候,北平虽有200多万人口,但天一擦黑,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家家门户紧闭。有一天晚上,聂荣臻的警卫员坐着轿车去取药。车刚刚开到北海北门桥头,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个黑衣骑车人挡住了小车前行的道路,汽车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就在这时,突然“叭”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在汽车后座的玻璃上。这是一支无声手枪,声音很校射击者击中了汽车后,迅速钻进附近的胡同,消失在黑暗中。前面那个挡道的骑车人看见射击者跑了,也很快骑着车溜掉了。

司机和警卫员急忙下车查看,幸亏子弹没有穿透玻璃,只留下一个乳白色的凹坑。如果子弹射进来,将会打中坐在后座的警卫员身上。司机和警卫员没敢多停留,很快离开了此地。

这次枪击事件发生不久,又有一辆与聂荣臻的墨绿色皮尔卡轿车一模一样的车也挨了枪击,时间也是在傍晚。那辆车是从聂荣臻住处出来后,在老地方挨了一枪的。这次子弹是打在钢板上。北海北门桥头一带,小胡同多,地形复杂,打黑枪的特务始终没有被抓祝据1948年敌机轰炸城南庄毛泽东住地案件的主犯刘从文交代,他曾向特务头子报告过华北军区首长的住址,以及聂荣臻汽车的颜色。特务头子指示他设法搞清聂荣臻汽车的牌号。特务分子的阴谋没有得逞。

聂荣臻要求公安部门、卫戍部队加紧工作,发动人民群众,与危害社会治安秩序的种种反革命势力以及流氓小偷等作斗争,以力争社会治安状况迅速好转。经过军队与人民群众的努力,在新中国成立时,北平已经基本上恢复了正常秩序。旧北平时期隐藏下来的万余名特务分子、反动党团骨干警,除逮捕了一批和有极少数潜逃外,大部分向军管会和人民政府自首,基本瓦解了北平的特务组织,使北平市的安全有了保证。

在打击敌特分子的同时,聂荣臻还指示卫戍区组织军人纠察队,经常巡逻在大街小巷,对社会上的偷盗、乞丐、流氓滋事以及吸毒、赌博等有碍社会治安的各种现象进行纠察检查,予以打击。聂荣臻还专门从军区随营学校中挑选了一批文化程度高、会讲英语的师生组成特别纠察队。他们身着黄色土布军装,在外国人活动的公共场所进行纠察。有些外国人过去对中国人傲慢惯了,以为这些军人是“士包子”,满不在乎。但这些纠察队员个个彬彬有礼,他们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对外国人违反中国政府法令的行为进行严厉的批评教育,对个别违法严重、不服从纠察的则予以拘留。这一下把外国人给镇住了。直到晚年,聂荣臻在谈起这些事的时候,总是哈哈大笑,称赞这些年轻人为中国人民扬了国威。{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472_1.bmp}北平社会秩序的迅速好转,为新中国的定都,提供了重要的社会保障条件。1949年8月,新中国即将诞生。中共中央决定在开国大典这个神圣的日子里,组织隆重的阅兵式和群众集会,以示庆祝。中央军委指定聂荣臻为开国大典的阅兵总指挥。9月中旬,他又被各界公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庆祝大会筹备委员会主任。为了组织好开国大典的阅兵式,聂荣臻对阅兵的每项工作都做了周密的布置。

聂荣臻从华北军区部队抽调了步兵、骑兵、坦克兵、炮兵各1个师参加阅兵,还抽调了空军飞机、海空军部队代表、民兵参加阅兵。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聂荣臻多次主持会议,检查落实有关开国大典及阅兵的工作。他要求参加阅兵的部队要抓紧时间,严格训练,高标准、高水平完成任务。聂荣臻想得很细,对各阅兵方队如何组成,装甲车、坦克、汽车如何同步行进,有的车辆万一出现故障时如何补救,飞机何时飞越天安门广场,晚上怎么放焰火等等,都作了周到细致的安排。

聂荣臻还就开国大典时的防空问题做了重点布置。这也是他最为关注的一件事。

在解放战争即将取得全面胜利的时候,国民党空军的空袭也日益频繁起来。人民群众经常处于被空袭的危险和惊扰之中。针对这一情况,中央军委早在1948年8月9日,就提出了对城市要地实行“积极防空”的方针。1949年4月聂荣臻兼任平津卫戍区防空司令员后,对防空工作一直抓得很紧。他清楚地记得,北平南苑机场被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第七师占领后,国民党空军于1949年5月4日从青岛出动6架B—24型轰炸机飞到南苑上空,扔下了30枚炸弹,毁伤飞机4架,烧毁房屋196间,死伤24人。经历了这一惨痛教训,8月15日,军委航空局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在南苑机场组建了一支具有作战能力的飞行中队,担负保卫北平的防空任务。开国大典的时间定在10月1日下午3时,也是出于防空袭的需要。聂荣臻向参加大典的部队全体人员发出了一道命令,如遇空袭,要原地不动,天上下刀子也不能动,保持原队形。游行群众也事先被告知,遇有空袭不要乱跑,听指挥。对受阅骑兵方队的1978匹战马,则采取了必要的措施。如果这些马匹乱窜起来,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按照预定的方案进行得很顺利。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和社会各界人士都非常满意。也就是从这天起,北平改称北京。

11月20日至22日,北京市召开了第二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会上聂荣臻被选为北京市市长,成为北京市第一任民选的市长。聂荣臻并没有因为兼职过多而放松对北京市的领导。他不仅坚持出席北京市的各种重要会议,并经常对干部说,我们要诚心诚意地倾听人民群众的意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政府的工作不是凭我们的主观想象去办事情,而是根据人民的需要,根据大多数人民的最高利益办事情。凡是人民需要的,我们在今天又可能做到的,就应该马上去做。

就在聂荣臻当选为市长的11月21日,北京市第二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封闭妓院的决议。决议规定,将“集中所有妓院老板、领家、鸨儿等加以审讯和处理,并集中妓女加以训练,改造其思想,医治其性病,有家可归者送其回家,有结婚对象者助其结婚,无家可归、无偶可配者,组织学艺,从事生产”。决议指出:“没收妓院财产,以作为救济妓女之用。”

①聂荣臻对这件事极为重视。他认为这是共产党向旧社会丑恶现象宣战的大事,是对我们的执政能力和能否取信于民的考验。于是,当天就和彭真发布了封闭妓院的命令。由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具体负责,组织北京市公安局、民政局、卫生局、市法院、市妇联出动干部和人民警察2400余人,全市统一行动,在12小时内就封闭了北京市所有的224家妓院。400多名妓院老鸨和领家被集中管训,要他们作出保证,今后不再从事这种非法勾当。1200多名妓女则被收容到8个教养院改造思想,学习技术,帮助她们另谋生活出路。妓院被封闭,千年污垢短期内得以消除,北京市民无不拍手称快。社会各界人士也都对共产党、人民政府的这一举措表示钦佩。

毛泽东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兴地对聂荣臻说:“你们这个决议很好,是办了件大好事。”

北京市第二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在通过关于封闭妓院决议的同时,还通过了《关于统一征收营利事业所得税和营业税提案》、《关于开办业余补习学校的决议》、《关于救济失业员工问题的决议》等等多项决议、提案。虽然当时北京市的社会治安已比较稳定,物价也趋于平稳,人民群众的吃穿问题得到了基本解决,但在其他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还很多,很繁杂。

聂荣臻对于彻底改变这个当时只有707平方公里、200多万人口的古都的旧貌,把她逐步改变成名副其实的新中国的首都,是充满了信心的。他无论大事小事,只要是有利于人民的事都尽力去做。

1949年冬天,北京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大街小巷全被冰雪覆盖,一时间,交通事故迭起,给人民群众生活造成了诸多不便。北京市人民政府召开紧急会议,专门讨论和布置扫雪工作。

聂荣臻决定出动军队,参加扫雪。很快,军队和地方共同努力,路上的① 1949年11月21日,北京市第二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通过的《关于封闭妓院的决议》,原件存北京市档案馆。

积雪被铲除一空,交通事故也很快降了下来,北京市的群众无不交口称赞。

聂荣臻常把自己比做人民的勤务员。他在与干部谈话中曾举例说:在部队中修个厕所,好像是小事情。不过,假如没有这个厕所,随地便溺,不但有碍卫生,恐怕也会在群众中造成不好的影响。这事情还小吗?这是关系群众的事,是大事情。聂荣臻还谈到像水、电、下水道等方面的建设。他说,这些都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没有一件不是大事情。所以,我们都要很{ewc 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476_1.bmp}好地计划,有组织有检查地认真抓好,要反对官僚主义。

那时的北京还是个市政设施非常落后的城市。许多街道、胡同垃圾堆成山。这些垃圾大部分是在围城期间形成的,有些甚至堆放了几百年。这些垃圾不仅污染环境,影响市容,有些还把街道、胡同口都堵住了。粪便也随处可见,不少居民区空气污浊。在叶剑英任市长时,市人民政府就决心整顿环境,成立了清运垃圾总会,并在各个区设立了分会。聂荣臻上任后,继续动员部队、机关、街道居民等共同清理垃圾。全市军民齐动员,人人起来清垃圾,就连许多学生也参加了清运垃圾的活动。仅1949年1年,北京市就清除垃圾粪便60多万吨,使环境得到了初步改观。①再就是城市的污水排放系统落后,许多地方仍是明沟排污。这里蚊蝇成群,臭气熏天,严重威胁着附近居民的生活和健康。当时,北京市因臭、脏而闻名的臭水明沟就有8条。城南的龙须沟就是其中的一条。对此,作家老舍先生曾在他的作品中作了生动深刻的描写。那时,聂荣臻尽管公务繁忙,还是亲自筹划北京市的给水、排水工程。他带领各级领导人和工程技术人员,实地调查研究,制定治理方案。

1950年,在他的领导下,北京市人民政府克服了多种困难,对全市22个下水道系统中的6个排水系统工程进行了治理整顿,其中包括龙须沟由明沟改为暗沟的工程,使城市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

聂荣臻真正把自己看成是人民的勤务员,对人民群众的态度和蔼可亲。

一天,他坐车上班途经地安门,有个小女孩正低着头歪歪扭扭地骑着车,听见汽车喇叭响,惊慌失措地迎着汽车而来。司机一个急刹车停在原地,自行车却撞到了聂荣臻的车上。女孩没有受伤,只是汽车的车身被撞坏了一点。

附近的交通警赶快跑来,从车号知道是撞上了中央首长的车。交通警很紧张,严厉地训斥了那个女孩。为了首长的安全,交通警示意让聂荣臻的汽车先走。

这时,聂荣臻却走下汽车,和蔼地对不知所措的小女孩说:“这点事不算什么,你不要害怕,赶快上学去吧。”并叫交通警原谅了小女孩,并对小女孩的父亲说:“告诉她好好学习。”{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477_1.bmp}聂荣臻临走还叮嘱女孩的父亲,无论如何不要责怪孩子。聂荣臻的车子走远了,隐没在大街的尽头。交通警回过头告诉女孩的父亲,这是首长的车子。那位父亲吃了一惊,禁不住感叹地说:“还是人民政府好啊!”1950年1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聂荣臻《纪念北京解放一周年》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一年来,我们建立了北京市人民政府,恢复了生产及教育文化事业;收容散兵游勇,消灭了妓院,解救妓女1200多人,逮捕抢劫犯370多人,捕获与改造小偷2100多人,维护了社会治安;废除了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在郊区上改中,4.6万农民分得了土地。但是,在现代化建设①《当代中国的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年9月第1版,第68页。

方面困难还很多,有待努力。聂荣臻在文章中还提出了“变消费城市为生产城市”的要求。

1951年初,聂荣臻由于军队工作过于繁重,没有精力再兼管北京市市长的工作,便向中共中央提出辞去该职务。1月30日,中央批准了他的请求。

2月28日,北京市第三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选举彭真继任北京市市长。

聂荣臻在北京市市长的岗位上虽然只有短暂的一年半时间。但他对北京市的工作却一往情深。在辞去市长职务后,仍时常关怀着北京市的建设和市民生活。直到92岁高龄时,他还专门找陈希同市长、张百发副市长谈话,请他们注意多修建地下铁道,说:“地铁平时可以缓解地面交通拥挤,战时可用做人民防空。”

在那繁忙的日子里,聂荣臻就是这样以高尚的革命情操和对人民、对工作极端负责的精神,行使着党和人民赋予他的权力。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聂荣臻传 作者: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