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9.3 好党员潘汉年同志

张承宗

40年前,我在淮南根据地认识了潘汉年同志。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军占领了上海租界,上海环境越加险恶。江苏省委奉中共中央之命,将领导上海、南京和江苏地区的地下党领导机关,转移到淮南根据地去。为了保护地下党干部的安全,培养和训练干部,江苏省委和所属工委、职委、学委、文委的领导干部,包括一部分区级干部都撤退到解放区。我是在1942年8月接到江苏省委刘长胜的通知,调到根据地去的。我当时负责江苏省委直属委员会的工作,领导我们的是江苏省委副书记兼社会部长刘长胜。

1942年9月,我到了淮南根据地。江苏省委筹备在新四军军部附近泥沛湾的顾家圩子举办干部训练班,从上海撤退到根据地的干部,陆续到这里学习。江苏省委在淮南区党委总联抗的附近,设立了一个交通接待站,专门接待和审查撤退的干部。省委派石志昂、田辛和我负责接待站的工作。石志昂负责接待事务,田辛负责交通联络,我负责干部审查。这个工作前后约3个月,接待了从上海撤退的干部一百几十人,大部分是区以上的干部。10月,刘长胜到根据地。且互月一个傍晚,刘晓、潘汉年、王尧。山、赵先和张本等,来到根据地,当晚在淮南区党委住宿。我在淮南区党委和刘晓、潘汉年、王尧山等见了面。当时潘汉年用肖开的假名,这时我才认识他。第二天刘晓等去顾家圩子,潘汉年去黄花塘新四军军部,也就是华中局机关所在地。

潘汉年到顾家圩子干部训练班来过几次,每次要住几天。他和江苏省委领导同志及做机要工作的同志住在一起。大家都是做白区工作的,保密观念很强,纪律很严格,互相间不问在敌占区是做什么工作的。潘汉年向大家作过两次讲话,一次是讲长征的故事,一次是讲白区的斗争,大家都感到他革命斗争经验丰富,讲话有条理,娓娓动听,特别是他熟悉敌伪和国民党的情况,了解社会各方面的动态,同敌伪、国民党进行各种形式的斗争,包括公开谈判和隐蔽斗争,都很有办法。他讲了一些利用合法方式隐蔽自己,公开与秘密相结合的工作经验。

有的做交通工作的同志,把刘晓、潘汉年等来根据地的交通路线和利用汪伪方面的关系,在少数同志之间传了开来。把刘晓、潘汉年等利用在汪伪镇江站某某的关系,掩护他们在镇江过夜,设法护送过江,由仪征进入我仪扬边区转到淮南区党委的经过都说了。还说潘汉年神通广大。后来我们严肃地对有关的交通工作同志指出,这是自由主义、小广播,是违反组织纪律的,会对党造成损失,很快就加以制止,以后在整风中也开展了批评和自我批评。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潘汉年在领导上海、香港等地的对敌隐蔽斗争和开展统一战线工作方面,曾作出过很多的贡献。

1943年三四月间,江苏省委举办的干部训练班结束,华中局成立城工部,领导华中地区敌占区的城市工作,包括原江苏省委所属上海、南京等地区的城市工作。同时成立华中局联络部,由潘汉年任部长,徐雪寒任副部长,负责华中地区,主要是上海、南京一带敌占城市的对敌隐蔽斗争。华中局城工部设在大王庄新四军政治部所在地,华中局联络部设在附近小王庄。潘汉年就在联络部办公,他的爱人董慧和小王(沈月箴,化名王静娴)也在那里。两个部的工作虽然都是做敌占区工作的,但组织上严格分开,只是领导上互有联系,各有分工,又有配合,机关干部和所属单位都互不相关。根据联络部工作需要,江苏省委曾经调张子良、蒋建忠两位工人党员给联络部当交通。城工部成立后,又继续调张征秉(学生党员)、徐诚(徐百辉,工人党员)、何牵(职员党员)三同志给联络部当交通员。他们在党的领导下,在上海、南京和淮南根据地之间,建立了秘密交通线,来往送材料、带干部,从未出过差错,安全准确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

以后潘汉年去延安参加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抗日战争胜利后又重回国民党统治区和香港工作。日本投降前夕,由于华中局联络部派干部进行策反工作的结果,伪军钟剑魂率部起义投诚。

解放战争时期,特别是后期,潘汉年在香港领导对敌隐蔽斗争和开展统战工作,仍领导上海原来所属的系统。上海地下党也互相配合,并得到他的帮助。中央决定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保护和撤退各民主党派、各界知名人士后,上海地下党曾配合潘汉年,动员和保护在上海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先到香港,然后由潘汉年在港组织他们秘密离开香港,转到东北、华北解放区。他们冲破重重障碍,分批乘船前去,有的船经过韩国口岸,最后都安全到达,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事件。这是潘汉年在历史上一个突出的功绩。解放前夕,潘汉年又组织了“两航”(指国民党的中央、中国航空公司)起义,争取一批国民党军政人员保护机关档案和工厂企业资材,听候我方接管。并和上海地下党配合,对工商界、文化界人士,进行了长期的统战工作,争取这些人留在上海,有的人还被争取从香港、从国外回来,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上海解放以后,潘汉年同志是第一任上海市副市长、市人民政府党组书记,第一任市委统战部部长。他积极协助陈毅等同志主持上海的日常市政工作,领导上海人民,进行接管,恢复秩序,反对美蒋封锁,恢复和发展生产,改造旧上海,团结各民主党派、爱国人士和民族资产阶级,扩大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作出了很多贡献。

1950年下半年,市人民政府在总结一年多接管城市和恢复生产的工作时指出:市政府接收工作顺利完成任务,表现在贯彻中央指示,不打乱财政经济机构,没有发生混乱现象;迅速地完成安定社会秩序的工作,对应该镇压的反革命分子及时作了处理;团结各界爱国人士共同努力,比较有成绩;对帝国主义的封锁,组织广大群众进行反封锁反轰炸,取得了胜利;稳定市场,逐步克服财政经济困难,开展市政建设等工作。这些成绩的取得,是党中央正确领导的结果,是人民解放军、广大人民和爱国人士在党的领导下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潘汉年协助陈毅,从上海的实际情况出发,坚决贯彻中央政策方针,以工人、青年、妇女等组织为基础,广泛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的结果。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议,是解放后城市管理的正确方针。上海贯彻了把消费性城市转变为生产性城市的方针,作出了成绩。1952年3月,潘汉年在一次讲话中指出:改造旧上海为新上海,必须思想上明确以生产为中心,一切为生产服务。在公私关系上,要有利于国计民生,加工定货、公私合营是过渡到社会主义的一个好方法。一切为了生产,一面保障私营工商业有利可图,一面又要保障工人生活。还指出,新民主主义不是永远不变的,是过渡的,当然也不是一下子就是社会主义,要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在保卫上海城市方面,潘汉年强调军事防空,要大家在政治、军事上提高认识,建设防空系统,确保上海工业基地。上海工人多,每个大楼、每个工厂都应成为战斗堡垒,有信心、有把握地夺取反封锁、反轰炸的胜利。今天回忆起来,建设上海,确实是很不容易的。是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各界人士共同艰苦奋斗得来的。有些革命前辈还为保卫和建设上海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潘汉年很关心工人生活。他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不久,在市委领导下,就决定为工人逐步解决住房问题。当时,我在华东纺织管理局工作,曾经到所属工厂宿舍和梅芳里等工人住宅区进行调查,向市委、市政府汇报。第一个工人新村—一曹杨新村建成了,一些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首批搬进了这个工人新村。党和政府是关心人民生活的,潘汉年也为此花费了不少心血,表现了他忠于党、忠于人民的高贵品质。

潘汉年在任市委统战部长工作期间,协助陈毅,团结党外人士,打开了解放后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新局面。许多和潘汉年比较熟悉的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都反映他能团结、教育党外人士,谦虚坦率,肝胆相照。他对党外的副市长盛丕华、金仲华,非常尊重,注意发挥他们的作用。很多解放后第一批参加民主党派的非党人士,都是和潘汉年同志商量,得到启发和帮助以后才参加的。他教育党员干部要帮助民主党派开展工作,党和青年团组织要挑选一批党团员参加民主党派,帮助开展民主党派工作,各级党委和统战部门应加强对民主党派工作的领导。这些都是正确的,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在五反运动中,潘汉年担任增产节约委员会主任,他反对片面追求退赔数字,强调要实事求是,使运动发展比较健康,而又稳步地达到了预期目的。潘汉年反对党内干部中存在的“左”的思想。例如认为“解放了,统战工作不重要了”,“民主党派可以消灭了”,以及怕麻烦,要强制改造等错误思想。他要求党员干部大胆放手,充分发扬民主,有事同党外人士商量。他认为发展统一战线,才能完成党和国家的各项任务。

潘汉年坚决贯彻中央和市委的决定,负责筹备并建立了第一届上海市、区的政治协商会议和上海市、区的人民代表会议。他重视发挥人代会和协商会议各自的作用,要求各级党委领导好人代会和协商会议的工作。他曾指出当时市政协协商问题的面不够广,只限于劳资问题,其他文教、市政建设等问题,缺乏协商。他提出各级党委要建立和健全各级统战机构,大的工厂党委设统战部,有基础的支部设统战委员,应该依靠全党推动统战工作。统战部门要做好党的助手,认真贯彻执行党的统战政策,团结党外人士。这些对于今天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仍然是有用的经验。

潘汉年长期受党的教育,参加过延安整风。他能保持党的优良传统,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就在我党接管上海,实现社会安定,财政经济恢复,反对美蒋封锁取得巨大成绩的时候,上海党组织进行了第一次整风。在整风过程中,潘汉年在总结上海一年多来取得的成绩时,也检查了我们工作中的缺点,分析了产生这些缺点的根源,提出了克服的办法。他公开进行自我批评,指出我们缺乏为人民服务的高度自觉的责任心,在各方面贯彻统战思想做得不够,领导上存在严重的官僚主义,脱离群众的命令主义。产生这些错误的思想根源是以功臣自居、骄傲自满、脱离群众以及主观主义。在反对官僚主义斗争中,潘汉年主张要与日常工作结合起来,不搞运动,不能用三反五反的办法。这种精神是实事求是的。

潘汉年这样一个好党员、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在政治上对党忠诚,为党为人民的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竟在1955年蒙受这样大的冤屈,直到1982年才彻底平反,不能不是我党历史上的一个严重的教训。

有一位因潘案无辜受牵连的同志说了这样几句话:“多年沉冤一朝雪,满座欢笑两眶泪。留得余生有余力,应是分光发分热。”这是我们怀念潘汉年和对他的错案得到平反昭雪的共同感受。

1982年9月26日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潘汉年在上海 作者:黄祥豫